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间一笛风
人间一笛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8,994
  • 关注人气:10,9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逻辑与爱情

(2009-07-20 17:42:51)
标签:

皮大衣

浣熊

逻辑与

波丽

大榕树

校园

分类: 文苑漫步

逻辑与爱情

邓笛/编译

我不想自夸。不过,我的确是一个聪明的人。我的大脑像马达一样强劲,像计算机一样精确,像手术刀一样具有穿透力。此外,想一想,我才有十八岁。

并不是所有的年轻人都如我一般聪明。比如,我在明尼苏达大学的舍友彼特,与我年龄相同、教育背景相同,但头脑简单,根本就不能与我相提并论。更糟的是,他还是一个追赶时髦的人。你想,追赶时髦的人能有几个聪明?别人做什么,他就跟着做什么,真正是一个没有头脑的傻瓜。

一天下午,我发现彼特躺在宿舍的床上,一付痛不欲生的样子。我以为他患了急性阑尾炎。“别动,”我说,“我去为你叫医生。”

“浣熊。”他嘀咕道。

“浣熊?”我疑惑地问。

“我要一件浣熊皮大衣!”他哀号道。

我感到他的病不像是身体上的,更像是精神上的。“你为什么要一件浣熊皮大衣呢?”

“我应该知道的!”他用拳头捶着床沿喊道,“我应该知道查尔斯顿组合会唱火的,可是我却像傻瓜一样买了一大堆学习资料,现在我没有钱买浣熊皮大衣了!”

“你是说,”我问道,“现在流行穿浣熊皮大衣了?”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他坐起来,看着我,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现在校园里大哥级的人物都穿浣熊皮大衣。”

我真的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大多数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可是,浣熊皮大衣究竟有什么好?穿在身上既沉,又不雅观,还有一股怪怪的气味。我表示很不理解。

“跟你讲不明白,”他说,“只要弄到一件浣熊皮大衣,我愿意付出我所有的一切!”

我的大脑迅速地转了起来。碰巧我能弄到一件浣熊皮大衣。那是我爸爸上大学时穿的,一直闲置在家里的阁楼上。那么,彼特有什么东西是我最想要的呢?他有的东西我都有,但是有一样除外。波丽。波丽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时常和彼特在一起。而我认为波丽应该和我在一起。我是一个年轻有为的法律专业的大学生,将来必是一个了不起的大律师。据我观察,功成名就的大律师都有一个漂亮、优雅、聪明的妻子。波丽漂亮,这一点无庸置疑,长相摆在那儿。波丽优雅,这一点我是亲眼所见,我曾见她吃一份夹着肉末和碎果仁的三明治,吃完之后手指上一点汤渍或菜屑都未沾。当然,波丽不很聪明,事实上应该说是非常蠢。不过,我想,在我的调教下,她会聪明起来的。毕竟,把一个漂亮的女孩变聪明总比把一个丑陋的女孩变漂亮要容易一些。我认为值得一试。

“彼特,”我说,“你爱波丽吗?”

“我和波丽处得很好,”他答道,“但我不知道现在是否算得上是爱。怎么呢?”

“波丽还有相处得比你更好的男生吗?”我问。

“可能是我跟她走得比较近,暂时还没有看到别的男生追求她。”

“很好,”我满意地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只要你退出,她就是一朵无主之花?”

“可以这么说。你到底是啥意思?”

“没什么,没什么。”我一边说一边收拾行李。

“你要去哪里?”

“回家度周末。”

“别忘了向你父亲多要一些钱,”他拉住我的胳膊说,“到时候借我一些,我要买一件浣熊皮大衣。”

“我可能做得比这更好。”我朝他眨眨眼,然后冲出宿舍。

当我从家里回来的时候,我给彼特看了我父亲的那件浣熊皮大衣。彼特看得目瞪口呆,爱不释手。

“喜欢吗?”我问。

“太棒了!”他激动地喊道,随后狡黠地看了我一眼,“你想和我交换什么?”

“波丽。”

没想到,彼特断然拒绝了我。我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但是我一直用眼角观察着他。他一会儿看窗外,一会儿看皮大衣,表情非常复杂。最后,他把目光落在了浣熊皮大衣上。

他说,他与波丽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并没有正式定为男女朋友,所以他答应今后仅与波丽保持这种关系,不再深入相处。于是,我们成交。他穿上了那件又沉又臭的浣熊皮大衣。

我开始追求波丽。我约她看电影、跳舞、吃饭。在交往中,我发现她的漂亮的脑袋瓜子比我想象的还要蠢。我有了提高她智慧的想法。我决定从逻辑学开始,因为逻辑学最能培训人的思维能力。

一天晚上,我们在校园里的一棵大榕树下坐了下来。我向她介绍了逻辑学。我告诉她,逻辑学是研究思维、思维的规定和规律的科学。一个人要学会正确的思维,就首先要认识几种常见的逻辑错误。

“好呀,好呀!”波丽拍着小手欢呼道,她对我的学问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首先向她讲解了什么是“草率前提”。为了让她能懂,我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运动是有益的,所以每一个人都应该参加运动”这句话中,“运动是有益的”就是一个草率前提,因为虽然运动对大多数人有益,但对于有些人,比如心脏病患者,可能就是有害无益的。

“但是,运动的确让我保持了苗条的身材。”她拉拉我的袖子,“真有意思,再说,再说!”

她听不出她是否懂了我的解释,但我还是根据她的要求,讲了第二种逻辑错误“过度概化”。比如,“你不会讲法语,我不会讲法语,彼特不会讲法语,所以明尼苏达大学的人都不会讲法语”这句话中的结论就是过度概化,因为三个个例不足以推出一个真理。

“我们大学真的没有人会讲法语吗?”她惊奇地问,“真是太有意思了,继续,继续!”

真是拿她没办法!可是,如果我放弃,我就亏大了。所以我继续讲了第三种逻辑错误“因果颠倒”。比如,“我们不要带贝尔一起野餐,因为每次他跟我们出去天就下雨”这句话,就犯了“因果颠倒”的逻辑错误,因为天是否下雨跟贝尔毫无关系。

“说得太对了,只要犹拉跟我们出去野餐,天就下雨,下次我们肯定不带上她了!”

我差点就对她发火。我让自己平静下来,接着讲“矛盾前提”,举了一个例子问她:“如果上帝无所不能,他能制造出一块他举不动的石头吗?”

“上帝当然是无所不能的,他能制造出这块石头。”她满有把握地说。

“可是,如果上帝无所不能,他就应该能举起这块石头呀。”我说。

“是呀,”她想了想说,“那么,他制造不出这块石头。”

“别忘了,上帝是无所不能的呀。”我提醒她。

她挠了挠她那颗漂亮的空洞的脑袋。“我搞糊涂了。”她承认道。

我告诉她,这句话的前提条件中就有相互矛盾的地方,结论当然是错误的。

“太好玩了,太好玩了!我还要听你讲!”她催促道。

我想,若讲多了,她肯定接受不了。于是,我打发她回宿舍,但要求她回去之后把我讲的内容再认真想一想。事实上,我也该想一想了。这个女孩的思维根本毫无逻辑,不管我讲多少,可能都会是白费口舌。我决定最后再试一次,如果她仍是不可教化,我就彻底放弃对她的培训。

又一天晚上,我们还是在那棵大榕树下坐了下来。我向她介绍了第五种逻辑错误“感性论证”。

“听好了,”我说,“一个人申请工作,当老板问他有什么特长时,他说他有老婆和孩子,老婆是一个跛子,孩子没有钱买吃的和穿的,家里没有床,没有暖气,冬天就要来了。”

波丽的眼泪流了下来。“太可怜了!”她呜咽道。

“是的,是很可怜。”我说,“但是,抒情是不能当作论证的,这个人没有回答老板的问题,而是想唤起老板的同情,这种逻辑错误就叫感性论证。明白了吗?”

“你有纸巾吗?”她抽泣道。

在她擦眼睛的时候,我控制住自己没有发出绝望的喊叫。我继续讲第六种逻辑错误“错误类比”。比如,我说,学生在考试时应该可以查阅课本及其他资料,因为医生给病人看病可以借助X射线,律师辩护可以翻看相关案卷,木匠打家具可以参考图纸,那么学生考试就应该允许查阅课本及其他资料。

“说的真是太好了!”她欢呼起来,“这是我近几年听到的最好的想法!”

我告诉她,医生、律师和木匠是不能拿来与学生类比的,因为他们不是在接受考试。

“可是,我仍然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波丽说。

接下来,我讲了第七种逻辑错误“虚假假设 ”。我举了一个例子“如果居里夫人不是碰巧把一张照相底片放在装有一块沥青铀矿石的抽屉里,那么世人今天就不会知道镭”,然后告诉她这是一个典型的虚假假设,因为或许居里夫人以后还会有机会发现镭,或许别人也会发现镭,或许还会发生其他的事情,不能从一个不实际的假设出发,从中得到任何可站得住脚的结论。

“沃尔特扮演的居里先生棒极了,”波丽说,“我好久没有看他拍的电影了。”

最后一次机会,我在心里暗暗地说,如果她的脑袋仍是一团混沌的浆糊,我就真的放弃了。我讲的第八种逻辑错误是“无关转移”。我举例说,有两个人在进行一场辩论,其中一人说:“我的论敌是个劣迹昭彰的骗子,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可信。”

“他怎么能这样说话!”波丽忽视喊道,两只眼睛竟然闪烁出亮晶晶的智慧光芒。“这是不公平的。如果第一个人不等第二个人开口就说他是骗子,那么第二个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正确!”我欣喜若狂,“百分之百的正确!这确实是不公平的!第一个人还不等别人喝到井水,就在井下放毒了。他还不等他的对手开口就已经伤害了他……波丽,我为你感到骄傲!”

真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我想,只要我坚持调教下去,波丽就能成为一个适合我的妻子,一个既能下厨房又能上殿堂的女人,一个能给予孩子良好教育的母亲。好啦,智慧调教暂告一段落。现在,我应该把氛围从学术转移到浪漫上来。

“亲爱的,”我深情地对她说,“我们已经一起度过了几个美妙的夜晚,这证明我们是多么般配的一对呀!”

“过度概化。”波丽狡黠地说,“你怎么能够仅根据几个美妙的夜晚就判断我们是般配的一对呢?”

我被她逗乐了,更增加了对她的信心。“亲爱的,”我说,“你说的对,不过,毕竟,要知道一块饼的味道不一定非要把整块饼吃下肚。”

“错误类比。”波丽立刻说道,“我不是饼,我是女生。”

她真是太可爱了,既漂亮又有才,我决定直截了当地向她表达我的爱慕。我说:“波丽,我爱你。你是我的世界,你是我的月亮,你是我的星星,你是我的宇宙。哦,亲爱的,我们能确定恋爱关系吗?如果你拒绝了我,我的生命将失去意义,我将痛不欲生,我将茶饭不思,我将被折磨得没有人样。”

我说着双臂抱住自己,做出可怜的样子。我想我肯定能打动多情的波丽。

“感性论证。”波丽说。

我差点没被她的话噎死。我需要冷静。我飞快转动我聪明的头脑。

“波丽,”我说,“你掌握了很多的逻辑知识,这些你是跟谁学的呢?”

“跟你呀。”

“这就对了。那么,你就欠我的,对吗?如果没有我,你就不知道这些逻辑知识。”

“虚假假设。”她立即说道。

我有点慌了。“波丽,”我说,“你不要太把这些东西当真,它们都是些书本知识,书本知识与现实生活是不一样的。”

“草率前提。”她朝我打了一个响指。

我失去了耐心,像一头公牛一样吼道:“你为什么不同意和我确定恋爱关系?”

“因为我不能这样做。”她答道。

“为什么?”

“因为我今天下午已经答应与彼特拍拖了。”

我的肺都气炸了。彼特这个不信守诺言的家伙!“这个人渣!”我捶胸顿足,声嘶力竭,“波丽,你不能跟他好,他是一个骗子,是一个不守信用的人渣!”

“无关转移。”波丽说,“你不要叫喊了,我想大声叫喊也应该算是一种逻辑错误吧。”

我努力让自己恢复理智。“好吧,逻辑学家,”我说,“现在就让我们逻辑地对待这件事情吧。你为什么选择彼特而不是我?你看我,一个聪明的学生,门门功课都是优秀,前途不可限量!而彼特呢,一个又穷又蠢的家伙,有何前程可谈!你能给我一个合乎逻辑的理由,为什么要与他确定恋爱关系呢?”

“当然能,”波丽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因为他有一件超级帅的浣熊皮大衣呀。”

                           联系邓笛

                   邓笛简介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收回覆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