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揭秘《红楼梦》中宝钗的真实结局

(2018-04-16 15:54:57)
标签:

薛宝钗

贾雨村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王大可

揭秘《红楼梦》中宝钗的真实结局


经典名著《红楼梦》一书中,一共有多少个出场人物呢?根据学者徐恭时的统计,是975人。其中有姓名称谓的有732人,其余无姓名称谓。

从这近千名出场人物中,如果要评出作者最着力刻画的前三名,当属贾宝玉、林黛玉和薛宝钗了,这一点估计不会有太多异议。因此,在目前《红楼梦》八十回之后的原稿已佚的情况下,如果能根据前八十回原稿探索出作者本意,从而推测出以上三人的结局,那么整部书的最终结局也就真相大白了。

做到这一点并非没有可行性。《红楼梦》一书虽是宏篇巨著,但作者心细如发,下笔惜墨如金,时时埋下伏笔,处处照应前文,正所谓“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红楼无闲文”。所以,只要细读原文,加以合理推理,预测出作者给书中人物安排的真实结局就是有可能的,这甚至还是作者的刻意安排。

先说贾宝玉的结局。男一号贾宝玉是怎样的结局,是目前争议最少的。贾家败落以后,贾宝玉“做了两次和尚”,还当过“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的乞丐,结局极为凄惨,书中已有大量原文和批语暗示了这一点。

关于女一号林黛玉的结局,书中的伏笔也非常明显,我们之前的文章也详细论述过。由于篇幅所限,此处不赘述,只列举几处:“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另有《葬花吟》、《秋窗风雨夕》、《姽婳词》等。

至于书中“小三儿”,女二号薛宝钗的结局,向来众说纷纭。好多人认为“娶妻当如薛宝钗”,说她貌美多金,才情四溢,温婉淡雅,随分从时,还有着超一流的情商和强大的理家能力,是宝二奶奶的最佳人选。可能也正因为如此,好多人也认为通行本后四十回的“掉包计”是合理的,宝黛爱情悲剧是贾府上上下下齐心合力促成的。因此薛宝钗嫁给贾宝玉是宝钗的结局。究竟是不是这样呢?

先从书中第一回的一副对联“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说起。贾雨村寄居葫芦庙时,甄士隐中秋之夜请他去喝酒,他口吟此联,抒发自身境遇和平生抱负。从字面意义来看,上联“玉在椟中求善价”是化用了《论语》中“待价而沽”的典故,美玉放在匣子里等个好价钱再卖;下联意思差不多,钗在首饰盒时等待腾飞的时机。这正是贾雨村当时景况和人生理想的写照啊!

揭秘《红楼梦》中宝钗的真实结局


但是事情又不只这么简单。《红楼梦》一书的一大特色,就是“一喉二歌”。如红学家吴世昌所说,作者习惯用大量的诗、词、谜语、歌曲、偈文乃至所演戏文的名称来铺设伏笔,在切合正文的同时,又暗示后半部故事。就拿这副对联来说,就有几点是值得注意的。

第一,这副对联旁边有甲戌侧批:“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这表明这副对联同样是“一喉二歌”,联中的“玉”和“钗”分别指黛玉和宝钗,这副对联是在暗示她们的下文。

第二,这副对联本身有一个很明显的破绽,就是它并不是一副合格的对联。好坏姑且不论,仅从形式上看就不合格。上下联意思完全重复就不说了,“善价”与“时飞”,“善”与“时”,“价”与“飞”,可说是完完全全对不上。书中第一回出现的对联就这种水平,给当时的读者看了还不笑掉大牙?古时幼童读私塾,基本功就是学对对子,什么“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之类是启蒙功课,作者为什么要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联想到《红楼梦》中大量让人拍案叫绝的妙对,诸如“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身后有余忘缩手 眼前无路想回头”“世事洞明皆学问 人情练达即文章”等等,会发现作者犯这种“错误”绝不可能出于无心。

第三,前文已经提到,上联“玉在椟中求善价”是化用了《论语》中的典故,原文是这样的:“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子贡说的“善贾”,与“长袖善舞,多钱善贾”的“善贾”意义并不相同。后者中的“贾”读音是 g,做买卖的意思;前者中的“贾”则是通假字,是价格的意思,通“價(价)”。《红楼梦》作者引用《论语》典故时,为什么不用原文的“善贾”,却改成“善价”?这里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

以上种种破绽或者说暗示,均表明《红楼梦》作者是有意为之,来引发读者思考。“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除了字面意思以外,还是一个关于黛玉和宝钗的谜语,暗藏的谜底就是:黛玉在等意中人贾宝玉,而宝钗在等意中人贾雨村。这正是作者苦心孤诣,独具匠心之处。

首先可以发现的是,把对联中的“善价”和“时飞”都当成名词来理解,这副对联不合格律的问题就立即解决了,这是不是作者以此在暗示“一喉二歌”的背面含义呢?这是全书第一回,贾雨村刚刚出场,“忽见隔壁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者走了出来。”红楼全书仅此一处提到贾雨村“字时飞”,其他地方都称其别号;检索前八十回全文,出现过“时飞”一词的仅有两处,正是“表字时飞”和“钗于奁内待时飞”这两处,此外再也没出现过。而这两处在书中又紧紧连在一起,相差仅有数百字。这可能是心细如发的作者的无心之举吗?

或许有人会说,就算“时飞”有可能指贾雨村,那么“玉在椟中求善价”又作何解?“善价”又是指谁呢?

笔者认为,“时飞”者,贾雨村也,而“善價”者,贾代善(贾宝玉祖父)之后人也。细思“善價”二字,“善”后有“人贾”,不正是“善之后人贾”的意思吗?

虽说这一点几年前已由吴雪松指出,有人还是嗤之以鼻,觉得太牵强了。下面就开始论证,这实在是作者费尽心思,有意为之。

红楼一书中,人物的命名是匠心独具的。“元迎探惜”谐音“原应叹息”,“贾王薛史”谐音“家亡血史”且不论,只从贾家人物辈份排列上来看都是一丝不乱:“水”字辈有贾源、贾演;“人”字辈有:贾代儒、贾代化、贾代修、贾代善;“文”字辈有贾敬、贾赦、贾政、贾敏;“王”字辈有贾珍、贾琏、贾环、贾瑞;“草”字辈则有贾蓉、贾兰(蘭)、贾芸、贾芹。贾家五辈谐音“谁人问王朝”,已有网友指出。而全书三大主角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偏偏都是乳名,文中只要遇到不得不交代大名的场景,作者均巧妙回避,引人深思。

前文列举的贾家五辈中,唯独只有一个人的名字,没有严格按命名规矩来,这个人是谁呢?正是“人”字辈的贾代善。全书将近一千个人物中,贾家“人”字辈的只有四个,就是贾代儒、贾代化、贾代修和贾代善。跟其他人相比,只有贾代善的“善”字没有单人旁。这还不是作者有意卖出的又一个破绽吗?为了让对联前后呼应又合乎格律,作者给宝玉祖父取名“代善”,一方面是牺牲了命名规律,另一方面来看,又正是作者以此来暗藏玄机啊。

所以,宝钗最后嫁给了贾雨村,是作者在全书一开头就暗示了的,而且如书中原文所提到的,“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就是金玉姻缘的结局。宝钗在贾家运败之后,不是迫于无奈才嫁给了年纪比她大得多的林黛玉的老师,而是“钗于奁内待时飞”,待字闺中,苦等久矣。宝钗本非贞洁烈女,又最喜仕途经济,跟贾雨村相见恨晚,恰是一对。至于此书中其他的暗示和伏笔,限于篇幅,不能一一展开了。


————————————————————

校对:王华东 安妮 潇湘夜雨 编辑:慧读古典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