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昔之兰昔
昔之兰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808
  • 关注人气:1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兰昔笔记:思念占领了睡眠

(2011-03-27 14:16:48)
标签:

海湾

诗歌

月亮

梦花园

分类: 恋恋风尘(诗是非)

兰昔笔记:思念占领了睡眠

 

2011年3月27日  星期日  多云转阴

 

    那只孤独的夜莺哪里去了?思念在占领我的睡眠,然希!

    你这用诗歌自我陶醉的原创歌手,唱诗班纯洁美丽的黑天使,你去了哪里?

    生活有许多令人生厌的坏脾气,他是个十分难缠的病孩子。他每天佩戴不同款式的丑陋面具,恐吓、折磨和试探,我们的耐心和诚意。而我们无药,我们原本就是同病的人。善良的本性总是不断督促我们,给生活机会,给他宝贵的时间学会珍惜并爱上我们,大家彼此和平相处。我们一直都在梦寐以求,或许诗歌,可以把我们锻造成良医,可以诊疗自己和生活相似的痼疾,并用一剂爱,完成最终的慈悲!

    亲爱的希,你一直都是病孩子里的楷模,你的诗歌不乏爱的药引和迷人的体香。而我和生活没有多大差别,曾是你接触过的最难缠的病号,身体积蓄许多古怪的虫子。我知道这是生活给我下的蛊,我必须借用自己和他人的,尤其是你的诗歌,加大爱的剂量,才能始终保持活着的状态,让虫子安静的蛰伏,我愿意用血液喂养它们,只要它们安静,让我也能做到忍耐和宽恕。

    而然希,等我在春天,从昏迷中苏醒,并从痛中抽身,你却突然消失,成为离奇的失踪者,从此一言不发。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我问遍春天里路过的鸟雀和天边的浮云,都是惘然,枉然。。。。。。

我知道,我无力隐瞒疾病有再次加重的危机。它们像最新颖的核弹头,具备小巧玲珑的身躯和巨无霸的威力,随时企图篡改和毁灭。

    希,你这绝情的钢琴手!我有些恨你,但我承认更想你。回来吧?把你的诗歌,我们钟爱的圣灵的歌声带回来。你得知道,病孩子不止我一个。在你落满槐花的门外,有固执的自觉的队伍,始终用沉默呼唤夜莺的归队!

 

附:然希的诗歌

 

 

我有这样的嗜好
往返于侥幸,与你为敌
在终结的底牌上,扮演玫瑰
我必须承受墨汁的雕刻
吃下坚果。我必须成为
欲望中的移民
卸下旗帜,含泪吻你
让阳光扑灭内心的风
为你保持
陌生的原形
 
假设

 

而你的醉意超越了黄昏
危险中布满甜蜜。我们在山顶
消失。黑。是另一个花园
弓箭驰骋于深渊,最后的
麦田倒下。亲爱的,我不能
携带大海离开
它们太蓝,过于温驯
象一个,孤独的靶心

 

浮云

 

你长出绿色
吞噬预言。七月太远
我们漂泊于梦境。
你的稻草人,你的白色夜晚
在歌唱。泉水中的火
是天使之吻
我们驻守雾状的城堡
牧马人在异乡
典当草原。

 



五点钟时,它们落下来
合上相册。第二个纽扣上
保留着旧天气。音乐。
一片羽毛的经历。
一动不动吧,秋天只有一个
我不能把话说完,我不能
被你看穿。
 
可怜的名词被袭击。它们挤在一起互相安慰。

 

月亮

 

哦,孤独的剽窃者
你的空虚被开垦,被赞美
被人群反复使用
你为何不肯落下
不肯转过身,献出你的心
不肯让我更加聪慧
接受谎言的规劝

 

 

它们占据想象
推动流水,在平静中
等待森林。低音
来自于岩石,请轻轻抚摸。
呵,勇敢的缄默者
在磨砺唇舌。二十一点
逐渐裂开。被击败的冰山。
鲸。宽容的彼岸。在剧目中
露出红。

 

春天

 

你不能伪装成
瓷器的外表。颜色
在出土之后,记着给它
重力,警告,些许快感
你要试着接受,除去爱情之外
的任何比喻。热带的午后。
颓废。和众目睽睽

 

事故

 

他只是
另一个人的半岛
有迷人的咸味,触须,
半明的街灯。你当然找不到
他的出处,有关爱的形状
一些卷舌音。他总是在尽头
等一艘彩色的巨轮
撞毁他。

 

礼物

 

你写下桃花
把烛火置于钟声
三年前,鸟群溃散
你沉溺雨水。一场冷被取走
被热烈地囚禁。黄昏时
你仍在房间里等一个名字
她的误入,是你唯一
可以珍藏的经历。

 

爱情

 

而我要慢慢地
收拢晚霞。慢慢地稀释

花粉。被俘的可能。
我要残忍地拆开一棵树
眺望它居住过的
街道。某颗心。我要用
天鹅的翅,埋藏
不肯老去的
那个春天。

 

致三月

 

要相信
它不是一个象征
也不是我嗓音中的水银
浩荡的铁。山峦。我拒绝表达
拒绝每一次临近时,裸露
隐痛中的快意。花开时
会有很多人踏上针叶
在大理石的花纹里失眠
打赌,等乌蓬船。
 
今日

 

他修补着木琴的
声带。他象处子一样
爱她。爱着一株带刺的盆景
他看见生病的泉水
悬在空中。地铁站
仍有跳舞的影子
他恐惧自己的洁白
他大声歌唱,给陌生人
频繁地写信,等油菜花开

 

另一个

 

不。你已苏醒
你已在慵倦的人群中
泄漏了美德。你要一直走
贴着我的皮肤,贴着午后
苍白的脚印。你要给他们
快乐的黑暗,并保留
应该省略的部分。你要继续
疼爱石榴。告诉她
“四月二日,柏油路上
已经燃起甜蜜的火焰。”

 

情节

 

于是。她又一次回味了
那场干旱的来临。
“他睡在我的小床上。”
“他还没被爱过。”
她的微笑落进油画里
象萨克斯管中
迷人的村庄。多少年后
她仍然成为,被人反复抵御

的一场冲突。

四月

它们正在起飞,途经
鲜艳的内心。你的手中
保留着鸟鸣,沉船
红木的简历。每个凌晨
会有绸缎浮出。愈演愈烈
的辽阔。你再次
涂改了自己的冲动
在光的面前,接受迟钝
和流水

与君书

沱沱河并没干涸。
但你在下游,在废弃的
剧院里。看我戒酒
回忆雨林中的邂逅。
火山灰已经停止了疼痛
请给它新的羊群。潮水。
动人的财富。黄昏时
我们隐居海湾,一起听
刺耳的老唱机

Angel

 

不要离开。
不要清空我的身体
只留下樱花。桨。
不要在树枝上摇晃
假装是星星
假装不轻浮
我要你持续羞涩,昏迷
肆无忌惮地失眠
我要医治你。

馈赠

 

是的,你只是一些木屑
丢失家园的患病者。
我给你果酱。云。
书的末页。我给你
江水。门。富饶的上空。
你可以走了。

 

五月

 

犹如被注视过的开端
最干净的土块。你从底部
到达顶部,携带潮汐
杂念,短暂的蜜月
你会遇见,只需要黄昏的人
好好地爱他。你合上的
每一段路,都会长出天空

 

片段

 

他贴着桌面呼吸。爱。
破碎。他整夜在海的两侧徘徊
等一只鸟。等黑暗发出光
刺破最后的山丘
他的寂静多汁而漫长
五月十八日,他在危楼里
又一次梦见孔雀。雪。
他的虚弱,清晰而温暖。

 

降临

 

允许我绝口不提。
允许我,用唯一的杂念
命名这场风暴。而我的翅
一再降落。一再降落。
你要抬头。你要接受
我带来的季节。你要
衣冠楚楚地
承认失败。

然希博客:http://blog.sina.com.cn/ranxii

后记:

    和然希的相交,淡如水。我们的往来,仅限于诗歌和少量简短的纸条。

    我自去年8月22离开博客至今年2月11日回来,期间有近半年时间,成为被诗歌遗忘的人。而然希关博的时间是去年10月20日十七点十七分,至今也有五个月整。她唯一留在博客首页的诗歌,是菲利普•拉金的——

 

    月亮

   

    打开夜晚这本书,翻到
  月亮,总是月亮,浮现在
  两朵云之间的一页,它缓缓地移动,时间
  好像已经过去了,在你翻开下一页之前,
  在那里,月亮,现在更亮了,它垂下一条路
  引领你离开熟悉的一切,
  到那些你希望的事情发生的地方,
  它孤独的音节像一个句子悬在
  感觉的边缘,等待你再一次说出
  它的名字,当你从书页上抬眼
  然后合上书本,依然感觉到它好像
  住在那片光里,那个骤然而降的声音的天堂。
  

    真的很想她,她好吗?她在哪里?我和我的师傅,诗人袁杰,常常会聊起然希的诗歌。师傅说得最多的是,然希,是个奇迹。他关照我,经常去读读希的诗。好友半卷红尘,我网络中的大哥,也对我说过:然希这丫头,失踪了。短短的几个字,包含了很多。还有我的好姐妹燕子,就在25日零时,还和我短信,提及希。。。。。。想念然希的人,还一定有很多。

和然希的小纸条对话留存——

 

20090802:

兰,谢谢你那么认真地读我的诗,很感动很开心!

然希,只要你在书写,我会是诚实的读者O(∩_∩)O~

20090808:

然希:幽兰负荆请罪来了。未经许可,我偷走了你的诗发在博客里。事后,很是惶恐!若您不同意,请发纸条给我,我一定改正。实在是欢喜糊涂了,竟然大胆到先斩后奏,该死该死哦!急等回复。。。

早看到了,你喜欢仅管拿去,我很开心!!抱抱!

20091006:

希,假期快乐吗?我在博客里点将点到你了。呵呵~有时间去看看吧?

很开心啊,是什么,我去看看

20091224:希,今夜快乐~

20100220:希,祝福迟到,新年快乐~

20100418:怎么又藏起来了,坏丫头.要好好的啊,然希想着你呢

 

然希在去年2010-08-13 14:32:40我的诗歌《而后生》里的留言:

我不会轻易从怀中
掏出茂密的荆棘,

恩.用时间打磨掉它们的尖锐吧.来看兰.

博主回复:2010-08-14 00:02:28

希,时间是双刃。

 

我和燕子3月25日零点的短信留存:

    兰,很久很久不写字,似乎都忘了怎么写了。可能安静地读,仍然觉得幸福,仍然会在一首诗里心疼、流泪,不知所以。兰,在网上走走停停,碰到好看的花就坐下来,碰到好看的石头就坐下来,碰到心碎的,也坐下来。这一会儿的时光,静谧而遥远。兰,我竟然想起了“然希”,她怎么了?日日与诗为伴的人,忽然丢下诗歌失踪的人,去了哪里,安吗?和然希从未说过话,彼此不认识,可读过她的诗。短诗写得很美,很灵气,除此之外一无所知。这个晚上读诗,忽然就想起她的诗。隐约听兰提起过她,她还好吗?还有你,脸上的伤,好些了吗?

    燕子,我好些了。不瞒你,我也时刻牵挂着然希,她和你一样,是我喜欢的女子。每每上网读诗,就会猜测,想念,神伤。她去哪儿了?曾经数次动过念头要为她写点什么,又中途放弃。我不知道我能凭什么力量把她找回来,为爱着她的我们继续写诗,写她心中的梦花园。

    嗯。。。兰。。。一所诗歌的庭院忽然就空寂无声,让人想念,更让人心疼和不安。又希望仅仅是一厢情愿的虚惊与担心。。。有时候言语苍白,可如果有神灵,他就能看见我们用心的祈祷和祝福。兰。。。你的身体需要调养,不要熬夜。早点去睡,不要回了。

    善良的天使,燕子。在忍受自己伤痛的时光中,从没忘过给他人光芒。但是,燕子,我们的身边一直有令人伤感的离开,无论是暂时的,还是永远的,我们无法扭转或改变事态的结局,无法改变。但是我们,每天都会期待奇迹的发生,这是我们发自本能的悲悯。

 

201103262355初稿

201103271417定稿  于禾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