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2010-02-11 17:09:32)
标签:

文化

古典文学

南洋出版社

金瓶梅

董玉振

***请点击访问新加坡南洋出版社网页

 

***《金瓶梅》2016最新版(第三版)介绍

第三版精装和平装图片: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特别声明:

目前市面上有盗版出现,请读者认真辨认。辨认的方式包括:1,封面颜色不对。盗版后的彩色不可能和原版一致。2,该书正文每页都在页角上有个小图片,当初加这个图片就是为了防盗印。因有些字压在图片上,正版的图片像素很均匀,这些字虽然压在黑灰色的图片上,但字很清楚;而盗版的这个图像将不清楚,像素也不均匀。3,该书为穿线装订,容易摊开阅读,书也比较耐用;盗版书不少用的是胶粘,这么厚的书用胶粘装订,太容易掉页了。看不多久就会有书页脱落,但那时你去找这些缺德店主,他们也不认了。4,从第三版开始封面已经改变,并且每本都有防伪标签。

该书将原版的眉批和旁评以双排小字体插入正文行中,所以,盗版会导致这些很小的字出现不清楚的可能性,进而影响到书的价值和阅读体验。

本社欢迎举报。我们将对出现在国内加大电商网站上的盗版商户采取行动。我社暂时没有了平装《金瓶梅》存货,主要是让个别进正版的清空手上的货。有需要的读者,如果没把握网上的是真货还是假货,请暂时不要购买,待我们新书出来后我们将指定国内代理商。

谢谢读者支持!对于那些盗版书商,你们损害我社的利益倒在其次(出版社每套书的利润很薄),你们损害到读者的利益,是要遭报应的。为此蝇头小利而冒家人和后代遭报应的风险,是否值得?即使你去庙里烧香叩拜,我佛或苍天会饶恕你这种明知故犯的盗贼吗?

南洋出版社

2015年3月1日

 

 以下是第二版的照片(2006、2009、2012年三次印刷)

 

阅读之精品   藏书之珍品   送礼之佳品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全球第一套简体完整版《金瓶梅》介绍



新加坡南洋出版社辉煌巨献,新加坡中文出版史上最大的中文出版物之一

全球唯一

内容最正宗,收录双版本,附200原图,

带原评点,不做任何删节处理

简体版《金瓶梅》(上、下)(精装和平装)

 

 

《金瓶梅》是中国世情长篇小说的开山鼻祖,对后世文学有着最深远的影响,为历代文学名家所推崇。鲁迅称之为“同时说部,无一上之。”毛泽东则称“《金瓶梅》是《红楼梦》的祖宗”,良有以也。可以不夸张地说,没细读《金瓶梅》,就没资格谈论中国文学史。

但是,为什么多数人不能很好欣赏该千古奇书呢?因为您没有找到真正的原本《金瓶梅》您可能读的是《新刻金瓶梅词话》,或“古本”“真本”等,这些都不是最正宗的版本(版本研究在该书的前言中)。 金学研究学者董玉振博士,主编出版的这套书,包括了最正宗的“崇祯本”全部内容;保留原书评点,可起到导读作用。《新刻金瓶梅词话》中与“崇祯本”不同的内容附录在后,使得读者购买这一套书,就可以拥有两大主要版本系统的内容,并在比较中领会“崇祯本”之精妙绝伦(中国曾为高级领导干部、学者和图书馆印制过少量该版本的繁体竖排本)。该书第一版问世至今已出第三版,购书读者群中越来越多地出现大学中文系教授及师生团购的情况,这说明该书越来越广泛地得到高端读者群的了解和认可。

 

《金瓶梅》的沿革是学术界争论不休的话题。国内主流学术界的观点是:词话本是祖本,崇祯本是在词话本的基础上改写的。但董玉振的研究以确凿的证据证明了:崇祯本才是真正的《金瓶梅》的原本,而词话本是在万历年间在书商没有找到完整版本的情况下,随便由他人添加两回半内容而凑成的一个完整本子。而《金瓶梅》的原本在崇祯年间由被发现,并被再次刻印。

   董玉振相信,他的研究结论是经得起时间的推敲的。如是,将是对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贡献。

   另外,本书主编董玉振花费巨大心血第一次对原著的异体字和错别字进行了辨识。在此之前的中港台所有版本和一些学术论文中,都对部分此类文字略过,导致读者(甚至学者们)根本搞不懂这些是什么字,又是什么意思。很显然,对这些字的辨识是个艰巨的工作,但对于读者流畅阅读和欣赏该书是必要的。

 

该书已经成为国内不少民营企业界和高收入人士送礼的选择。尤其是精装版推出后,先后接到不少来自企业界的大订单。确实,这是个体面而又稀罕的礼物。很多来新加坡旅游的中国人也将该书带回国送礼。甚至有些读者为了获得主编董玉振的印签而宁愿支付高昂邮费而直接向南洋出版社订购。

 

AboutJin Ping Mei

 

 

l         THE GREATEST CHINESE NOVAL IN CHINA HISTORY.

l         THE BOOK FORBIDDEN IN CHINA FOR 400 YEARS AND ATTRACTED TO HIGH EDUCATED MAN ALWAYS.

l         THE BOOK STARTUP A NEW ERA FOR HISTORY OF LITERATURE IN CHINA

l         IT IS ABOUT A MAN AND SOME WOMEN, AND THE WHOLE SOCIATY INCLUDED.

l         IT IS A LUTERATURE BOOK, AS WELL AS A HISTORY ONE WHICH SHOW  YOU THE REALITY OF THE CHINA IN 400 YEARS AGO.

l         THE FIRST SUCH VERSION IN SIMPLIFIED CHINESE, WITH DOUBLE VERSION, AND 200 PICTURES IN IT. IT CANNOT BE BETTER.

 

THE BEST BOOK FOR READING, FOR GIVING TO FRIEND AS GIFT.

 

IF ONE HAS NEVER READ THIS BOOK, HE HAS NO RIGHT TO EVALUATE THE HISTORY OF LITERATURE OF CHINA.

 

IF YOU ALWAYS GIVE HIGHER EVALUATION ON “HONG LOU MENG” ANOTHER GREAT BOOK, IT ONLY IDICATE THAT YOU HAS NEVER READ “JIN PING MEI”

 

 

Jin Ping Mei is written in the middle of the Ming Dynasty 400 years ago. It shoulder the two milestones in China history of literature. The first is that this novel is the first kind that the story is completely fabricated by author. The other novel’s story before Jin Ping Mei come from folklore or some section of the history, such as the Story Of Three States. The second milestone is that Jin Ping Mei is the first such kind that it descripts the civilian’s life. The other book before it focus on the hero and politicians. This book has affected the litterateurs in past 400 years.

 

Because there are lot of description on sex, thus this novel also faced the forbidden in every period. Even by now, the China government still force the publishing house to delete the description of the sex content. Every scholar who does research on this book is aware of the fact the the sex description is important to this book, and cannot be cancelled.

 

Another problem also has been challenging the academic society. The problem is which version ever appeared on history is the TRUE original version. This problem has been a research subject in past more than 100 years. In history, the version published 400 years ago during the Wanli time of the Ming Dynasty is well known by readers. It is so called Wanli Cihua Version. It has been treated as the original version for a long time. But there still be some scholar keep suspect on this conclusion. Some scholars think that another version which published during the Chongzhen Time of Ming Dynasty should be more likely to be the true original one. It is so called Chongzhen Version. As a scholar, I try to solve this problem from 2001. Yes, I succeed on this study, I find out the evidence that Chongzhen Version is the TRUE ORIGINAL version. I decide to edit and publish a Jin Ping Mei, which include the all content of the Chongzhen Version, meanwhile, I put the difference of the Wanli Cihua version compared with Chongzhen Version as Appendix. I write the Preface for this book. In the preface, I give a descript_ion of my research in it. By now, there are lot of Jin Ping Mei published in China Mainland, Taiwan, and Hong Kong, but this Jin Ping Mei is first that gathers the two versions into one book. This will be very easy for readers to compare the two versions.

 

 

 

 

前  言

 

 

 

概述

版本探源

本书包括哪些内容

保留“性描写”内容的考虑

特殊文字的处理

鸣谢

 

 

 概述

 

过去几十年,《金瓶梅》的研究,在学术界已成为一门显学,《金瓶梅》在中国文学史上的里程碑意义和其价值,也越来越广泛地得到认识和肯定。它不仅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文人独创的长篇小说,它的出现,也标志着中国小说创作从之前的历史小说如《三国演义》,神魔小说如《西游记》,绿林故事如《水浒传》,发展到以日常家庭生活为描述对象的时代,为后来世情小说的发展树立了第一个,却又是极为伟大的丰碑。没有《金瓶梅》,后来的《儒林外史》、《醒世姻缘传》、《红楼梦》等作品的出现,将大大推迟。

中国小说(尤其是世情小说)发展史上公认的顶峰当数《红楼梦》,但《红楼梦》的出现是建立在《金瓶梅》之后一百多年世情小说发展基础上的,《金瓶梅》则是没有任何先兆和前期准备的情况下产生的,这更突显了它的不同凡响。只要通读一下《红楼梦》和《金瓶梅》,就不难发现前者所受后者的巨大影响。即使从小说涉及人物和事件的广度来看,《金瓶梅》决不亚于《红楼梦》。《金瓶梅》在全方位人物刻画方面,达到栩栩如生,如在眼前之效;其完全生活化的对白,读之如面其人,如听其音。《红楼梦》经典的人物刻画,与我们百姓的现实生活有一定距离,更象是戏剧舞台中的人物;《金瓶梅》中的人物则在我们日常生活中间随处可遇,无论是持家的月娘,厚道的玉楼,美丽而放荡的春梅,善妒、尖酸而又淫荡的金莲,无情令人切齿、懦弱令人怜惜的瓶儿,还有三姑六婆,小人如应伯爵,当今新贵阶层中比比皆是的“西门庆”……。可我们身边的贾宝玉毕竟太难找到了。书中官场的腐败、商场的欺榨,至今何曾消失?《金瓶梅》固然是“戒世”之作,但即使放在今天,作为当今的“讽世”之作,也不失其意义。

《金瓶梅》同样为研究宋、明时期中国的民俗文化,提供了丰富的素材。这是其它古典名著所欠缺的。其中不少用语和风俗礼仪,对于来自于中国鲁西南的笔者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因它们至今仍有生命力。

因此,作为中国文学的爱好者们,乃至一般成年读书人,除了应通读以往所说的四大古典文学名著,《金瓶梅》应加入其中。考虑到目前业已出版发行的《金瓶梅》,要么是竖排繁体字版,要么是中国大陆出版的经过大量删节的简体字版,读者很难有一窥其全貌的机会。因此,本社决定以不作任何删节的简体字、完整版《金瓶梅》,作为本社开业的第一部书,为习惯简体字的新加坡华人、来自大陆而在海外工作的中国人,提供一份渴盼已久的精神食粮。甚至可以说,笔者放弃较强的工程背景,而进入出版业,大部分是受《金瓶梅》的诱导;不能和广大读者分享这本中国文学史上的伟大创造,实在心有不甘。

在海外搞中文出版,是一利润低,风险高的领域。有“要破产,搞出版”的说法,但投资出版该书是笔者久有的梦想和兴趣。至于是否能赚钱,只有靠读者的帮忙了。(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版本探源

 

由于《金瓶梅》出现的时代较为久远,内容中有不少倍受争议的淫秽描写,出现过一些经随意删改而成的所谓“古本”和“真本”;这类本子至今还在对《金瓶梅》的初读者造成误导。因此,有必要对《金瓶梅》的版本演化作个简单介绍,以供读者参考。这也是本出版社在版本选择时无法回避的考虑内容。同时,笔者本人的一些阅读发现,也希望能借此机会和读者分享。

《金瓶梅》在版本演变过程中,传世的有三个主要版本(或系统):一是刊刻于明朝万历年间的《新刻金瓶梅词话》(简称“词话本”),二为刻印于明崇祯年间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简称“崇祯本”),另一个版本是清朝康熙年间张竹坡修改评点的《第一奇书金瓶梅》(简称“第一奇书”)。

在这三个版本中,“第一奇书”是在崇祯本的基础上稍加修改而成(崇祯本中有关“抗金”的描述不能不改,否则,清朝的文字狱将断送它的流传;这也是为什么“第一奇书”是清一代最流行的版本),这在学术界没有什么异议。而词话本和崇祯本的关系,则存在一些争论。

一种较普遍的看法是,词话本是崇祯本的祖本,崇祯本是在词话本基础上修改而成的定本,即二者是“父子关系”;另一种较新的看法则认为二者是“兄弟关系”,即,都是从一个失传的更早版本(刻本或抄本)发展而来,即在崇祯本改写的过程中,并不是以词话本为蓝本。笔者是后一种观点的支持者。

第一种看法的理由是,崇祯本保留延续了词话本中不少的误刻之字,以及残存的崇祯本中,个别卷目有“词话”字样等。对崇祯本不收录词话本中的“欣欣子序”,持第一种看法的学者认为,崇祯本的改写者不同意欣欣子的“非淫书论”等观点。

相当多的证据显示,崇祯本的改写者和评点者是同一个人(第八十回的眉评“祭文大属可笑。惟其可笑,故存之”,是支持这一论点的直接证据)。“兄弟关系”论者则对上述崇祯本改写者不同意“欣欣子序”的论点,不予苟同,相反,他和欣欣子的观点相当一致,从其评点中可见一斑。第一百回的眉评“读此书而以为淫者、秽者,无目者也。”和欣欣子的“非淫书论”吻合,而和崇祯本所保留的东吴弄珠客所作序观点相反。合理的解释就是,崇祯版的改写者无意删除原有的序,只是没有见到“欣欣子序”罢了。

 

笔者本人在读崇祯本时,注意到第三十回的一个眉批:“月娘好心,直根烧香一脉来。后五十三回为俗笔改坏,可笑可恨。不得此元本,几失本来面目”。此眉批包含一些重要的信息:所提“五十三回”是指的是词话本,还是崇祯本?崇祯本的第五十三回并没有文字对“月娘好心”构成挑战,也没有评点批驳其内容,倒是词话本第五十三回中,月娘更显小家子气,西门庆在月娘房中用胡僧药反而让月娘期待,与月娘的形象向背。但现在金学研究的学者们普遍认为:崇祯本的五十三、四回被俗笔改坏,笔者实没发现其坏在何处。学者们是否误解了一些古老的相关论述,并进而在“前人说你坏你必然坏”的前提下寻找“坏”的证据,亦未可知。细览崇祯本评点和“第一奇书”上张竹坡的评点,对这两回给予了较正面的评价:写月娘得子,崇祯本眉批赞之为“春秋妙笔”,旁评中更出现四个“妙”;张竹坡则多处评点这两回文字和前后文之间的精妙联系。无论是崇祯本还是“第一奇书”,这两回的评点处不少,无一评点对文笔和情节提出责斥,反而不乏赞叹处。现代金学研究的学者们很可能误解了“五十三、四回被俗笔改坏”这一论述的针对目标。

就第五十四回来看,崇祯本也比词话本高明。他缺少一些重要的内容,而导致故事情节出现脱节,如,词话本第五十五回,写到陈经(敬)济和潘金莲乘西门庆去了东京之机,他们的一次幽会;潘金莲道:“你这负心的短命贼囚,自从我和你在屋里被小玉撞破了去后,如今一向都不得相会……”,然而,“被小玉撞破”在之前的章节中没有任何的交代;而在崇祯本第五十四回中,写到西门庆被应伯爵请去吃酒,陈敬(经)济急不可待地到潘金莲房里来幽会:“金莲道:‘碜说嘴的,你且禁声。墙有风,壁有耳,这里说话不当稳便。’说未毕,窗缝里隐隐望见小玉手拿一幅白绢,渐渐走近屋里来,又忽地转去了。金莲忖道:‘这怪小丫头,要进房却又跑转去,定是忘记甚东西。’知道他要再来,慌教陈敬济:‘你索去休,这事不济了。’敬济没奈何,一溜烟出去了。果然,小玉因月娘教金莲描画副裙拖送人,没曾拿得花样,因此又跑转去。”词话本的内容在崇祯本中找到照应,启不怪哉?

词话本和崇祯本第五十三、四回差距很大,因此,学者们基于词话本出现在前,崇祯本出现在后,而认为崇祯本的该两回为俗笔,有欠细研。

因此,更大的可能是,词话本的这两回,才真的被俗笔所害。

后来张竹坡改评《金瓶梅》以崇祯本为基础,而没有对这两回做大的改动,也可以说明问题。如果崇祯版为俗笔所害,张竹坡完全可以词话本为底本,将这两回大幅度改写。再者,崇祯本评点者既然手头有“此元本”,没有理由不将改坏的两回再照元本改回来,并在较完美的本子上进行评点。

即使从第一回内容比较,崇祯本也比词话本高明的多。崇祯本的第一回以本书主角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出场为主线,且本书大部分主要人物均有涉及,且所有这些人物的出场安排没有半点突兀或刻意,这本身就足以令人惊叹作者的鬼斧神工。而词话本第一回则以本书的非主要人物武松着墨较多,而本书的关键人物,除潘金莲外,均未涉及;崇祯版的评点者和张竹坡都在多处对书中无一无用之字表示惊叹,但词话本第一回却搞出那么多后面再不涉及的“废话”,确实令人意外。

“此元本”指的是否是词话本出现前的祖本?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而在批点时用“此”,显然指的是批点的对象。“不得此元本,几失本来面目”,则说明该书的本来面目“几失”,但没失,而是体现在该崇祯本中。这句话也表露:元本似乎很难见到;这显然不是指的当时相对较为易得的词话本。因此,如果据此推测:崇祯本是在词话本以前的元本基础上,通过改掉一些难懂的山东方言(大部分山东方言还是保留下来)而形成的本子,而对元本的情节没作大的改动。这种推测应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从这段眉批可以判断,崇祯本更好地保留了《金瓶梅》的原始要素。而元本上根本就没有“欣欣子序”和“四贪词”等。

当然,以上只是笔者的一点偶思之得,断不敢以最后结论自居。希望能抛砖引玉。

 (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词话本的“新刻”二字,似乎暗示之前还有一个旧刻的本子,否则,“新刻”就没必要强调了。而词话本之前的旧刻本书名可能就叫《金瓶梅词话》,这就可以解释崇祯本的个别卷目中的“词话”字眼。至于崇祯本和词话本中很多错字相同,这并不难理解,它们都是从更早的版本延续下来的。

考虑到“欣欣子”和“笑笑生”名字的结构和意含的相似性,那么,可能导致的一个后果是:如果笑笑生是真正的作者,那么“欣欣子序”可能就成了“作者自序”,它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但从“欣欣子序”对该书的“吹捧”,似乎又否定了这一可能。如果“欣欣子序”是在词话本刊印时首次出现(不少学者和笔者的上述分析,似乎支持这一论点),那么,推演结果会有三种:一,笑笑生根本不是真正的作者,而是欣欣子自己加上去的“沽名”之为;二,笑笑生是作者,但欣欣子不过是另一个写序的文人,比照“笑笑生”而给自己胡乱取的笔名;三,是否有这样的可能性,那就是:在词话本刊印时,原作者可能已经很老,但还在世,欣欣子受托写序。但可以肯定的是,“欣欣子序”确是较高和较完整评价《金瓶梅》思想的一个序。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他的内容同样不陈旧。“欣欣子序”中提到“吾友笑笑生”的字眼,给后人留下丰富的想象空间。

从可读性角度来看,崇祯本是较好的版本。词话本因有太多的山东方言,而影响了它的可读性。

如果“兄弟关系”论成立的话,崇祯本对原始内容的保留也是最充分的。因此,崇祯本就成了本社的出版选择。

它自然也是广大读者最理想的读本。

中国大陆曾出版简体字洁本《第一奇书金瓶梅》和洁本的词话本,而崇祯本还未曾有简体字版面世。这也是本社选择崇祯本的因素之一。这自然也是所有《金瓶梅》简体字版本中,唯一没有任何删节的版本。

 

 

本书包括哪些内容

 

本书包括崇征版的全部正文,不做任何删改。

眉批和旁评是崇祯版的重要内容,是中国文学批评方面的一笔宝贵财富。它对于今日的读者了解该书,也具有导读的作用。和“第一奇书”相比,崇祯版评点较少,不至于喧宾夺主,本书全部予以保留。但由于改为横排,眉批已不可能再放在每页的页眉位置,只好和旁评(原文中位于正文旁边)一起夹插在正文里,以双行小字体排版,同时注明“眉批”和“旁评”。

崇祯本特有的二百幅精美插图,虽然有些“春宫”色彩,但它是崇祯本独特的珍贵内容。从图中也可看出明朝新安雕刻名手精湛的模板雕刻技术。同时也为读者阅读此书,带来直观和“悦目”的效果。因此,本书保留了全部二百副图。

所附两百幅插图,原图有些已模糊不清。在确保“修旧似旧”的原则下,由董玉振对其中的部分图进行了修复,借助于电脑,争取做到:读者看不出这些图曾经过修复加工。(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崇祯本与词话本较大的不同是:第一回前半部分,崇祯本突出本书主角西门庆的出场;第五十三、五十四回的文字则有较大不同。为了使读者花一套书的钱可以领略两大主要版本的内容,本书将词话本的第一回前半部分和第五十三、五十四回的全部内容,予以附录在本书的最后。将词话本所有,而崇祯本所无的“欣欣自序”、“廿公跋”、“新刻金瓶梅词话·词曰”以及“四贪词”,也一并附上。

 

 

保留“性描写”内容的考虑

 

在《金瓶梅》的百万文字中,性描写的内容只有两万多字,据此称它为“淫书”,实不客观。何况,书中的性描写是否为必要内容,还是作者刻意的画蛇添足,哗众取宠,是值得留意的。在把该书研透之前,任何结论可能都是鲁莽的。尤其是对《金瓶梅》作者这样的大手笔,在“否定”时还是应该谨慎一点为好。

笔者在阅读《金瓶梅》之后发现,露骨的性描写、银托子、淫器包、胡僧药、烧阴户、品箫等,集中出现在西门庆、陈敬济和其男女性伴侣之间;而西门庆和其大老婆月娘的闺帏之欢,放荡的春梅和周守备、玉楼和李衙内的新婚燕尔,则含蓄带过。这种处理手法是否可以理解为:作者并不是为了性描写而刻意为之,它似乎是在通过露骨的性描写,渲染一个主题:西门庆、陈敬济之辈乃畜生也,月娘、周守备乃贞妇君子也;而厚道的玉楼,相关的露骨描写自然较少。这类现象也出现在下人身上,如:在描写来旺和雪娥时,则性描写着墨较多,而玳安和小玉之间则只“干得好”带过。在和西门庆交姤前,月娘和玉搂是用“洗澡”,而其他女人则直接用“澡牝”,好象那些“淫妇”只有“牝”,再无其他可洗。如果把西门庆的相关性描写取消,以他助人之慷慨,他的个人整体形象将肯定提高不少。这与该书的主题显然是矛盾的。

当然,这不过是作者粗读后的些微认识,如果细研的话,是否从中会有别的发现也未可知。至少可以得出结论,即:书中的性描写并非多余,而是必要的组成部分。这和现代一些作者写作时念念不忘“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格调低劣地滥用性描写,完全不同。

对广大的文学爱好者来说,如果不能一窥《金瓶梅》的真面目,无疑是件憾事。正如当我们欣赏米开郎其罗的《大卫》雕像时,没人希望大卫身上穿着一条短裤。

据张竹坡建议:“《金瓶梅》不可零星看,如零星,便止看其淫处也。故必尽数日之间,一气看完,方知作者起伏层次,贯通气脉,为一线穿下来也。凡人谓《金瓶梅》为淫书者,想必伊止看其淫处也。若我看此书,纯是一部史公文字”。实为至理高论。

当然,本社在新加坡出版该书的完整版,也有对读者群及社会影响的认真考量,这是身为出版从业人员基本的责任意识。在日益开放的今天,互联网的普及,使得人们打开电脑就可获得内容更淫秽的影像资料,象《金瓶梅》这样的古典文学名著的性描写,对年轻猎奇者已变得没有吸引了。

在当今的新加坡,华人年轻一代已经非常开放,但他们的华文功底却普遍低落,不要说带有方言的古典名著如《金瓶梅》者,就是制作精美的电视连续剧如《三国演义》、《水浒传》、《雍正皇朝》等,在新加坡也难以找到年轻的观众。中国古典文学的读者群多是年纪较长的早期华校生,和在海外留学工作的中国人。因此,作为出版界从业人员在选择保留该书的性描写内容时的道德负担,无疑减轻许多。

当然,对于中国政府禁止在国内发行完整版,是可以理解和值得尊重的。毕竟,在中国十几岁的中学生已具有阅读古典文学的能力,虽然他们的心智还没有足够的成熟。(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特殊文字的处理

 

《金瓶梅》原书中大量使用了同音字,异体字或借体字。按现代中文用字习惯,他们不少是错别字。其中有些字即使在各种字典里也难以查到,更不可能在电脑的中文字库里寻到它们的芳踪。对此,本社在出版时,作了一些轻微的整理。

崇祯本为了回避皇帝朱由检的名讳,将“由”以“繇”代替,“检”以“简”代替(如原文中的“巡简”),在本书出版时,则改回“由”和“检”(人名“花子繇”则不做改动)。

原书使用了大量的借音字或多种同音字混用,如卓子(桌子),抽提(抽屉),住回(住会儿),娘每(娘们),扒(趴)下,稍(捎),根(跟)前,勾(够)了,段(缎)铺,甚(什)么,等,则予以保留原字。对古典文学文字的轻易篡改,并不是负责任的做法。读者在耐心读完前几回后,自会习惯该书的文字风格,后面的阅读将会非常顺畅。

在从原文的繁体改为简体过程中,有些繁体字对应的简体字难以查到,对这类字进行了分别处理。如果字库中有该繁体字,则在本书中继续以繁体字出现,如:紵、屣、鈒等。如果字库中即没有该繁体字,也没有对应的简体字,则采取了灵活处理方法:

如果在简体字中有读音和字意与该繁体字完全相同,且是现在普遍采用的文字,则以该简体字代替,如[扌歪]([ ]内为一个字)用“歪”(躺在床上,现在山东方言仍在使用)代替,“鸡巴”代替[上“髟”下“己”][上“髟”下“八”],“哟”代替[口乐](感叹字),“屄”代替[毛必]以区别“牝”(均读bi,原书中没有“屄”,故读者可轻易辨认),“唬”代替[言虎](本书只有这一种写法,原书没有“唬”,读者可轻易辨认)。

有些字不知其读音,各种字典和电脑字库中也没有对应的简、繁体,经编者深入查询各类字典、词典,发现其字型和某字相似,且从使用场合看,其涵意相同,可能是当初作者写的不规范写法(不排除写错的可能),或某字的旧有写法,那么,则以该相近字代替,如:[上“髟”下“狄”]应和“鬏”同义(读jiu。如,本书中频繁出现的“鬏髻”,指头发盘成的结),[火古力]以“煳hu”代替(烧焦的味道),“鸂鶒”代替“鸂[氵束鳥]”(读xi chi,一种水鸟,形似鸳鸯而稍大,多紫色,雌雄偶游;亦称“紫鸳鸯”),[上“执”下“足”]以“踅”代替(如:本书频繁出现的“踅入”、“踅进”),[耳吉]由“咭”代替(咭聒,指:嘟囔,唠叨),“鲛[鱼肖]”应为“鲛绡”(神话传说鲛人所织的绡,极薄,后用以泛指薄纱)。这些替换字均为首次采用,而以往海内外各种简、繁体本均保留原字,给细读该书的读者带来一些阅读和理解困难。希望本人的努力,能为读者带来些许方便。当然,也欢迎读者对此进行验证。

还有些字,在原文中看似简体字,但字库中只有繁体写法,字典中也无此简体字,故,不得不用该繁体代之。如[扌刍]和“搊”应为同一个字,故代之。

即没有对应的简体字,字库中也没有该繁体字,也没有音、意有把握相同的字可以替代,则保留原字,造字补上。

 (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原书目录中的回目和内文标题不完全一致,本书在制作时,将目录中的各回目以内文题目为准改过。如:第三回“定挨光王婆受贿,设圈套浪子私挑”,其“王婆”在原文目录中为“虔婆”,“私挑”为“挑私”,但在正文题目中为“王婆”、“私挑”,故以“王婆”“私挑”为准编制目录。细心的读者可注意到,该回插图上标题为“定挨光虔婆受贿,设圈套浪子桃私”,不仅和正文目录不同,而且还有个明显的错别字。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家托梦,提刑官引奏朝仪”,在原书目录和插图上,“提刑官”均被改为“朱太尉”,而从正文内容来看,“朱太尉”要较贴切,但笔者不敢擅改,保留原文正文题目的“提刑官”。这类目录、内文标题、插图标题不一致的地方有多处,均按内文标题改回,以便读者阅读检索的方便。此类不一致有二十多处。编者认真比较后发现:插图的标题和原书目录的标题基本一致,因此,读者可通过插图,轻易了解原书目录的文字。

 

 

鸣谢

 

《金瓶梅》版本的整理和出版,中国的一些学者和出版机构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就崇祯本来说,中国曾在1989年出版过一套繁体竖排版的本子,该书发行量少,发行对象仅包括中国的高级领导干部和学者,供研究之用。后来中国又小范围发行了崇祯本的影印本,为学术研究和整理出版提供了参考底本。香港则出版过词话本的影印本。每一个本子的出版,都凝聚了不少人的心血和智慧,对推动《金瓶梅》的传播和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

本书所有眉批和旁评,全书的终校,及特殊文字的处理是由董玉振完成的。由于我们水平所限,时间仓促,书中错误难免,敬请斧正。(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由于这是本社成立后的第一部书,工作量大,事业初创阶段常有的缺金少人的问题,本社同样存在;笔者的多位朋友在文字录入、插图整理等多方面,给予了巨大的友情协助。笔者在此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南洋出版社 经理兼总编 董玉振 博士

二〇〇二年十二月 于新加坡

 

董玉振,山东曹县人,曾先后就读于上海理工大学(原上海机械学院)、哈尔滨工业大学、清华大学,获得工学博士学位,之后南下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除工程方面的理论和经验,在人文社科方面,著有《巨人的背影——为毛泽东辩护及当代中国问题醒思》,对新中国历史和中国的未来方向,在多方面提出独到的见解。

 

预订购此书,请与南洋出版社联系:south_ocean2002@163.com, 或电话:0065-90210286.或QQ455829029

 

《巨人的背影——为毛泽东辩护及当代中国问题省思》 一书的介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