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月凉笛
清月凉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893
  • 关注人气:2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院子

(2018-09-09 09:09:09)
标签:

院子

生活

乡间的院子一亩三分地。因为难得去住,也就没有种菜蔬。除了甬道、平台、一眼井、一尊很像蹲得笔挺的犬儿的湖石外,全部是树木花草的家园,当然也是鸟儿和小虫子的。


院子用木栅栏围起。院门两侧是一对蓬形苍古的盘槐。甬道左边的绿地植有枫、桂、海枣、金橘、含笑,以及铁树、月季、牡丹、茶梅、金边瑞香等花木;右边则是色彩清丽的灌木,以及红枫、紫薇、垂丝海棠、枇杷和香樟。


院里有三株香樟,东南那株最为高大。当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它从太湖镇上请来,大吊车把甬道都压坏了。而它水土不服的萎靡样儿害我们足足忧心了半年多,才终于肯赏脸入乡随俗。如今一人已环抱不来,那苍劲的擎起,俨然对家园的垂怜关爱。


樟树底下有杏和枇杷各两株。杏较枇杷高大。有年满树的果子都看得人犯愁,只好请求亲友们前来采摘,翌年,却又稀疏得数得过来。春时满枝轻柔妩媚、婉然娴静的粉雪煞是好看,只可惜不日就零落得幻觉一般,真真刹那芳华。枇杷一小一大。小的是十龄的青种,果实甘美不已;大的是本地白玉,早已亭亭如盖焉。这两种果树最讨鸟儿欢喜。早在春天预备盛装谢幕,各路鸟雀就以时鲜品赏家的身份陆续来此安营扎寨,指待尊享最甜蜜的果实。


杏的隔壁是株加应子。虽然小家碧玉地在院里并不出挑,可那清亮如晨的碧色,只一眼就能被吸引了去,被笼进它的通明里,沉醉不已。雨天的枝上更会遇见亮晶晶的蜗牛,着迷得忘了走开。


东面有花墙,上攀木香、蔷薇和玫瑰。暮春初夏,热情的蔷薇繁花似锦,是暮春最妍丽的诗章;年青的玫瑰甜美干净,像群未尝涉世偏爱穿红戴绿的清纯女孩。“多么新鲜,多么美丽,这些玫瑰”——懂得的屠格涅夫这样说她们。


花墙下是用夏鹃围成半圆的月季花坛,红双喜、绿云、大使、金牌、城堡、瑞典女王、摩纳哥公主、小亲爱……都是我心仪的品种,它们带给我的新鲜甜美的早晨,心神都是水漾的。即使之前再不称意,此时呼吸到的也是极舒心的光景了。


花坛左边就是院子东北了。先是石榴。院里共有三株大石榴。起先果实颇丰,渐渐就染病了,恹恹地,常是只开花不结果,或者结了也未见得可心。今年园丁花了很大功夫打理它们,累累果实终又使人生出成熟的期盼。


石榴后面是两株桑。因为几年前醉心养蚕特意把它们从宅区的山道边请来。虽然听闻把这种树养在院里不吉利,后来也不养蚕了,可依然是无法释怀的儿时情结,执意请它们来安了家。如今葳蕤得,油亮的叶子都赶上泡桐般阔大了。


与桑为邻的是两株素馨蜡梅,两株果梅,另有墨梅绿梅各一株。那冰魄淡光、烟姿玉骨,即使市声咫尺,亦犹水村溪桥。从冬前冬后到一春浮梦,俱是好的光景。


东北角上挖了眼井,三米深一米多的径,原来是用来浇园子的,可惜也没怎么用上。园丁还是习惯引了太湖水来浇。看来真正派上用场得等到回乡间居住了。井台边有纤雅的琴丝竹,鸟儿颇喜用它的枝子筑巢。还有翠竹数竿,春天时候笋子出来,赶巧的话就能尝到它鲜甜的滋味。


然后是北面。虽然北,光照也不错的。毕竟房子不高,家家户户院子都大,就显得很是敞亮开阔。


一株梨,酥梨。模样不怎么好看,笔笔挺地往上窜,味道倒蛮好,与翠冠仿佛,收成也不错,好的年成能有百把斤的。春天花开,嫩绿的叶子也随着长出来,远比不随着长叶的清丽许多,否则纯然的枝杆上贴满白花,像纸做的,未见得生动。梨香清素,宜雨天来嗅,听着伞上面细细密密的天籁静享那番沁脾,实在沉浸。


一株紫荆。春来满枝的花粒儿要近看,很嫩很嫩的鲜丽的紫,惹人看呆,呆一会儿再看别的花和景,满眼都新都亮了,还有心情。


两株红叶李。叶子暗暗的红,果子深红,倒好看,可惜酸涩难咽。曾差点不要了它们。园丁说你没见过它开花吧,见了你就舍不得了。是偶然见的,一眼,就惊奇怎么有这样年轻的花,年轻得还没有心事。阳光灿烂的午后,那一树皎洁的晶莹,像和风的水面上轻细的潋滟,欢喜得快要笑出声来,欢喜得分明还都是孩子。白里面含了最轻的粉,格外鲜亮好看。侯朝宗曾谓李香君“清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说的该是桃了。桃花薄命扇底飘零,香君的写照。未曾栽桃,心里多少嫌闹,觉那灿若蒸霞的景象合该远观的。不过白玉流朱的碧桃就不同了——“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有机会定然想请了来的。


两株关山樱很高大了,紧簇的粉色花团也有些艳。虽然更心仪染井吉野和普贤像, 喜欢让安谧的白来笼罩我,曾想让园丁替我换掉,然数年之中,她们不曾因我的喜好而黯然,如今愈发明媚茁壮了,年年春天上演盛情的华丽。不觉也是那么地喜爱她们,把她们当了一院里的家人。


一株柿。今年挂果不少。初夏时革质的叶子新碧油亮,稚嫩的果实蓓蕾般羞涩。台风过后去看,枝头的沉重已令它直不起腰来。但愿早点红熟,替它卸了担负,模样会慢慢复原的吧。


柿的对面是桔。桔子在我们这边不稀奇,到处是。养它并不为它的果子,而为花开。太香了,冷艳的浓香,初夏的清早可把人从睡梦里唤起。此类的芳香都特别欢喜,金橘淡些,代代也浓的,还有茉莉。这香气特别清雅脱俗,不似栀子、丁香、午后的桂,有暖意的酽熏,嗅多了昏昏欲睡。它叫人醒,清新的馥郁带着侵略性。这种可心的侵略性于我,再甘愿领受不过的。


于是冬天也最喜金边瑞香。虽不如桔的雅,却更甜美些。人在冬天不容易给花惹醉,瑞香做到了。院里有六七株瑞香,其中一株原是盆栽,九六年从花木市场买来,枝形颇似迎客松。因了钟爱请它落户乡间,最蕃盛时蓬径长到两米。


桔的芳邻是另一株加应子和棕榈。犹喜热带植物。虽养在北面,可从它笃定兴盛的长势足以堪慰。也曾想养木瓜的,但终究气候不适,养了也未必长得好,更别指望挂果了。


西北角最抢眼的是挺拔的广玉兰。初夏花开,雪胚香髓,至少五、六两个月都是它的。当它弥漫我的乡间,人就沉溺了。不必去露台上,只开了书房的窗子,任楼下音响电视再怎么吵也分不了神的,好闻得难以言说的馨香使得梦和遐想都是美妙的轻的。


然后就又兜回到西边了。西边的海枣也热带。当初很是喜欢,每到隆冬尤其雪落,定不忘把它们裹严实了。于是无忧地茁壮,如今已然长到楼上,硕大的针叶锐利无比,体魄好得让身后的桂和别的芳邻相形见绌,却是徒有虚名一个枣不结。我也只好朝它看,一点没有办法。正应了《逍遥游》里说的“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海枣与广玉兰间隔着车库门前的花架。花架上攀紫藤、月季、木香、凌宵、三色金银花各两株。紫藤长势最劲,不出三年就压坏了铁艺花架,于是给换了结实的木架。它们又在一个春天爬上露台。起初还觉得露台上有些鲜活的野趣也好,可到了来年再看,就不好了。它们居然力气大得把栏干的柱头给缠裂了,还把露台上的桌椅捆绑得结结实实,更把广玉兰也紧紧拢了去。只好请园丁大刀阔斧清理了。


正门两边是一对含笑。暮春金秋的花开浓郁得没办法,也高大得没办法。请园丁打理,说已经修剪得够心疼了。可还是高大,简直疯长。今年终于忍心截枝,指待幼嫩的新芽重塑心仪模样。它们在我院里到底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生长啊。


含笑旁边和对面的金橘也疯长,一大一小两株。大的年年挂果愈百,再怎么摘也依然满满一树的金黄,直摘得人泄气。不过寒天里倒是养眼,至来年初夏花开,也还有些干瘪的果子没有落尽。


此外尚有大的桂三株,两金一银。却在这院里长得不甚好,用了许多办法,也是见效不大。有土壤原因,也有光照和别的因素。慢慢养着吧,精诚所至,总会好起来的。


垂丝海棠也是三株,一大两小,春天在窗上摇响密密匝匝的粉色风铃,空前的盛况叫人吃惊。东墙那株大的更是硬朗得,什么“海葵”、“天秤”,纵使正面相迎,我自岿然不动,铮铮的一身铜皮铁骨。


至于小的,都有些说不过来。比如红花继木球,茶梅球,龟脚冬青、女贞等的绿篱,栀子墙围,夏鹃、枸杞院围……三月可摘上两回枸杞头,是时鲜野味。西北角请来小小一片野生马兰头、金花菜,光这些就够我捎了实实两大袋回城去享用。春天可真好啊。以后若长住,定辟块地来种韭菜,看去与园草无二致,夜雨剪春韭,诗意又实惠。


这样一大家子,到了盛夏就蕃茂得人有些不知所措。也是偶尔回去,毕竟太热了。站院里,抬眼看时,鸟在森然的绿里面看外人似地看我,仿佛我入侵了它们的森林。这片森林,最多的是枫。


院里植枫六十六株。六株大的,除一株形态极美的羽毛枫外悉数日本红。当初六十株才过膝的树苗,如今早已高得笼罩了,每往东边的院里都需躬身而入。先前送了多株与人,不然真要占据半壁江山了。


暮春的午后从楼上舒心地望去,葱翠蕃茂的环绕里,一派明艳的红,热情得像着了。小院能使它们长这样好,真是欣慰。


原作于二0一二年九月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粥味
后一篇:桃之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