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间一笛风
人间一笛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8,994
  • 关注人气:10,9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死抉择

(2012-03-02 14:13:10)
标签:

雷本

生死抉择

邓笛

拓垦

理智与情感

情感

分类: 文苑漫步

生死抉择

邓笛/编译

 

很久之前,一场激烈的战斗之后,惨败的一方中有两名战士侥幸逃出战场。这俩人,一老一少,是一对翁婿。他们逃进深山老林,在一块碑一样的石块下面歇了下来。做岳父的伤势严重,命在旦夕;女婿情况稍好一些,但身上也负伤好几处,必须尽早医治。

“我活不过两天了,雷本,”岳父说,“你现在独自离开,或许还有生的可能,但是如果让我拖累你,我们就都不能活命了。”

从理智上说,雷本认为岳父的话是对的。但从情感上来说,他不能丢下岳父不管,那将是大逆不道。经过了艰难的思想斗争之后,他听从了岳父的话,毕竟他和新婚不久的妻子还有很长的幸福人生路要走呢,尽管这意味着要让岳父抛尸荒野。

回家的路困难重重。先是乌云密布妨碍了他根据太阳的位置调整正确的方向,然后是伤口疼痛加剧,他的体力渐渐不支。他的脑子里一团乱麻,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走了多久,走过了哪些地方,只凭着求生的本能,盲目地往前走。终于,他耗尽了最后一点气力,倒在一棵树下等死。求援者发现了他,并把他送到最近的农户家,而这碰巧正是他自己的家。他受到了爱妻的悉心照料。他活了过来。可是,面对爱妻的询问,他能说什么呢?他抛下岳父,在那种情况下应该是一个正确的选择。然而,正确的事情有时也很难说出口。他若对妻子讲出实情,妻子回应他的一定是绝望的惨叫,而他则一辈子在妻子面前也抬不起头,还会遭到世人的谴责。于是,他说,他在自己也负伤的情况下一直搀扶着重伤的岳父走了三天三夜;当岳父死后,他用虚弱无力的双手掩埋了死者,尽了他能做的最后一份孝心。

雷本的事迹传遍乡里,大家都夸他既勇敢又孝顺,这使他越发羞愧难当。隐瞒实情给原本正当的行为蒙上了一层罪过。他想来想去,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杀人犯。这种难言之隐像一条锁链捆绑住他的精神,又像一条毒蛇咬噬他的心。从此,他变得郁郁不乐,脾气暴躁。这让他在后来的18年中噩运连连:常与邻居发生争吵召来官司,疏于料理生计导致农场破产家道败落。他只有带着妻儿背井离乡,深入大森林,去重新拓垦一片荒野。

数天后的一个下午,一家人停了下来。他们发现了一片适合拓垦的林中平地。妻子做饭,雷本和儿子打算出发打猎。儿子答应不离营地附近,想自己独自猎杀一只野鹿。雷本看着儿子的背影,为儿子的成长感到一阵欢欣,然后他去了另一个方向碰碰运气。

他走进了浓密的森林里,忽然有了一种想法,如果能在这里发现岳父的遗骨并将它们埋进黄土,或许他心里会稍微得到一丝安宁。他恍恍惚惚地在林子里不知走了多久,连一只野兽也没有发现。突然,一簇矮树丛里面有个东西在动,雷本立刻本能地举枪射击。

当妻子在那簇矮树丛里找到雷本的时候,雷本正用枪托支撑着自己的身子,他的面前是一块被叶蔓缠绕的碑一样的石块和一堆人的遗骨,还有……

“是的,”雷本没有任何表情地对妻子说道,“那是我们的儿子,他现在和他的外祖父在一起。”

她一声惨叫。从故事一开始,理智与情感都无法指向一个完美的结局,这一声惨叫注定不可避免。

                                     联系邓笛

2011年度邓笛文摘期刊排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意念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意念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