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说你想逃离这雾霾,可逃到哪儿都不过是被判了缓刑

(2017-01-06 11:33:55)
标签:

杂谈

贾小凡/文

《Vista看天下 微信团队出品

逃无可逃的北京人


雾霾压城,每天都有人在天南海北地逃。

也许是北边的吉林,也许是南方的三亚。说走就走的旅行越来越不是因为情怀,而是被硬塞在嘴里的一口灰霾逼出的任性。

有人逃得更久一点。“逃离北上广”不再是小文青关于诗和远方的幻想,所有还能再咬牙忍忍的窘迫生活和工作压力,在雾霾这最后一根稻草面前终于变得不堪一击。有人逃到最后的几块净土上,有人打了包袱逃回老家,也有人漂洋过海逃到发达国家的羽翼下。离北京越远,越好;离下一次迫不得已的重逢越久,越好。

可是也有人被北京这片土地伸出的层层藤蔓缠住了脚,动弹不得。

这藤蔓也许是积累了几十年的人脉和资源,是好不容易打拼下来的事业,是唾手可得的顶尖文化氛围,是一心扎根于此的父母长辈,是捉襟见肘的移民资本……也可能只是一碗卤煮、一碗炒肝,一个红墙绿瓦银杏金黄、鸽哨响彻蓝天的梦。

他们,是被剥夺了后路的北京人,是熬过了沙尘暴、熬过了非典、但不知道还能承受多久眼前这片灰霾的北京人。

你说你想逃离这雾霾,可逃到哪儿都不过是被判了缓刑

​有的北京人,狠狠心一走了之;更多的北京人,仰天叹无路可逃。

雾霾面前,首都人民也只能把骄傲藏在口罩后,谁都不过是天地间一个小小的可怜人。


退两难

被深深爱着的城市困住的,又何止是北京人呢?

全国乃至外国的眼睛都死死盯住首都,以至于当想逃出北上广寻求一丝喘息机会的人将目光投向想象中美好的二三线城市,才发现它们也早已悄然沦陷。

以为地形较高的古都西安能幸免于难,现实却是“举目不见日,亦不见长安”,连续的爆表让西安的小学生2017年都还没上过一堂课。

你说你想逃离这雾霾,可逃到哪儿都不过是被判了缓刑

​以为成都还是向往中安逸湿润的天府之国,现实却是遮云蔽日、日月不分,一顿火锅、一桌麻将终于也解决不了雾霾的愁。

5日上午,在成都娇子立交附近拍下的“天空中的太阳”

​以为苏杭还是一尘不染的人间天堂,现实却是“杭州每年有超过200个雾霾天”的可怕事实,和“山色空蒙雨亦奇”到底有几分是雾、几分是霾的尴尬谜题。

甚至隔了一层又一层山的华南,也终究不再是雾霾的“法外之地”。广州的小蛮腰终于没有躲过那道灰暗的滤镜,今天的佛山甚至挤进了全国污染前十的榜单。

不论是北方的霾太过嚣张翻山越岭也能造次,还是当地的发展模式本身就存在问题,这都是一个“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悲伤故事。逃向二线城市,是从一百步退到五十步的尴尬。

同样尴尬的,大概还有进退两难的本地人吧。

进,是压力和污染都有过之而不及、那么多人待不下去的一线大城市;

退,已经身在自己可爱的家乡,一样有太多的舍不得和放不下,心里念着太多它的好。不好的,忍一忍总会过去的,再说又该逃往何处去呢?

想走却不能走、也不知往哪里走,反正哪里都是两眼一抹灰。不知不觉中,来自五湖四海的好几代人都成了雾霾最听话的囚徒。


可贵的矫情

比起想逃而逃不得的大城市困境,更让人揪心的是那些仍安心地生活在污染严重的小城市的人。

昨天晚上,微博博主@中国气象爱好者 发布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山西临汾除了pm2.5和pm10“见怪不怪”地爆表,空气中二氧化硫的含量竟然达到了1152μg/m3。

你说你想逃离这雾霾,可逃到哪儿都不过是被判了缓刑

​微博博主@大脸撑在小胸 的科普文章中指出,一晚上这样的浓度,平均到月都已经超过了世卫组织规定的标准。而@中国气象爱好者指出,二氧化硫爆表是临汾的常态了。

有毒的二氧化硫,正是伦敦大雾杀人的元凶。

也许是习惯了,也许是不敢说,评论中临汾人的亲身感受让人心惊——如此严重的污染似乎已经被很多当地人接受为正常生活的一部分,相比之下,连北京的霾都是清新的。

而不拿雾霾当回事的人也并不在少数。那些生活在雾霾源头的、没有意识也没有条件去保护自己的人,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但戴口罩、为了pm2.5的数字喋喋不休反而成了“矫情”。

哪怕是生活在大城市见惯了雾霾的人,都开始有了奇怪的心理:哟,今天才100多,小意思,空气不错。

雾霾对人造成的生理伤害可能要一些时间才能见分晓,可是可怕的后果已经在人们的生活态度中慢慢露出它狰狞的嘴脸——

就这样吧,我命不由我,得过且过吧


是救赎还是缓刑?

当然,很多人不愿屈服于这样的“得过且过”。

知乎网友@小红中 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土生土长、36年没离开过北京的他,有千般万般舍不得,但终于还是为了孩子的健康而举家搬迁到海口。

逃去一个空气有保障的地方,也许是当前普通人面对雾霾能做的最一本万利、一劳永逸的选择。可是@小红中 的回答中透露出了另一种担忧:

最后的净土,能

在他的亲身经历中,海口的空气质量是在吃老本:

主要干道上经常看到在北京早已被禁的冒着黑烟的公交车、大货车、甚至还有拖拉机;

城中村焚烧垃圾完全露天,经常闻到刺鼻的气味;

很多保税区、工业区和居民区离得很近,海口西海岸居民投诉周围工厂异味也闹上过新闻……

海口本地网友也说,这几年海口越来越容易沦陷,偶尔会出现这样对海口人来说已经很可怕的污染指数——

你说你想逃离这雾霾,可逃到哪儿都不过是被判了缓刑

​可悲的是,普通人现在想过上正常呼吸每一口空气的日子,只能把它建立在“逃跑”的基础上,在雾霾面前喘不上气,也抬不起头。哪怕“逃难”的目的地也有不尽如人意的时候,也只能感谢这已经算是莫大的恩赐。

海口的隐患,也许是每一个尚未沦陷或沦陷得太惨的城市都秘密共有而心照不宣的——

如果不严格监管工业废气的排放,不治理那些偷排废气的工厂,不严格规定汽车燃油的标准,不着眼于能源结构的转型,而只是啃空气质量的老本,那么变糟的空气只是悬而未决的一把剑。所有的城市,就像都在等着下锅的螃蟹,不过是谁先谁后的问题。

无论逃到哪个角落,人们都不过是许给自己一个缓刑。


微信公众号搜索“看天下”添加关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