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对宗教必须始终保持高度的警惕

(2014-06-18 12:46:44)
标签:

军事

宗教

伊拉克屠杀

中国政府

中国对宗教必须始终保持高度的警惕

董玉振

         最近伊拉克逊尼派组织对当地什叶派的大屠杀再次震惊了世界。他们是同一个民族,每天读的是同一本《可兰经》,但是他们却彼此仇恨。从人类过去两千多年的历史来看,今天发生在伊拉克的一切其实都有迹可循而毫不令人奇怪。

      我2002年在写《巨人的背影》这本书时,头脑中不停地在闪烁着信仰的内容,这确实是个极其重要而有极其飘忽的概念,直指人心而又各有解释,各有理解,甚至容易被人操纵。在该书第六章《中国人灵归何处?》从探讨毛泽东对信仰问题的处理和法轮功的成功要素,以及涉及华人基督教问题的反思。总体结论看,一个没有信仰的社会(当然不一定是宗教信仰)固然可怕,但一个拥有宗教信仰的社会,其宗教仇视也同样随时会带来比蒙昧时期更大的灾难。人类最终的和谐局面总归还是世俗化社会的总体方向,宗教扮演好辅助的角色已经令人欣慰了。

 

宗教有几个特点,让它会带给人类一些潜在风险,分析如下:

1,宗教教义的不确定性。一本《圣经》在不同人眼里有不同解释,这种不同解释就带来了冲突的机会。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内部的屠杀在历史上是血流成河的。

2,宗教的自信和傲慢。按理说,人信了教,最起码要变得谦卑,至少佛教和道教可以做到这一点。己所欲施于人,是一些宗教的特点。这和儒家文化截然不同。固然,一个人对自己的信仰有信心是正常的,但这种自信却导致对其它宗教的完全否定和攻击。这一点,密宗倒是值得肯定的。密宗对信徒的要求之一是,如果对方对您的教义没兴趣,就密而不宣。但对很多基督徒们说,不让他们传教会把不少信徒憋死。

 

最近浙江拆除教堂而引起基督教人士的极力反对和非议,就是一点典型的宗教傲慢的例子。搞城市规划的都知道,城市每个地块建筑高度,容积率,建筑密度等,都有严格的控制,是法律性的,拆除违反这些规范的建筑本来是城市管理的基本职责,以为自己有伟大的上帝呵护就违规建设教堂,拆除时又胡乱指责,他们把宗教自由轻而易举地凌驾在法律和制度之上。但这个例子恰恰说明了宗教可能对社会带来的潜在风险。假如这个城市的管理者是回教徒或佛教徒,再假如这个地区基督徒占人口的比例一半以上,那是否会引起大范围动荡?这种可能性并非没有发生过,而且在当今世界上还在到处发生。

 

对全世界炎黄子孙来说,必须对各宗教保持足够的警惕,对于佛教和道教,要给警惕它可能被利用来传播迷信和愚昧,对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必须警惕它可能在社会对立和分化方面的影响,尤其是基督教对中华文化的贬低和否定,更应引起知识分子的高度警惕。一个中国来新加坡的朋友向我讲述耶稣时,眼含泪花,他的生命和灵魂都是耶稣给的。当然,对此我没有疑问,也无从说起。这引起我的一个思考,我在上述著作中举了个例子:到底是孔子还是耶稣对一个基督徒的影响更大,华人基督徒是更应该感谢孔子还是耶稣?我由此举了个例子:三个这样人在一起,他们分别是一个无宗教信仰或其它信仰的中国人、一个信基督的中国人、一个信基督的欧洲人,这三个人中,哪两个之间的价值观更接近?回答了这个问题,一切都明白了。作者董玉振博客http://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对于炎黄子孙来说,宗教是他们精神饮食上的一把胡椒面,但遗憾的是,很多人把它当成主食。人可以为有饭吃而拼命,但为是否加把胡椒面而翻脸,则未免显得幼稚。当然,这个人如果能有把握完全清除掉中华传统优秀文化在他身上的烙印,就另当别论了;但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无意否定或批判任何信仰,但作为一个思想者,我不能不关注信仰可能对中华民族的未来带来的潜在风险,宁可多虑,不可不察。

 

 

      政府在宗教管理和引导方面实际上扮演关键性角色。完全放任宗教自由是不负责任的。中国有很多政府没有批准的教会在传教,我还和其中一些被派到新加坡神学院学习的教徒有过不少接触。坦率讲,我对这些自以为是可以超越政府管理的教会很恶感。政府应该界定宗教运作的基本规范,比如传教注意事项等。新加坡作为一个多元宗教的社会,政府对此就高度敏感。一对基督徒夫妇在明知道一个人是回教徒的情况下,却给此人邮寄去基督教资料,结果被判刑。进攻性的宗教传播方式,在中国也必须受到节制,很多这种方式传教的人似乎没有意识到,对有信仰的人传教实际上是一种挑衅和冒犯。(作者董玉振博客http://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但很遗憾,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整个80年代和90年代,中国政府在宗教问题上是愚蠢到可恶地步的,为中国的未来埋下了不少的炸弹。很多人可能无法想象,中国政府机构中有个部门叫宗教事务局,这个是各中央、省市县一级政府都有的部门。它本来的角色是管理和规范宗教相关事务。但他妈的(请允许必须骂出这个脏话,优雅会让人短寿)这个政府部门在长达20年时间里,不知是谁的命令,竟然阴差阳错地实际发挥了“宗教发展局”的角色。就拿令人关注的南疆,有报道,改革开放之初,这里只有200多座清真寺,现在已经达到惊人的12000座,超过了当地所有学校的总和。再看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堂,我一直没有找到权威数据,但一个明显的现象是: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很少看到教堂,但现在不论走到哪里,都很容易发现高耸的教堂十字架。记得88年一次同学聚会上,说起我的老家菏泽市宗教事务局官员在年终业绩汇报时,大谈菏泽增加了多少教堂,令很多人不解。同样奇怪的是,在中国很多地区,对佛道寺庙道观的建设则严格控制——这真是超出我们正常人大脑的怪异行政行为。所以,我有时候看国家的一些事情,都会奇怪:这个拥有5000年文明和丰富文化素养的民族,为什么总产生一些超级愚蠢政务官,并做出一些极其低级的政治操作。

 

宗教问题,已经到了政府该认真对待的时候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