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音
马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56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劳作

(2011-05-01 14:05:50)
标签:

马音

文化

分类: 我的小说

                 劳作

 

 

    一整天了,他都在那里整理门前的泥土。

    这是邻居大叔家要在门前建造院子的缘故,他们家从去年就在开始建房子,今年已经基本完成。上几天他就在那栋新建起来的房子上叮叮咚咚不知在做什么修饰工作,从早晨忙到傍晚。那是一栋新式小楼,总共二层,门前廊底下铸着刚刚刷过漆的罗马柱。

    那天早晨,我刚从梦中醒来就听见他在楼顶敲击什么。当时是晚春天气,太阳好像已比前些日子变得更大,光芒也一点点强烈,但因为是早晨,万物都发出宁静、祥和的气息。

    春末的乡村是温暖、多情的。这时候枝头的树叶都已经长大,仿佛孩子们细嫩的脸蛋,又像春天寄给世界的最后一张明信片,在春风里晃啊晃。麦田里的麦子早已抽出穗来,一颗颗高昂起头颅,等着夏季的到来。此时,东边那条小河里的水已不在流动,水面看起来像已片片宁静的深潭,没有一丝波纹,河里以及河岸长满了水草,绿绿的,蔓延到很远的地方。麦田里高大、庄重的墓碑竖立在那里,好像与春天无关,在白天里闪烁着隐秘的光芒。在这个村庄的东面还有一条小路,一直通到我们镇里,中间隔着一些村庄。整个路程不算远,总共只是五、六里路。我每次去镇里基本上都是走这条小路,小路并不是很宽,但也不是太窄,勉强可以通过一辆新型农用三轮车。

    我常常一个人去镇上,买些生活中用的东西。现在是我一个人在家,父母全在外面工作。原本我也在上一家工厂里做活,但因为种种原因,我现在回来了。记得那次我刚到家门口,在梯子上贴瓷砖的他就看到我了。“回来了吗。”在高处的他大声说道。当时,我应了一声便找来钥匙打开了门。

    自己在家的我有时会买些咖啡喝。我将从超市买来的原装咖啡打开,然后用茶冲泡。这时,我有时在屋子里,有时会走进院子坐在椅子上,品尝咖啡的香甜,和乡村四月的安静与温暖。我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看风吹过树叶,树叶在树枝上摇晃,看麻雀从远处飞来,落在青色的屋顶上,有时它们叽叽喳喳,打成一片。在我的身旁,还生长着一株绿色的山茶花,它是由母亲在工作的地方带回来的,在除夕之后的第二天,父亲将它栽到了这个院子里,一直到我回来的时候,它的叶子都是青里泛黄,现在我每天早晨都给它些水喝,它的叶子才看起来变的青了一些。另外,在院子里还生长着一些各种各样的青草,有的很小,有的却长的很大,向四面伸出长长的肢体,一阵风吹来,它们便在风中摇晃不已。

    由于是一人在家,我的生活规律便不是太有节奏。我一般早晨七点多一点起床,在床上躺一会,然后穿上衣服,然后开门洗漱,有时候还会喝上一杯咖啡。

    那一次晌午时分,我提着桶出门打水,准备做饭,我看见了他。这时他在整理门口的泥土。你那是刚刚买来的泥土,红色的,硬度很大,只见他用力地将铁锹插进高高隆起的泥土,然后把挖起的泥土用力掷在相对凹下的地面一边。就这样持续干了好大一会,他依然没有休息,那次他穿的是一件黑色衬衫,小半截袖子遮住黝黑的肩膀。“今天没上街吗?”我们会听见他这样随声而问。

    在从门口西面的高大的一堵墙所投下的阴影里,阿婶每天都在做着针线,她把一切东西都放在那张红色的椅子上,手里拿着针开始干活。她一坐下来就是很长时间,有时一个下午也不见她离开,或者挪动位置。

    每天傍晚时分,劳累了一天的乡亲们便开始回家。这时我家东面的那个个子中等的男人,便骑着他那辆新买的黑色车子,回到家里来。他现在是在建筑队干活,也就是帮人家建造房子。

    是的,今天一整天,那位大叔都在翻动那些门前的泥土,他先把买来的那几车红色泥土铲平,铺在门前平整的一层,然后又把从东面小河边拉来的一些绿色泥土铺在上面。这样人走在上面会很舒服,再者也会让门前的空地迅速平整起来。他从那里拉泥土的那条小河,就是我在上面也描述过的那条小河,是在我的童年里带给我很多欢乐的地方。那时我们常在河里洗澡,那是夏天的时候,知了在树上高唱它火热的歌,我们一个个全赤着身子钻到河里,我们在里面嬉戏、打闹,度过一个快乐、凉爽的下午。就是不在河里洗澡的时候,我们也会成群结队地来到河岸上的树林里睡觉,那是我们跟大人们学的,他们常常一个人拿着一张席子就躺到河岸上树林里的大树底下,呼呼地睡起来。

    邻居家的大叔干完门前泥土的活之后,又在南面把一根根伐倒的树木整理了起来。他先在两边固定了两根大木桩,然后又把那一根根木头放了进去。

    之后他就坐在他前些年栽下的一棵小槐树底下乘凉,傍晚时分,四月的凉风从远处吹来,吹动着他黑黑的头发。阿婶在井边洗菜,准备着晚上的菜肴。我看见他在那儿坐了很久,从太阳还没下山一直坐到天渐渐开始暗下来。也许这些天他已把家里该忙的活全都忙完了,再没别的活可做。

    夜很快到来了,乡村的夜晚很美,这时风儿仍没有停,吹动着杨树树梢。东边的河里开始传来响亮的蛙鸣。一轮月亮从东边的林子里升起来,照着村庄四周的麦田,和村庄里整洁的屋顶。这时一切都安静下来,我们偶尔听到东边那家个子中等的男人招呼孩子吃饭和邻居大叔经过一天的劳累在院子里发出冗长的、过激的咳嗽的声音。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题一只冬瓜
后一篇:四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