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边
梅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80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诗歌57首(2)

(2011-10-09 21:52:51)
标签:

托马斯&bull

特兰斯特勒默

诗歌57首

文化

金翅目

 

慢缺肢蜥,这没脚的蜥蜴沿门庭的楼梯流动

宁穆威严,像一条美洲蛇,只是大小不同

天空浓云密布,但太阳破云而出。白天便是如此

早晨我妻子驱散了妖魔

就像南屋黑暗贮藏室的门打开,光汹涌而至

蟑螂箭般地箭般地窜向墙角,在墙上

消失——你看见又好像没看见——

我妻子就这样光着身子赶走了妖魔

好像它们从不存在

但它们重又返回

用那错接神经的老式电话线的千百只爪子

这是 七月五日。羽扇豆舒展身子,好像它们想观看大海

我们在乞讨的教堂,在没有文字的虔诚里

仿佛那些死不宽恕的主教的面孔,刻错在石上的上帝的名字并不存在

我看见说话滴水不漏的电视布道者融集了大量的资金

但此刻他十分虚弱,必须靠保镖,一个

裁剪精致、笑容紧如嘴套的年轻人来支撑

一个窒息喊声的微笑

一个被父母弃在医院床上的孩子的哭喊

神圣触碰到某人,点燃火焰

然后抽身离去

为什么?

火焰招惹着阴影,阴影飕飕飞舞

并和升腾的黑火融为一体。烟向四方扩散,黑色,呛人

最后只有黑烟,最后只有虔诚的刽子手

虔诚的刽子手向广场的人群倾斜

他在这面粗糙的镜子里能看见自己的面孔

最大的狂热者也是最大的怀疑者。对此他一无所知

他是这两者的同盟

一个想百分之百地暴露,另一个想销身隐迹

我最厌恶的就是百分之百这词!

那些只能待在自己正面的人

那些从不走神的人

那些从未打错门,并窥见面目不可分辨的人

离他们最好远一点!

这是七月五日。天空浓云密布,但太阳破云而出

慢缺肢蜥沿着门庭的楼梯流动,宁穆威武,像一条美洲蛇

慢缺肢蜥仿佛官场并不存在

金翅目仿佛偶像并不存在

羽扇豆仿佛百分之百并不存在

我熟悉深处,那里人既是囚徒也是主宰

就像帕尔西弗

我常常躺在僵直的草丛里

看大地笼罩我大地的穹隆

常常,那是生活的一半

但今天目光扔下了我

我的盲目踏上了征程

那黑色蝙蝠扔弃了自己,在夏日明亮的天空里飞翔

 

夜晚的书页

 

五月的夜晚,我借着

冰冷的月光登陆

花草灰暗

但芳息绿翠

我沿着色盲的夜

朝山坡上摸去

白色的石头

向月亮传递信号

一段宽五十八年

长几分钟的

时间

我的背后

远离铅色水域的地方

是另一个岸

和统治者

那些用未来

替代面孔的人像做孩子

像做孩子,一个巨大的羞辱

如麻袋套住脑袋

袋子的眼孔闪耀着阳光

你听见樱桃树的哼吟

但无济于事,那巨大的羞辱

裹住你的脑袋,胸部,膝盖

你的身体偶尔活动

但并不因春天而欢悦

闪光的帽子,就让它蒙住你面孔

并从里面向外张望

海湾处涟漪在无声地拥挤

绿叶让大地变暗

 

牧歌

 

我继承了一座我很少去的黑色森林。

但一天,死者和活人换位的时刻到来。

森林活跃起来。

我们并非没有希望。

那些最棘手的案子虽经过许多警察的努力,仍悬而未了。

我们生活的某一角落也有一个悬而未了的爱,我继承了一座黑色森林,但今天我走入了另一座:明亮的森林。

所有活着的都在歌唱摇头晃尾爬行!

这是春天。空气十分强壮。

我持有遗忘大学的毕业证书,而且两袖清风,像晾衣绳上的衬衣。

1989年)

 

像做孩子

 

像做孩子,一个巨大的羞辱

如麻袋套住脑袋

袋子的眼孔闪耀着阳光

你听见樱桃树的哼吟

但无济于事,那巨大的羞辱

裹住你的脑袋,胸部,膝盖

你的身体偶尔活动

但并不因春天而欢悦

闪光的帽子,就让它蒙住你面孔

并从里面向外张望

海湾处涟漪在无声地拥挤

绿叶让大地变暗

1996年)

 

里斯本

 

阿尔法玛区的黄色有轨电车歌唱着向坡上开去

那里有两座监狱.一座关着小偷

他们在窗口的铁栏后招手

叫喊他们不愿被拍摄!

"但这里,"司机说,像一个不知所措的人嘻嘻一笑

"这里关着政治家."我看见墙面,墙面,墙面

有人在一扇高高的窗口

用望远镜眺望大海

蓝天里挂着洗过的衣服.城墙发烫

苍蝇读着微型信笺

六年后我问一个从里斯本来的女士:

"这是现实,还是梦?"

 

缓慢的音乐

 

房屋关闭着.阳光从窗口挤入

烤热能托起命运重量的

写字台强大的表层

我们今天在外面,在宽长的斜坡上

许多人穿着灰衣服.你可以闭着眼睛站在阳光下

感受身体别慢慢吹向前去

我很少走入海水.但此刻,我站在这里

在长着恬静之背的礁石中间

石头慢慢后退,走出波浪

 

船长的故事

 

没有雪的日子,海

是山的亲戚,披着灰色的羽毛起伏

瞬间变蓝,和惨白如山猫的波浪

长时间在沙岸上徒劳地寻找栖地

沉船在这样的日子浮出海面,寻找

没入城市警报的船主,淹死的船员

被吹向陆地,比烟斗的青烟更轻

(北方有真正的山猫,长着尖爪

梦幻的眼睛。北方,岁月

二十四小时住在矿井里

那里,唯一的幸存者必须坐在

北极光的炉旁,聆听

那些被冻死的人的音乐)

 

早晨与入口

 

风暴让风车展翅飞翔

在夜的黑暗里碾磨着空虚——

你因同样的法则失眠

灰鲨肚皮是你那虚弱的灯

朦胧的记忆沉入海底

在那里僵滞成陌生的雕塑——

你的拐杖被海藻弄绿

走入大海的人返回时僵硬

海鸥,太阳船长,掌着自己的舵

它下面是海水

世界仍在磕睡,像水底

斑驳的石头

不能解脱的日子。日子——

像阿兹特克族的文字!

音乐。我被绑在

它的挂毯上,高举

手臂——像民间艺术里的

形象

 

复调

 

在鹰旋转的宁静的点下

光中的大海轰响着滚动,把泡沫的

鼻息喷向海岸,并咬着自己的

海草的马勒

大地被蝙蝠测量的黑暗

罩笼。鹰停下,变成一颗颗星星

大海轰响着滚动,把泡沫的鼻息

喷向海岸

1954年)

 

一九八

 

他的目光在报纸上跳跃着移动

波动的感情冰冷,被误作了思想

只有深度的催眠才能让他成为另一个我

他那隐身的妹妹,一个和千百万人呼喊

绞死国王!的女人——而国王已死——

一个游行着的虔诚,充满仇恨的黑帐篷

圣战!两个不会相遇的人料理着世界

1983年)

 

天气图

 

十月的海在冷冷地闪烁

和它蜃楼的背鳍

不再有东西回想

帆船赛那白色的晕眩

村庄上空一片琥珀的光泽

所有的声音都在缓慢地流逝

狗吠声的楔形文字

在果园的空气中闪现

黄色果子智斗着树

让自己一一掉落

 

罗曼式穹顶

 

雄伟的罗曼式教堂里游客在昏暗中拥挤

穹顶层叠,无法尽望

几支蜡烛在晃闪

一个没有面孔的天使抱住我

用低语穿透我的身体:

"自豪些,不要因为你是人而感到羞耻!"

你体内的穹顶正在层层打开

你不会完善,一切都已注定

我热泪盈眶

和尤纳斯夫妇,特纳嘉以及白蒂妮小姐

被推入阳光喧嚣的广场

穹顶在他们的体内层层地打开

 

风暴

 

突然,漫游者在此遇上年迈的

高大的橡树———像一头石化的

长着巨角的麋鹿,面对九月大海

那墨绿的城堡

北方的风暴。正是楸树的果子

成熟的季节。在黑暗中醒着

能听见橡树上空的星宿

在厩中跺脚

1954年)

 

19793

 

厌烦了所有带来词的人,词而不是语言

我走向白雪覆盖的岛屿

荒野没有词

空白之页向四方展开!

我触到雪地里鹿蹄的痕迹

是语言而不是词

1983年)

 

悲歌

 

我打开第一扇房门

这是一间充满阳光的宽敞的屋子

一辆重型卡车从街上开过

把瓷器震得直颤

我打开第二扇房门

朋友!你们喝着黑暗

暴露于日光之中

三号门。一间狭小的旅馆房间

窗户对着一条偏僻的马路

一盏路灯在柏油上跳闪

经验那美丽的熔渣

1973年)

 

致梭罗的五首诗

又有人离开沉重的城市

那贪婪的石环。水晶清澈的盐

是海水,围攻所有真正的

难民的脑袋

寂静随缓慢的旋涡从大地

中心上升,生根,长大。用

树冠茂盛的阴影遮住男人

温暖的楼梯

脚随意地踢一只蘑菇,乌云

在天边扩散,树弯曲的根

像铜号吹去曲子,树叶

惊恐地飞散

秋天疯狂的逃亡是他的轻大衣

飘动,直到平静的日子

成群地走出灰烬和霜

在泉中洗脚

看到间歇泉逃离枯井的人

无人相信时,像梭罗一样

深深潜入内心的绿荫

狡猾,乐观

 

夜晨

 

月的桅杆腐烂。帆皱折一团

海鸥醉醺醺飞过水面。渡口

沉重的四边形发黑。灌木

在黑暗中悬荡

走出房门。黎明敲打着敲打着

大海的花岗岩大门,太阳喷吐着火

走近世界。半窒息的夏神

在水烟中摸索

 

昼变

 

林中蚂蚁静静地看守,盯视着

虚无。但听见的是黑暗树叶

滴落的水珠,夏日深谷

夜晚的喧嚣

松树像表盘上的指针站着

浑身是刺。蚂蚁在山影中灼烧

鸟在叫!终于。云的货车

慢慢地起动

 

17首诗之序曲

 

醒悟是梦中往外跳伞

摆脱令人窒息的旋涡

漫游者向早晨绿色的地带降落

万物燃烧。他察觉——用云雀飞翔的

姿势——稠密树根

那无数盏灯在地底下摇晃。但地上

苍翠——以热带风姿——站着

举着手臂,聆听

无形的抽水机的节奏。他坠入夏天,坠入

夏天眩目的坑洞,坠入

在太阳火炉下抖颤的

湿绿脉管的棋盘。于是停住

这穿越瞬间的直线,翅膀张开

急流上鱼鹰的栖歇

青铜时代的小号

不安的旋律悬挂在深渊上空

晨光中,知觉把握住世界

像手抓住一块太阳般温暖的石头

漫游者站在树下。当

穿过死亡的旋涡

可有一片巨光在他头顶上铺展?

 

17首诗之悲歌一

 

出发点!像一条战死的巨龙躺在

烟雾的沼泽,躺着

我们松林覆盖的海岸,远方:

两只汽轮从迷雾的梦中

呼唤。这是下层世界

平静的森林,平静的水域

兰花的手从松土中伸出

在另一头,远离这一航道

但悬挂在同一倒影之中:船

像云朵轻轻挂在自己的天空

围着它头部的水静止

不动,但风暴在席卷!

烟囱里的烟波涛般翻滚

太阳在风暴的手中抖动——

狠狠地抽打登船者的脸

哦,朝死亡的左舷攀登

一阵突起的对流风,窗帘掀动

寂静如闹钟振响

一阵突起的对流风,窗帘掀动

直到听见远处的门关上

在另一个遥远的岁月

 

17首诗之悲歌二

 

哦,地面灰如柏克斯登男尸的大衣!

岛在昏暗的水烟中漂浮

宁静,就像找不到目标的雷达

一圈又一圈地旋转

有一条转瞬即逝的十字路

距离的音乐相互交融

万物汇成一棵茂盛的树

消失的城市在枝杈上闪耀

如同八月夜晚的蟋蟀,这里

处处都在演奏,如同

深陷的甲虫,被泥苔包围的游子

在这里酣睡。树汁

把他们的思想运往星辰。山

的深处:这里是蝙蝠的洞穴

这里,挂着密集的岁月和行动

这里,蝙蝠收起翅膀酣眠

有一天它们将飞出去。这密集的一群!

(从远处看像渗出洞口的黑烟)

但这里弥漫着夏天的冬眠

远处是水声。黑暗的树上

一片叶子翻转

 

17首诗之悲歌三

 

夏天的清晨,农民的耙

触到一堆尸骸和烂衣——

躺着,而泥炭已经清理

他起身,踏上被照亮的道路

每个县都有金黄的种子

围着旧债旋转。田野

石化的头颅。漫游者走在途中

山用目光追踪他脚步

每个县都有射手的箭

在翅膀展开的午夜喧响

往昔在跌落时生长

比心脏的陨石更黑

精灵的遁逃使文章贪婪

旗帜猎猎作响,翅膀

围着猎物拍打。这自豪的征程!

信天翁在这里衰成

时间嘴里的云朵。文化是

捕鲸站,那里,陌生人

在白色墙面和游戏的孩子中漫步

但每一次呼吸都能嗅到

被绞杀的巨人的气息

 

17首诗之悲歌四

 

天上的松鸡来去轻盈

音乐,我们影子里的无辜

如喷泉的水柱上升。群兽

因水柱而石化成百态

带着森林模样的琴弦

带着暴雨中帆模样的琴弦——

船在暴雨的马蹄下颠簸——

但内部,万向节处,欢乐

黄昏,无人拨弄的弦

奏出万籁静寂的世界

森林在雾中静立

水的苔原倒映着自己

音乐那喑哑的一半出现,像松油香

缠绕被雷击倒的松树

地底的夏天在每个人的怀里

路口处,影子脱身而去

向巴赫号角的方向奔跑

宽慰在恩赐中降临。把自我

的外衣扔在此岸。波浪

冲撞着,退回到一边,冲撞着

退回到一边

 

C大调

 

幽会后他走向大街

雪花飞舞

他们睡在一起的时候

冬天已经到来

夜闪烁白色

他欢跳着疾走

城市在倾斜

笑脸从身旁闪过——

人人都在翻起的领子后微笑

多么自由!

所有的问号都在赞美上帝的存在

他这样想

空中出现一支曲调

迈着大步

在飞雪中行走

一切朝C调涌去

抖颤的罗盘向字母C指去

超脱痛苦的一小时

多么轻松!

人人都在翻起的领子后微笑

 

回家

 

电话交谈流入黑夜,在村庄和市郊闪烁

然后我不安地躺在旅馆的床上

我像指南针上的指针

心脏狂跳的越野赛跑者带着它穿越森林

 

石头

 

我听见我们扔出的石头

跌落,玻璃般透明地穿行岁月。深谷里

瞬息迷惘的举动叫喊着

从树梢飞向树梢,在

比现在更稀薄的空气中静哑,像燕子

从山顶

滑向山顶

直到它们沿着存在的边界,到达

极限的高原,那里我们

所有作为

玻璃透明地

落到

仅只是我们自身的

深底

 

静息,在溅起浪花的船头

 

冬天的早晨感到这地球

在向前翻滚。来自暗处的

风,呼啸着

撞击墙壁

被运动包围:宁静的帐篷

候鸟阵里隐秘的舵

一阵颤音

从昏暗中

飞出隐藏的乐器,像站在夏天

高大的椴树下,千百张

昆虫的翅膀

嗡嗡掠过头顶

 

 

 

 

 

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获诺贝尔文学奖

 

新华网斯德哥尔摩106日电(记者刘一楠)瑞典文学院6日宣布,将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这是1974年以来瑞典人再获诺贝尔文学奖。

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彼得·恩隆德当天中午在瑞典文学院会议厅先后用瑞典语和英语宣布获奖者姓名。他说,特兰斯特勒默的作品以凝练而清晰透彻的文字意象给我们提供了洞悉现实的新途径。瑞典文学院的授奖声明还形容他的作品简练、细腻,充满深刻的隐喻

特兰斯特勒默1990年中风,现在已大幅丧失讲话能力。他的妻子莫妮卡·特兰斯特勒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丈夫得知获奖时有点惊讶,但非常高兴

特兰斯特勒默1931415日生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毕业于斯德哥尔摩大学心理学专业,曾修读过诗歌、文学史等课程。他13岁开始诗歌创作,23岁出版了第一本诗集《17首诗》。自1958年起,他陆续发表《路上的秘密》《完成一半的天堂》《给生者与死者》以及《悲伤贡多拉》等诗集,逐渐在同代抒情诗人中奠定了领先地位。

特兰斯特勒默共出版过10多部诗集。上世纪60年代,他的作品被引入美国,随后在国际文坛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特兰斯特勒默的作品迄今已被译成数十种文字出版,他是最受欢迎的当代斯堪的纳维亚诗人之一。

特兰斯特勒默的诗歌主要探讨自我与周围世界的关系,死亡、历史和自然是作品中常见的主题。瑞典文学院在介绍获奖者的声明中说,特兰斯特勒默的多部诗集包含对自己童年生活的回忆,其作品的最大特点是简练而不抽象,其晚期作品更加简洁。

 

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的诗 :

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20世纪瑞典著名诗人,1954年出版第一本诗集《诗十七首》,引起瑞典诗坛轰动,成为50年代瑞典诗坛上的一件大事,成名后又陆续出版诗集《路上的秘密》(1958)、《完成一半的天堂》(1962)、《钟声与辙迹》(1966)、《在黑暗中观看》(1970)、《路径》(1973)、《真理障碍物》(1978)及《狂野的市场》(1983)、《给生者与死者》(1989)、《悲哀的威尼斯平底船》(1996)等多卷,先后获得了多种国际国内文学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