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容浩
容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55
  • 关注人气: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地是他们的欢场

(2017-05-13 17:01:54)
标签:

容浩

诗歌

原创

分类: 诗歌


容浩

 

诗歌课

 

我坐在那里

久久不能出来,

诗歌课散场,候鸟结束南迁。

像一些事物从我身体走出,

还没回来,或许是一碗水,

或许是一碗铁钉。

 

我所说的那些,多半无用,

如这世事的大多数,

黑板上写的那几个字,有些丑,

大的小的,有一些话

困在它们的眼睛里。

 

我敬佩的人,各有宝座,

他们的诗刚才又一次燃烧,

那些沉入命中的绳索,

也在黑板上。

 

他失去父亲,犹如我们失去父亲。

他喝醉了抱着大树痛哭,犹如我们喝醉了抱着大树痛哭。

 

 

 

之间

 

在哭与不哭之间

你彷徨了好久

还是哭吧

 

在唱与不唱之间

还是唱吧

 

“有”比“无”生动

凛冽中

也有好事情

 

柴门有雪

窗下有人

 

围巾啊在小路上燃烧

 

 

 

旧信

 

我更喜欢那折痕

而轻易的言辞

让我如今感到羞愧

 

你在信的末端画了小人

智慧的小人没有话,是好的

 

它们再次证明

沉默总大于说

 

其实我最不愿接受的

还不是羞愧

是当初的那些问题

都有了答案

 

 

 

读史之六

 

我看到

圆弧形的眼睛

焦虑

和内心的火灾

 

那些人被浇熄

夯实国家的泥土

 

一百年之后还有一百零一年

对可能是假的

错也有可能是假的

 

那个赶考的中年人

也是赴死之人

他走得匆忙

很快布衣上就会结满盐霜

 

 

 

刷墙

 

刷了一阵子

我就变成斑马

裤子黑白

衣服灰白

眉毛上一片

也白

我在卫生间看见

自己这个样子

还蛮高兴

之前的主人把墙

刷成粉红

也不持久

在喜欢面前

或许持久

并不算什么

 

我喜欢白

用尽力气的白

白像一个人在世上漂

当然也有一些地方

是刷不白的

累了我坐在斑马皮鞋上

喝一杯

暮晚就顺着阳台的枝条

走了过来

 

可惜我胃不好

不能多喝

否则可以和你

欢度一个

二流的黄昏

 

 

 

云中客

 

雾霾在下面一层,上面

是光亮的,

 

斜阳打在幸运的鳞片上,那里仿佛要跳出小孩。

而我所俯视的中年人,灰色的海水,

涌向球体的西面。

 

高楼的高是一个伪命题,

在这个罐子里,

蜂蝶和鸟尽失翅膀,骄横的县城

像一颗浮埃。

 

事情的大小并非如我们原先想象,

昔日高远不过是小高远,我看不到田野

却看到你挥手。

 

后来灰暗中多了一点闪耀,有另外的飞机

在远处攀升。

 

而我们,马上就要下去了。

 

 

 

大业寺

十一月,天空,云火烧,

红难以描述;

 

大业寺,秋风减,榕树的一部分如绳索,

下垂难以描述;

 

鱼池,硬币,锦鲤游向饵,

竞逐难以描述;

 

竹签,黄账簿,长凳坐和尚,

光头难以描述;

 

小我,真诚伏下,脚跟朝上,

命运难以描述。

 

 

 

 

削开它

露出白肉和甜,

才看到它的那些淤伤,

才想起前天进门时

它们跌落,

在地上

滚了几滚。

 

皮下的伤看不到,

所以前天它是好好的,

昨天也是好好的,

直到刚才被削开,

它才是现实的

并未挣扎的

带痛的

梨。

 

 

 

小房间

 

小房间小

挤着很多角色

椅子、电脑、风扇

和很多书

很多人都喜欢

摆上很多书

包括不看的

我也是

书中有一个人的灵魂

如窗外,有不可战胜的部分

 

木吉他挂墙上

它离原色已经很远了

毕竟跟了我多年

昨晚它和我唱

在这个小房里——

也可以说在我们的小厨房里

给时间加盐,加糖,加酒

都是一点点

我坐在琴箱上

拍打着木板

虽然,也有虽然

但我也满意了

 

有一首歌

献给你

世上只有我听过

 

 

 

与青年说

 

我说,我画了两个圆。

学生说,我赤裸着,从一个月亮

游向另一个月亮。

 

我说,我撬开火红的木炭,朋友啊我看到了你的心。

学生说,我还没有能力对什么东西情深意重。

 

我说,树木和铁都归顺了时间。

学生说,走进深且蓝的波浪,我愿意。

 

我说,很快,天就会黑,我们不得不使用一些

人造的光明。

学生说,黑如此安静,星星闻起来稍微冷清。

 

我说,大地是他们的欢场。

学生说,头顶的天空像一个人的胃。

 

 

 

倒影

 

天空像一个怀抱

乌云和雨水

其实仍是人间的部分

更高的地方

才是天上

 

我把头抬高一点

就看见

闹市

屋顶

风筝

和绿邮筒里

孤单的信封

 

单车闪过窄巷

斑马小孩在墙边吃雪糕

 

这是人间倒影

人间的倒影不在人间

在天上

 

 

 

我的琴

 

 

现在它以旧面目生活,

老自行车的辐条,

大概

也是这个样子。

 

它有它的白银时代,

比如七年前的午夜:

被擦过的天空

高得出奇,

我们坐在马路牙子上

唱爱情。

 

那时它的旋钮拧得紧,

芒果树紧抱阴影,

南风吹拂良心,月光裹着地球。

 

我们轻啊,

飘荡啊,

像一片片羽毛。

 

 

 

在舞台上

 

天空很小,鸟更小,仰望更小

尖叫多源于压抑。

 

尼龙弦路过木制的音孔,高脚凳

深入现实。大家最好低头,

束紧喉咙。

 

下一首是《怎样的时代》,

其实大部分叫喊都不清楚

这是怎样的时代。

热泪来自两颗石子。

 

我要唱了,

我要脱下鸭舌帽,

露出稀疏的头发。

 

我要用一条河流

把另一条河流

压在身下。

 

 

 

地球仪

 

得了肺病的球体

举着水和土壤

地图将世界变小

小国更小

树皮旁

有碎木屑

 

很多地方都长着

相似的土豆和苹果

很多的爱,都在一个

看不见的小点上

 

而可见的,都躺在那里

 

中俄之间夹着蒙古

南朝鲜上面是北朝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