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小说家杂志社
小小说家杂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864
  • 关注人气:2,0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上期回顾:小小说创作要有自觉意识

(2015-09-28 14:30:53)
分类: 本刊评论

小小说创作
要有自觉意识

——《小小说家》2015年7月号点读
廖纯洁


    对于小小说来说,人们常说越短小越难表现,但唯其短小越应表现出它的精神和美来,就像一颗晶莹剔透、闪闪发亮的钻石,才能显示出小小说的艺术价值。要使小小说表现出一种精神和美,我认为就要求作家具有创作自觉意识(它的积累成为一种直觉)。这种创作自觉意识,体现在三个方面:对生活事件(事物)的自觉(即自觉到如何捕捉到潜在本质的生活事件或事物);创作艺术的自觉(即自觉到自己如何以切合的艺术形式或者艺术结构表现这生活事件或事物);语言表达的自觉(即自觉到语言如何准确而简练的表达前两者)。这三者的融合才能达到小小说创作所显现和揭示事件(事物)的本质,从而“被表达为一种无形的幽灵的‘精神’”(法国雅克·马利坦《艺术与诗中的创造性直觉》),显示出小小说的美。
    对生活事件(事物)的自觉、创作艺术的自觉、语言表达的自觉这三者的自觉意识也存在程度的不同与缺失,而决定作品所达到的高度、深度与美。本期小小说的作品我认为在这三者上表现出不同的层次,也就是表现出不同的精神高度和不同的美。下面所说的只是就作品表现更为突出的方面所作的点读。
    作家对生活事件的观察自觉,就是自己以其自身的感觉体验和情感去发掘生活事件中与自己同质性的认识,这样“洞察他的人物并预见他们的行动,径直展开和发展人物的发展和作品的生产”而创造成作品。(法国,雅克·马利坦《艺术与诗中的创造性自觉》)本期表现出作家对生活事件(事物)的洞察而自觉选择的作品:蒋寒的《小区里的爆炸》。这“爆炸”真是“炸”出了隐藏许久的谜,然而作品对这谜未完全揭底。计志宏光面的“出差”,文斐引以为自豪,不料小区里的爆炸却炸出了让文斐心痛和迷茫。看是平常的生活事件,爆炸却炸出了深意:人性的本能的社会的意义皆藏于其中,就让读者慢慢地解读吧。蒋默的《琢磨》中的尹昌原在老年退休后还在琢磨人和事,“该放下的人放不下,不该放下的人想放下”的现象普遍的存在着,而自己老了还是爱琢磨,自己年轻时为什么就不多琢磨琢磨呢?“要是多琢磨琢磨就好了”,那时多琢磨也许能办成老和尚说的“还是好人有福”的好事。这里寄托了百姓多少希望啊!《女儿大了》的题材选取是当今处于青春期迷茫的青少们该如何教育的一个大问题,是令家长头痛的大问题。作品反映的虽是一个特殊现象,却具有普遍性。它让读者去认真思考。陈永明的《钱家寨轶事》。作家通过钱亮明一家为承继传宗接代,钱氏父子干出了违法的轶事叙事,不动声色的鞭笞了那种糟粕的传统意识与法盲的行为,是其祸害而断送了钱亮明这个好端端的幸福家庭。以血腥的事实警醒人们要扬弃传统意识的糟粕,知法守法,才是家庭和社会和谐的基础。郑贵梅的《偶然》,所叙的事件看是偶然,其实真正隐藏在事件背后的必然因素,在这次偶然的事件后成为显在事件,牵连出诸多的隐藏因素;而“我”因此事件不仅没有倾家荡产,却变成了名人,获得很多的感谢,一场大火尽是两重天。“我”这个人物形象在此事件中凸现出来。陈洪柳的《摆渡》选取的事件平常,但“我”教书几十年竟与这摆渡往返如常的工作一样。“我幡然醒悟:我的一生都在摆渡。”这结尾叙述给读者留足了想象的空间。钟荣的《父亲穿旧军装》叙述的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折射出父亲对儿子的深切爱怜。特别是每次急急的要进厕所的“包袱”抖落后的我,“心里一阵酸楚,突然想哭。”其间留给读者的是情感波澜的想象空间。
    作家对创作艺术形式或艺术结构的追求,是创作自觉意识的表现。作家在生活中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件(事物),还要有好的艺术形式来表达,能独出机柕,就能使作品产生艺术魅力而获得读者欣赏。这期作家表现出追求艺术形式或艺术结构的自觉意识的作品:支禄的《账单》情节简单,就是“我”发出的账单与父亲发回的账单的对比叙事,体现出作家的构思精准;其叙事简洁,还有韵味。两份账单的对比,“见证着新疆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永恒地烙在了我的内心深处。”其实这结尾在此结束就够了,它的含蓄会给读者以更多的想象空间。吕斌的《推销奇遇》,它真还有点奇特相遇的惊异、尴尬与释放、轻松的相异感觉。两种不同的推销行为却带来两种不同的结果,正常人的行为被不正常人的行为搞掂了;而不正常人的推销却被正常接纳推销的行为拒绝了。陈志森的接纳推销行为真是具有了一种反讽的意味。孙晓燕的《刀杆节》以阿普误射死普腊玛的惊人事件开端,并以刀杆节为轴心,串起了托龙、娜珊、阿普、普腊玛这几个人物的命运。托龙在父与娜珊两者的行为表现出心理的痛苦和矛盾,是残酷的父丧与真心的爱慕的极度纠结,却在托龙的丧父的野兽般嘶吼与走石子路的平静苦练行为中对比展现,这正是托龙人性挣扎的内心纠结的极致反映。这种纠结在结尾时还在延续:一连串叹息:“去年托龙在山上采过好多黑草乌……”王秋珍的《草鞋爷爷》,它把草鞋串联起了爷爷的今昔故事:抗战时的艰苦卓绝的战斗生活;当今仍保持着抗战精神的生活状态,不为拜金观念所左右,体现出草鞋爷爷的高尚境界,使草鞋爷爷“沟壑纵横的脸庞仿佛抹上了神圣的光辉。”欧正中的《复婚》,其叙事过程有高潮到低谷的突然转折而设置了悬念,其释念又显得那么温馨,也把谢杰的复杂心理变化刻画了出来。让读者也享受了一番爱恋滋味的心理体验,虽苦涩却温暖。夏兴初的《请你下车》的深意就在于“体会一下跋涉的痛苦,是想不到坐在车上的可贵。”作家所选取的人物行动出人意外,却在情理之中。把自己体验过此生活的艰辛,以请年轻人下车后在烈日暴晒下徒步负重前行对比叙事,说出:“记住,一个人总要经历过苦难,才知道什么是安乐。”这样点醒年轻人,让他服气,大家也顺气。黄杰贵的《别让领导扫兴》看似很简单的一项运动,却孕育了很深刻的人性化的意识。少年们与领导的行为自然契合,很是让领导和少年们开心,但事件就此急转直下,运动变味了:少年的被逼离,换来的是领导的下属陪伴运动,为此,杨县长“顿时脸往下一沉:简直是瞎胡闹!说着,转身愤然离去。”两种行为的对比,使杨县长的愤然离去,留给读者思考的意义很是深刻。
    作家创作的作品本身就是语言艺术的展现,精彩与否就看作家在语言表达方面是否力求有自我的表达方式而努力追求突破的自觉。孙丽丽的《荷花香里云水凉》《梨花如静女》《一剪寒梅暗香飘》。这三篇文章我认为在语言艺术表现上具有一种典雅风格。也就是这种语言叙事,我认为它应该是叙事散文类,但它又有小说的一些特征,小小说是不是应该还可以这样写?我觉得可以尝试。这几篇语言表达展现出的典雅风格,给读者一种新奇的感觉与优美的享受。应该说算是一种尝试吧。不过小小说作品还是应该有其较完整的,哪怕是简单的故事情节,在塑造人物、环境烘托的氛围中凸显优美典雅的风格,更容易被读者所欣赏。刘从进的《一只隐居在岛上的狗》,这黄狗为什么要留恋五指岛,作家以轻盈的笔调叙事,慢慢剥笋似的解开它留恋五指岛的意识:一种亲近大自然的天性。作品也给读者留下轻松、畅意与怜悯的感觉。李桂芳的《带她去看海》,好唯美,又好心酸。我与娟子、小狗的深情在唯美的看海的行为中(以插叙的方式叙述与娟子看海),让读者感受着温馨、浪漫,却又几近残酷{是因为“她”(小狗)经受癌症折磨痛苦的解脱——看海、安乐死}。作品选取的事件和叙述都颇费心思,体现出作家有着强烈的创作自觉意识。蒙福森的《山里的母亲》,采用了极为简练的对比式语言的叙事,鲜明地凸显了山里母亲真实的质朴的人性情怀。程刚的《花儿开了》,以花为媒,围绕花描写指导员对花的挚爱,隐喻着自己对美女记者的爱恋。作家叙述的花是那么圣洁,指导员心中的“花”也是圣洁的;美女记者看指导员的心灵也如花般的圣洁。指导员的忘我行为正是花般的圣洁体现,其行为感佩了美女记者,心中萌发的爱情也如花般圣洁:“今天,我来了,可你不在了,但我要告诉你,没人能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云樵的《进城》这类事件在生活中具有代表性:同一事件在不同身份的人物身上表现出不同处理方式。关系则成了事件处理的关键。作家把同一事件对比着叙述,冷静而诙谐,把局长的双面人格表露得淋漓尽致。读者就像是在读一则冷笑话,不知是喜还是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