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旭
宋--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507
  • 关注人气:6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欢迎跟贴三)落日或者黄昏

(2020-03-26 17:33:44)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帖


.

. 

杨光(湖北) 

 .

黄昏,我站在大地眺望

我感觉,那轮落日,是一个人提着一盏灯

在大地深处

找寻我们失落的碎银

 

大解(河北)

 .

局外人隐藏在夕阳后面,不与我对视。

这使我的登顶失去了意义。一个人把自己从人群中拔出,

置于孤峰,还要面临内心的险境。你啊!

应该在现场。甚至

在运转的轴心。

但你没有出现。我一个人站在山顶,

等了很久。直到身影在风中飘起来,像一件披风。

 

包苞(甘肃)

 

这个世界,只剩下落日了。

它的光芒正在散逸。

在我站立的地方,满树的鸟儿全都噤声不言。

我多么希望它们能飞起来,哪怕仅仅一只,

“呀”地一声

或许落日,就会停在地平线上。

 

 .

日落后有一段微明的时光

  .

 (湖北)

  .

日落后有一段微明的时光

最后的云霞,在天与地交接处静止

就像玻璃杯子里的茶,挨近底部泛起一抹红红的晕

伫立的树木有一种倦怠之美

山随平野尽了

远去的河流在暮色中消失

这时,我总想靠着什么

一棵树。一堵墙。或者一面山坡

心怀虚无,面对巨大的黄昏

在微明的时光里

我放弃等待,却又像是在等着未知的事情发生

 .

 

  

江一郎(浙江)

                   

暮色已经笼罩田野,那些秋后的
稻垛,慢悠悠赶回的空车
以及田边低头的灌木
慢慢隐而不见

连上空那群乌鸦,也慢慢隐而不见
如同被落日溅起的土粒
又被风击落

 .

在黑黝黝的田野那边,我看见
 一条通往县城的公路
最后一辆笨重的班车
摇晃着,开来

  .

车后,还有几个赶路人
像深秋的木叶
无声地飘过

 .


在秦长城遗址上眺望落日

                

高鹏程(浙江)

  .

此刻,苍茫

不是眼前废弃的城垣

不是围拢它生长的苔藓、蒿草、碱蓬、荨麻

不是城堡上空,偶尔飞过的灰雁

不是灰雁擦过后,天的蓝

和空

  .

不是远处

驿道旁倒毙的骆驼骨殖

不是更远处的大漠,黄河,远逝的流水、丝绸

不是一个王朝的兴衰

和一个种族的消失

  .

不是此刻摇摇欲坠的落日

 ——苍茫来自他的内部

土坯的身体里渗出的光线,稀薄

散淡——

  .

时光掏空了他

一个人成为自己的遗址

 

   

郊外独坐,看夕阳沉落

 .

敕勒川(内蒙古)

  .

显然,大风要比这田野更为辽阔,也更让人

担心,我不知道,哪一场风

会把我的心吹凉

  .

我静静地坐着,像一叶刚刚长出的嫩芽,又像

一枚古老的石头:老天作证,我有

比文字更深的悲痛

  .

不远处的树杈间,一个鸟巢高高地悬着

像是谁的心思,张大了嘴,却又

说不出声

  .

一群麻雀渐渐飞远,风知道

我和夕阳,正默默地

相互挽留

  .

远处的灯火,星星点点地亮了起来……

那不是太阳落山了,那是我们心中

升起了黑暗

  .

 

 .

于坚(云南)

 .

恒河呵

你的大象回家的脚步声

这样沉重

就像落日走下天空

 

太阳落山了

 

张二棍 (山西)

   

无山可落时

就落水,落地平线

落棚户区,落垃圾堆

我还见过。它静静落在

火葬场的烟囱后面

落日真谦逊啊

它从不对你我的人间

挑三拣四

 

落日

 .

              涯(河南)

有一年深秋,在我放学回家的路上

在一片树林的后面,我看到了落日

有一刻我屏住了呼吸,世界一下子静极:

在遥远的地平线上,落日正

滚滚远去——好像一条

河流的远去

我面前的大地苍茫、空阔

晚风从树丛中吹过

仿佛宁静而凄凉的歌……

  .

后来我长大了——

一年一年,我看到落日

一年一年,我看到落日在远去

没有人告诉我:落日的故乡

我也始终不知道

落日去了哪里

  .

现在当我衰老,我想知道生命的归宿

世上的人,如果有谁知道我的故乡

他就会知道时间之箭的方向、沧桑、忧伤

如果有谁告诉我大地、彼岸、无限

他也就告诉了我星与星的距离、相望、长念

如果有谁能告诉我落日的去向

他就告诉了我,为什么我会在大地上驻留

驻留又漫游,然后苍茫、凋谢、西沉、飞翔……

 

在三道梁

  .

                宋旭(山西)   

 .

落日。刚把薄薄的暮霭从炉膛中取出
风就抡圆了臂膀  一阵紧似一阵
打铁  在赭红的砧上
.
三道梁  一道一道
陷进暮色里
.
那个带我到这里的人  
枕着其中的一道  睡去
此时的三道梁  一定有鼾声
将沉闷的大地翻过来  再翻过去
.
哦。哦。哦。这人间的呓语 
要将浑圆的夜色  剥开么?
.
像五月的黄土
剥开一粒种子 

 .

 

  

 .

胡弦(江苏) 

 .

此时的光对于熟悉的世界

不再有把握,万物

重新触摸自己的边际,影子

越拉越长,越过田亩、沟渠,甚至到了

地平线那边、它们几乎无法施加影响的远方。

多么奇怪,当各种影子扶着墙壁

慢慢站起来,像是在替自己被忽略的生活表态。

——在我们内部,黑暗

是否也锻造过另一个自我,并藏得

那么深,连我们自己都不曾察觉?现在,

阵阵微风般的光把它们

吹了出来……

——黄昏如此宁静,又像令人惶恐的放逐。

阴影们交谈,以陌生的语言。

没有风,时间在无声地计数空缺。

铅沉入河流,山峦如纸器默默燃烧。

 

    

                       

黄金明(广东)

  .

黄昏。列车在高速行驶。旅客像晃荡的瓷器

碰撞着座椅

落日追赶着火车,黄昏带来了绝望的美

暮色从车窗涌入

打上我的脸。我想起了远方和家乡

孤单的灯火。天越来越黑了

看不见的风景形同虚设。河流在身后消失了

那缓慢移动的、低沉的水声

像一支怀乡的歌谣流入了睡眠者的耳朵

仿佛是词语的蒸汽机

推动着一首诗奔向伤感之旅。黑夜抹掉了

一切事物的影子,村庄和果园

在窗外一闪即逝。火车在途中停顿下来

座椅推醒了旅客,广播到此为止

空调车厢是封闭的,没有迎面吹来的晚风

一些人带走了旧时代的挽歌

留下了烟头和果皮。一些人带来了新鲜的消息

那是酒瓶敲打铁轨发出的响声

那是月亮的碎渣铺向了漆黑大地的深处

  .


 

落日的筵席

                   

王志国(四川

  .

群山打灶,穹顶架锅

落日的灶火

越烧越旺

  .

云朵,融化的酥油

从炉灶里漫出来

悲壮的河山

在西风中大摆筵席

  .

悲伤的人,怀恨的人

迟暮的人,远道而来的人

都在为赶赴一场失落的晚宴而奔忙

脚下的山路

一根扭曲的细绳

拴不住一朵变轻的红云

  .

时间终于烧尽

众人辞别

一双黑夜的手

围过来

捧不起一座山的阴影

  .

落日的筵席上

只剩下星空的远客

 

最后一个黄昏

长风(江苏)

  .

突然间,一切都缓慢下来。

一切都沐浴在温暖的光中。

连树叶也停在枝条上,忘记了飞翔。

人们轻轻地做事,轻声交谈,

仿佛怕惊动了这个正在降临的神圣时刻。

仿佛有圣音在耳畔回旋,

我走着,更加放慢了脚步。

 

穿过柴达木

 杨方(浙江)

 .

荒凉大地上
突然出现的几个坟堆,就像
突然从地底冒出的几个人
矮矮的蹲在那里,不出声的
在黄昏中萧瑟

.
黄昏慢下来
我们急着赶路去远方
——远方,远方
远方是空茫茫的柴达木
湖水含盐,大地含碱,大地
揭开伤疤,接纳死

.
柴达木,日落之后的大盆地
大风吹矮的坟堆,大风
也会把它吹平。三尺黄土之下
谁的骨头比柴达木的石头更硬
我崭新的衣冠冢
必须赶在金子锈蚀之前
借一朵黄花的身体
还魂大地

  .

 

  

郑小琼(广东) 

 .

从荔枝林中吹来向晚的风,沙沙的衣衫声

一个散学归来的孩子贴着玻璃飞翔

卖苹果的河南人在黄昏的光线中微笑,五金厂的铁砧声

制衣厂绸质的丝巾光芒闪烁、跳动,像女工光鲜明亮的青春。

她们的美丽挽起了黄麻岭的忧伤和眺望

我站在窗台上看见风中舞动的树叶,一只滑向

远方的鸟。我体内的潮水涌动。我想

这时候,在远方一定有一个人将与我相爱

他此刻也站在楼台,和我一同倾听黄昏


 

恰卜恰的黄昏 

  .

还叫悟空(山东)

 .

恰卜恰四周有的是山,山上有的是草

藏人的牛羊常常夜不归宿

不像我,九点一过

就要徒步走回租住的民房

这时,天还没有黑下来

广场上的锅庄刚开始不久

我会停下来,听一听,看一看

偶尔,也会想一想哪面山坡上

有几头执拗的牦牛

结伴向着小城稀稀落落的灯火走来

  .

 

古寺

 .

          小西(山东)

傍晚时分

古寺门前的柏树上

一口旧钟撞击着,满山的空寂。

乌鸦越飞越远。

台阶上,落了一层雪

又落了一层雪

此时,无人捧着香火上山

那些端坐的佛,心里也是冷的

 .

 

  

张侗(山东)

 .

我喜欢在黄昏走出好远
沿着老运河堤
旷野是个庞大的腹腔
那些低矮的树木并不心急长高
那些麻雀,即使孤零零的一只
也不急于回到低矮的屋檐
.
我喜欢傍晚细小的光亮
俯下身子再不会看到
狰狞锐利的阴影
我喜欢不知名的鸟鸣
带给我从未经历的战栗
我喜欢一个人站着
恍顾四周,怀揣着吹不熄的那点暖
.
黄昏缓慢降临
那些坟墓周正而孤寂
那些被大地养育的万物
并不急于陷入黑暗

 

阿克塞

宗海(甘肃)

 .

已经很西了

我在偏远的边陲小镇

看到,太阳的金辇

磕碰着翻越带雪的祁连

直往下坠

  .

此刻,我要说出旅人的孤独

阿克塞的孤独

以及渐渐降临的黄昏的孤独

  .

晚风吹过宽阔的国道

敦煌到格尔木的大型货车

在此打尖逗留。又点火上路

一头扎进了

当金山口堆积的暮色

 .

 

暮晚之诗

  .

清歌(山东)

 .

一日将尽

夕色,红酽如酒

  .

我面庞酡红,在人间快步行走,有如

一颗

揣着秘密火焰的小土豆

这路上,所有的灯盏,都是我引燃的

而我还在朝更深的黑夜行进,身后曳着一条

长长的

光的河流

  .

 

出租屋

  .

             叶来(福建)

  .

灯火基本都停下了

寄身者把小小的身子安放下来

暮色渐深

红砖,阳台,防盗网

窗台前的晾衣架

都被锁在夜色里,偶有几户人家

妇女们打理俗事

我站在阳台

远处夜市的喧闹声

落在深巷里

重型卡车的忧伤

无疑成了某处的一段叹息

也霸道地闯入民居

偶有的夜航班机飞过出租屋群

各地的人们,散落在人间大地

  .

 

   亲 

 娜夜(甘肃)

  .

黄昏。雨点变小 

我和母亲在小摊小贩的叫卖声中 

相遇 

还能源于什么-- 

母亲将手中最鲜嫩的青菜 

放进我的篮子里 

  .

母亲! 

  .

雨水里最亲密的两滴 

在各自飘回自己的生活之前 

在白发更白的暮色里 

母亲站下来 

目送我 

  .

像大路目送着她的小路 

  .

母亲—— 

  

 .


 黄  

  .

庞小伟(河南)

          

 一小段时光

就是称之为黄昏的那一小段

我总是把握不住

任它一闪而过

  .

我总是把心事弄得沉重

把远山和河流弄得轻淡

以至辨不清光阴的面目

  .

我总是站在黄昏的路口

心急如焚地等待自己

从远方回来

  .


描述:夕阳落山之后

  .

布衣(江西)

 .

夕阳被西山挡住,亿万支金箭射向天空

射向南方和北方,形成金光大道

我猜想,那上面一定有许多漫步的诸神

我们因平凡而无法看见,此时

晚霞身披袈裟,出来作证与指认

  .

夕阳被西山挡住,暮色瞬间来临

最高的山峰在大地上投下了最长的阴影

这个时候,晚风轻拂

多少村庄的瓦面上,炊烟袅袅上升

多少苍生开始返家,尽可能避免露宿野外

多少家门敞开,迎接勤恳劳作的人们

犬吠,鸡鸣,牛哞……声声急促

归鸟呼朋唤友,姆妈喊儿夜归……此起彼伏

每一声叫唤,都在人间有悠长的回应……


 .

 落  日        

 .

农子(内蒙古

  .

隐隐地,光与色彩的交响从西天漾到我心中

  .

携着氤氲的烟雾与杂乱的楼群

世界正在下沉

落日高高在上,美丽而茫然

如一扇圆圆的舷窗

悬浮在我们灰暗而高远的天幕上

.

透过这橙色光芒飞溅的窗口

我仿佛看到,另一个世界在欢声笑语的邻舱中

正举行酒香四溢的盛会

  .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