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明荃a爱智慧
马明荃a爱智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270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异地高考,中国教育的平权运动(2)

(2012-10-22 21:52:15)
标签:

异地高考中国教育的平

杂谈

分类: 招生考试就业

异地高考,中国教育的平权运动(2)

     京籍人士原来享受优势资源和福利,并不意味着他们有继续享用的正当性。

既得利益者不会轻易放弃“特权”

教育部等四部委发布《关于做好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工作意见的通知》,将制定政策的门槛下放给地方政府之后,地方政府如何设定门槛,将成为这项政策是否可以执行的关键。因为这种情况下,在户籍划分上享受着惯性户籍福利的人士,必然会试图通过各种途径对地方异地高考门槛的限定讨价还价。

如此一来,政策制定的博弈过程便愈发艰难 。一方面,外来人口往往很难像本地人士那样,在政策制定的过程中 ,很好地组织均等博弈的推动力量;另一方面,不对等的博弈,必然会给地方政府在制定政策时留下口实,因为政策制定者本人也是既得利益者之一。[详细]

 

地方政府与高校已形成稳固自洽的利益结构

在中国,地方院校由地方财政支撑不必多言,而掌握优质教育资源的部属院校的投入,则采取中央与地方财政共担模式。地方既然出了钱,自然要开出相应的“条件”,一些优质院校招生政策向本地学生倾斜,也“水到渠成”。

在地方政府看来,自己出了钱,对高校给予方方面面的照顾,享受一点“特殊待遇”理所应当;在这些地方的户籍居民看来,财政供养高校的钱来自纳税人,自己理所当然地应享受到“特殊待遇”;在高校看来,在人家的地盘上办学,须仰仗地方之处颇多,以政策倾斜换取政策照顾,也合情合理;但在这些地方之外的人们和非户籍人士看来,“公”字头的优质教育资源被当做利益交换、瓜分,当然不公平。[详细]

 

高考移民等担心依然存在

部分京籍家长认为目前享有的权利就是公平的,而外来家长则认为现有的制度在保障一部分人的特权是不公平的。所以,在树立教育公平的大尺度下,还要有一个具体的公平尺度,例如孩子在北京拥有至高中毕业四年及其以上学籍的,以及父母在北京属于常驻人口的规定,就属于一种尺度的具体体现。

类似的尺度既确保了外来务工孩子的高考权利,也有利于防止“高考移民”的发生。当然,正如学者们所指出的,一些不达标准的孩子已经读高三,在原籍又没学籍,此类特殊情况应该有特殊政策处置。[详细]

期待异地高考成为中国教育平权的开端

一场由政府社会精英共同发起的教育平权运动,使强势群体为弱者做出牺牲,以实现平等的梦想,将为社会注入持续不衰的活力。

美国教育平权运动,让出身不再决定命运

美国驻华大使的骆家辉时常提起他的早年经历——1968年,他从西雅图的一所公立高中毕业,考进了耶鲁大学。对他而言,这个转折有改变命运的意义——他出生在种族歧视十分严重的50年代,身为退伍军人的父亲却找不到工作,全家租住在6平方米大的公屋中,小骆家辉连一句英语都不会说。

好运降临在他要考大学的60年代,一场声势浩大的平权运动在全美展开,国会于1964年通过了《公民权利法》,并在此基础上制定一系列被统称为“肯定性行动”的法律,规定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在招工、入学、企业竞争中受到“优先照顾”。骆家辉也从此受益。

在更大的背景里,“让每一个孩子上大学”的目标正应对了美国人在全球分工时代的远大预见——公立学校系统曾经为美国培养了大量的劳工阶层,而现在,这样的工作机会早已被转移出国,未来美国年轻人的目标应该是政治、商业、科技领域的全球领导者。

让出身不再决定命运——美国教育平权运动40年

一场由政府社会精英共同发起的教育平权运动,使强势群体为弱者做出牺牲,以实现平等的梦想,并为未来的美国社会注入持续不衰的活力。

在纪录片《等待超人》中,来自美国洛杉矶市的西班牙裔小女孩黛西面临这样一个难题:她梦想成为一个兽医,这个梦想要从学好8年级的数学开始——然而在她所在社区的史蒂文森初中,只有13%的毕业生数学是合格的;而在史蒂文森的直升高中罗斯福中学,只有3%的毕业生成绩可以达到申请四年制大学的最低标准,57%的学生甚至无法毕业。

类似的命运不只降临到黛西一个人身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教授罗伯特·拜耳凡斯将像罗斯福中学这样,有40%以上学生不能按时毕业的高中称为“辍学工厂”,这样的“工厂”在全美有2000所以上。

你所在的地区有100所公立中学,却只有1所“明星学校”。假如你不在那个社区,父母又没钱送你去私立学校,就只好困在自己社区的中学里。在这里,要与那些家庭背景良好、享受优越教育资源的白人孩子公平竞争上大学,几乎难于上青天——这就是美国“穷二代”被复制的逻辑,与世界任何地方并无二致。

然而,在过去的四十多年中,美国的精英阶层发起的一场教育平权运动,正在使强势群体自觉地为弱势群体做出牺牲,以实现平等的梦想,并为美国社会注入持续不衰的活力。

让落后者先起跑

刚刚就任美国驻华大使的骆家辉时常提起他的早年经历——1968年,他从西雅图的一所公立高中毕业,考进了耶鲁大学。对他而言,这个转折有改变命运的意义——他出生在种族歧视十分严重的50年代,身为退伍军人的父亲却找不到工作,全家租住在6平方米大的公屋中,小骆家辉连一句英语都不会说。

好运降临在他要考大学的60年代,一场声势浩大的平权运动在全美展开,国会于1964年通过了《公民权利法》,并在此基础上制定一系列被统称为“肯定性行动”的法律,规定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在招工、入学、企业竞争中受到“优先照顾”。

作为民权运动的大本营,全美高校积极响应,在那一时期招收了大量少数族裔和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骆家辉进入了耶鲁大学。

这样的“优先照顾”,甚至让白人学生认为受到了“反向歧视”:1972年,被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院拒绝的白人学生艾伦·贝基发现在医学院当年录取的16个名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学生中,绝大多数人的GPA和MCAT(医学院必备标准考试)成绩远远不如自己。他一怒把加州大学一直告到了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虽然判定加州大学必须录取贝基,却认为大学“有权实行一些使学生来源多元化的政策”。

最高法院首位黑人大法官瑟古德·马歇尔的更是在意见书中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黑人的经历与其它族裔群体的差别不是程度上的,而是本质上的。”要弥合这种差别,强势群体必须将自己的一部分利益让给弱势群体,在激烈的自由竞争中,让落后者先起跑。

这个法案在而后的30年中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在1965-1995年间,美国黑人家庭达到中产阶级水平的比例从18%上升到40%,在管理和技术领域中的就业率增加了两倍;到1997年,黑人、西班牙裔人、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土著人占大学生总数的比重已经只略低于其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

把帮助的起点再提前

1985年,温迪·库普从得克萨斯一所著名的私立中学考进普林斯顿大学。入学以后,她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自己觉得很简单的功课,她来自布鲁克斯地区(纽约著名的黑人区)一所公立中学的室友却觉得很难。

这个困惑成了她大四论文的题目,研究中她发现,是因为公立中学的低教学质量导致了这种差别,而公立中学恰恰是少数族裔和低收入家庭学生聚集的地方。一个明显的事实摆在她面前:虽然弱势群体的学生可以因为“优先照顾”进入大学,但他们此前获取的教育资源远远少于强势群体——要实现真正的公平,帮助的起点还要提前。

1989年,库普大学毕业,她创办并和未来的丈夫、哈佛毕业生理查德·巴斯发展了公民组织“美国援教”(Teach For America)。后来,巴斯用一句话解释他们最初的动力:“为什么在美国,出身还可以决定命运?”

在二十多年间,“美国援教”共有过14000多名成员,他们大多和巴斯夫妇一样,毕业自“常春藤”大学,在签订2年的服务合约之后,自愿到教育质量最差、最贫困、社会问题最多的社区任教。

这些充满活力的年轻人给信心低落的“辍学工厂”带来了希望。尽管2/3的人会在2年服务期满后离开,进入其他行业,但他们以其他方式继续贡献——现在,“美国援教”每年接受来自高盛、谷歌、盖普等众多公司以千万美元计的捐赠;还有1/3留了下来,成为教育改革的推动者,其中就包括后来创办了全美最成功的特许学校体系KIPP(knowledge is the power program知识就是力量项目)的大卫·莱分和麦克·芬博格。

让每一个孩子上大学

如果说公立学校系统是“穷”孩子别无他选之下必须要吃的“大锅饭”,特许学校的设立就是给了他们选择“开小灶”的权利。这类学校虽由政府按人头拨给教育经费,却交给私人经营,不受一般教育行政法规的限制。KIPP学校体系,就是其中最成功的代表。

如果你走进位于KIPP在休斯顿大本营的KIPP学校,会觉得这里更像一座“军营”,而不是公立学校:学校里井然有序,安静得出奇;教学楼里的柱子上写着“没有捷径!”的标语;不同肤色的孩子穿着统一的T恤,上面写着“2024班”——那是他们将进入大学的年份,从进入KIPP小学的第一天起,他们就被告知自己一定可以进入大学。

1994年,大卫·莱分和麦克·芬博格在休斯顿贫民区对50个失去信心的“穷孩子”开始了第一个KIPP班级的尝试,他们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朴素理念转化为“军营”模式:从上午7:30到下午5:00的集中课程和活动,之后还有2个小时做作业;周末要补课,假期也有特别训练;老师手机全天开机,等待任何“求助”--KIPP的设计者相信,要扭转“穷孩子”的恶性循环,就要让他们尽可能地摆脱家庭的影响,通过KIPP得到更多资源。

“穷孩子”的命运确实被改变了:根据KIPP2011年4月发布的报告,89%的KIPP学生进入了大学。这些孩子大多是自己家庭中几代里第一个上大学的——KIPP的学生有95%是黑人或拉丁裔,85%来自低收入家庭,而全国平均来看,这样孩子100个里只有7个可以从大学毕业。

目前KIPP在21个州和地区开设了109所分校,受惠的“穷孩子”超过32000个。而从1990年,特许学校在公立学校系统改革受阻的背景下兴起至今,已经有5000所在全美各地展开过尝试。

“美国援教”和KIPP带来的“鲶鱼效应”,已经冲击了陈旧的公立学校体系,并引起联邦政府的行动:布什在2002年签署的《不让一个儿童掉队法》要求各州政府追踪每一个孩子的阅读、科学与数学成绩,确保在2014年之前达到熟练水平,“没有一个人掉队”;而奥巴马上任后,干脆将联邦政府对于特许学校的拨款增加了一倍。

在更大的背景里,“让每一个孩子上大学”的目标正应对了美国人在全球分工时代的远大预见——公立学校系统曾经为美国培养了大量的劳工阶层,而现在,这样的工作机会早已被转移出国,未来美国年轻人的目标应该是政治、商业、科技领域的全球领导者。

在奥巴马上任之后,大卫·莱分和麦克·芬博格在向新总统的联名信中写道:“奥巴马政府应该有打破成见的目标:在十年内让每一个美国孩子都能上大学或获得职业教育,这将会给他们带来非比寻常的人生机会——在这样一个全球竞争的时代。”

推进异地高考,开启中国教育平权之路

对于反对开放异地高考的京籍家长们,不妨抱以同情之理解。但因为开放异地高考政策是着眼于一种更公平合理高考制度的建立,且有助于进一步拆除户籍藩篱,那么就该坚定不移地予以推进,不为任何干扰所惑。

有必要指出的是,此次出台的开放异地高考政策并未一刀切,而是给北京、上海等优质教育资源集中地区留下充分的缓冲期。换言之,对于这些地方而言,改革将是平稳和渐进式的,因此部分户籍居民过于激烈的反应亦不可取。

而除了拿出开放异地高考的政策,对于高校投入的资金分摊模式,也有必要调整和完善。若高校仰仗地方财政的局面不改变,教育资源就很难做到公平分配。

晶报:京籍家长反对开放异地高考,有没有道理?

对于反对开放异地高考的京籍家长们,不妨抱以同情之理解。但因为开放异地高考政策是着眼于一种更公平合理高考制度的建立,且有助于进一步拆除户籍藩篱,那么就该坚定不移地予以推进,不为任何干扰所惑

前天上午,20余名北京籍家长代表到访北京市教委信访办,明确提出反对开放异地高考的诉求,理由包括“外籍孩子素质极差,打架斗殴带坏了本地小孩”、“外籍孩子不断涌入,占用了过多的本地教育资源”等等。这一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发激烈争论。

这20余名京籍家长的行为,同开放异地高考新政紧密相联。前不久,教育部等四部委联合制定的 《关于做好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工作的意见》,被外界解读为逐步开放异地高考的信号,也受到普遍欢迎。如今部分京籍家长到当地教委反对开放异地高考之举,自然招致批评,不少网友认为这是“对特权的公然维护”和“极端自私的表现”。

异地高考问题的背后,是户籍制度问题,而一直以来,因户籍制度带来的种种不公也饱遭诟病。就此而言,人们对一些京籍家长的不满,也有对户籍制度反感的“情绪转移”。户籍藩篱该不该被拆除毋庸赘言,开放异地高考也是大势所趋,但在一个开放的社会里,应允许多元意见表达,即使一些声音未必悦耳,也值得耐心倾听,深入探究反对开放异地高考声音背后的理由,或许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构建一个公平合理的高考制度。

京籍家长反对开放异地高考,说到底是不愿意因户籍带来的特殊福利被稀释。北京高校云集,优质教育资源集中,同样是考清华、北大,有北京户口的学生录取分数要比外地学生低一大截,这样的特殊待遇,谁都不愿放手。现在的问题是,这种特殊待遇是怎么来的,其背后的逻辑支撑又是什么?

在我国,地方院校由地方财政支撑不必多言,而掌握优质教育资源的部属院校的投入,则采取中央与地方财政共担模式。地方既然出了钱,自然要开出相应的“条件”,一些优质院校招生政策向本地学生倾斜,也“水到渠成”。在地方政府看来,自己出了钱,对高校给予方方面面的照顾,享受一点“特殊待遇”理所应当;在这些地方的户籍居民看来,财政供养高校的钱来自纳税人,自己理所当然地应享受到“特殊待遇”;在高校看来,在人家的地盘上办学,须仰仗地方之处颇多,以政策倾斜换取政策照顾,也合情合理;但在这些地方之外的人们和非户籍人士看来,“公”字头的优质教育资源被当做利益交换、瓜分,当然不公平。

户籍制度不仅扭曲了高考招生规则,且围绕这种制度早已形成了一种稳固自洽的利益结构。想拥有北京、上海等城市的户籍不容易,民间有关一个北京户口价值数十万的传言也未必全是捕风捉影。一些人花大代价获取户籍的目的,说到底就是冲着特权而来,这种利益模式的形成和主导,正是政府部门。如今官方出台政策推动开放异地高考,实际上已触动了既有的利益模式,但因为利益结构的根基并未发生改变,因而难免出现碰撞和摩擦。而政府因为同时扮演者“主导者”和“改革者”两种角色,在推动开放异地高考之时,也难逃“政府请客,公众买单”的指摘。

由此出发,对于反对开放异地高考的京籍家长们,不妨抱以同情之理解。但因为开放异地高考政策是着眼于一种更公平合理高考制度的建立,且有助于进一步拆除户籍藩篱,那么就该坚定不移地予以推进,不为任何干扰所惑。

有必要指出的是,此次出台的开放异地高考政策并未一刀切,而是给北京、上海等优质教育资源集中地区留下充分的缓冲期。换言之,对于这些地方而言,改革将是平稳和渐进式的,因此部分户籍居民过于激烈的反应亦不可取。

而除了拿出开放异地高考的政策,对于高校投入的资金分摊模式,也有必要调整和完善。若高校仰仗地方财政的局面不改变,教育资源就很难做到公平分配。

 

相比现实的利益,公正的价值更值得我们捍卫

相比现实的利益,公正的价值更值得我们捍卫。这既符合道德要求,也符合每个群体和个体的长远利益。罗尔斯在论述公正时提到一个思想实验,作为如何判断公正的依据,简单地说,就是假如你是高智商的火星人,被抛到中国某个地方参加高考,这时你不知自己会是北京人还是外地人,你会如何设计方案,让自己免受不公?如果从现实身份和利益中跳出来,以局外人的眼光去评判,换位思考,答案就会很清晰。

当前社会正处在转型期,很多制度要经得起公正的考量和民众的质疑,否则就应废止或改进。如果我们允许以捍卫既得利益为借口拒斥改革,那社会进步就无从谈起。和其他方面改革类似,异地高考也不是一种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而是能够共赢的双方角力,只有将公正作为核心价值,尊重其他群体的合理诉求,社会航船才能顺利前行。

韩青:反对异地高考是无视社会公正

10月18日,20余名京籍家长“代表”到访北京市教委信访办,反对放开“异地高考”。其中有人表示,外地孩子素质极差,常打架斗殴,会带坏本地小孩。北京包括教育资源在内的公共资源本来十分充裕,不断涌入的外地人口,严重影响了本地居民的正当权益,而开放异地高考则会促使更多外地人涌入北京。(10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

放开异地高考是实现教育公平的必然举措,教育部也已松口,将门槛设定权交给地方政府。遗憾的是,这些京籍家长“代表”却从个人和小集体利益出发,公开反对放开异地高考。这既是在守护不合理的既得利益,也是在无视社会公正,正因此,所述种种理由才漏洞百出,让人瞠目结舌。

比如,说外地孩子素质差,带坏了本地小孩,这有何依据?即便有些个案,那就能以偏赅全吗?“孩子都是自家的好”,有这种心理倾向不算错,但这能作为说理依据吗?还说外地人挤占了北京的教育资源,这首先要说清哪些教育资源是北京本地的,哪些资源是属于全国的。试想,如果北京不是首都,会集中这么多的教育资源吗?而即便是北京的教育资源,外地人在此工作、生活、纳税,难道就没为此地做贡献不该享受该地公共资源吗?他们还将“教育公平志愿者”称为“异闹”,这不是乱扣帽子的“胡闹”吗?

从他们目前的发声中,看不到理性对话的素养,也看不到解决问题的诚意,看到的,只有撒泼耍赖式的情绪宣泄。说起来,这也算是民意,但这种民意,没有展示出北京人应有的胸怀和气度,也没有显现出以公正为旨归的大局观、正义感,也就难以赢得别人的尊重。这种心理,有点类似挤公交,没有上车的拼命往上挤,上了车的盼着赶紧关门开车,全然不顾别人的感受和需求。如果不转变这种心理,看不到利益之上还有公正在,社会就或如一盘散沙,或如一团乱麻,难以和谐有序。

其实,相比现实的利益,公正的价值更值得我们捍卫。这既符合道德要求,也符合每个群体和个体的长远利益。罗尔斯在论述公正时提到一个思想实验,作为如何判断公正的依据,简单地说,就是假如你是高智商的火星人,被抛到中国某个地方参加高考,这时你不知自己会是北京人还是外地人,你会如何设计方案,让自己免受不公?如果从现实身份和利益中跳出来,以局外人的眼光去评判,换位思考,答案就会很清晰。

当前社会正处在转型期,很多制度要经得起公正的考量和民众的质疑,否则就应废止或改进。如果我们允许以捍卫既得利益为借口拒斥改革,那社会进步就无从谈起。和其他方面改革类似,异地高考也不是一种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而是能够共赢的双方角力,只有将公正作为核心价值,尊重其他群体的合理诉求,社会航船才能顺利前行。

结束语:

一个地域歧视盛行、考生不能公平竞争、人才不能自由流动的国家是不可能强盛的。

(来源:凤凰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