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昔之兰昔
昔之兰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808
  • 关注人气:1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2014,总有一些什么值得遗忘或纪念。之一

(2015-03-20 10:52:13)
标签:

转载

分类: 空镜子

   

1.那里

 

那里,不接纳陈旧的事物,只吐出死去的标点。

 

2014.01.19.14:29

 

 

 

2.城!城!

 

失踪者走入迷途,开往春天的地铁,

我不是你要迎娶的爱人!

 

“你更像偷渡者,善于从起点背叛,

将内心的阴影,倾倒在每一个渡口。”

 

驮着满天乌云,

用沉默的喉咙与陌生的镜片较量。

沉默,沉默,比雪更白的沉默!

让更多陌生人加入迷茫的队伍,

让整节车箱在雾霾中沦陷。

 

“你这罪魁,不要命的偷渡者!

你让每张车票都染上了不可康复的疾病。”

 

陌生的喉咙们,

请在愤怒的烟囱里,完成你们的救赎。

请参考你们复杂的人生,对自己简单判决。

请高举荒废的金属耳朵,

接收我蓄积在草尖和天空下的回答。

 

鲜花在一路经过春天,

我在经过你。经过

被一滴海丟失了三百年的城,

被一粒盐洗白过三百年的城,

被一车厢的沉默标记为终点的城。

 

请用足够激烈的火,烧烤我!

请用足够分量的冷,冻醒我!

请打开那一扇窄门,收容我!

 

见字如面,城!

在车厢,在零点,在零度以下。

月色又照亮额头,

琴弦又占领十万亩湖泊。

 

 

2014.01.26.03:45  

 

 

 

3.世无双

 

最瘦的风,吹醒眼藏沙子的人。

一衣带水的望乡,子是远方的蝴蝶,无双的阿娇。

孤烟直,落日圆,窈窕的妹妹,宛在水中央。

慢,慢!把你带雪的靴子,放在春天的帐篷外,

你别惊动镜中的美人,更别用食指,撩拨她眼底的春江水。

 

2013.10.31.8:09

 

 

 

4.天边

 

风声带走的纸片,听见燕子飞,

榕树下留有去年的书信。

哥哥,我可否用空信封,

邮寄此岸流水。

 

虎日寅时,春水倾城。

小脚的船娘揺乌篷,戴斗笠。

 

燕子轻,燕尾尖。

哥哥,峡谷瓦蓝啊!

旧棉被盖着新灰烬。

 

2014021203:52  

 

 

 

 

5.酒中辞

 

你说:在酒中。

我赌你正老调重弹,

与兄弟谋划,如何用沉默勾兑夜色,

用涛声行令,拿下万里河山。

 

此岸街市兴旺,百业繁荣,

乞丐也换了谋生的手段。

有滚滚峰烟,自边境

远道而来,杀气如荼。

 

逢节迎春的梅花姐妹,虽无近忧,

恐南山晚景,难免凄凉,

江城夜色,暴烈如酒。

堂堂皇土,城门威武,如同虚设。

乡民们只为一日三餐苟且,

巡夜人许是去了西门潘家。

 

呀!

北风四起兮,旌旗飞卷。

千里单骑兮,马蹄绝尘。

莅日午时,

有漫天乌云,陪我血祭天地,

刀下谈笑:

子夜飞雪,

已为我洗净冤屈。

哥哥!我先干为敬。

长安城,必是你的。

 

2014022512:29

 

 

 

 

6.黑暗中那些明亮的事物

 

那些无法再见的事物,

在黑暗之境,我却能一一重逢。

我不喜欢带着生锈的面具,

在人群游荡,供出一生罪孽及苍白悼词。

我不习惯闭上眼睛在镜中洗澡,

幻想泡沫能遮盖一具瓷器交错的裂痕。

为了窒息的灵魂能及时得到安抚,

于是我常常选择避开人间,

独自穿越,黑暗中明亮的隧道。

 

在旷野,

我看见星星引领着哭泣的队伍,

火车从头上飞过。

我看见春天出生的小鸟拨动纤细琴弦,

流水唱出凄美的和声。

我看见少女坐在麦田,

翘首怀念时代的葵花,

丢失腰身的老人走过四月的田埂。

我看见蝴蝶追赶花瓣,

影子旋转着忧伤的红舞鞋。

我看见篝火,拥挤而肮脏的餐桌,

无数双失去光明的眼睛。

我看见手,成千上万根扭曲的手指,

落日下疲惫的拖着镣铐的头颅。

我看见月亮头戴银色花冠,

用松枝清扫新建的墓床。 

 

呵!

那些被时间的熔炉改造了真相而无法再见的事物啊!

一直在梦境,为我保留着初始的密码。

 

2014.03.05.13:48

 

 

 

7.晚安

 

晚安!被岁月遗忘的岁月

晚安!被2014重新开凿的栈道。

象任何一个善于暴动的人一样,

你坚持赞美每次死亡。

荒谬的肉体继续荒谬,

饥渴的灵魂持续饥渴。

行走在美丽又荒凉的国度,

只有星空看见

肉眼不能察觉的孤独,

拖移着装卸阴影的巨大箱子。

你沉浮在虚无里,

却始终不能排除寄居在灵魂深渊

有关往昔的记载和针对肉体的审判。

你困惑在迷城中,被无法解剖的谜团绑架俘虏。

除了这颗把痛苦当做奖赏的头颅,你不能解答

剩余的肢体组件及附属的血腥器官,究竟是否具备价值?

世界戴着结满污垢的口罩和手套,时刻与你做着有趣的交易。

譬如游说你用乳房,耻骨,脊梁,膝盖,

交换世俗的名片,变质的面包,生锈的盾

譬如教唆你,训练你,拿手脚从事抢夺,践踏和杀戮。

当你摊开掌心,豁然呈现几滴鳄鱼的眼泪,

一纸用谎言编制的履历,

你恍然,这才是历史回馈的廉价赠品

陈年的盐截留了时间的褒贬。

操劳过度的食指,徒劳书写留给天空的遗言。

 

你说:一场游戏的始末,

我是唯一参与交易的乙方。

你说:我献给春天的礼物,即是我自己。

你迟早会选择在某日,低调地与尘世道个晚安,

然后颔首静候雨水的款待。

你知道只有他会细心替你洗去此生尘埃,

然后目送你裸身穿越人海,

重新成为大地忠诚的孩子。

 

2014.03.05.14:55

 

 

 

8.

...致燕子

 

驾驶舱无人入座,

上帝弹着

呛人的烟头。

上了末班车的女子,

面向车窗打开美。

 

春天和落日

一茬一茬泛黄。

窗外明月,

低眉弯弄小银钩。

她大概也想暂时忘掉

明天将至的悲伤。”

末班车带她闯入

更为神秘的黑色漩涡。

她看到镜头外

那些爱过的,恨的人,

还在不同窗口

共同承受荆棘与恬淡。

 

丫头,夜空下的星座

都在倾听着你的沉默。

她的眼闪烁着

星期三傍晚诞生的星辰。”

 

 

2014.03.05.20:30

 

 

 

9.灵柩上升至一万米高空

凌晨两点半,
一滴水沿途寻找仁慈的灯盏。
修补天堂的泥瓦匠,
独自搬动蓝瓦片。

“这是谁制造的罹难日,
上帝去哪儿了?”

冷兵器穿越人海,
一路散发不可告人的动机。

你,谁让你那么美。
你,是我必须下手的乘客。

 

2014.03.16.02:30

 

 

 

10.唯有刀刃可以让玫瑰开口说话

 

离开土壤的夜玫瑰,

逗留在刀刃上。

 

与星期三道别的牧师,

收拾着口袋里滚烫的烟蒂。

 

我不为人知的手套上,

留有她当年滔天的罪孽。”

 

你的手,可以再用力一点么?

 

2014.03.27.01:01

 

 


 

11.当悲伤离去,当太阳照常升起

 

夜的酒杯,

揺晃着淡紫的水瓶座。

活跃在杯口的飓风,

向女人朗读晚报上的坏消息――

雨季行将登陆,

扎营海底的火山,

就要活了。

 

亲爱的,

神已抱走岁月给你的苦难与悲伤。

睡吧,安心地!

 

2014.04.14.2135

 

 

 

12.在黑暗与黎明之间

 

在黑暗与黎明之间

在相逢和永别之间

你忘了替我吹灭点亮忧伤的灯盏

你忘了转过身来

拣走落在我胸口的荆棘与玫瑰花瓣

你忘了像一个绝情的汉子

踏平插入花蕊的玻璃

你只记得,在我和时间之间

必须要借助刀刃做个漂亮的手术

 

可无论你走向黎明还是黑暗

给我永恒,还是永别

我都是那个

唯一将选票投进你票箱的

机会主义者

 

2014.04.18.20:37

 

 

 

13.没有一次事故,是留有余地的

 

眼含星星的影子,

倒挂在深蓝的镜中。

她需要在疾病发作时,

找一个对话者,

缓解味蕾上昼夜扫荡的苦味。

而刚刚结束晚餐的年轻蜥蜴,

则相中了瓷器上一小块破碎的月光。

它一边拿舌尖舔舐肥胖的脚趾,

一边摇头感叹:

“人生真的不可思议,

需要百倍心计对付潜在的利器!

像我这样的精英,为何总在春天犯困?

因我皮肤上天生狂妄的色彩,

早被浮躁的社会视为叛逆,

所以不得不在危险频繁降临的花期,

假寐求生。

而你却错在黄昏时误入了花丛。

何况,在蝴蝶面前,

你是那么鲁莽,不懂伪装。”

 

 

但亲爱的蜥蜴大先生!

我厌恶用时间的舌苔降解胆蘘的汁毒。

我宁可在一秒钟国内作为摧毁对象,

迎接飞溅的火。

 

2014.04.21.16.31  

 

 

 

14.往生词

 

更多的死亡名片,
像打滑的雪子,
从夜的指缝飞流直下。

你木屑般松散的肉体,
经历时间的挤压,
已榨不出半滴营养过剩的油水,
和唤醒春天的蛙鸣。

你的眼,标记在地图上,
像海洋,也像岛屿,
更像地球上十分之七的孤独。

美丽的夜色令人憔悴。

 

为何你,总是你,荒无人烟?
为何你,只有你,如此深邃!

五月的云端已拉开帷幕,
那儿有一架
等待夜莺的松木梯子。

 

2014.04.23.23:42

 

 

15.相片

 

四月仍未带来喜讯。

你的眼,

仍是一座平安无事的空城。

 

往事带走了

那只在秋天上锁的抽屉。

遥远如秋风的人啊!

看不到弦月下荏苒的时光,

行走得有多缓慢。

 

紫木兰掀开夜晚的砖瓦。

又一拨来自天国的风,

裹挟草尖上若有所失的香气,

往人间甬道吹拂。

 

而星星们趴在窗口

它们不理会末班车路过站台时的惊叫,

它们谈论的仍然是――

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一个夜晚。

 

2014.04.26.21:23

 

 

 

16.而星辰又来到镜中

 

遥远的恶梦偷走了屋顶的猫爪,

你成为唯一令夜晚安心的事业。

 

湖泊运来迷人的歌声,

水在船头,发现更为美妙的音阶。

 

当你用星辰抱紧我的灵魂,

失去的心跳依然如春天般健在。”

 

2014.04.29.22:19

 

 

 

17.唯有神带我走在无人喧哗的路

这绝对不是梦,
至少梦不会带来伤害。
我确信,你是偶然闯入某个情节,
又失败地参与了表演。
你所经历的前世与今生,
其实与缘分无关,
倒是与冥冥之中呼啸而过的雨,
结下了不小的梁子。
这使得不善斡旋的你,
总是一再地
被命运的铁链狠狠抛掷,
又被下一个噩运叼在嘴边。

一双无形之手的推动,
让形势不断发生微妙转变。
几声来自屋顶的鸽哨,
虔诚分享晚钟短暂的仁慈。
从陷阱边缘转过身来的黑天鹅,
打开失去知觉的翅膀,
向湖泊投放她优雅的倒影。

 

木筏继续驶向未知的渡口,
更多情节输入记忆之门。
在繁复的梦中,
你惊讶地看到――
暗物质牵引着你,
落日悬挂在苍穹与地狱之间,
你与从未谋面的星宿,
如亲人久违,
各自展开会心的微笑。

夜幕降临,落英缤纷,
送信的马匹休憩在林荫深处。
追赶太阳和月亮的孩子啊!
你要有备而去。

在光芒所不能及的地方,
有永不消逝的阴影,
沿路修剪着低垂的树枝。

2014050201:11

 

 

 

18.梦许仙

四月初四,预报中的暴风
与陆地失去联络。
她在踏出森林的那一刻还在思考,
患上洁癖的白蛇娘子,
为何偏要在春天触犯天条,
偷走他沾满花泥的木屐

2014050217:14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