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小说家杂志社
小小说家杂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422
  • 关注人气:2,0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蒋  默:来电显示

(2015-09-29 11:28:30)
分类: 作品

来电显示
蒋  


    “嘟——嘟——”电话骤响,霍处长从梦中惊醒,还没反应过来,电话铃停了。“谁呀,这么早。”老婆阿平嘟囔道。要么是别人拨错了,要么是“一响停”诈骗电话。别管它,翻身再睡。正迷糊,电话又响了。霍处长伸手抓话筒,没够着,等抓住话筒时,听到的是忙音。
    “发神经哪,这么烦人。”阿平也侧过身来。
    “你打错了,别烦了。”
    霍处长完全没了睡意,拧开灯一看,壁上的挂钟已指向6点。“该起床了。”他的军营作习习惯依然没改变,穿戴十分利率。掏出手机开机时,床头的电话再次响起。他迅速提起话筒,“喂,哪位?”
    对方说:“我说嘛,那个没来了。”
    “啥?”霍处长一听对方懒洋洋的声音,马上反应过来,将话筒死死地压住耳朵,“哦,张主任这么早,有啥急事?”
    对方说:“都一两天了,那个一点反应都没有……”
    “嗯嗯嗯,好好好,上班后立即处理。”霍处长啪地挂了电话。心跳得厉害,脸上却必须保持平静。见阿平没动静,应该没露出什么破绽。
    霍处长开了手机,调至振动状态。担心那讨厌的电话还会来。两年前陪客人去洗浴城,认识了小米,后来又去了几次,点名要小米服务。不久就约出来开房了。小米老公长期在南方打工,有个5岁的儿子,由乡下的爷爷奶奶带着。她没文凭,没专长,只有一双勤劳的手,先在一家川菜馆当服务员,有人见她长得秀秀气气、白白净净,介绍到洗浴城。她有过犹豫,说那里名声不好。介绍人说那是外面误传,那么多人在里面工作,又没啥。小米进去干了一个月,工资比餐馆高,就安下心来。洗浴城服务项目多,浴足、保健、桑拿,正规的、歪的都有。小米先干的洗脚妹,简单易学。后来发现洗浴和做保健的挣钱多,心中有了几分羡慕。而身边洗脚的姐妹中,不少人结识了什么“总”什么“长”的,也洋了起来。霍处长正是在她刚调岗位,心里矛盾时认识的,难怪几乎没花功夫就将她拿下了。第一次在宾馆,小米对霍处长说,你是个情场老手吧,肯定有了不少女人。霍处长裂嘴一笑,你咋个说这种话呢?小米自言自语,除了我老公,你是第二个。霍处长信了,对小米添了些怜爱。
    成了相好后,小米从未开口要这要那,这令霍处长很感动,主动给她买衣买鞋,隔三差五约出来吃夜宵。
    老是以陪客人不回家,阿平有了怨言,陪这陪那,家成旅馆了。他又常常完不成“功课”,以身体不适敷衍过去,于是阿平更加唠叨不休。他认为阿平更年期提前了,喜怒无常。有几次,他发现阿平偷看他的手机,开始警觉起来,得谨慎行事了。
    霍处长洗漱完毕,对阿平说跑操去了。阿平在被窝里嗯了一声。霍处长有晨练的习惯,也是在部队养成的。然后在街头找家早餐馆随便吃点,就去上班。阿平还不成起床,孩子上寄宿中学后,她开始睡懒觉。
    霍处长下了楼,忙给小米拨电话。未接。跑步到街上,继续拨,接了。他停下脚步,轻声说:“啥事这么早打电话?”
    小米说:“在值夜班,下了班才洗完澡,准备睡了。”
    “不是给你说过么,别打座机。”
    “你关机了嘛。”
    “见面说不行吗,傻丫。”“傻丫”是霍处长对小米的爱称。
    小米说:“那个没来,我担心呢。上了身,很麻烦。”
    霍处长用平静的口吻说,别急,观察几天,我知道处理的。小米在电话那头嘟嚷了句什么,说:“好嘛,听你的!”
    霍处长一路小跑,脑子里想到了在医院产科工作的战友老婆,到时咋说呢,就说是乡下的亲戚。
    阿平其实没睡着,霍处长前脚走,她翻身下床,翻看了床头柜上电话的来电显示器,盯住那个号码,想了想,拭着回拨过去。一阵彩铃声后,传来甜甜的女声,您好!这里是白天鹅洗浴城……阿平以为号码错了,又翻查了一遍,没错呀,怎么是洗浴城打来的呢?她好奇,再回拨一次,一阵彩铃声后,又是那个甜甜的女声,您好!这里是白天鹅洗浴城,请问您找哪位?阿平说,刚才有人打过来,我不知道是哪位。哦,对不起,可能是分机拨打的。对方平静地说,随即搁了电话。
    中午,霍处长一到家,阿平便问早上的电话咋回事。
    “啥咋回事?”霍处长一脸镇静。
    阿平气呼呼地说:“明明是洗浴城的电话,还张主任张主任的,装蒜!”
    “不可能。”他嘴上硬撑着,暗自一惊,猜想阿平是查过来电显示了。他在客厅串联的话机上翻看,果然是那个熟悉而讨嫌的号码。
    “咋样咋样,假不了吧!”阿平睁着一双愤怒的眼睛。
    霍处长顺势往沙发上一坐,淡淡地说:“唔,狗日的张主任昨晚忙哩,陪客人搓麻将,后来又陪去浴足,可能是晚了没走。”
    “鬼才知道在搞啥!”阿平重重地甩了一下门,转身进了厨房。
     《小小说家》2015年7月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