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在处理印尼纳土纳群岛问题上的手法令人痛心

(2015-11-17 18:13:11)
标签:

纳土纳

南沙群岛

印尼

印尼华人

杂谈

中国在处理印尼纳土纳群岛问题上的手法令人痛心

旅居新加坡学者  董玉振

(转载请注明:该文原始出处为董玉振的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微信:gudongz)

 中国在处理印尼纳土纳群岛问题上的手法令人痛心

       印尼最近突然跳出来,就印尼纳土纳群岛主权问题要控告中国。这是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因为从地图上不难看出,纳土纳群岛与南海九段线有段距离,而且在人们印象中,中国也从来没有对纳土纳群岛表达过领土诉求。

      当然,这件事闹出来后,有些人搜刮历史,说从宋朝开始纳土纳群岛就有中国人居住,以此来指责政府卖国,就未免有点夸张了。如果以几千年历史作为依据,那今日中国和周边所有国家都将有无法调和的领土纠纷。而南海九段线的主要法理依据是二战后确立的当代领海领土边界。在这个边界里,纳土纳没有包括在中国南海九段线内则是事实。

      当然,我们诚实的外交部也很快做出反应,明确宣示,中国承认印尼对纳土纳群岛的主权。

      问题就出在这里!!

 

      国家利益在纷纷扰扰中才有运筹的空间。中国人天生的民族特征是怕事,小到个人,大到国家,都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中国政府在处理纳土纳群岛问题上,显然也是抱着少树敌,少一事比多一事好的心态在处理,反正也是尊重事实,似乎没什么不对。但岂不知,只有纷争中才有获取额外国家利益的空间。尤其对于中国这样上升中的国家,历史的包袱很重,就更不要怕事。毛泽东正是典型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心态,才敢于出兵朝鲜、印度、越南,和苏联掰手腕,这不是鲁莽,是俯瞰全球政治格局情况下,在纷乱时局里争取最大国家利益的权衡下的行为。韬光养晦并不意味着不作为。

       纳土纳群岛本来不是事,但印尼主动送上门来,而且选择这个敏感时期,那就是个事,就有值得玩味和获取额外利益的机会。因为,印尼主动提出这个课题本身,就为双方坐下来讨价还价提供了想象的空间。

       当然,讨价还价的一个结果是明确的,那就是外交部发言人已经表示的那样,中国承认印尼对该群岛的主权。但因为没有讨价还价,我们过快亮出底牌,而我方啥也没有得到。

 

这件事我当初预想的中国方面正确策略是(纳土纳议题出来后俺高兴了一下子,没几天就被这帮二傻给搅了):

      首先,中国政府表示愿意与印尼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通过谈判协商来处理对纳土纳海域主权的问题(中国政府首先承认这是个问题,但是个可以谈判解决的问题)

      第二,中印商定,在谈判结束前双方都不得对外做任何宣示,或透露谈判细节。

      第三,中国承认印尼对纳土纳群岛的实际控制权(先不提主权),但同时强调中国人最早在该群岛定居的历史依据(也不提中国主权)

      第四,经过艰苦的谈判,最终,中国同意印尼对该群岛的主权。但印尼方面,公开承认中国对南中国海九段线内海域合法性的支持。由于该群岛上早期居民以华人为主,从历史记载上来看,中国人最早在该岛居住,因此,中国要求印尼同意该岛高度自治(这个不成也没关系,至少作为谈判条件是可以摆出来的)。为未来华人掌控下的该岛真正独立埋下伏笔。

      第五,中印通过谈判,划定纳土纳群岛海域与九段线内中国海域之间的领海划界。这将是九段线(历史上11段线)诞生以来,第一个国际条约,明确了九段线西南段的实际经纬度坐标。这将成为事实上印尼对于南中国海中国主权的法理承认。实际上,今日纳土纳群岛和南海九段线是有重叠海域的,这个机会不利用来解决,未来必然会成为问题,印尼会以今日中国外交部的表态来要挟中国政府在九段线上做出让步,未来九段线西南段很可能会出现一个凹下去的线型。印尼也未必再有意愿和中国签署领海边界协议,因为对印尼来说,中国承认其主权已经达到目的,签边界协议已经没有实际好处,也使其失去进一步蚕食南中国海的机会。

      第六,纳土纳群岛所属海域,也存在印尼与越南和马来西亚之间的争执。通过谈判解决了纳土纳群岛海域纠纷,事实上也是对印尼的支持,同时为印、马、越关系植入一个锲子。中印关系有了实质性进展,进而在东盟内部,印尼成为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的法理支持者(如果不支持中国的南海诉求,那印尼就要面临条约失效,纳土纳群岛海域与越马的争执)。考虑到印尼是东盟影响最大的国家,这将对未来中国处理南中国海问题走双边路线,而避免成为中国-东盟之间的问题,奠定了一个更坚实的基础。

      除以上所获,中国政府还可以将印尼华人的平等权利维护纳入到承认印尼对纳土纳的主权承认条件。两国上述条约签署之后,中印关系会有个大的飞跃,印尼华人的地位也可能会有实质性的提升。

      如按照上述策略(这个策略没有任何不可行或理想主义闭门造车的疑点),印尼主动送上来的这个看似烫手的山芋,为中国带来重大的实际利益,而印尼也多少得到了点好处。

      但中国外交部这些实诚的外交官们,或中国政府的策士们,这么快地就放弃了上述所有机会而没有借机争取哪怕一点点的额外利益,只能让我董玉振气得半死。

 

      我1995年考国家计划委员会公务员被顶替而逼下南洋后曾放言:中国不用我将是最大的损失。我多希望这只是一个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的轻狂。但过去20年的事实让我始终无法安心过小日子,中国的内政外交时不时都会困扰我的春梦,让我无法尽情欢庆国家的成功。真羡慕诸葛亮时代,这老儿没有互联网骚扰,很容易躲避世事的困扰而高卧隆中。俺却只能无奈地生活在一个破烂信息充斥的时代里而避无可避。刚从看台湾的政治小丑表演中退出,又遇到纳土纳这档破事。真他奶奶地倒霉!最近本来想写篇计划生育的文章,被这个纳土纳给搞得没心情了。(该文原始出处为董玉振的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微信:gudongz)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