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小说家杂志社
小小说家杂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864
  • 关注人气:2,0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蒋  默:搭便车的姑娘

(2015-06-01 06:39:32)
标签:

2015年

5月

小小说家

名家压阵

分类: 作品

搭便车的姑娘
蒋 

    作家邵康的一篇禁毒小说获了奖,颁奖会在西南边陲的一个风景区召开。邵康高兴的是,儿子伟伟正好在那边服役,顺道去看看。为了稳妥,邵康提前给主办方联系了。接电话的是杂志的仇主编,平时也写小说,对邵康比较了解,电话里很客气,哎哟是邵老师,我安排会务组具体落实,你放心好了!
    会议如期进行,议程简单,颁完奖后,便有一个长长的交流活动,自由发言,随意摆谈。因有企业赞助,食宿标准高,作家们酒足饭饱,脸上洋溢着轻松。邵康没碰到老朋友,倒是被几个新人老师前老师后恭维得脱不开身,整整一个下午,他一边喝茶,一边解答着那些奇怪的提问。晚饭后遛了一圈,刚回到房间,有人敲门,一位自称是负责会务的姑娘告诉他,去边防的车子准备好了,明早八点准时走。邵康点头致谢,好的好的。接下来,邵康打了两个电话。他告诉老婆,安全到达。会议的主题进行完了,剩下的时间是休息。老婆又叮嘱,一定要去看看儿子哟。他说当然,车都联系好了。他给伟伟打电话,已关机。他想糟了,原本该早告诉儿子的,也是想给个惊喜。
    第二天一早,伟伟打来电话,爸,你昨晚打了电话?邵康忙说自己参加一个会,已到了附近,上午要赶过去看他。伟伟解释昨晚在执行任务,所以关了机。说你来的事我早知道了,妈告诉的。伟伟问要不要派车来接?邵康想会议上已安排了,不必麻烦儿子,说正好有便车过来。用完早餐,邵康与仇主编告别,说是去看了儿子,直接回去了,下面的观光活动就不参加了。仇主编有些不舍,说邵老师难得出来一趟,这儿是天然氧吧,休整休整,说不定又构思出佳作呢。那是那是。邵康点点头,举手拍了拍仇主编高大的臂膀。上车的时候,仇主编来送行,见一位女子已坐在车上,便开玩笑说邵老师,有粉丝美女陪哟!大家笑,邵康也跟着笑。
    路上,美女热情大方,给邵老师和司机一人一瓶矿泉水,又发了一支口香糖。主动介绍自己叫何琳,在一家制药厂搞工会工作,平时写些散文、随笔,老公在边防检查站的那个镇上,搭便车过去看看。
    爱看小说么?邵康是小说作家,只对小说感兴趣。美女感叹,我从小就喜欢读小说,后来读大学还选的中文呢。怕写不好,一直不敢动笔,眼高手低的那种。
    以前写过小说?
    拭着写过,不过都是短篇,自己感觉太臭,没敢投出去。
    理论学多了害人哪!许多科班出来的作者像你这样的,作品还在构思就在考虑要表达什么、反映什么,捆绑了手脚,还咋个行路。
    是呀。我看简介,邵老师好像是学农学的,你不仅情节安排得妙,语言也十分优美。我们就做不到,即使抱着一堆好布料,也裁不出一件好衣。
    小说也不是那么神秘。说白了是摆故事。在故事中塑造人,又通过人展开事件。只要你有丰富的生活阅历,就有摆不完的故事。作家既在说自己的事,也在说别人的事,更多的是说想到的和听到的事。
    嗯。我回去写一写,请邵老师斧正斧正。
    虽是深秋,红土高原的气候还相当暖和。小车在穿越了这片原始森林后,一路爬行的基本上是弯道。因在边境,途中还经过了一个检查站。司机说以前还多些,有公安、林业、路政,到处设卡,耽误时间。现在整合了,联合执法。
    邵康有些晕车,不停地喝水。何琳从挎包里拿出一瓶木糖醇,来,邵老师,嚼这种薄荷的,防止晕车。邵康嚼了几粒,果然缓解下来。
    到了边防检查站,临近中午了。伟伟已在大门口等,留下大家吃饭时,司机和何琳要走,并约定了时间来接。
    父子相见其乐融融。邵康本想趁此机会采访采访边防战士,体验一下这儿的风土人情。可中午吃饭时,站里的官兵都来敬酒,他喝高了,一觉睡到大天黑。晚上,他抓紧时间,与年轻人拉家常。他了解到,这一带走私贩毒十分猖獗,检查站的任务艰巨,压力大。第二天上午,他打算去镇上看看的,怕影响儿子,就联系司机返回了。司机过来时,何琳也说一同回去,将就车。哎呀,这不影响你小两口团聚吗!邵康还感到有些歉疚。何琳大大咧咧,邵老师你笑话,老夫老妻了。
    伟伟弄了些当地的土特产,叫父亲带回去。后备箱里,已大包小包塞了不少东西。车子原路返回,感觉比来时快多了,也没了晕车。何琳也特别开心,一个接一个笑话,时不时来一个黄段子。邵康想,这可能才是何琳的本性。现在的年轻人,思维方式也不一样了。
    路过检查站时,要求人下车。邵康说昨天来时都没下车呢。执勤人员敬个礼,说这是规定。司机忙说这是邵指导的父亲,在景区开会,专程去看他。执勤人员仿佛想起了,又敬个礼,放行。
    邵康是在县城与何琳分手的。司机刚到家,邵康就接到伟伟的电话。儿子在确定他已安全到了家后,接着反复问了同行的何琳。
    你问这么细干吗?她也是参会的作者,老公在镇上开厂。不就是搭个便车嘛!邵康以为儿子误会了,怀疑自己拈花惹草。
    伟伟在电话里顿了顿,爸,你不了解这里的复杂性。你或许帮了别人的忙,犯了事还蒙在鼓里。
    人家有名有姓,又是作者,又是主办单位安排的。邵康心里正为这次出行而高兴呢,突然来了瓢冷水。
    我们查过,会务组的都不认识,说是你带去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尚庆海:亮堂
后一篇:刘武道:杀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尚庆海:亮堂
    后一篇 >刘武道:杀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