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探钓鱼岛问题的可能走向

(2010-10-16 23:36:54)
标签:

钓鱼岛

撞船事件

董玉振

军事

 

探钓鱼岛问题的可能走向

 

 

钓鱼岛撞船事件将比较平静的中日关系推到了东亚政治的焦点位置,双方在处理该事件上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转变。就日本来说,这是首次将中国渔民带回国,并声言按照国内法处理,而日本政府事后一再声称钓鱼岛主权没有争议,把中日过去30年来“搁置争议”的共识完全推翻;而中国方面也首次表现出不惜决裂的姿态,尤其是这次事件之后,渔政船将到钓鱼岛水域执法巡航常态化,标志着中国从早期对民间保钓的制约到今天政府保钓角色的初现,使得中国过去强调的“搁置争议”被迫废功。可以预期,钓鱼岛将自此将成为中日之间一个具有一定破坏力的定时炸弹。钓鱼岛问题的出路在哪里,将成为事关东亚地缘大局的重大命题。

 

撞船事件发生的背景

 

2010年在中日关系史上将注定留下印记,中国的GDP首次超越日本,这对于日本国民的心理调适将是苦涩的。而中国在经历这次金融风暴之后已成为公认的经济强权;经过几十年的研发积累,在军事和民用技术领域的突破性提升正在井喷式的爆发,那个只能出口原材料和超低端产品的中国正逐渐成为过去,与日本在经济和军事技术层面的竞争方面,日本的优势正逐渐丧失。因此,在钓鱼岛问题上,“搁置争议”已经给中国带来30年的机遇期,而对于日本来说,解决钓鱼岛问题已经是时不我待,因为时间对中国将愈加有利。针对这次的撞船事件放在这个背景下去认识,也就容易理解了。(董玉振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对中国来说,面对南中国海和韩国东海的岛礁之争,拿实力最强的日本祭旗,以收杀鸡儆猴之效,即使不是中国的初衷,但已经收到这样的效果。

 

中日钓鱼岛问题上的不可妥协性

 

1972年美国将琉球群岛的管辖权交给日本,在全球华人社会就爆发了持续几十年的保钓运动,包括台湾马英九、香港前财政司长梁锦松等,都是最早加入保钓行列的爱国青年才俊。可以说,钓鱼岛要远比那个黑瞎子岛更吸引全球华人的注目。除非再次发生国破家亡的悲剧,中国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是没有其它选项的。对于日本来说,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执着和高调,以及实际控制现实,使得日本很难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潇洒放手,除非日本出现一个超级执政党的同时再产生一个有极其伟大的政治领袖,主动放弃对钓鱼岛的争夺,避免和中国军事冲突可能带来的亡国之灾。就像当年中国放弃日本赔款,实际上是放弃一个争取不到的赔款,但换来了中日关系的正常化和日本长期的资金和技术援助。(董玉振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钓鱼岛对日本到底是果实还是毒药,在人性的贪婪面前,恐怕很难激起日本精英阶层的冷静思考。

 

钓鱼岛的出路何在?

 

虽然日本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但鉴于日本政府更迭频繁,在依附于美国的情况下也很难有长期和独立的国家战略,因此,中日在钓鱼岛问题上的主动权,实际上掌握在中国的手里。对于中国来说,日本即使对钓鱼岛实际控制,也无法从中提走一桶石油,或带走一块石头,“搁置争议”仍然是中国当前的最佳选择。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能走多远,美国因素是决定性的,因为在中日双方都没有妥协空间情况下的军事解决,美国不可能置身事外。因此,未来钓鱼岛问题的解决,中美之间的沟通和利益权衡将是个关键性的要素。(董玉振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首先,需要判断美国准备因为钓鱼岛而和中国开战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尤其是在中国掌握了可靠的航母猎杀手段的情况下,除非有决定美国全局利益的重大要素,笔者不认为美国会因为钓鱼岛而和中国开战。这个决定全局利益的要素,只能是通过这场战争而彻底阻断中国的发展,摧毁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力量,否则,如果只是在保住钓鱼岛的情况下给中国带来皮肉之痛,那美国自己则可能面临重大伤亡和被逐出东亚的风险,这样赔本的买卖,美国是绝对不会做的。至于那个日美安保条约的解释权始终在美国手里。

其次,随着中日力量的消长,在东亚局部形成G2的格局是早晚的事。在中美两国政治家都比较理性和成熟的情况下,美国为自身利益而在东亚为中国作出某种利益安排是完全可能的。中国并不谋求全球霸权,但在东亚地区中国的地位和权益得到体现和尊重,是美国无法回避的。对美国来说,既然你无法控制或消灭中国,那就只有学会和中国相处。具体在处理对日关系方面,尼克松当年曾对周恩来称其在日本的驻军符合中美两国的利益,已经表明美国政府对处理和日本及中国的关系方面,是有清醒认识的。

钓鱼岛问题是由于美国将琉球群岛的管辖权交给日本而产生的。这种私相授受与《开罗宣言》这一国际法性质的文件相违背,如果这种私相授受有朝一日不再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完全可以合法地将琉球群岛的管辖权收回,那钓鱼岛问题也就自然消解了。至于这个“不再符合美国利益”的时机,将是中国决心在钓鱼岛问题上摊牌之时;中日军事冲突一旦发生就很难控制在钓鱼岛水域,对中国来说,彻底摧毁日本的军事力量,并取得某种战后的控制性影响力,才能确保东海从此太平。(董玉振博客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可以预见,钓鱼岛问题解决之时,东亚的政治格局将发生重大的改变。

 

还有个不确定的因素是,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战略规划是保守的,还是更具雄心的。如果是后者,钓鱼岛就成了中国钓日本这条“大鱼”的最佳诱饵。考察秦汉与匈奴的交往史、隋唐几代非置高句丽于死地的历史,应该看到,文化上内敛的中国如果对周边的长期威胁有非常明确的认识,对铲除这种威胁的决心和意志力是惊人的。考察自明朝以降,日本给中国长期带来的灾难之重,如果中国有这样的一个战略思路那也是不令人意外的。面对此,日本政治家的善退,才是日本的久安之道。

 

 

全球唯一的一套简体、完整版、双版本、带200原图和平点的《金瓶梅》之序,董玉振,新加坡南洋出版社

 

重新认识新中国历史的开创性著作《巨人的背影——为毛泽东辩护及当代中国问题省思》,董玉振著。该书在董玉振的著名网文《毛泽东辩护——兼谈邓小平历史责任和本来面目》的基础上发展而来。

 

广告:南洋出版社提供作者自费出版服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