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星星
星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79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只碗的故事

(2008-07-18 20:22:48)
标签:

桥墩

碗窑

分类: 随笔

 

桥墩在县城以南,相距12公里,打的只需一刻钟。一直生活在江南片区的我,第一次听说桥墩这个地名还是小时候从老人的口中述说的好多年前的水库塌方这件悲惨的事件得知,直到读了大学,方结识了好些个桥墩的朋友同学之类。去年和朋友去桥墩游泳,算是首次踏足此地。暑期已经半月过去,找各种理由与同学朋友们相聚互相打发无聊的时光。昨天,受同事所邀去桥墩一游,同行者七人,皆为霞关同事,计划玩两天,去两个景点,这姑且算是故地重游吧。

可能是当教师的缘故,大家都很准时地在雷家的政府大院集合,稍做休整并顶着烈日去车站。第一站是玉苍山,车票十元,沿途风景与去霞关的路相似,也是条美丽的公路。路况良好只是弯道较多路面也略显窄了点,车上有坐不惯的人晕车呕吐和一个小孩儿哭泣,其余的都像我等舒适地睡着了。费时三刻钟,“国家级森林公园”几个醒目的大字映入我的眼帘,我知道分明是到了,售票处有熟人,也为我们省下了210的门票钱。进入园区的景色并没有任何奇异特色,只是满目的绿,没来得及在意就到了我们下榻的宾馆,也许是建在山上的缘故,美其名曰“山庄”。办理了入住的手续,我们顺利地成了“庄主”,有效期是24小时。房间依山,环境算是惬意,大家早早用过晚饭并沿着地图走了一圈,这样的饭后散步于山间小径对我们常年居住在半山腰的教师而言并不新鲜,但这等轻松和漫无目的对久居城市里的人们而言我想应该是难得的。天色渐渐昏暗,我们在西天门领略了“夕阳无限好”的美景,不知那一刻一行人中是否有“只是近黄昏”的感慨。顺路而下,我们去了大家恨不得要把它改成“小便池”的“小天池”,最后沿着原路返回时天色已是黑色了。买些零食就去房间里撒野了,游戏甚欢,直至凌晨才各自睡下。几个极有情趣的人四点就起身去瞭望塔观日出,想必他们是看的舒心。

翌日清晨,雷的叔叔便驱车接送我们去第二站碗窑古村落,这里的路比先前的更窄些,但叔叔良好的驾车技术平稳地将我们送至目的地。经和售票员的商量,我们买了儿童票进入了景区。古村落保存完好,古色古韵,几缕袅袅的炊烟足以证明这里依然居住着朴素的农民。从提示牌上得知碗窑古村落地处苍南县玉龙湖河谷中上游,始建于明洪武年间。融民居、古陶瓷生产线、古庙古戏台于一体,至今仍完整保留着商品经济萌芽时期以手工业工场为中心的古老村落形态,是一活生生的"历史博物馆",堪称人文景观之一绝。碗窑依坡而筑,每条窑有八九格,故名阶级窑。古代工匠充分利用水力建成八级水碓,计有46个捣臼的半自动生产流水线。村落中至今仍保留着300多间清初样式的古建筑,吊脚楼更具畲乡风格,顺坡拾级而筑,宛如一座石朴的山城。碗窑附近有三折飞瀑,每级高30至40米,瀑布飞流之下均是一泓碧潭,深不见底。一只碗的故事

到了碗窑固然要做一个碗,我们好容易找来了一位师傅为我们做。从他的外表看约莫六十光景,老人家叼着咽,耳背还夹着一只,烟味很冲,他没有任何言语,只是默默地先从溪边提来水将那个我姑且叫转盘的东西仔细清洗一遍,中间堆有泥巴的和旁边的一个小凹处洗得最干净。接着,他挖掉残留的泥巴,应该是他为前一位旅客做碗留下的,准备就绪后,他从乱放在周围的编织袋中挖来新的土堆在转盘的中间,用食指和无名指扣住转盘边上的凹处迅速转动起来,专心地将泥土抹匀。转盘需要人工不停地转,老师傅从不在意我们的惊叹和对他进行拍照,连我们的询问亦是不加理睬。只见那转盘不停地在转,老师傅双手沾了些水,上下一抹一推,两个拇指一抠一只碗便成型了,此时他再用一根细草在碗口一捋,碗口就变得平滑起来,然后用一根扁平的竹片折成一定的弧形伸入碗胎内,一只碗经这样两步的修饰顿时细腻许多,最后用铁皮将作品割下放在旁边。老人家又用同样的方式做了一个小碟。他的表演完毕终于说了一句“谁来试试。”,一个同事上前作弄了几下,惹来了大家的取笑,接着我自顾上前,一边学这老师傅的姿势一边有模有样地做起来,结果碗固然是做不成引来他们取笑为“一坨屎”。期间老师傅只是在旁边看着,抽完了第二支烟。我在喃喃着是否可以将碗带走,他意外地说碗没有烧制太软带不走的。我一者喜欢这样古韵的东西,二者不知何时还能来此地,三者即使再来老师傅安在。叔叔看出了我的心思,拿来石板将碗小心取来交于我,我像小孩子捧着自己的心爱礼物一样带到了雷家,我把它放在走廊上暴晒,认为这样可以取代烧制。

雷家很是好客,煮了一桌子的菜,当我们酒足饭饱出来,只见那只碗果然变得坚硬起来,另一个同事羡慕不已,但我立马明确立场断了她的“邪念”,我得意于自己的智慧,安心地让它暴晒于烈日下,可当我再次出来时,同事告知我碗被晒裂出了一个大口子,我沮丧地把残缺的碗捧回房间,深深懊悔自己为什么不早些将它拿进来。同事们安慰我“残缺也是种美。”,不知维纳斯的雕像也经历意外而断臂成了残缺美的经典呢?

这就是一只碗的故事,我希望讲给她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7月27
后一篇:六年之酸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7月27
    后一篇 >六年之酸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