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荒芜而美丽,古老又神秘的非洲之四          编辑:张晓旭

(2018-05-11 18:22:54)
  文图:汪永晨
2018年5月9 日,我们早晨六点钟出发,去看光影最美那一刻时的纳米比亚死亡谷。
荒芜而美丽,古老又神秘的非洲之四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编辑:张晓旭


        从住地到死亡谷有70公里里搓扳路,进入国家公园的大门还有50公里。这条路随时可看到野生动物。我们看到的有跳羚和斑马。荒野中的它們在天地间悠闲自得。
荒芜而美丽,古老又神秘的非洲之四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编辑:张晓旭


        沙漠的日出由于是从沙丘上升起来的,一出来就是光芒四射了。但这时线条切割的沙丘让它们的阴阳两重天既有了神秘的色彩,又体现着大自然的艺术造诣。
荒芜而美丽,古老又神秘的非洲之四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编辑:张晓旭


          纳米比亚死亡谷,因位于纳米比亚苏索斯维利盐田里的一片令人惊叹的白色粘土洼地而命名。在近900年的时间里,这里寸草不生,也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我们走近它时,最先感受到的是谷地里那些顽强的,沙地里的骆驼杨。它们个个包经风霜的样子,不管树上有没有叶子,枝头上有没有白胸乌鸦,树冠是大还是小,都会让人产生无尽的联想。
荒芜而美丽,古老又神秘的非洲之四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编辑:张晓旭


         位于纳米布-诺克卢福国家公园里的这片沙岩地形周围耸立着世界上最高的沙丘,大约高达350米;其中一座高近400米的沙丘名叫“大老爸(Big Daddy)”。

          那白色的粘土外层可能是在特萨查布河流经此地,发生洪水时形成的。骆驼刺在浅水处生长,它们喜欢沙土。
荒芜而美丽,古老又神秘的非洲之四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编辑:张晓旭


         接下来的气候变化导致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900到1000年前,这里遭遇严重旱灾。沙丘移动了这片沙岩,阻断了河流流入死亡谷的必经之路。地下水被消耗一空,树根失去了维系生命的条件。

         更糟糕的是,这里的常见的降雨也不复存在。树木慢慢死去,变干,毒辣的阳光将其烤焦,使它们的外表变黑。沙丘变成橙红色,看起来像生锈了一样。

        有人说:这片土地是大量已有900年历史的古树的墓地,这里的景象令人过目难忘。偶尔在这里能看到一两只甲虫或者一小片灌木丛,它们依靠晨露产生的薄雾生存,然而除了这些地方,别处都是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荒芜而美丽,古老又神秘的非洲之四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编辑:张晓旭


         不过,这些树并未变成化石,它们只是干枯到了极点。

          爬上沙丘,死亡谷出现在眼前的那一瞬间,空旷、荒蛮、无色、惊悚、神秘等词,是一股脑的冲击着我的感观的。这句话不是我写的是借用:一幅唯有上帝的手才能画出的画。我要说,则是大自然的功力对我辈之评说都难、难、难。
荒芜而美丽,古老又神秘的非洲之四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编辑:张晓旭


          昨天白天登上45号沙丘环眺更觉人类之渺小。昨晚看星空,又感地球之小小小。而站在死亡谷中,感悟认识到自己的小,是多么伟大的认知呀!

        八千万年“高龄”的纳米布沙漠中,每年的平均降雨量只有区区6厘米,沙丘与河流不断斗争,风从未停止过雕凿,沙丘生命周期呈现出的复杂性,叫地质学家迷惑不已,“死亡谷”(The Dead Vlei)便是苏丝斯黎红沙漠的奇观异景之一。
荒芜而美丽,古老又神秘的非洲之四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编辑:张晓旭

         死亡谷里的白色洼地,与四周的红沙丘形成鲜明对比。“Vlei”南非荷兰语中是“沼泽”的意思,以前在雨季,盆地 内有足够的水量来维持植物的生长。然而现在水源早就被切断,干涸的黏土盆地里面的树木也都已经死亡,各种姿态的枯树矗立在此已经超过900年了,之所以没有倒下,完全是由于盆地周围高大的沙丘挡住了大风的侵袭。

         在Vlei里,细细品味,这里竟是一双神秘的手搭建的舞台,创作者赋于了表演者在那里吟唱、挥毫、跳舞、900 年的大戏天天在那里精彩上演,从末停止。

         每一位大戏的观众,也可在这里依自己的修养继续艺术的想象和再创作。

         大自然与人的境界之完美结合的过程,和死亡谷这幅大作一样,创作无止境⋯⋯

        离开死亡谷我们经过了南回归线。它在荒漠与孤独中生存,在不可替代中标志大千世界。

        荒野,可以给我们的真多。
荒芜而美丽,古老又神秘的非洲之四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 <wbr>编辑:张晓旭


汪永晨写于纳米布诺克卢福国家公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