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小新
张小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59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高云翔案看法庭质证的重要性

(2019-12-16 21:18:30)
标签:

杂谈

沸沸扬扬2年的高云翔强奸案最近达到了一个高潮,吃瓜群众被庭审上爆出的一个接一个猛料惊得不亦说乎,各个自媒体也是开足马力大量的现场细节描写,仿佛是娱乐八卦的行业盛宴。但是这个案件抽丝剥茧式的法庭质询是否有我们思考的地方?

首先,innocent unless provenguilty是澳洲所采用的英美法系刑事审判的基础和精髓,任何被警方检察官起诉带到法庭上的被告人是无罪的,除非检察官依据警方所提供的证据向法庭证明并使法庭和陪审团相信被告人有罪。被告人可以在法庭上自我辩护或行使沉默权,有罪与否全部在于警方采集和提交的证据及检察官对案件的整理和向法庭的呈现(preliminaryhearing),法庭法官保持宪法所赋予的独立裁判权,没有市W,党W,政法W的干预指导,只需对案件裁决的公正性合法性负责,这样一来对警方及检察官的专业要求就极高。

于是警方所收集的证物,证人(包括受害人)就变成可以指控被告人有罪的唯一工具。但是在案件转移到检察院确定起诉后,法律赋予了被告人律师(辩方)同等权利可以检验及质询证物的真实性,采集的合法性,盘问证人及提供有利于被告的证人(discovery)。基本上经过这个程序被告人是否有罪,检察官是否能打赢这场官司已经十之八九可以确定,90%的刑事案件止步于此。要么辩护律师劝被告人接受检方提出的认罪协议从而拿到最轻的判决刑期。要么就是检察院向法院申请撤诉,找法官签个字走个过程皆大欢喜。

经过这一阶段,检辩双方还是无法达成共识的话,案件就进入考验辩方律师功力的庭审阶段,双方会投入大量时间精力金钱进行庭前调查准备,寻找对方的漏洞以期一招致命。

真的可以让一个作出犯罪行为的人,因为律师的厉害,逃脱法律的惩罚。 同样地,也可以让一个作出犯罪行为的人,因为检察官的失误、警察的无能、陪审团的怜悯、法官的错误、 同伙的狡猾等等因素,逃脱应有的制裁。

辛普森案,如果检方对己方证人足够了解,或许会注意到在场警员的种族歧视黑历史,提前对辩方的交叉质询问题做出应对;如果检方充分考虑了法医学证据,注意到作为物证的手套可能因为被血液浸泡而变紧,或许不会让辛普森当庭试戴手套,然后因为戴不进去,让这双据称凶手当时戴着的手套,成为辛普森脱罪的有力证据。

有人提到非法证据排除:在通过截停周立波车辆而搜查违禁品的案例中,如果警察花一点时间申请搜查令,或者及时对无搜查令搜查的过程进行详尽记录,以便检察官主张可能存在的例外情形,那至少不会让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以“听不懂英语,因此算不上同意搜查”的理由,成功以非法取证为由进行辩护。 在美国,陪审团定罪,陪审团认定的事实才是法律事实。

其实,在美国有一种诉讼程序,叫做Jury Nullification, 陪审团否决制。在这种制度下,陪审团可以既认定犯罪事实的确成立,同时认定被告人无罪。例如,如果陪审团认为刑法某一条文不公正,或者认为被告人的确值得同情,那么即使认定了犯罪事实清晰,排除了一切合理怀疑,仍然可以作出无罪判决。

一名专业能力足够强的律师,也许可以找到这些理由,利用这些理由,实现目的。获取证据过程中的瑕疵,检方工作的倦怠,陪审团的不确定因素,政治领域的操作空间,这一切都可能被一名律师所利用--通过法律所允许的方式。 有时,公众看到一名“罪犯”在律师的护送下,大摇大摆地走出法庭,

可能会质问:凭什么让他逃脱法律制裁?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很简单,有人工作没做好,没有好好利用法律;而有的人工作做好了,利用法律实现了目的。 这个道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汤姆·克拉克大法官在Mapp v. Ohio一案的判决书中说得最透彻: 如果必须放走一名罪犯,那就放他走,但放走他的是法律。

再回到高云翔案子,很明显就是检察官没有做好庭前调查,甚至怀疑有没有仔细盘问过受害人,调取过现场视频。简单地觉得这是个high profile 案子又是中国人,随随便便就可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没想到高云翔的律师团队正是抓住了对方的轻敌,法庭上当着陪审团和媒体这番精彩无比,堪比教科书的交叉质证警方所拥有的最直接证人-受害者,剥皮抽茧反复询问细节,越是你不想说的越是反复询问,问到你不能自圆其说。这是警方检方最不愿意看到的打脸剧情,但这又是对被告人权利的最有效保障。试问高云翔案如果没有这番法庭质询,或在一个没有质询只有警方证据的法庭,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不是一杆子打死警方检方的工作,但是人无完人,为了所谓的破案率结案率和书W,党W,政法W领导重视的情况下,犯错或被逼犯错不可避免。给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一个可以公开质询警方所提出证明被告有罪的证据证人,而不是简单出示几页证人证言鉴定报告。把全部证人专家都传唤到法庭让检辩双方交叉质询,最后再由法庭得出有罪无罪的判决,是不是可以避免很多类似于呼格案赵作海案等等无法挽回的错误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