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梦》贾王薛史四大家族的影射意义

(2018-10-09 08:13:01)
标签:

管仲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逻辑怪  至真斋主

贾雨村靠贾家的关系复职补授应天府知府,一上任就遇上薛蟠为争买英莲而打死小乡宦之子冯渊的案件。贾雨村不知底细,立刻就要拿人判案。手下的门子葫芦僧使眼色制止,并呈上一份“护官符”提醒他:金陵城这四大家族“皆连络有亲,一损皆损,一荣皆荣,扶持遮饰,俱有照应的”,薛蟠就是“丰年好大雪”的薛家的公子,不可莽撞。“护官符”是指旧社会地方权贵的名单,新上任的地方官员必须保护他们的利益才能立住脚跟,从而保住自己的官职,如果得罪了这些权贵,不仅要丢官,恐怕连自己的脑袋也保不住。

《红楼梦》贾王薛史四大家族的影射意义
(贾雨村与门子)

《红楼梦》以“贾王薛史”四大家族的兴衰作为全书的中心线索,“护官符”表明了这种情节结构设计。作者通过门子之口说出“贾王薛史”四大家族“一损皆损,一荣皆荣”,靖藏本批语亦说:“四家皆为下半部伏根。”即指四大家族将来共同衰亡。据作家董志新著《毛泽东读红楼梦》一书记载:“毛泽东一反前人的看法,将典型反映封建社会阶级对立关系的第四回视为全书的总纲。1964年8月18日,他在北戴河同哲学工作者谈道:《红楼梦》我至少读了五遍……我是把它当历史读的。开头当故事读,后来当历史读。什么人都不注意《红楼梦》的第四回,那是个总纲,还有《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好了歌》和注。”毛泽东以政治家的眼光和视野指出《红楼梦》是一部政治小说。民国著名教育家、旧红学索隐派代表人物蔡元培也认为《红楼梦》是一部政治小说,他在《石头记索隐》一书中说:“《石头记》者,清康熙朝政治小说也。作者持民族主义甚挚。书中本事,在吊明之亡,揭清之失,而尤于汉族名士仕清者,寓痛惜之意。当时既虑触文网,又欲别开生面,特于本事以上,加以数层障幂,使读者有‘横看成岭侧成峰’之状况......书中红字,多影朱字。朱者,明也,汉也。宝玉在大观园中所居曰“怡红院”,即爱红之义。所谓曹雪芹于悼红轩中增删本书,则吊明之义也,本书有《红楼梦曲》以此。又曰《情僧录》及《风月宝鉴》者,或就表面命名,或以情字影清字,又以古人有‘清风明月’语,以风月影明清,亦未可知也。”

《红楼梦》采用了影射的写作手法。影射是用一种事物暗示或说明另一种事物。影射一是起暗示、引导和提示的作用;二是借喻的作用。影射并非要求与所影射对象的特征全部对应,只要取一个或几个最突出的特征、性质、事件等即可。影射是文学创作的常用手法,经常被作家们采用。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评价小说《孽海花》时说:“书中人物,几无不有所影射。”《红楼梦》不仅大量采用影射手法,而且同一事物或人物往往有多层影射。就“贾王薛史”四大家族来说,在书中共有三层影射,现分别论述如下。

一、“贾王薛史”的第一层影射

“贾”,可以谐音“假”,这种谐音法与作品的主旨立意一致。《广雅》:“假,借也。”作者明写“贾家”,实写“国家”。也就是假借一个大家族兴亡故事,影射了明朝的兴亡,这就是“以家喻国”的写作手法。“贾”也谐音“家”,贾家的第一层影射即为国家。民国时期的风云人物汪兆铭也看到了这一点,他在《红楼梦新评》中说:“此书是中国之家庭小说。中国之家庭组织,蟠天际地,绵数千年,支配人心,为中国国家组织之标本。国家即是一大家庭,家庭即是一小国家。西国政治家有言,国家者家庭之放影也,家庭者国家之缩影也。此语真正不错。此书描摹中国之家庭,穷形尽相,足与二十四史方驾,而其吐糟粕,涵精华,微言大义,孤怀识,则非寻常史家所及。此本书之特色也。”《红楼梦》批书人也提示了本书“以家喻国”的写作手法,在甄英莲出场时有批语:“家国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知运知数者,则必谅而后叹也。”

“王”,王字的甲骨文为斧钺之形,斧钺为礼器,象征王者之权威。王的本义指天子、君主。《释名》:“王,天子也。”在殷周时代“王”是对帝王的称呼,到了春秋时期,楚、吴、越等诸侯国国君也开始称“王”,战国时各诸侯国国君普遍称“王”。从秦代开始,天子改称“皇帝”,“王”便成了对贵族或功臣的最高封爵,即诸侯王。例如,韩信先被封为齐王,后改为楚王。另外,“王”又代表朝廷、王朝、首领、主宰、统治者等。在《红楼梦》中,王夫人与王熙凤两人,基本主宰了整个贾府的管理。《红楼梦》以家喻国,王氏对贾家的治理也就影射对国家的治理。在第十三回末,作者夸赞王熙凤协理宁国府:“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另外,“王”谐音“亡”,《红楼梦》书写的是一部“白骨如山忘姓氏”的亡国史。

“薛”,本义指一种草本植物,即“赖蒿”,学名叫艾蒿。《红楼梦》作者为什么设计皇商家庭姓“薛”,因为在古代人们根据职业分出尊卑,商贾虽然划分在上九流,却是上九流中的最末位,形同杂草。“薛”谐音“雪”,护官符用“丰年好大雪”来指代薛家。在元明时期,汉族文人常用“风”指代北方少数民族和军队,例如虞集的《挽文丞相》:“徒把金戈挽落晖,南冠无奈北风吹。”这里的“北风”指代蒙古铁骑。面对大好河山落入异族之手的现实,虞集不由得联想到东晋初年过江之士,因北方沦为外族统治而痛心疾首之事,然而,他们仍保有半壁江山,不像如今整个华夏大地都被元人侵占。清初明遗民思想家颜元在《存治编》中说:“宋人苟安日久,闻北风而战栗,于是墙堵而进,与荆公为难,大哄极诟,指之曰奸、曰邪。”这里的“北风”指代“金国人”。汉族文人们有时也用“雪”来指代侵略中原的北方少数民族。元代张鸣善的《落梅风·咏雪》:“漫天坠,扑地飞,白占许多田地。冻杀吴民都是你!难道是国家祥瑞?”张鸣善把元朝统治者比作“冻杀吴民”的雪。在《红楼梦》中,作者用薛家影射清人。《红楼梦曲·终身误》说薛宝钗是“山中高士晶莹雪”。癞头和尚给英莲命运的诗谶:“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寓意英莲被薛家迫害。在《红楼梦》中,“风”“雪”的意象符号指代清人。在“芦雪广联句”中,王熙凤起句就是“一夜北风紧”,李纨接句“开门雪尚飘”,隐喻清兵横扫江南大地。清人来自冰天雪地的东北。而对于失去祖国家园的明遗民而言,清人的残酷统治犹如不见天日的漫漫长冬。“薛”也谐音“血”。《红楼梦》隐写“白骨如山忘姓氏”的明清易代史实,清统治者推行剃发易服恶政遭到汉族人民的强烈抵抗,清兵几十次屠城造成几千万生灵涂炭,“千红一哭”、“万艳同悲”。明清易代,清人对汉人欠下了血债,《红楼梦》是对清人野蛮暴政的血泪控诉。

“史”,即历史。在清朝统治者组织编纂的史书中没有几十次屠城等暴政的记载。《红楼梦》作者以隐写的方式记载了那段血腥历史。为此,作者特意设计了史老太君和史湘云这两个代表“历史符号”的人物,这两个人物对事物的评价往往是最中肯,最客观的。史湘云作为作者赋予的“历史”符号还有一个标志,那就是金麒麟饰物。她本人有一个小金麒麟,宝玉又送给她一个大金麒麟。麒麟是汉族民间神话传说中的神兽。雄性称麒,雌性称麟。在天地诞生之初,飞禽以凤凰为首,走兽以麒麟为尊。麒麟又是神仙的座骑,只在天上有,人间若见必有奇迹出现。在中国汉族传统民俗中,因麒麟性慈、祥瑞,于是被制成各种饰物和摆件用于佩戴和安置家中挡煞调风水,有祈求太平、丰年、送子、长寿、祈福、安佑等美好之意。麒麟还是皇帝图章的造型。另外还作为一品黼黻的图案。在明朝洪武年间就规定:公、侯、驸马、伯以麒麟作为黼黻图案,故称一品麒麟。据传说在孔子出生前,有麒麟在他家“口吐玉书”,书上写道“水精之子,系衰周而素王,徵在贤明”。孔子在《春秋》哀公十四年春天提到“西狩获麟”,孔子为此落泪,并表示“吾道穷矣”。孔子曾写歌:“唐虞世兮麟凤游,今非其时来何求?麟兮麟兮我心忧。”,不久孔子去世,这就是“孔子获麟绝笔”的典故。故《春秋》又别称“麟史”、“麟经”。

“贾王薛史”四大家族姓氏的谐音“家亡血史”,暗示了《红楼梦》书写的是一部亡国之恨、灭种之忧的民族血泪史。但这四大家族却“相互连络有亲,一损皆损,一荣皆荣,扶持遮饰,俱有照应”又是指代什么呢?

二、“贾王薛史”的第二层影射

春秋时期法家代表人物管仲有一项颇为后世熟知的政策:“四民分业,士农工商”。这一政策的要点是,把国民分成军士、农民、工匠、商贾四个阶层,按各自专业聚居在固定的地区。据《国语·齐语》记载,管仲规划士乡十五个,工商之乡六个,每乡有两千户,以此计算,全国有专业军士三万人,职业的工商臣民一万两千人(均以一户一人计算)。此外,在野的农户有四十五万户。《管子·小匡》曰:“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柱石)民也。”管仲认为,四民分业有四个好处:一是“相语以事,相示以巧”,同一行业的人聚居在一起,易于交流经验,提高技艺;二是“相语以利,相示以时”、“相陈以知价”,对促进商品生产和流通有很大作用;三是营造专业氛围,使民众安于本业,不至于“见异物而迁焉”,从而造成职业的不稳定性;四是无形中营造良好的社会教育环境,使子弟从小就耳濡目染,在父兄的熏陶下自然地掌握专业技能。《管子·小匡》曰:“少而习焉,其心安焉,不见异物而迁焉,是故其父兄之教不肃而成,其子弟之学不劳而能。”

《红楼梦》贾王薛史四大家族的影射意义

(管仲)

士农工商,也是治理国家的四个方面,其中也有轻重缓急。远古的中国人似乎并不轻商。早在殷商时期,人们非常乐于、善于经商及从事手工制造业。商亡周兴之后,周朝的建国者们在反思商朝灭亡的教训时认为,殷商之亡就是因为民众热衷工商而荒废了农业,造成民心浮躁,国基不稳,因此转而推行鄙视工商的重农政策。在周制中,工商业者的地位非常低贱,金文中“百工”常与处于奴隶地位的臣、妾并列。《易·遁卦》曰:“君子以远小人,不恶而严。”《逸周书·程典》曰:“士大夫不杂于工商。”《礼记·王制》曰:工商“出乡不与士齿”。也就是说,士大夫必须远离商人,绝对不能与工商业者混居在一起,工商业者离开居住地则不得与士大夫交谈。《周礼·地官·司市》中还规定,贵族们不能进入市场进行交易,否则就会受到惩罚。

《红楼梦》中的“贾王薛史”四大家族,也被作者赋予了“士农工商”这四根国之柱石的隐意。我们且以《护官符》来解析这种隐意。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贾家影射国家。以家喻国,书中每个人物都有明末历史人物原型。贾府中的老爷太太公子小姐,原型均为皇公贵胄,丫鬟奴婢也大多影射文武百官。他们都是国家栋梁,代表“士农工商”中的“士”。“白玉为堂”,表意是白玉装饰的殿堂,亦为宫殿的美称。“玉堂”最早是汉宫殿名。《史记·孝武本纪》:“于是作建章宫……其南有玉堂、璧门、大鸟之属。”《东观汉记·孝冲皇帝纪》:“永嘉元年春正月,帝崩于玉堂前殿。”而“金作马”则是指汉代宫门名“金马门”,亦称“金门”,这是学士待诏处,在当时是文人荟萃之处,曾有许多人待诏金马门,后来也指翰林院。《史记·滑稽列传》:“金马门者,宦(者)署门也。门傍有铜马,故谓之曰‘金马门’。”欧阳修《会老堂致语》:“欲知盛集继荀陈,请看当筵主与宾。金马玉堂三学士,清风明月两闲人。”用“白玉为堂金作马”比喻贾家,这本身就隐含着贾家是皇家的寓意。荣国府荣禧堂楹联“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这就是在皇宫百官早朝景象的书写。故贾家的第二层影射是“士”。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阿房宫被誉为“天下第一宫”,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中央集权制国家秦帝国修建的新朝宫,与万里长城、秦始皇陵、秦驰道并称为“秦始皇的四大工程”,它们是中国首次统一的标志性工程,也是华夏民族开始形成的实物标识。阿房宫1991年被联合国确定为世界最大的宫殿基址,属于世界奇迹。可想而知,阿房宫的建造工艺在秦时可谓登峰造极。书中描写史老太君地位显赫,而史湘云却家道中落,不得不经常辛苦做很多针线活贴补家用。这正是体现了明朝手工业由兴盛到衰败,直至艰难度日的苦楚。所以史家的第二层影射为“工”。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在中国古代传说中,东海龙宫中的珍宝是极多的,但是为何偏偏没有这“白玉床”呢?这里的“白玉”是指稻米,是粮食,而“白玉床”,即是那生产稻米的万亩良田。东海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粮食,缺少良田,也就是缺“农”,于是就要找金陵王家接济。刘姥姥是狗儿的岳母,而狗儿、板儿、青儿,都是姓王的。昔年狗儿的祖上与王家连了宗,认作侄儿,所以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找的就是王夫人,而实际接待她的也是王熙凤,因此王家的第二层影射为“农”。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丰收之年是商人营销交易的好时节,赚得盆满钵满,真正是珍珠如土般堆成山,金银似铁到处都是。书中薛家本就是皇商,故薛家的第二层影射为“商”。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士农工商”是国家的柱石,缺一不可,彼此之间有相互依存的连带关系,正所谓“一损皆损,一荣皆荣”。《红楼梦》隐写了明清易代的史实,所以“护官符”又有明末清初时代背景的特定指向,这就是“护官符”的第二层影射。
《红楼梦》贾王薛史四大家族的影射意义
(1648年的南明)

三、“贾王薛史”的第三层影射

这第三层影射吸收了吴雪松(九峰真人)《“护官符”的内涵》一文的观点,个别地方做了修改。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从政治文化角度来看,玉是汉族政权和文化的象征,传国玉玺代表最高权力,《红楼梦》中贾宝玉佩戴的“通灵宝玉”就是影射传国玉玺,并且有诗为证:“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这就是为争夺最高统治权造成生灵涂炭的悲惨景象。前面已经解释“玉堂”是汉宫殿,这也是汉族权力机关的象征。而金指代后金,即清统治者。放眼明末清初时代背景来看,代表汉族政权的明朝与代表满族政权的后金(清国)并立,明朝奢华腐败,醉生梦死,后金厉兵秣马,虎视眈眈。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这里的“金陵”是指江南,或者说就是南明,“金陵一个史”就是指南明的这段历史。清人1644年入关,而在江南的南明政权一直在抵抗清人的入侵,直到1662年朱由榔被吴三桂绞死,南明存在大约二十年时间。而在清人主持编纂的史书中,以1644年崇祯帝殉国作为明朝的终结,不但不承认南明的存在,而且妄图掩盖因剃发易服造成几十次屠城的暴行。阿房宫三百里,都被项羽付之一炬,南明二十年的历史也被清朝统治者抹去了。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明朝初期,女真族分为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三大部。后又按地域分为建州、长白、东海、扈伦四大部分。东海本为女真的一部,用以指代女真,即后来的后金、清廷。而金陵是明朝的开国都城,金陵王家即指代大明。这里暗喻盘踞在辽东的清人资源匮乏,他们以各种手段向大明进行索取,暴露了其觊觎中原的野心。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雪”即是血,“丰年好大雪”寓意血流成河。珍珠指代汉人,金指代清人。这是惨烈的战争画面,几十次屠城,清人用削铁如泥的利剑,将汉人的一颗颗人头割下,鲜活的生命化为尘土。这究竟是瑞雪丰年,还是“白骨如山”的末世?

《红楼梦》是一部政治小说,它以表面的“假语村言”为障幂,敷衍了一个大家族兴亡的故事,同时用影射、隐写的手法,让读者去挖掘背面那段惨不忍睹的明末清初的历史。“贾王薛史”四大家族,既是代表国家柱石的“士农工商”,同时也巧妙地用历史的视角演绎了明朝的灭亡和清朝的兴起。这段历史对于汉民族来说是“家亡血史”,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

校对:王华东  安妮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