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站在义工岔路口的思考

(2008-02-20 10:15:56)
标签:

义工

慈善

公益

文化

 

着急、焦虑、激动、疲惫、恼火、气馁、思考——这十四个字能够很好的概括从上周到现在的心情。很多人都觉得做一个义工很容易,只要有颗可以感动的心,但其实认真体会的人都会感同身受,做义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是随便的、任何人都随手拈来的,而要作为一个义工活动的组织策划者就更是艰难。6月4日的活动是定为带杭州单亲、贫困及外来务工子女去野生动物园,从开始担心名单的收集,到烦躁天气的突然大雨,已经整整折磨了我一个礼拜,最后直接导致周六一夜没睡。当踏上行程的时候,又开始担心孩子的健康,天气的变化……一天下来的结果只剩疲惫的躯壳,也使得周一上班的我犹如游离状态的生物。本身睡眠严重不足的我,在周一的早上又开始听到一些群友的反应,也了解了一些群友的想法,其实这样的想法在昨天活动现场,我就已经开始担心的,只是当时的其他问题掩盖了这种担忧。这些孩子与以往我们所带的孩子不同,他们没有身理的缺陷,也不是吃不饱,穿不暖,更不是没书读,总之不是赚人眼泪的那种群体。当孩子出现在群友面前的,是一个拥有健康体魄,家庭生活环境并不差的状况。于是很多人开始觉得没有必要面向他们搞活动。其实这样的想法在之前就有人提出来过,比如说嵊州远远还不够穷,老人公寓的老人并不缺钱等等。而面对群友这样的置疑与意见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开始恼火、发怒,因为出于我本身,辛苦组织策划的活动,最后得到的是大家这样的评价,就犹如当头一盆冷水,那种感觉真的冷到心底。自认是一个心理素质较强的人,但在那一刻真的有放弃的想法。真的,这样的感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个中滋味。上班工作,拿了工资,即使累死在岗位上,有可能自己也会觉得是活该,而做义工不一样,将心比心,所有的付出,包括劳动、金钱,也许仅仅想换取的只是别人的一句认可和鼓励,仅仅只要这样,就好象有了无穷动力一般。

要说在恼火和气馁之间的转变不费吹灰之力,那么从气馁到思考的转变过程还得多亏了今天有香港老师的义工培训,才让我开始思考很多问题。当我们在第一天选择做活动的组织策划者的时候,其实已经开始准备接受不同程度的置疑、压力,甚至是指着鼻子骂,众多的不理解。群友对我们的质疑是不是一定是坏事?是不是一定是对我们的怀疑?冷静下来想想,也不是。正是因为他们寄予我们太多的期望,他们想做的太多,想要做好的心太强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质疑。如果每个人都是不在乎的,那么也许今天的我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心理起伏。而在深层次的思考,是不是我们太注重对活动的组织了,而忽略了对我们的义工进行活动的沟通,义工概念的灌输了呢?我想是的。比如,在这样的活动前,我们就必须要将这次服务对象的情况清楚的告诉群友,当然更好的是将每一个孩子的背景资料交给相应带他的义工,然后再告诉大家,我们为什么要找这样的群体服务。每个人都有个先入为主的观念,在国内的义工和志愿者都习惯于去帮助和同情物质贫瘠的人,将他们看作弱势群体,以感情上的同情来维系相互间关爱与帮助的关系。而往往在这样大量的宣传与实践当中,我们就忽视了社会上还有一些人在物质上并不贫瘠,甚至还可以算是相对富裕,但另一方面呢,他们的精神是否贫瘠?单亲子女,昨天参加活动的义工又有多少了解单亲子女的问题在哪?外来务工子女,昨天参加活动的义工又有多少去了解他们是否有心理自卑感?我们只看到了他们光鲜的外表,而没有真的平等的,抱着长久的态度来与他们做朋友,老交流沟通。很多孩子有强烈的自尊心,他们可以装着很光鲜,但他们的内心呢?是否因为缺失部分的爱而使心理蒙受阴影?是否因为是外来民工子弟,而遭受到他人的排斥?那么以上这样的责任在哪里?静下心来想,肯定在于我们组织者。没有充分的准备工作,没有事先的情况说明,没有事先的各方面培训,又如何叫大家去做呢!我们没有及时的将我们所学到的东西共享给群友,比如,在国外,甚至在港、台,他们的义工范围是非常广阔的,既服务在生活物质条件穷困的人群,也服务精神上需要关爱,需要人帮助的人,义工可以一般孩子的夏令营,只因为学校的教育已不能满足孩子的成长需要,他们需要一个既是老师,又是朋友的伙伴。义工也服务有遗产数百万的老人,因为他缺乏人文关怀。但是不是强求每个人一定要接受每一项义工活动,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作为义工,有权利选择自己认为自己值得做的事,不是吗!

这段大家可以权当我是在为我们自己找借口,不是一个全职的义工组织者,真的很难做到专业。上周很多策划群的人员为了这个活动,几乎一个礼拜没有把自己的正职工作碰一碰,但结果还是因为仓促组织,落下了很多的不足。不是今天要跑动物园,就是明天要去社区拿名单。我们很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与支持,但不能强求大家都来理解,面对指责,甚至是谩骂,甚至有时候我们没有生气的权利,原因是我们必须承担更多的责任与压力,这是种无形的加冕。6月4日的活动照片我不让公布出来,原因是非常自私的,因为我不想很多人的语言攻势,去伤害曾经为这个活动付出过很多的人,也不愿意去伤害自己,而更重要的是,我认为通过这次活动,活动的组织策划者更应该进行自我反省。有组织人说,我们理解群友,但又有谁来理解我们呢?我相信大多数的群友是理解和支持我们的,他们的建议也是善意的,但是不是我们的沟通还能做的更好一点呢!当我要求每个义工都要宽容对事、对人时,我也深知宽容两字并不容易做到,正是我还不能宽容对待大家的指责与意见,所以才会有恼火这样的情绪反应。

        站在义工的这个岔路口,无穷的压力在后面汹涌而至,前方的路还很是迷茫。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但到底我们能坚持多久,谁也不知道。只是现在,至少是在现在,我们的义工没有任何激励机制的时候,企求大家相互间给个鼓励的微笑,给句鼓励的话语,仅仅是精神的鼓励,也许是支撑大家继续往前的动力。

 

PS: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将这份心情与大家分享,无论结果怎样,有时真的急的想说,如果做那么多是为了自己,那就天打雷劈,但我想相互间的信任并不是靠这样的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