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邢力龄
邢力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3,463
  • 关注人气:79,3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金色童年时光一、溺爱中的幸福

(2019-12-07 19:28:52)
标签:

革军干

地下党

文化大革命

小吕寨公社张威大队

分类: 博主自传

我的金色童年时光

                                              邢力龄

一、溺爱中的幸福

    1974年,离文化大革命结束还有两年,哪一年我出生在我们村——河北省巨鹿县小吕寨公社张威大队。

    小时候上学的时候学校经常会让大家填写各种表格,在表格中有一栏“家庭出身”,我每次都会很自豪地填上“革军干”。可能有些人不太清楚这三个字的含义,这其实就是革命军人干部的缩写。家庭出身无非就是指自己的父亲是做什么的。我的父亲是部队军官,在当时那个年代我的出身颇有些优越感。不仅仅是经济上,在见识上也是小朋友们眼中羡慕的对象。我在几个月的时候母亲就抱着我坐火车去部队探亲,稍大一些我经常对小朋友们描述我火车的事,我一边张开双臂比划一边告诉他们:“火车那么长,火车道像梯子一样,火车轮子还不用打气……”

    我的父亲姊妹七个,爷爷奶奶家的居住条件比较紧张,加上父亲常年在部队,所以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在姥爷姥姥家住的比较多。母亲只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所以姥爷姥姥家住的比较宽松。加上我是姥爷姥姥第一个外孙子,所以姥爷姥姥特别宠爱我。特别是姥爷对我简直就是溺爱,我想干什么姥爷总是无原则地满足我。当时姥爷去三里外的镇上卖羊去,长我一岁的表哥牵着羊在前面走,我说走不动,姥爷就来回路上背着我。我说嚼馒头累,姥爷就一口一口地嚼馒头喂我,晚上和姥爷一个被窝睡我说要骑马,姥爷就让我骑到他肚子上。

    其实我的姥爷并不是一个无原则的普通农民,姥爷不仅是族长,还是解放前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党,参加了敌后武工队的抗日活动,经常带领武工队员对日军进行破坏活动,姥爷的三弟是抗日时期牺牲的八路军烈士。就是这么一个革命者在他大外孙子面前竟然“屈服”了。作为一个革命者姥爷可以说也是有钢铁般意志的人,可每当我和弟弟随母亲去部队探亲时,姥爷总会因思念他的外孙子而老泪纵横。或许是姥爷的溺爱过重,有时候我自己会和母亲和弟弟分开,让母亲单独带弟弟去部队探亲,我自己留在姥爷姥姥家。记得一次母亲接我回爷爷奶奶家,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犟就是不愿意回去,那次我把母亲都气哭了,母亲拉住我就要打,姥爷一把把我抢过去,冲母亲就吼了起来,第一次见姥爷发这么大火。委屈的母亲后来气急败坏地把我的鞋扒了下来带走了。姥爷把我抱回家找了一双表哥往年的鞋给我穿在了脚上。姥爷还一边亲着我的脸一边说:“立伶就跟姥爷亲。”

    还有一次晚上做梦吓醒了大哭,一边哭一边喊:“姥爷打俺!姥爷打俺!”一边哭着一边从姥爷的被窝里出来钻进姥姥的被窝。姥爷很是委屈地解释:“我什么时候打过你,我骂都舍不得骂你,我怎么打你呢?”之后好几天姥爷对我那天的梦“耿耿于怀”,总是问我:“那晚我真在梦里打你啦?你是不是看错了,打你的不是姥爷把?我怎么会打你呢,你不能做这样的梦。”

    就这样,在小朋友的羡慕和姥爷的溺爱中我渡过了美好幸福的孩提时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