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弥唱
弥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9,306
  • 关注人气:1,7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东南沟村残笺

(2018-12-12 16:21:44)
分类: 行板



    【壹】

    再拐一个土坡弯就是村口。
    歪斜的小路以碎石和泥块代言
    昭示着黄昏
    也昭示着一只鸟的缄默
    再拐一个土坡弯
    就是更高的天空。
    鸟飞翔着,反复划开
    天空的伤口,以此
    完成它更深更蓝的鸟鸣


   【贰】

    花色头巾裹住陈年的羞涩
    裹住眼神里藏着的深谷
    她们胆怯、低凹,不肯抬头
    她们手中的草垛太重了
    坠弯了腰身
    和花头巾上金黄的落日



   【叁】

    东南沟村不相信夜晚。
    村头那颗怪石是明亮的
    空气里那被豢养被挣脱的
    那喃喃的羊圈味道是明亮的
    孩子们的眼神,送出哈语时
    断裂的声带是明亮的
    他们大于夜色的
    冥冥之中上扬的忧伤
    是明亮的


   【肆】

    更寂寥的那座土屋
    炊烟高过秋风。黄昏的光线 
    比文件上的地名晶莹得多
    黄昏带来虚无也带来潘多拉魔盒
    空置多年的密码
    屋檐下,我的亲戚哈斯木别克
    瞳孔清澄。他说别怕。
    他叫我:妹妹
 

   【伍】

    哈斯木别克的白色汽车
    载着一家四口人全部的生计
    以牛奶兑换的清晨和
    以草垛赎回的夜晚同样昂贵
    车轮下上扬的尘土和
    车厢内屏住的寂寞同样日理万机
    白色汽车跑着,跑着
    追赶四季的风——
    那风中的玫瑰与尊严


   【陆】

    阿丽亚和胡安之间隔着春天
    姐姐阿丽亚的睫毛上总落着雪
    目光寒冷而阴郁
    使弟弟胡安的笑脸更加炙热
    更加接近夏季
    他们总是从低处跑来
    扑在我的仆仆风尘上
    他们的小手在我的腰间
    轻轻颤抖


   【柒】

    此刻,在东南沟村干冷的电线杆旁
    我甘愿地相信了一切——
    脚边的小石子有不羁的魂灵
    某段故事将会带它走远
    归于安宁。我相信
    那些热炕上铺满了黎明的理想
    牛羊定会妻妾成群
    我相信哈斯木别克那顶旧帽子
    遮蔽着苦难,高于乌云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来临
后一篇:一些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