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等船之人
等船之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99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外婆

(2020-07-09 23:11:30)
标签:

外婆

外公

舅舅

郑岸

分类: 记录
外婆在今天晚上7点07分过世了,但因为疫情,我也没有办法回去见她最后一面,很是无奈,只能通关之后回去祭她老人家了。外婆,一路走好。外婆

最近几个星期以来,外婆的情况一直不好,最近几个礼拜我妈和另外三个阿姨轮流去郑岸陪夜。虽然我知道外婆这次情况不理想,随时会走,但心里还是一直期待她老人家这次能熬过去,至少可以等到我通关再去看看她。外婆88岁了, 一直没什么大的病痛,虽然经常跌倒受伤,但每一次都逢凶化吉,安然度过。我一直觉得外婆福气不错的,儿孙满堂,做太婆很多年了。在我看来,比起她在上海的姐姐(我称呼她上海姨婆)福气好的多。上海姨婆老年痴呆很多年了,前几年老头子也过世了,现在住在养老院,类似软禁。

其实说起来我跟外婆不算特别亲热,因为小时候不是经常去外婆家。但还是有几件事印象特别深刻。印象最深的是我朦胧懂事的时候,大概3,4岁的样子, 有一天在外婆家过夜,但半夜里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大雨。我记得是我原本跟外婆睡在二楼的大床上,被雷声惊醒之后,我就嚷着说很害怕,外婆一开始说让我闭上眼睛就会看不到闪电的,但我说闭上眼睛还是看到的,而且耳朵仍能听到雷声。接着外婆就抱着我下了楼,站在花窗大门后面。外婆说躲在门柱后面,闪电就不会打到我们了,这样我也就不用害怕了。虽然过去了30多年了,但我清晰记得当年外婆抱着我站在门柱后的情景。今天知道外婆过世后,我凭着记忆大概花了半个小时把它给画出来了。

外婆名叫王桂香,老家在绍兴富盛方向,以前小时候I外婆也给我讲过她小的时候有一次出去碰到日本鬼子来扫荡,差点就被日本鬼子给抓走。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那时候外婆给日本鬼子杀了,那就没有今年的我了,想想真是后怕。其实在我懂事之后,一直觉得外婆家家境还是不错的。由于外公一直是村里的党支部书记,那时候外公家还有鱼塘养鱼养珍珠,每年最开心的是冬天鱼塘抓鱼。那一天家里的所有成年男性都会去外公家里帮忙抓鱼,一箩一箩的鱼抬上来,真是把我们这帮小孩子开心坏了。听我妈说,更早的时候每年的珍珠也是一箩一箩收上来,而且有些珍珠非常大。但那个时候不是特别值钱,如果能保留几粒到现在也不得了。去外婆家最开心的是可以和一帮表姐表哥玩。在奶奶家,我是最大的孙子,所以其他孩子都比我小。但在外婆家,我算最小的(没有算上比我小很多岁的3个表妹, 主要年龄差的远,也跟她们玩不上),上面有两个表哥,两个表姐。印象中外婆家就像一个文化宫,小孩多,又热闹,那时候三阿姨和小阿姨还没有出嫁。所以每次去都很开心。特别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几个小孩在楼上的各个房间窜来窜去,无比开心。第二天一起床,外公必定会带我们几个男孩子去郑岸打水机埠头吃早餐,一般是豆浆加白馒头。豆浆拌冷饭的吃饭,也是外公教我的。

后来外公退休以后,就去了我三姨夫开的铜管厂里作门卫。最先是在达郭村小的村办厂里,那时候我还在读小学5,6年级,有时候周末了,会和两个表哥利军华军一起去厂里和外公过夜。一直觉得外公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好玩意给我们玩,所以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外公。在达郭待了几年以后,三姨夫把厂搬到了上浦,外公也就一起去了那里。厂子变大了,外婆也就一起去了厂了,外公作门卫,外婆烧饭,一开始日子过得也挺开心的。那时候我最大的表姐还没出嫁,跟外婆关系特别好,也是一起住在上浦厂里。我家也在1996年在我中考前夕去了上浦厂门口开餐馆,现在看起来去上浦开店的主意是失败的。但唯一我能想到的一个好处是那年我中考的考点就在我家餐馆隔壁的上浦中学,我中午能回家里吃饭,吃完饭还能午休一会儿。记得中考那几天,华军和林灿也一起来我家里吃饭休息,因为他们两个本来初三一年都是在我家住的。大概这一点也帮了我中考考多了几十分。

但好景不厂,96年年底也就是我刚上春晖中学第一学期期末回来,知道外公生病了,而且挺严重的,去了上海做手术。回来之后就直接回郑岸老家了,等我暑假去看外公的时候他基本上已经不大认识人了,躺在楼下的板床上面一动不动,我们去了外婆会跟外公说,谁来了,外公会哼一下,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谁来了。后来没过多久外公就过世了,好像是刚刚香港回归没多久。

外公过世之后,外婆之后又去三阿姨家帮忙带小孩,因为那时候三阿姨刚生了第二个小孩。其实算起来,外公过世到现在,足足23年了。我在上海的时候,那时候刚在上海买房,好像是国庆那个时候,爸妈都来上海,顺便请顺上海一帮亲戚一起吃个饭,算作新房子入伙,那次爸妈把外婆一起带来上海,在上海家里住了一段时间。当中外婆也去上海姨婆家里住了几天,那时候上海姨婆还没得老年痴呆,两姐妹在上海重逢又相处,非常难得。上海亲戚还拍了几张非常好的照片,很是珍贵。

之后几年舅舅身体不大好,外婆也一直住在郑岸老家。外婆跟舅舅两母子一直就相处不来,关系不好。但我们都知道外婆很是疼这个独子,而且外公在世时也是,虽然嘴上不说,但我们都看得出他们这一辈人非常重男轻女,对我们几个男孩子就特别好。外婆疼爱这个独子,但舅舅的性格又很难跟外婆沟通,所以相处起来非常痛苦。舅舅的肝病前前后后大概也拖了好多年,中间曾经康复了一段时间,但后来又复发了,记得是在他60岁 过世。说起舅舅,也算一个传奇。远近闻名,喝酒特别好。舅舅也对我特别好,每次我去郑岸,舅舅都会特别加菜款待我。记得印象最深的是,那时候每到傍晚下徐那边有个卖猪头肉的小贩,有好几次,舅舅都会特别斩点猪头肉款待我这个汤浦来的外孙。舅舅也有很多爱好,集邮,钓鱼,而且每样爱好都玩得不赖。记得他钓鱼也很厉害。其实现在看起来,舅舅跟外公的性格很像,都喜欢捣鼓一些好玩的东西,所以特别淘小孩子喜欢。

舅舅在的时候,外婆已经从台门房子搬到了晒场边上的一个小房子,方便她行走。 最近十年,我在香港,每年也就回家两三次,不过每次回去总会去看看她老人家。还记得去年回去的时候去看她,虽然行动不大方便,但还是能聊上几句的。那天刚好晒场上有两个郑岸熟人在做小工铺地面,说我外婆福气好,有这么多子孙来看她。

外婆是一个很喜欢热闹的人,也很喜欢串门聊家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有时候哪怕路不好走也一定要出去出门而跌过几次。我一直觉得外婆比起我奶奶来幸福很多了,我妈也觉得我外婆她其实一生都算过的还不错的。以前外公是书记,比起一般家庭来还是好一些的。外婆其实没怎么操心过生活,外公在的时候大部分事情都是外公搞定,外公过世之后主要是四个女儿来搞定。所以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刚刚看手机,华军说外婆走的时候很安详,也算聊以慰籍了。我回不去,刚刚只能在露台朝着北方祭她老人家。外婆是祖父母辈的最后一个老人家了,从此之后我没有在世的祖父母辈亲戚了。外婆,一路走好。您在我的心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