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十翼书院 院长

十翼学宫 |【书房文化(二)】书房的变迁

转载 2016-10-08 17:05:54
标签: 十翼学宫 书房文化 楠书房

文 | 摘自米鸿宾《道在器中——传统家具与中国文化》

   (故宫出版社)

图 | 北京楠书房

关于书房起于何时,史上并无共识,人们只知其原由古代私塾演变而来。

受唐代中西交流的影响,宋代经济的富裕程度,曾一度达致中国历史的最高峰,社会也一度相当稳定。彼时,中国才开始有了真正意义的“现代化”,原先一度举之庙堂的各种用具及玩赏之物,逐渐渗入到了民间。值得一提的是,自从文人成长的精神圣地——宋代广为发展的书院开始绍隆,文人亦随之大增,继而导致附庸风雅之事广为流行。如:香道,茶道,盆景,绘画,书法及其相关工艺制作等等。这些内容的丰富,均为书房的发展完善,提供了充沛的题材。

书房在先秦之前,设置比较简单。但自先秦以降,历经汉魏六朝的纵横恣睢,直至唐五代融合四方的辉煌,再经由宋的沉淀,明清的异彩纷呈,加之书房主人各循其道,导致书房的功能也出现了多元、特有的生机与活力——

1. 朝廷、官府收藏书籍、书画的场所

唐元稹《和乐天过秘阁书省旧厅》:“闻君西省重徘徊,秘阁书房次第开。”

2. 私塾,学校

清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薰虫》:“二日为龙抬头日……小儿辈懒学,是日始进书房,曰占鰲头。”

3. 家塾

宋洪迈《夷坚乙志·陈如埙》:“一妹嫁远乡何屯田之孙,尝往其家……已洒扫书房延待矣。”《红楼梦》第四十回:“这那里像个小姐的绣房?竟比那上等的书房还好呢!”

4. 官署名

在北京故宫乾清宫西南,原为康熙皇帝的读书处,俗称南斋。“择词臣才品兼优者”入值,称“南书房行走”。被清代士人视之为清要之地,能入则以为荣。后逐步成为权力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仍藏有《南书房记注》。

5. 书店

鲁迅《书信集·致增田涉》:“《陀的事》本是受三笠书房之托,说要作广告之用才写的。书房又把它转给改造社。”有些出版社及图书零售场所亦以“书房”为名,如:日本的竹书房。

6. 文化传播场所

有些文化传播场所也以“书房”为名,例如:以弘扬金丝楠木文化为主的北京楠书房。

以上,是书房在不同时期的六种基本功能。其中,在人们心目中最具书房意义的是古人所说的家塾——一个饱览苦读、吟咏诵怀、充满个人气息的所在——一屋子广阔天空,任尔独往独来,随意挥洒——这样的书房,是中国人特有的精神符号。

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科举时代,参加科考基本上是博取功名富贵的唯一出路。因此,举国之内随处可见耕读之家。而拥有一间独善其身的书房,布置一个心仪的精神空间,便成为了人们心中不可或缺的期许。

自古及今,书房并无一定之规。通常,由于经济等背景条件的不同,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与卧室兼容的书房;一种是独立的书房空间。

与卧室兼容的书房,在历史上比比皆是(绝大部分都是受经济条件的限制所致,今天这种情况依然普遍)。如:

唐代诗人白居易的书屋——在《草堂记》中说:“三间两柱,二室四牖,广袤丰杀,一称心力。洞北户,来阴风,防徂暑也;敞南甍,纳阳曰,虞祁寒也。木斫而已,不加丹;墙圬而已,不加白。阶用石,幂窗用纸,竹帘纻帏,率称是焉。堂中设木榻四,素屏二,漆琴一张,儒、道、佛书各三两卷。”这个简陋的栖居草堂,虽然看起来寒酸,但是书房应有的器物却一件也不少,如木榻、漆琴、素屏、书卷,透着主人的文气与朴雅。

唐代另一诗人刘禹锡,以一首《陋室铭》名满天下——“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刘禹锡通过对陋室的描述,表现了洁身自好、同同流而不合污的生活态度,也表达了自己高洁傲岸、淡泊名利的节操,流露出安贫乐道的隐逸情趣。更重要的是,他让这篇美文,一直高悬于中国文化的历史天空之中,作亘古之存。这是何等的激动人心!

张载是北宋五子之一,学高名重,其作是科举考试的必读之书。据《宋史·张载传》记载:“明州苗振狱起,往治之,未杀其罪。还朝,即移疾屏居南山下,终日危坐一室,左右简编,俯而读,仰而思,有得则识之,或中夜起坐,取烛以书。”如此苦读不辍,方令其最终成为关学的创始人、理学的奠基者之一。一个人,成为了后世无数人的旅途。

南宋杨国宾题所居壁云:“有竹百竿,有香一炉,有书千卷,有酒一壶,如是足矣。” 杨国宾这个燕居与书房共享的处所,还是蛮潇洒的。

相比之下,明代名士归有光就没有他这么好的运气了——归有光在其《项脊轩志》中写道: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亦遂增胜。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

意思是说:项脊轩,就是过去的南阁楼。屋里仅一丈见方,可容纳一人居住。这是一间百年老屋,每逢下雨,屋顶墙上的泥土就从从上边漏下来,雨水也往下流;为避雨,每此移动书桌时,四周看看,都没有可放之处。并且,它的方向还朝北,不见阳光,每天日过中午就阴暗下来。我稍稍修理了一下,使它上面不再漏雨。又在前面开了四扇窗子,四周砌上院墙,(北墙)挡住了南面射来的日光,使日光反照,房间里就明亮了。又在庭院里种上兰花、桂树、竹子等杂树,以前的旧栏杆,焕发了新彩。借来的书籍摆满了书架,我安居于室内,吟诵诗文,或独自端坐,听着自然界各种各样的声音;而庭院、阶前却静悄悄的,小鸟不时飞下来啄食,人到它面前它去也不离开。十五的夜晚,明月高悬,照亮半截墙壁,桂树的影子交杂错落,风吹影摇,煞是可爱。

作者通过描写自己青少年时期读书生活过的书斋,表达了深深的可爱、可亲、可美的眷恋之情,同时,也令人看到了作者内心的柔美与旷达。

由于社会经济的发达,相对独立的书房,自宋代开始,逐渐普及。

宋代诗人陆游在其《新开小室》写到:“并檐开小室,仅可容一几。东为读书窗,初日满窗纸。衰眸顿清澈,不畏字如蚁。琅然弦诵声,和答有稚子。余年犹几何,此事殊可喜。山童报炊熟,束卷可以起。”时年陆游已年逾八十,身在其中,虽所处狭小,然而却令其身心闲稳,悠然忘机……

南宋王十朋曾为其诗做诗题云:“予还自武林,茸先人蔽庐,净扫一室,晨起焚香,读书于其间,兴至赋诗,客来饮酒啜茶,或弈棋为戏;藏书数百卷,手自暴之……”

王十朋更将在家读书与致仕时的心情差异写得淋漓尽致——“入政惭无学,还家更读书,翻同小儿辈,相共惜居诸”(《读书》)。在仕途中,很惭愧的是自己没有时间去学习,退转了很多精进。而现在,在家中读书,思绪与仕途没有任何牵扯,惟有满屋子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纵横与自由……。寥寥几句,满是书房的佳境。

南宋的陈文蔚是这样吟咏书房的:“书阁高几寻,其高不可知。但见读书人,心与千古期。借此闲旷地,端坐穷轩羲。世尘飞不到,月霁光风吹”(《读书阁》)作者几笔流丽的素描,令淡淡禅意萦绕其中,无形中便滋润与灌溉了一切有情与无情。

“唯我坐幽堂,心志适所怡……文书任讨探,风静香如丝。此殆有至乐,难令俗子知。”(南宋郑刚中《书斋夏日》)书房一坐,安神虑志,不知荡去了多少浮躁;此中之乐,岂是那些市井的俗人能体味到的呢?

明代文人张岱在绍兴城内造了一间“不二斋”——“图书四壁,充栋连床,鼎彝尊罍,不称而具。春时,四壁下全是山兰,槛前芍药半亩,多异木;夏日,建兰、茉莉香泽浸入,沁人衣裙。重阳前后,移菊北窗下。入冬,梧叶落,腊梅开,暖日洒窗,红炉正旺。”呆立在这样的景致中,心事都会站成了一幅画。

这种种书房的意境——虚涵空寂,拙朴澹雅,于无声之处,最初不觉,忽然动心;于悠然忘机之中,呈现一片片辽阔的精致与伟岸,绽放精神的狂欢,实在是令人追慕不已!

这种意境的营造,自唐宋以后,开始成为一种流行趋势;同时,书房的设置也开始呈现出由简入繁的特征。

从古人诗句和艺术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书房里,常见必备的器物,有: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书桌,香炉,香几,榻,植物等。

如北宋慕容彦逢《和岑运使题赵吏部容膝斋诗》所云“小斋容膝思易安,顾盼俗缘嗟自缚。琴书对眼助清闲,杖履从入笑疏略。红尘一点不到处,只许炉香度帷箔。”我们从中看到了:琴,书,香炉。

前述南宋杨国宾题所居壁中的记载:“有竹百竿,有香一炉,有书千卷,有酒一壶,如是足矣。”他的书房有:竹子,香炉,书,酒。

明人马轼与李在、夏芷合作一幅长卷《归去来辞图》中,有一间书房——“稚子候门”:从半开的窗子里望进去,内有:书桌,笔格,笔,砚,水盂,香炉,香箸的箸瓶,一轴芦雁,一张琴。

辽宁省博物馆藏南宋册页《秋窗读易图》中:小幅绘水边有一院落,中有一间小室,室中有书案,香炉,香盒。

明代戏曲家高濓在其《高子书斋说》中描述的最为详备——文房四宝、琴、棋、书、画、香等,一应俱全。

有的书房,还有一些物化了民族传统、饱含知识的文房清玩。如碧玉笔格、玉洗、兽镇、石章、棋盘、蜡盏,等等。

史书中记载文房用具最多的,是明末屠隆所著《考槃余事》中的《文房器具笺》篇。文中一共列举了45种文具,集当时文房清玩之大全,成为后人研究与引经据典的重要出处。

但是,书房就是书房,处处书香才是书房应有的神韵。明末李渔对此一针见血的指出——关于书房的配衬,应“宜简不宜繁”,力求“高雅绝俗之趣”(《闲情偶寄》),建构一个绝无功利之心、简素怡情、参天覆地于咫尺的闲适空间,方是中国文人和中国文化的安身立命之所。并且,人们在藉此建立起全部精神生活的同时,也就此凭借自身感官,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到了他的同类。

诗书继世,颐养慧命——这是自古以来,所有文人对书房的期许。

它也正如美国哲学家梭罗在他《瓦尔登湖》的结束语中,所写的那样——

“一个人自己的生活越简单,宇宙的规律也就显得越简单,寂寞将不成其为寂寞,贫困将不成其为贫困,软弱将不成其为软弱。”

“不必给我爱,不必给我钱,不必给我名誉,给我真理吧。我坐在一张放满了山珍海味的食桌前,受到奉承的招待,可是那里没有真理和诚意;宴罢之后,从这冰冷的桌上归来,我饥饿难当。”

使人惊不如使人善,使人喜不如使人思!

无论是这其中的善,还是这其中的思,都是书房中摇曳了几千年的优质产物。

米鸿宾,字贞观,号十翼。创有十翼书院,复建辽宁财神寺(300年历史)。学际天人,出入古今;究大易,谙经学,精五音,旁涉天文、历法与国史,承法高旻,脱略世情。其授课,深入浅出,引诗举史,既广大又精微,又能将日用之学渗入人心!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鍗佺考涔﹂櫌绫抽缚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3,51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