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星星
星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79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人游,四人饮

(2009-09-01 16:38:11)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2007年的暑期我把含泪的笑声、幸福的遗憾、酸酸甜甜的爱情以及大罗山的一切狠狠得全部打包装进我的行囊偷偷地离开了我的大学。

我一直以我的大学为荣,因为大学给了我很大的关怀,这些关怀体现在我的同窗和老师们身上。但我一直不敢认为我的大学是否以我为荣,源于自己的不肖,渐渐背离了传统。在关怀与背离之间常常让我感到惶恐。但在惶恐之余我无时无刻不在感谢和思念我的大学,因为我只有在那些人和事上才能找到记忆的价值。

大学的同窗之谊无需多言,全然在充满酒香的文字里,那时的我们似乎很乐意做愤青或是高雅一点的文学青年,彻夜的激扬文字,乱点江山,满腹的书生意气,也正是这样的意气才把我们分隔多年之后仍能联系在一起。

大学的恩师们我们更是怀着敬意和感激,被小朋友戏称为“林爷爷”的林维民教授,虽年过花甲却不失时尚和魅力,他常常穿着当下最新款的耐克运动鞋,戴上墨镜就别提有多儒雅了。大一时挂我专业课的是他,大四时给我毕业论文评优秀的也是他,因他我接触到了《诗经》,遗憾的是没有能读出点有价值的感悟来。周小兵博士是个对学生充满十足热情的老师,因此他和我们走的最近,因他我们也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到了外冷内热的金文兵老师,其二人系我们口头所提的“南大四才子”其中两位,现在从叶掌门手里接管我们人文学院的丁治民丁大好人也在其列,我们大部分的学生至今没有能弄懂他所教授的《古代汉语》,但他总是鼓励我们,而且在他手里从不挂科。

直到我们实习时接触到了严面的林陈微老师与和蔼可亲的林亦修老师,我被分到林陈微老师那组,但我常常到林亦修老师那串门,原因有三:其一,我怕林陈微老师的责问;其二,林亦修老师那有更好的烟可以抽;其三,林亦修老师与我同是苍南人。因此我多认识了一位良师,老温师的良师固然还有许多,诸如崔勇老师、金理新老师等总之他们是大学对我们最大的馈赠与关怀。

往事历历在目,却着实也让我知道不可能回到过去。毕业近三年之间也无暇去看望恩师,实为不肖。恰逢前日金文兵、周小兵、林亦修三位老师随性漫游至霞关,接到周老师的电话时他们已经离开霞关到蒲城正准备驱车前往县城办事,我百般盛邀,他们也不好推却。我来不及换衣服便包车去蒲城与他们会面,晤面时他们很是关心的问候,让我深感亲切。我在古城农家乐略备酒菜招待他们,席间闲谈很是和谐,他们频频说我太客气准备的太多怕我破费,我想这些都是师生之间的纯洁情谊。席间金老师要开车便饮少许,平时他可是海量,周老师一贯是量浅我们也都是随意,林老师则是个十足性情之人且无要事在身便关了手机痛饮,我是激动也就不顾身体状况放开了喝,接着酒性我讲了很多的闲话,老师们一直是很关心我的各种状况。四人吃着农家小菜,享受着田野的习习凉风很是惬意,直到夜深我们方离开。

四人回到霞关下榻于半岛酒店,面朝大海睡了一宿,希望昨夜的大海不要带走我的记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