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间一笛风
人间一笛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8,653
  • 关注人气:10,9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哦,这当然不需要伤心

(2011-03-29 12:40:28)
标签:

艾莎

墓里

奥巴克·罗斯

快乐时光

难民营

文化

分类: 文苑漫步

哦,这当然不需要伤心

邓笛/编译

 

这是奥巴克·罗斯的葬礼。尽管小雨霏霏,地面泥泞,参加葬礼的人还是有很多。不过,这不是那种让人伤心欲绝的葬礼,因为奥巴克·罗斯已经九十多岁,而且他是在睡眠中无疾而终的。他的亲人和朋友们都在追忆与他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死者一生圆满。这当然不需要伤心。

一位双鬓斑白的60多岁的老人站到大家面前,回忆罗斯先生。以下是他的发言:

 

如果奥巴克·罗斯对我的母亲而言只是一个体贴的丈夫,对我而言只是一个慈祥的父亲,那就已经超出我们的期望了。但是,他远不止如此。他是我们的救世主。

1944年,在波兰的奥斯比次集中营,一个名叫艾莎·那瓦得威斯基的犹太女孩受到了一个纳粹军官的蹂躏。当时,这个女孩只有13岁。丧尽天良的纳粹军官多次强奸了她。在纳粹军官离开奥斯比次数月之后,他不会想到他留给这个年轻生命的不仅仅是痛苦的回忆,而且还有一个时刻提醒她所遭受的耻辱的苦果——一个婴儿。

艾莎是一个孩子,而且集中营里营养不良,所以别人没有看出她怀有身孕。事实上,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一个女人停止来潮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当然,一旦德国人知道她怀孕了,她就会立即被处死。

1945年3月,德国人已经感觉出要输掉这场战争了。一天,艾莎和一些妇女被几个德国兵用卡车运往一个工厂干活,途中警报响了,所有的德国人都跑了,这些女人也趁机逃跑。她们躲在乡下,怀孕的艾莎得到了几位年长的女人的照顾。后来,俄国人解放了她们,并把她们送到了一所难民营,就是在那里,艾莎生下了孩子。那时她才14岁。

奥巴克·罗斯也在同一所难民营。那年他25岁。在兵荒马乱的岁月里,他先后失去了妻子、女儿、两个哥哥和父母双亲。他遇到了艾莎,并与她相爱了,再一次成为丈夫和父亲。

我就是艾萨和那个纳粹军官生的孩子。但是,从其他每一个方面来说,奥巴克·罗斯都是我的父亲。他爱我,养育我,给我一个值得珍惜的身份,更重要的是,他爱我的母亲。她无微不至地爱着母亲,把她当着自己的女儿一样。我12岁那年,母亲在父亲的怀里死去。这以后,父亲含辛茹苦地一人将我抚养成人。

再见了,奥巴克,我的父亲,我和我的子孙都是您的遗产。

 

追悼之后,棺柩开始下葬,送葬者围绕墓地缓缓移步,往棺柩撒一把泥土。

一个大概5岁左右的小女孩走到奥巴克的儿子的身边,拉着他的手,说:“爷爷,帮帮我。”她在爷爷的帮助下,捧起一把土,来到墓边,再学着爷爷的样子往墓里撒下手中的土,然后抬头仰望深邃的苍天。我注意到她有一头漂亮的金发,碧蓝的眼睛天真无邪,几颗雨点落在她的脸上与她眼角的泪珠融化在一起。

我的心温柔地一颤:一粒罪恶的种子,在爱的滋润下,长出美丽的枝叶,开满爱的繁花,落花结实,生生不息。哦,这当然不需要伤心。

                                   联系邓笛

2010年度邓笛文摘期刊排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短信风波
后一篇:“盲 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短信风波
    后一篇 >“盲 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