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昔之兰昔
昔之兰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817
  • 关注人气:1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兰昔诗札(留存2011年3月之空白书等十四首)

(2011-04-03 13:20:50)
标签:

贝多芬

死海

黑月亮

江山

分类: 恋恋风尘(诗是非)

空白书

 

我坦白,作为历史的零碎

我正以一种卑微的姿势,退回母亲河。

 

拨开尘垢,捧起轻浮的暮年,

就好比捧着青瓷的,琉璃的,镀金的

伟大领袖像,引领我一路光辉逆流。

 

我曾在祖国的黄梁,不分黑白地做梦,

肆意开花,极尽荼靡。

又不断地被抹黑。被篡改。

被作为反面教材,教育

好孩子,好人民。

 

当改革春风爬上祖国憔悴的脸,

哦,我的理想,我狼烟四起的大梦,

也从春天, 走到了秋天的尽头。

 

这有限的暮年之碑!

这寸草不生的旷野。

 

顺着三月的归途,

枯萎的花枝

还在废墟之上妄想,

如何能骗过上帝之手,众生之口。

 

如何去空白的扉页

泼上一大摞银灰色的时光,

无限度地用来怀念,

那点鸡零狗碎,肝肠寸断的往事。

 

201103040202:22

 

 

无题

——写给某些类人的物

 

其实诗歌,不是谁他妈的东西

我也决不计较明天

体面或是潦倒地再死一次

但我要留下遗言——

请让我背靠遮蔽阴云的红日

向着你

把手中的屠刀高高举起

轻轻放下

 

 

让我们省略世俗的仪式

 

和时间赌酒的人,在站起来

在举起头颅,在低声说:砸烂!

 

没有闪电,没有尖叫层层划破黑,

一手遮天的酒具被阳光五马分尸。

它为自己种下的白色花朵,

在峭壁发出轻微的颤栗。

 

泡沫横流,黎明坠落。

新鲜的红成为真理的果实,

成为泪水浇灌的野火。

它们在用死亡,宣布——而后生。

 

无动于衷?心如止水?

睡眠在石头里深蓝的潮汐,

收集河流的哭泣。

 

和时间赌酒的人心地澄明。

不再贪恋杯底的罂粟,美人的剪影。

“浓缩的爱已沉寂,沉寂的

毒液在花蕊里,在地狱的华堂。”

 

和时间赌酒的人,在春天里从容认领

我们动荡不安的山脉。

闭口不提悔悟,只说省略——有关

恙的内涵。暴力的修辞。

此起彼伏的执念。

 

当然此后,虽然我们省略了世俗的仪式

偶尔也会一起低头悼念

某年某地,麦收和喜鹊的归宿。 

 

2011030520:49:05

 

三月

 

如果春风能活到古稀,
如果,我也能,

你每天必须要对我完成的功课,

就是充当三月的顽童,拎着嗡嗡的耳麦
捉弄春风:刚刚,我说了什么,你听明白了吗?

 

2011031012:20:55

 

余生

但我更怕,余生只落下苍白。
一再地提及死,是因为有比死还让我不安的事。
                  ----题记

主在晚餐,我在忏悔:
无上的主,舌头还在,我说的都是真话。
我不怕死,但我怕白,怕得要命。


他们早走了我一步,
去天堂,占了有春光的房间。
而我,还得左手秤,右手尺,
在人间雪白的长廊,记录沮丧,和叹息——


而穿过了今晚,黑月亮又将老掉三分之一。
这个怀着四月的丑婆娘,我忍不住
为她的分娩和迅疾的衰老哀恸不已。

哦,白骨,冰山,墓碑高高崛起。
哦,黑森林下沉,哦,黑土地。

我何尝不怕死。但我更怕一片白。
雪花是美的,梨花是美的,她也是。
可是,当石头冷冷的睡,在断流的河床,
当黑漆漆的大地,不笑不闹,也不哭泣。

当漫天的白,一片接一片
从东,缝补到西。

2011031100::09:59

 

无题

 

就暂且把时间,

出让给某个存在的空间。

           ------题记

 

你的不幸在于你必须见证

那被命运折磨的交响正被你尽收眼底

被你从无数双温柔的水的眼睛里捞起

泼出子弹般沸腾的忧伤

 

而我比你幸运的是,那个要害之地

那个被我放任,一再煅烧的蜂巢

那里激荡的漩涡,距离幸福

近乎于两个灵魂在一首命运的旋律里

狭路相逢,一起

魂归故里

 

 

------致贝多芬

 

春天依偎在三月,

这面行将远去,裸露在风中

咚咚作响的大鼓!

 

贝多芬,我在一厢情愿,

用一副肩膀,向另一副肩膀

吐露幽暗在尘世的光芒。

 

铺天盖地的悲伤啊,贝多芬!

它来自你手中湛蓝的星球。

月亮,在不由自主地献出

她银色的毡房。

 

那驱赶黑暗的手指,和花束,

已然枯萎。那拒绝命运的耳朵

在不断收集潮水,

那熄灭的灰烬,燃起火海……

 

贝多芬,我们在失去今晚。

我们在聆听岁月之河,

从异邦,从天际,

星子般坠落。我们用飞升在空中柔软的雨水

冲洗滂沱在脸颊的泪水。

 

我们,贝多芬!

我们行走,

在光中,

在下一站,

遇见光。

 

2011032316:38:35

 

江山

 

我坐的这个地方,

往大了说,叫做江山,

但它不是我的。

 

 

几十年来,

我在这片付费寄宿的巨大江山上面,

安置杂物,隐约的时光,干净的呼吸。看,

我还在它的咽喉部位

安装了一个小小的坐便器。

它每天替我解决实际的困难。

它在帮助我

排空一个又一个

腐臭的江山。

 

 

嘿!不出三分钟,我

又是一个

干净的人了。

 

后记:对镜,鬼脸鬼脸,鬼脸中……

20113111339分,阳光在窗外,挤眉弄眼。某一边小心方便,一边大意玩手机,一不小心,写出《江山》……忍禁不禁,肚皮乱舞,花枝乱颤。

事毕。整衣冠。把一本正经描在脸上,易容,开车,出发。

十五分钟后。在市财政局六楼宽敞明净的大会议室,尊敬的大先生们将听到某苦大仇深的行乞申诉:俺是您营养不良的乖孩子,您是我嫡嫡亲亲的亲妈,孩子能不能长大,就看您肯不肯挤奶……

 

悬崖勒

 

这时候,你赶在时间前边,喊了一声:宝

我飘着的身子,突然偏移了几公分,

车轮轻松地压碎了左侧的花瓣;

这时候,天空无雨,一朵花跌落在路面,

阳光因惊吓变得格外耀眼。

 

 

 

2011032416:32:23

 

哦!

 

哦,就让我也这么耍赖一次吧?

既然,掠过街巷的风,能够放任自己

一页页浪费呻吟,来来回回地

丈量橱窗里香气的厚薄。

 

你们这些淘气的小嘴巴,

为何死死地咬住我?怂恿我成为

另一朵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春天,

容我在三天里开放无数?

 

灵魂倒挂在树梢(之一)

 

一开始,我就想,

干吗要倒挂嘛!

 

哦!这是一个多好的暗喻,

一个仅属于诗人的借口。

 

我终于可以

把自己剥离出来;趁着人类

到处在谣传,在恐慌,

全世界的灵魂流行核辐射;趁着

我荒谬的肉体还没有被不见天日的土壤

还原成颗粒状的有机肥------

 

我终于可以

让我不安的灵魂一吐为快。

 

灵魂倒挂在树梢(之二)

 

地震!海啸!浮尸密布!

天意难违,危机咫尺。

诗人们疯了!赤条条出没江湖,

揪出灵魂,

倒挂金钩。

 

可怜,可悲的诗人们,

消停吧!痛哭吧!你们!

 

一名普通的中国妇人

梦寻蝴蝶的故乡,在影影绰绰的樱花树下,

举着简陋的灯盏,

冒险寻找合适的高度。

 

静物

 

我捏住了生活的一部分。

------题记

 

“嗨,我捏着她瘦削的痛处,

看,多么毫无顾忌的暗礁!”

 

这硕大而粗糙,斯文而凝重,

凹凸有致的美人胎,

包容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区域?

她流经过来的回声

是咸的。

 

这片深奥无比的死海,

一定有诡异的风,停顿,

享用。穿越过。

 

“她现在是一个自闭者,

她有过痉挛的小历史。”

 

我必须进入禁地。

哦,前方的沙漠地带

如此广袤而寂静!

 

而事后,

让陌生人惊悚的是:

我怎么在她的身上

摸到了和自己如此相似的胎记?

 

2011032423:42:50

 

木头和棺材有不同的歌唱

 

黑猩猩出没的十万森林,十万

树洞囤积的阴影,脚底巨大的木棺材!

 

白石头的诅咒,来自三百年前
重锤的回声。棺木里芳香四溢的躯干。

 

你们身体的结构和类似树木的纹理。

你们空洞的眼神和射出的无形泪滴。

 

神秘的木头人,我用沉默撬开沉默:

“太阳是一块黑色的金子,木头用一把火

点燃心中的神殿,从此万物有光。”

 

而棺材有非同凡响的自白:“月亮是白色的石头,

捣衣的姑娘在里面歌唱,我收走了她们的衣裳。”

 

2011032711:15: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