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行
万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618
  • 关注人气:3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切都干不到心上

(2019-04-11 16:53:03)
分类: 十猫的江湖







一切都干不到心上


   远山就要醒了,山上的白云似一些白色的花瓣。园子里的迎春花就要谢了,桃花也要谢了。是老公告诉我的,我并没有出门。其实花就在楼下,离我的窗户直线距离至多只有十米,我用不到一分钟,就可以从楼上到了园子里。可我不敢正对这个现实。弥迩一生是弱者,它没有太多的领地,它只有在晚上才在邻居的墙上看世界。
   园子是有魂的,但这些魂,一个一个消失了。除了黑咪,那一群,都不在了。每当我走近园子,一黄一黑都会迎接我。但如今,弥迩它也许己经化作了一瓣连翘的落叶,长眠在哪棵树下了。
   狗娃与黑妞是埋藏了的。狗娃那时还小,带着病找了回来,死在地下室到楼上的路上,发现时还没有变僵。黑妞是从园子里寻回来的,用黄绸包了起来,埋在了园子里。灰咪死在了看车子的老头住的小屋里,发现时己经发臭,也许被投在了垃圾筒里。其余,包括我的命根小白,也是化作白雪漂浮在冬风里了。
   今天 ,弥迩又不归。春天,天气变暖,如果真的没有了,我连见它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只在心里忽忽地什么也干不成,但也不敢声张,声张猫爹会骂我。他从来就是把一切情绪藏在肚里淡化,而我从来就是把一切情绪化作文字与眼泪淡化。也许,弥迩的不归,己经成了必须面对的现实。
   十几天了,饿也应该饿死了。弥迩善良,一生只逮到过一只麻雀,一只斑鸠,都是带回家来给人分享,都无法把人家咬死,麻雀弄回家来,涵清扑上去时,才吓死。斑鸠让我放飞了。从此,它是断然不会对动物下手的。所以,它就算是活着,十几天不吃,也饿死了。我想是它走在哪里,脑梗发作了,走不动道。最后,自己一天饿比一天。一切都干不到心上一切都干不到心上
    它应该是告过别的。我因为妈妈来了,就没有注意它的反常。弥迩三十一号那天,早晨回到家,就睡到阳台的床上。我发现它时,与往常也没有什么两样。只是那天的走反常。平时它吃不到罐头是不会走的。好似回家来只为等罐头。一旦吃到,就会起身走。我知道它不是想走,是因为它一生没有用过家里的砂子,它一吃上就想如厕,跑了。年老了,毕竟不同于年轻时候,所以一吃上就会想着排泄。但那天,弥迩没有要罐头就走了。我纳闷问猫爹:弥迩没有吃罐头就走了?猫爹说是。在这个家里,我管喂,猫爹管开门,分工明确。弥迩想吃罐头会问我要,想走会让猫爹开门。但也偶尔会有例外。那一天,它走,猫爹放它走。它没有要罐头,我不知道它走。这是它第一次没有要罐头吃就自动走了。这其实就是预兆。但我们忽略了。
晚上,弥迩又回来过。回来没有睡,也没有要罐头,就又走了。我又问猫爹:弥迩走了?他说走了。有时候猫爹会喂猫,那天因为我妈在,所以,他喂猫就成了正当。
    如果弥迩始终不回来,那就是告别仪式了。但谁也不往那儿想。我己经不记得它是不是还回来过。但是,有一天就是最后出走的日子里,我为它打开门时,它没有回头,向往常一样走掉,没有任何异常。我心想,不会是最后一眼吧。这样的感觉,小白走时也有。但我觉得每一次离别都怕是永别。这样的想法也是寻常的。所以,也没有大在意。
    如今,弥迩十几天不归了。至少十一天了。我必须得面对现实了。今天,我什么都无法干了。想写的有“猫操,柳比歇夫,禅悦为食”,还有一个大任务,为五月份的一场讲座做准备。但是,弥迩不回来,我又如何能安心干想干的事情。
  我的弥迩,给娘托个梦,你是否还安好?你只是被更雄壮的男猫断道了,不敢回来!如果你在哪里,你托个梦让娘去抱你回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知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知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