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边
梅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80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诗歌57首(1)

(2011-10-09 21:28:40)
标签:

斯特勒默

gb2312

宋体

诺贝尔文学奖

瑞典文学院

文化

 

 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诗歌57

李笠、北岛、董继平等译

 

  

挽歌

 

我打开第一道门

这是一个阳光照亮的大房间

一辆沉重的小车在外面驶过

使瓷器颤抖

我打开二号门

朋友!你饮下一些黑暗

而变得明显可见

三号门

一个狭窄的旅馆房间。

朝向一条小巷的景观

一根灯柱在沥青上闪耀

经历,它美丽的熔渣

 

果戈理

 

外套破旧得像狼群。

面孔像大理石片。

坐在书信的树林里,那树林

因轻蔑和错误沙沙响,

心飘动像一张纸穿过冷漠的

走廊。

此刻,落日像狐狸潜入这国度

转瞬间点燃青草。

空中充满犄角和蹄子,下面

那马车像影子滑过我父亲

亮着灯的院子。

彼得堡和毁灭在同一纬度

(你看见倾斜的塔中的美人了吗)

在冰封的居民区像海蜇漂浮

那披斗篷的穷汉。

这里,那守斋人曾被欢笑的牲口包围,

而它们早就去往树线以上的远方。

人类摇晃的桌子。

看外边,黑暗怎样焊住灵魂的银河。

快乘上你的火焰马车离开这国度!

 

树与天空

 

我们身旁,在这片倾洒着的灰色中,

这棵树急事。它从雨中汲取生命

犹如果园里黑色的山雀,

雨歇了,树停住了脚步。

它挺拔的躯体在晴朗的夜晚闪现,

和我们一样,它在等待着那瞬间

当雪花在天空中绽开。

 

黑色明信片

日历被文字填满,未来难测。

电缆哼唱着一支没有祖国的民歌

雪落在海上,铅一样注沉静。阴影

在码头上搏斗。

生活之中,那死亡偶然选中

测量的人,那拜访会被遗忘

生活在继续,而衣服

从容地裁制而成。

 

记忆看见我

 

醒得太早,一个六月的早晨

但回到睡梦中又为时已晚。

我必须到记忆点缀的绿色中去

记忆用它们的眼睛尾随着我。

它们是看不见的,完全融化于

背景中,好一群变色的蜥蜴。

它们如此之近,我听到它们的呼吸

透过群鸟那震耳欲聋的啼鸣。

 

许多脚步

 

圣像被埋在地里,脸朝上

而践踏泥土的

是车轮和鞋子,是千百个脚步,

是千万个怀疑者沉重的脚步。

梦中我走入地下一个闪光的水塘,

一次波澜壮阔的礼拜。

多么焦灼的渴望!多么愚蠢的期待!

我头上是几百万怀疑者的践踏声。

 

诗节和对应诗节

 

最大一圈是神话的圈子。舵手在闪亮

的鱼背中间

笔直地沉下去。

离我们多么远啊!当白天置身在

闷热、无风的不安之中时——

就象刚果的绿荫把蓝色的人困在蒸汽中——

心中缓慢而弯曲的河流中的沉船碎片

重新堆积起来。

突然发生了变化:在天体的静态中

被捆住的滑动了。

船尾高高翘起,情势绝望,

一场梦的残骸黯然地

对着闪着红光的海岸地带,被遗弃的

迅速向前奔去,迅速地、

无声——象雪橇的影子,象一只狗,很大,

通过雪地

跑向森林。

 

尾曲

 

我象一只抓钩在世界的地板上拖曳而过。

我无需抓住一切东西。

疲倦的愤怒,闪亮的屈从。

执行者收集石头,上帝在沙滩上写字。

静悄悄的房间。

家具在月光中看起来准备好猝然爆发。

我穿过一片空铠甲的森林

慢慢走进自己。

 

序曲

 

醒悟是梦中往外跳伞

摆脱令人窒息的旋涡

漫游者向早晨绿色的地带降落

万物燃烧。他察觉——用云雀飞翔的

姿势——稠密树根

那无数盏灯在地底下摇晃。但地上

苍翠——以热带风姿——站着

举着手臂,聆听

无形的抽水机的节奏。他

坠入夏天,坠入

夏天炫目的坑洞,坠入

在太阳火炉下抖颤的

湿绿脉管的棋盘。于是停住

这穿越瞬间的直线,翅膀张开

急流上鱼鹰的栖歇

青铜时代的小号

不安的旋律

悬挂在深渊上空

陈光中,知觉把握住世界

像手抓住一块太阳般温暖的石头

漫游者站在树下。当

穿过死亡的旋涡

可有一片巨光在他头顶上铺展?

 

路上的秘密

 

日光落在一个睡者的脸上。

他的梦更加生动

但他没有醒来。

黑暗落在一个在不耐烦的

太阳强光中行走于他人中间的

人的脸上。

天色如一场骤雨突然转暗。

我站在容纳每一时刻的屋里--蝴蝶博物馆。

阳光依然强烈如初。

它那不耐烦的画笔正描绘着世界。

 

辙迹

 

凌晨两点:月光。火车在外面的

田野中停下。一个远远的镇子的点点星火

在地平线上冷冷地闪忽不定。

当一个人在梦中走得如此之深

当他再次返回屋子之际,

他绝不会想起他在那里。

或者当一个人在疾病中走得如此之深

以致他的日子都变成某些闪忽的火花,蜂群,

虚弱而寒冷于地平线上。

火车完全静止不动。

两点:强烈的月光,稀疏的星星。

 

完成一半的天堂

 

悲观中断其行程。

痛苦中断其行程。

秃鹰中断其飞翔。

热切的光芒涌流而出,

就连鬼魂也畅饮一番。

我们的绘画看见日光,

我们的冰期画室的红色之兽。

万物开始四处环顾,

我们数以百计在阳光中行走。

每个人都是通向一个适合

每个人的房间的半开之门。

无穷的地面在我们脚下。

水在树林间闪耀着。

湖泊是一个嵌入大地的窗户。

 

愤激的沉思

 

风暴让风车展翅飞翔

在夜的黑暗里碾磨着空虚——

因同样的法则失眠

灰鲨肚皮是你那虚弱的灯

朦胧的记忆沉入海底

在那里僵滞成陌生的雕塑——

的拐杖被海藻弄绿

走入大海的人返回时僵硬

 

冰雪消融

 

早晨的空气留下邮票灼烧的信件

冰雪闪耀,负担减轻—— 一公斤只有七两

太阳离冰很远,在冷暖交界处飞舞

风像推着童车在慢慢地走着

全家倾巢而出,看久违的蓝天

我们置身在传奇故事的第一章里

衣帽上的阳光像黄蜂身上的花粉

阳光在冬天的名字上坐着,坐到冬天消隐

雪中的圆木静物画使我深思,我问:

你们想跟我去童年吗?它们说:

灌木中词在用新的语言嘀咕:

元音是蓝天,辅音是黑枝杈,它们在雪中漫谈

但穿轰鸣之裙鞠躬的喷气式飞机

使大地的宁静百倍地生长

 

宫殿

 

我们走进去。惟一的大厅

空寂。地板光滑

像一座被弃置的溜冰场

门关着。空气灰暗

墙上的画。我们看见

无力拥挤着的图像:乌龟

秤砣,鱼,喑哑世界里

那些搏斗的形象

一尊雕塑被放在这片空虚里:

一匹马站在大厅的中央

我们被空虚抓住时

才注意到马的存在

比海螺的呼啸更弱的

城市的喧杂和话音

围绕这间空屋

叫嚣着在寻找权力

还有其它东西,黑暗物

它们在感官的五道

门槛前停下脚步沙子流入静静的沙漏

是走动的时候。我们

走向那匹马。它很大

黑得像铁。帝王消失时

留下的权力化身

那匹马说:我是惟一的

我甩掉了骑在我身上的空虚

这是我的棚。我在慢慢生长

我吞噬着这里的荒寂。

 

半完成的天空

 

懦弱中断自己的行程

恐惧中断自己的行程

兀鹰中断自己的翱翔

急切的光迸溅而出

连鬼魂也品尝了一口

我们的画出现在白昼

我们冰川时期画室的红色的野兽

一切开始环视

我们成群结队地走入阳光

每个人都是半开着的门

通往一间共有的房屋

无垠的大地在我们的脚下

水在树林间闪烁

湖泊是对着地球的窗户

 

论历史

三月的一天我到湖边聆听

冰像天空一样蓝,在阳光下破裂

而阳光也在冰被下的麦克风里低语

喧响,膨胀。仿佛有人在远处掀动着床单

这就像历史:我们的现在。我们下沉,我们静听

大会像飞舞的岛屿逼近,相撞

然后:一条抖颤的妥协的长桥

车辆将在那里行驶,在星星下

在被扔入空虚没有出生

米一样匿名的苍白的脸下

1926年歌德扮成纪德游历非洲,目睹了一切

死后才能看到的东西使真相大白

一幢大楼在阿尔及利亚新闻

播出时出现。大楼的窗子黑着

只有一扇例外:你看见德雷福斯

的面孔

激进和反动生活在不幸的婚姻里

互相改变,互相依赖

作为它们的孩子我们必须挣脱

每个问题都在用自己的语言叫喊

请像警犬那样在真理走过的地方摸索!

离房屋不远的树林里

一份充满奇闻的报纸已躺了几个月

它在风雨的昼夜里衰老

变成一棵植物,一只白菜头,和大地融成一体

如同一个记忆渐渐变成你自己

 

打开和关闭的屋子

 

有人专把世界当做手套来体验

他白天休息一阵,脱下手套,把它们放在书架上

手套突然变大,舒展身体

用黑暗填满整间房屋

漆黑的房屋在春风中站着

大赦。低语在草中走动:大赦。

一个小男孩在奔跑

捏着一根斜向天空的隐形的线

他狂野的未来之梦

像一只比郊区更大的风筝在飞

从高处能看见远方无边的蓝色针叶地毯

那里云影静静地站着

不,在飞

 

书柜

 

它是从死者的屋里弄来的。在我放入沉重的新书前——精装本——空了几天,空着。我因此把深渊放了进来。某种东西从底下到来,缓慢但不可阻挡地上升,像一根大水银柱里的水银。你无法转身离去。

黑暗的册子,紧闭的面孔。他们像站在分界线弗里德里希大街上的阿尔及利亚人,等待人民警察检查护照。我的护照很久以前已和玻璃盒子放在一起。柏林那天的雾也在柜子里面。这里有一种年迈的绝望,含有帕生达尔大战和凡尔赛条约的滋味。比这滋味更老。黑色、沉重的书籍——等一会儿再说它们——它们其实是一种护照,厚得足以在数百年内收集如此多的图章。人当然不会携带这些沉重的行李,在他上路前,在他终于……

旧历史学家也在那里,他们得站起身,看我的家庭。没有话音,但嘴唇在玻璃背后不停地挪动,你会想到一个老掉牙的官僚机构(现在已被一个鬼故事盯上)。一幢大楼,金框玻璃后挂着死者的肖像,某个早晨玻璃内侧结满了哈气。肖像在夜间开始呼吸起来。

但玻璃柜更为奇特。目光横跨过分界线!一层闪光的薄膜,一条房屋必须映照的黑河上发光的薄膜。你无法转身离去。

 

1966——写于冰雪消融中

 

奔腾,奔腾的流水轰响古老的催眠

小河淹没了废车场。在面具背后闪耀

我紧紧抓住桥栏

桥:一只驶过死亡的大铁鸟

 

站岗

 

我被指令站在石堆里

像铁器时代高贵的尸体

其他人留在帐篷内,熟睡

舒展成轮子的辐条

炉子主宰着帐篷:一条巨蛇

在嘶嘶吞食着火球

但外面:寂静,春夜

在等待光明的寒石中停留

这里,寒冷。我开始

巫师般飞翔,飞入她

带游泳衣痕迹的躯体——

我们在阳光下,苔衣温暖

我沿着温暖的瞬间翻滚

但却无法久留

哨声穿过天空,将我召回

我在石堆里爬着。此时,此地

任务:人到则心到即使扮演严肃滑稽的

角色——我就是

世界创造自身的地方

天亮了。稀疏的树干

获得了色彩,霜打的春花

排列成一队,静静走动

寻找着夜里的失踪者

但人到则心到。等一下

我焦虑不安,顽固,困惑

将发生的事件,它们早已发生!

我能感到。它们在外面:

路卡外一群喧嚣的人

他们只能一个挨一个地穿过

他们想进入。为什么?他们

一个挨一个地进入。我是链式绞盘

 

公民

 

出事后的夜晚我梦见一个满脸麻子的人

在巷子里边走边唱

丹东!

不是另一个——罗伯斯庇尔不会这样散步

罗伯斯庇尔每天早晨用一小时盥洗

他把剩下的时间奉献给了人民

在标语天堂里,在道德机器里

丹东——

或者戴他面具的人

踩着高跷在走

我仰视他的脸:

像伤痕斑斑的月亮

一半在光里,一半在阴郁中

一个重量紧压着胸口,钟锤

让钟走动

指针旋转:一年,二年

老虎笼里木屑散发刺鼻的气息

并且——好像总在梦里——没有阳光

但墙在闪烁

小巷弯曲着伸向

等候室,一间弯曲的屋子

等候室,那里我们所有的人……

 

林间空地

 

森林里有一块迷路时才能找到的空地。

空地被自我窒息的森林裹着。黑色树干披着地衣灰色的胡茬。缠在一起的树木一直干枯到树梢,只有若干绿枝在那里抚弄着阳光。地上:影子哺乳着影子,沼泽在生长。

但开阔地里的草苍翠欲滴,生机勃勃。这里有许多像是有人故意安放的大石头。它们一定是房基,也许我猜错了。谁在此生活过?没人能回答。他们的名字存放在某个无人查阅的档案里(只有档案永远青春不朽)。口述的传统已经绝迹,记忆跟随着死去。吉普赛人能记,会写的人能忘。记录,遗忘。

农舍响着话音。这是世界的中心。但住户已经死去或正在搬迁,事件表终止了延续。它已荒废多年。农舍变成了一座狮身人面像。最后除了基石,一切荡然无存。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到过这里,但现在我必须离去。我潜入灌木林。我只有像象棋里的马一样纵横跳跃才能向前移动。不一会森林稀疏亮堂起来。脚步放宽起来。一条小路悄悄向我走来。我回到了交通网上。

哼着歌曲的电线杆子上坐着一只晒太阳的甲虫。翅膀收在闪光的盾牌后,精巧,像专家包打的降落伞。

 

黑色的山

 

汽车驶入又一道盘山公路,摆脱了山的阴影朝着太阳向山顶爬去

我们在车内拥挤。独裁者的头像也被裹在

报纸里。一只酒瓶从一张嘴传向另一张嘴

死亡胎记用不同的速度在大家的体内生长

山顶上,蓝色的海追赶着天空

 

冬天的目光

 

我像一把梯子倾斜着,把脸

伸进樱桃树的第一层楼

我在被阳光敲响的色彩的钟里

我比四只喜鹊更快地消灭了殷红的果子

突然我被一阵远方的寒流击中

瞬息发黑

如树干上的斧痕坐着不动

一切已为时太晚。失去面目的我们开始慢跑

下去,进入古代的下水道

隧道。我们在那里漂游了几个月

一半是工作,一半是逃亡

短时的祈祷。一只盖子在我们头顶上打开

幽暗的光束洒落

我们抬头仰望:星空穿过阴沟的盖子

 

银莲花

 

走火入魔——没有比之更容易的了。这是大地和春天最古老的圈套:银莲花。它们有些出人意料。它们在目光一般忽略的地方从去年褐色的落叶中探出身子。它们在燃烧,飘荡,是的,飘荡,这取决于色彩。这种冲动的紫色眼下毫无重量。这里充满了沉醉,但屋顶很低。功名”——无足轻重!权力发表”——滑稽可笑!它们甚至在尼尼微安排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欢迎仪式,热闹而嘈杂。屋顶很高——水晶的吊灯如同玻璃的兀鹰悬挂在所有的脑袋上。银莲花为取代这一堂皇、喧嚣的死胡同,开辟了一条通往真正宴席的死静的暗道。

 

火的涂写

 

阴郁的日子我的生命发光

只要和你做爱

如同萤火虫点亮,熄灭,点亮,熄灭

——隐约地,你能跟踪它们

那蜿蜒在黑夜橄榄树下的路

阴郁的日子灵魂消沉,枯萎

但躯体笔直走向你

夜空哞哞嘶叫

我们偷挤宇宙的奶苟活

 

上海的街

1

公园里这只白色的蝴蝶被许多人读过

我爱这只雪蝶仿佛它是真理飞舞的一角

黎明时人群奔醒我们宁寂的星球

公园到处是人。人人都长着八张玲珑的脸,以对付各种情况,避免各种过失

人人都有一张无形的脸,映印着秘而不宣的东西

它在疲惫时出现,并像蝰蛇酒一样腥涩,回味不止!

鲤鱼在池中不停地游动,它们边睡边游

它们是信仰者的楷模:运动不息

2

中午时分。鱼贯而至的自行车上空

洗过的衣服随灰色的海风飞舞。请注意两侧的迷宫!

我被无法解读的文字包围,我是一个十足的文盲

但我支付了我所应该付的,东西都有发票

我攒集了如此多无法辨认的发票

我是一棵老树,挂满了不会掉落的叶子!

一阵海风使这些发票沙沙作响

3

黎明时人群踩醒我们宁寂的星球

我们都在街的甲板上,像在渡船甲板上一样拥挤

我们将去哪儿?茶杯够吗?我们因踏上这条街的甲板而感到幸福!

这是幽闭症诞生的一千年前

这里每人背后都有一副十字架,它飞着追赶我们,超越我们,和我们结合

某个东西在背后跟踪我们,监视我们,并低声说:猜,他是谁!

我们在阳光下显得十分快活,而血正从隐秘的伤口流淌不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