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类食物演化:天择、化肥及转基因

(2016-03-19 13:58:08)
标签:

转基因

食物链

营养成分

杂谈

董玉振

人类食物演化:天择、化肥及转基因

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 工学博士

(该文原始出处为董玉振的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微信:gudongz,欢迎转发,公众号转载需征得作者同意)

 

     本人并不是生物学家,因此,不可能从技术角度来谈论备受关注的转基因粮食的安全性问题。事实上,即使是顶尖转基因学者,他们也不能够代表终极真理,毕竟,转基因进入人类的食物链也只有20年的时间跨度。用这样的时间跨度来证明或否定转基因的安全性,都是不科学和荒谬的。本文试图从百万年人类进化和天择食物,到种植环境改变来理解转基因食物安全性的不确定性。

 

一、  人类食物结构的演进

 

    人类早期的食物结构可能主要以肉食类为主,打猎是获取食物的有效手段。随着人类的进步,农业文明的兴起,地球上各个地域的不同人种出现了一些有意思的变化。

    在汉朝打通西域之前,中西方交往的历史可能不易考证,但却在不同进程中同时发展的东方和西方,却在食物结构上发现有惊人的类似。比如,东西方人的饮食中都有小麦、稻谷、各种蔬菜类。到底人类是如何和何时进行的物种交换来达到惊人的共同食物兴趣的呢?对此,可能不易考证。西方人认为,他们的粮食种子就是当年上帝特别选好存在诺亚方舟里的那些。而中国人则认为,我们的农作物是神农氏尝百草后给炎黄子孙选的。上帝和神农氏有同样的美食嗜好,也算得上是个惊天的巧合。这种巧合中,也让我们看到,这几类主食经过千百万年的检验,已经证明对人类的健康和传承是无害的。当然,也有些属于非主食的,东西方差别较大,但因不是主食,偶尔吃点也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比如中国人说的“李子树下埋死人”,但我们偶尔买点李子品尝并无大碍,但人类应该不会把李子纳入主食结构。

    人类各族群部落在千百万年的进化中,最终以主食结构中拥有这些惊人的共同点的农业文明取得了地球的统治地位。而其他民族要么被同化,要么在千百万年地球的残酷生存环境中退化消失了。物竞天择,是人类绕不过去的规律。

    最近一千年来最显著的变化,就是游牧民族的变迁。游牧民族早期的食物结构以肉类和奶类为主,这种饮食结构具有高热量的特点,使得他们在体力上有优势,但在智力发展上迟缓,这在人种竞争越来越以智力竞争占优势的时代里,游牧民族的最后衰微也就是必然的了。实际上,当代营养学发展已经证明“五谷杂粮”中所含的微量营养成分之丰富,是远远超过肉食的,正是这类微量营养确保了人类身体和大脑机能的健康,而大豆中的氨基酸种类之丰富,也不是肉类蛋白可以匹敌,大豆等粮食中含的卵磷脂则是大脑必须的营养素。因此,农业文明最终战胜游牧文明,从食物结构的角度看是必然的趋势。(转载请注明:该文原始出处为董玉振的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微信:gudongz)

    

二、 化肥——令人欢喜令人忧

 

    二战之后到1970年代,人类迎来了一个汹涌的婴儿潮,导致地球人口大爆炸。满足人们的食物供应成了基本的人道主义需要。伴随着化学工业的发展,化肥应运而生。

    最初科学家开发的化肥主要是氮磷钾三种成份。这三种成分在农作物成长方面有明显的帮助,但却造成土壤的退化。后来为满足农作物对营养成份的多种需求,开发了复合肥。本人1977年小学五年级升初中统考,就这个“农业的三个主要养份”《常识》考试题,把我这个当时名扬片区五所学校的优秀学生搞得灰头土脸,闹天大笑话,让我一辈子也忘记不了这个该死的考题。

    中国农业建国后生产队体制下,主要靠土杂肥和粪便,全国农业都是绿色农业。1970年前后,开始逐渐给农村供应氨水。每当刺鼻子的送氨水汽车来到家乡生产队晒谷场上,我们这些小孩子会冒着刺鼻子气味蜂拥而至,去好好欣赏眼前这个难得一见的背着氨水罐的解放牌大卡车。

     中国自1972年中日建交和中美关系改善后,一口气连续引进了13套大化肥设备。这些设备至1979年全部建成投产,彻底改变了中国农业肥料结构,带来随后几年的粮食大增产。巧合的是,这期间刚好“联产承包责任制”推广,第二代中央集体和全中国的知识分子们毫不犹豫地将粮食增产纳入到承包制的改革政绩,把毛泽东晚年全国人民勒紧裤腰带用有限外汇引进大化肥设备的伟大经济成就,扭头就批判为“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化肥解决了粮食高产的问题,同时又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营养成分的流失。

 

    人类需要的营养分两类:一类是巨量营养,即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等,还要摄取一定量人体不吸收但有用的纤维素。另一类是微量营养,即大家熟知的维生素、矿物质、酵素菌类等。这些营养成分是确保身体机能正常的必须原料。

    先看这份来自德国黑森林地区的膳食专家的研究结论:每100克食物中维他命和矿物质的含量(毫克)

人类食物演化:天择、化肥及转基因

    蔬果中的大部分微量营养素平均含量在10年降幅几乎都超过50%。在85年我们通过吃一份苹果补充维生素C,到了96年就要吃够5份才达到一样的摄入量。很显然,当代人看似日益丰富的饮食结构中,却面临营养缺乏的困境。

化肥的广泛使用接踵而来的是各类慢性疾病的泛滥,比如,仅中国就有3亿人有“三高”中的至少“一高”。扣除少年儿童和青年,中国45岁以上的中年人中,估计有2/3已经身挂“一高”了,城镇人口的这一比例可能更高。癌症病患也越来越多。当代人一方面巨量营养摄取过量而导致肥胖普遍,另一方面,巨量营养中个别成分和几乎大部分微量营养又摄取不足。越来越多的营养学家把化肥使用导致食物营养成分减少纳入慢性病的原因之一。(农药、环境和土壤污染是另一个逃不掉的恶魔,还有当代人的快节奏和生活方式)

    当代人这样的饮食结构而导致的身体素质的下降,是否会逐渐具有遗传性,并导致未来人类素质的先天性低下,将是一个早晚都要面对的残酷课题。比如,越来越多人有糖尿病,而且有低龄化的趋势,这些人未来生育后代会否有遗传的可能?如果人类以这样的饮食方式传承1000年,未来人类社会的风貌将会如何?不寒而栗!

    啰嗦上述这些,要说明一个问题:化肥的使用可能会缓慢改变农作物的基因;但至少过去几十年来看,小麦、稻谷的基因应该没有显著的变化,暂时保持了物种遗传的稳定。但长期来看,如果不能做好粮种的保护和培育,1000年后的小麦和现在的小麦出现基因上的变化将是可能的。正如2000年来住在非洲的犹太人已经和黑人相同,一千多年前移居印度次大陆的白人已经皮肤很黑等。(转载请注明:该文原始出处为董玉振的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微信:gudongz)

 

三、   转基因食物的安全性问题

   

    有一点应该肯定,转基因农作物和化肥种植的最大区别是:化肥种植没有立即改变物种,但转基因食物已经是不同的物种了,也就是说,转基因小麦和非转基因小麦已经属于不同物种。人类粮食向转基因食物转化的跳跃幅度,远远大于从传统自然肥向化肥种植的转变。

    笔者啰嗦前面两节的目的,就是在分析转基因口粮化时注意的两个方面:新物种需要长期残酷的物竞天择,即使同一个物种在种植环境变化下也会对人类健康带来不可预测的风险。

 

    有关转基因安全性的问题,董某的答案只能是:不知道。因为任何有把握说安全或不安全的人,其实都面临证据不充分的问题。

 

      面对上帝和神农氏之后的第三批人类制造的新物种,在没有经过千百万年来人类进化过程的检验,下任何结论都是盲目和草率的。它可能会导致人类健康长寿,也可能导致人类的退化,这根本就不是书本理论和几十年的短暂应用所能判断得了的,当代人类的智慧还无法对未来几百年新型农作物的影响做出准确判断,因此一切皆有可能。

      转基因如果进入主粮,它和应用于药物完全不同。药物的副作用只要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就可以临床应用。但主粮则不允许有任何副作用,哪怕只有0.1%也不行。如果转基因主粮让每一代人的生理功能减损1%,这完全察觉不到,那么经过几代人,人类的后续传承就将面临无法挽回的灾难性后果。当今经过10多年的转基因种植后,能用十几年的经验来代替几代人的时间吗?白老鼠实验和人类毕竟不同,所以,即使白老鼠实验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也不代表人类应用没有问题。即使现在进行的白老鼠实验,也没有经过长期的遗传检验。在涉及到种族传承这类重大问题上,多份谨慎是负责任的做法。

    对于转基因饲料的应用,如果真要应用的话,我建议中国政府应该积极投资于动植物物种库的建设,没人能预测现在的养鸡场出来的鸡蛋是否能稳定地保持稳定基因一千年。目前中国进口大豆基本上都是转基因的,这类大豆主要用于榨油。虽然食物油用转基因大豆必然会影响到油脂的成分,但毕竟食物油在人类的日常饮食中的摄入量比主食低的多,所以,即使有些不确定性,但不像主粮那样影响巨大。事实上,当代人食用的奶油、饼干、快餐中已经不可能避免反式脂肪和氢化脂肪的存在。反正人类不容易吃到好的食物油了,也不差再多吃一点,如果说工业食品和快餐让人们少活一岁,现在多了个转基因豆油让人们又额外少活几个月,也无所谓了,难道有别的选择吗?中国自己种植的非转基因大豆价格高企,政府又无法通过关税保护,商人图利的动机下,自然采用进口的便宜转基因大豆。

 

      如果某些人私下受到某些转基因种子公司的资助而代人说话,则其心可诛!

 

     在生物医药研究领域,中国并不是最先进的,这有个积累的过程。看一下中国制药业和德国的差距就知道了。但是,德国严禁转基因作物种植,而那些水平差的中国生物学家们却不负责任地大喊转基因无害,置民族未来于不顾,真是学人无道,堪比肖小。学界有真才实料者真是越来越罕见。而早期关于农业部某些官员和国外转基因种子公司之间不清不楚的来往,国家早晚应该给民众一个交代,揪出这些无良的族人。   

 

      在转基因研究上,中国争取世界领先。但在转基因应用上,我们甘坐末位。这应该成为科学界和政府的基本态度。

 

     当世界其他民族在食用转基因主粮几百年后还生龙活虎,我们再推广不迟,反正当代中国人暂时没有挨饿的风险。对于才经历十几年验证的新农作物种贸然推广,那整个民族来做白老鼠,是荒谬和不负责任的。而且,在中国人暂时没有挨饿风险的情况下拼命鼓吹转基因粮食,动机不能不令人怀疑!

      至于转基因可以增加产量,已经被很多证据否定了。如果为了防止病虫害,那在不确定转基因食物安全性的情况下,传统农作物的病虫害防治风险毕竟要低的多。

     有转基因支持者说欧洲拒绝转基因是因为要保护欧洲农业建立壁垒。这问题就来了,那中国为什么就不能也建立自己的壁垒?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关乎几亿农民的生存,我们有更充分的理由来建立自己的贸易壁垒。农业和农民利益保护,是WTO谈判最艰难的课题,发达国家给予农业补贴是很普遍的,虽然他们动辄就对中国光伏电池补贴予以反垄断惩罚。中国当今转基因大豆和玉米大量进口,主要是为了满足油脂和饲料加工的工业原料需要。美国和巴西转基因玉米则大量用做燃料乙醇的原料。但从这几年国内一些无良学者悄悄贩卖转基因粮种的现象来看,国内粮种管制和进口转基因粮食的去向跟踪工作,是有待加强的。 

 

     当美国和古巴建交后第一个大型访问团访问古巴时,随团的就有农业方面的成员。美国和南美洲各国在过去20年中的交往中,转基因种子推广一直是美国政府积极参与推动。美国政府另一个持之以恒全球推销的是军火,美国政府很少参与民用商品的推销,但政府在转基因上却奇怪地拼命参与推销,想不令人质疑其动机也难。这里固然有商业利益的考虑,但可能不仅仅是纯粹的商业利益这么简单,因为美国在很多产品制造领域都很发达,可过去几十年来最积极持之以恒推广的民用产品似乎只有转基因。美国在中国资助的一些人拼命鼓吹转基因(中国学者获得孟山都的奖学金、学者拿美国一些基金会资助、官员曾经或私下做转基因公司顾问等),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考量。根据每个不太弱智的中国人过去几十年的观察都会发现,一个对其他国家真的特别好的事物,美国从来就没兴趣去积极鼓励推广,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美国鼓动民主、人权、国企私有化、民族自决、转基因种植、军火促销等,但唯独不会鼓动中国和南美搞集成电路、装备制造。美国突发的“好心”多半后面都掺有毒药。这不是作者迫害妄想症的发作,而是在充满矛盾的世界里必须要有的斗争眼光。  (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原始出处blog.sina.com.cn/nanyangbook,微信gudongz)

      还有人说美国政府允许国内大量种植口粮化转基因粮食,难道就不关心美国民众自己的健康吗?我无法判断美国巨富阶层在吃什么,但可以判断的是,美国是利益集团绑架的国家,为了石油公司的利益,几千美国青年的生命是不算什么的。2008年金融危机,美联储仅仅援助其股东之一的摩根大通就高达3400亿美元,而不是美联储股东的雷曼兄弟和上千家中小金融机构只能眼睁睁倒闭。如果你相信美国政府和国会可以为了平民的利益来牺牲那几大财阀的利益,只能说明你的大脑太平凡了。 

 

(全文完)

+++++++++++++

参考阅读:

ZT农业部被转基因巨头收买的铁证! 

+++++++++++++

****说明:2014年底,我曾撰文肯定方某学术打假的同时,也分析反驳他对转基因和中医的观点。本来嘛,论分量,方某还没重要到可以进入我的法眼去撰文评论的地步,但毕竟学术打假需要鼓励,同为学人能支持就支持些,也希望他能够在转基因和中药方面慎重些表态,维护自己的专业形象。

但那篇文章出来后,立即引来一批人的围攻,说什么“你的学术水平和方差远了”“博主不懂科学”“你是学文科的吧”等等。我倒不在乎这些无聊的评论,但这个现象引起我的警觉,那就是方的一些论点背后,是否有些别的东西。为什么这些没有任何学术能力的人会帮他说话,支持他转基因观点。当我在四个理工科领域做工程师、大项目或发表论文时,这些批评随意嘲笑我文章的网友可能连一篇理工科文章都没发表过。

所以,那篇文章放出来两周后被我删除,因为方已经没资格进入我的文字了。

但关于转基因和中医科学性的话题,我有兴趣单独成文探讨。所以,在随后就抽空将两部分单独写了文章。最近有人谈方对某下岗工人的超引力的态度又让我想起来还有此文在电脑里,所以拿出来贴上。中医的还需要抽空补充些再公开。

 本人的文章一向欢迎理性批评和讨论。如果有人想对我就转基因的观点进行反驳,请首先细读我的文章后再下笔。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出版社社长,金学、管理学、时政研究学者,传统珠算传承人,城市规划与旅游规划师,战略咨询和产业规划专家,工学博士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