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边
梅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960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给父亲

(2013-11-20 19:54:09)
标签:

世界

胸腔

切都

堂屋

老父亲

情感

分类: 亲亲诗歌
敬爱的父亲,您一路走好……
    2013年10月27日,这是一个令我终生难忘的日子……
    2013年10月27日上午9时15分,我最敬爱的父亲在昏迷之中等待了我两天之后,在我还差8个小时才能赶到而最终还是没能及时赶到时,他老人家永远地舍我而去……
    一切恍然如梦。敬爱的父亲,儿子有很多话还要和你说……
    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显得是那么的多余……
    敬爱的父亲啊,您一路走好……
给父亲

给父亲

给父亲  之一

 

我多么希望突然来一场台风,超级的大台风

把我乘坐的飞机以超音的速度从海南岛

一下子吹卷到贵州,跌落在叫做梅家堰坝的小山村

跌落在您的面前啊父亲。我多么希望

您能够再坚持再坚持七八个小时

我知道您已经不能再开口说点什么,但是我还是希望

最后一次能够摸一摸您温热的身体

啊父亲,这是儿子最后的一点点奢望了

作为您的大儿子我最大的虚荣就是能够在众多乡亲面前

守着您落下最后的那一口气。儿子不孝啊!

您最终还是没有给我这样一个机会

 

 

给父亲  之二

 

您的遗容是安详的

我的内心是空洞的

我在两千多里外的电话里请求在县城工作的两个堂弟

梅谢和世平,从县医院连夜运来氧气

我用哀求和绝望的声音在电话里对二妹三妹哭号:你们

一定要给爹耶说,大声地对着爹耶的耳朵说——

哥哥叫您等他,一定要等他来啊

他们告诉我,您的眼角在流泪……

啊父亲,我最敬爱的老父亲。我知道

您已经尽了您最大的努力

26日零点到27日早晨,您一直在坚持坚持

是儿子不孝啊,偏偏选择在25日远行

 

 

给父亲  之三

 

我摸着您冰凉的手

我贴着您冰凉的脸

在这秋尽冬来的季节

在这黄叶飘零的时节

一阵凉风吹动白蜡上的火焰

无数愧疚搅翻我心底的思绪

蜡烛的泪水滴落在了神龛上

我心底的嚎哭已经无法再忍住,我的眼泪终于喷涌而出

已经不知道是谁把我从您身边拉起

我只记得,一看到小舅我就扑倒在他身上

哭声带动三妹小妹和弟媳,还有很多人

我们一起大声地恸哭

 

 

给父亲  之四

 

外面喧声闹语。三朋四友三亲四戚

还有众多乡亲,他们在初冬的小雨中穿梭忙碌

他们热火朝天,在帮忙操办你的后事

而这一切又仿佛都和你和我无关

你静静地躺在堂屋里

我静静地坐在你身边。父亲,你和我

都是不喜欢热闹的人。多少次

你躺在沙发上,我坐在凳子上

我们静静地聊天。或者什么也不用说

你吧嗒着叶子烟,我点燃一支香烟

这样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很温暖

还有很多次你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一个人轻轻地坐着,听你打鼾

啊父亲,只要看见你,只要有你在身旁

我就是幸福的。父亲,我只希望

就这样永远陪着你

 

 

给父亲  之五

 

您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

您是一个施善而不结恶的慈祥老人

您在这个小山村有口皆碑

和中国内陆许多地方一样,这本是一个空巢的山村了

只是老弱病残的休养地。但一听到您去世的消息

那些在几十里几百里几千里外打工的年轻人

都匆匆地赶回来了,回来给您抬棺

回来为您送行。父亲,作为您的儿子

我很感动,同时我也感到惭愧

敬爱的父亲啊,您的去世

我一直无法接受。我也知道残酷的事实不能改变

众多的堂兄堂弟表兄表弟,还有侄男弟女

他们一直在忙前忙后。啊父亲,您的去世

是您最后一次对我深深的教育

 

 

给父亲  之六

 

关于您下葬的日期,我真的不知道

该如何选择。众多乡亲,三亲四戚

他们也都无法拿定主意。之前

寨邻之中遇到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听您的

而您走得匆忙,不可能为自己的后事作出安排

大家都说我是您的长子,一切听我和小弟商量

但我又感觉一切似乎都不听我主张

我把为您守灵的时间,从三天增加到五天

最后又延长到了七天,大家才觉得满意

后来我慢慢明白:啊父亲,您德高望重

乡亲们都想多陪伴陪伴您

都想多给您热闹几天

 

 

给父亲  之七

 

您亲自选定的棺材已经放了十来年

小舅用刨子重新把它修整了一番

然后,我和小弟、小舅,还有众多亲友开始给您铺棺

一张张白纸,一层层白布

我们慢慢地铺展。父亲,这就是您最后的归宿

作为你的儿子我最后能做的就是必须给您铺平顺了

我要让您躺得舒服一些。突然觉得

您就像一个襁褓之中熟睡的婴儿

您安静地躺着,您安详的闭着眼睛

大家轻轻的给您戴好帽子盖好被子

我再一次轻轻的把您银白的山羊胡须理顺

我刚立起身,大家已经抬来棺盖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顾一切再次俯下身子

我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贴在你冰凉的脸上

一股热流从我的胸腔喷薄

眼泪伴着嚎哭再一次汹涌。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我的眼泪不能掉落到您的身上

否则永远不能再梦里见到您,随后我不知道被谁一把拽起

啊,父亲!从此,我和您各在不同的世界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