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间一笛风
人间一笛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8,190
  • 关注人气:10,9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白痴和傻瓜有没有区别?

(2009-03-24 14:03:21)
标签:

白胡子

红嘴鸟

相思鸟

阿米德

克什米尔

文化

分类: 文苑漫步

印度和巴基斯坦围绕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最近又起战火,然而,在一个鸟类研究专家眼里,这只不过是名称之争。一只鸟儿,叫它大鸲喽也好,叫它红腰勺鹬也罢,它还是那只鸟儿,正如白痴和傻瓜,有区别吗?

 

白痴和傻瓜有没有区别?

 

名称之争

邓笛 编译

 

如果你在克什米尔地区的阿里贝克田野上散步,你常常会看到一个奇怪的场面:一个戴着眼镜、蓄着两撇八字白胡子的瘦小老头迈着军人的步伐昂首挺胸地走在田野上,他的身后跟着一帮小孩,亦步亦趋,如影随形,像是他带领的一支部队。白胡子老头也的确像是一个将军。每隔一会儿,他就会抬起挂在胸前的特大号望远镜,威风凛凛地眺望远方,似乎是在观察敌情。他穿着一件紧身的衬衫,但是他的裤子和他的望远镜一样对于他来说都显得有些夸张。跟在白胡子将军身后的小兵有阿历尔、希拉、阿米德、哈里希、基拉姆和劳维。他们也像白胡子将军一样个个有一付望远镜。他们神情肃穆,仿佛正在做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他们有时冲锋到灌木丛前面,有时蹲伏在土堆后面,几乎每次都会不约而同地举起胸前的望远镜。

突然,灌木丛里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们同时喊叫起来。

“红嘴绿观音!”阿历尔叫道。

“红嘴鸟!”希拉喊道。

“别傻了!”哈里希叫道。“难道你们没有见过相思鸟?”

“谁傻了?你说它是相思鸟,是你相思它了还是它相思你了?”

“你这个白痴!”

“你这个傻瓜、笨蛋、蠢驴、呆头鹅!”

在他们三个人争吵的时候,白胡子爷爷和别的孩子挤了挤眼睛。但是基拉姆忍不住了。“你们吵什么?难道红嘴绿观音、红嘴鸟和相思鸟之间还有什么区别吗?”

“它们是一回事!”年龄最小的阿米德举起了手,好像是在课堂里回答问题一样。“我在书上看到过,这些名字说的是同一种鸟!”

“哦,我懂了。”劳维一脸坏笑,“就像白痴和傻瓜没有什么区别一样。”

“好啦,”希拉看了一眼哈里希和阿历尔,“其实我们大家都不错,只不过是所用的名字不同罢了。”

“亲爱的孩子们,”白胡子爷爷认真地说,“有时候许多冲突,甚至战争就是始于名称之争。”

当孩子们对他的话正感到困惑不解的时候,劳维忽然指着天上的一个黑点喊了起来。

“瞧!一只食肉飞禽,像是鹰或者是兀鹫。”

但是,这个黑点越来越大,最后他们看清楚了,这不是一只食肉飞禽,而是一架飞机。

“白胡子爷爷,”阿米德问道。他的眼睛大大的,一付天真无邪的模样。“会是一架轰炸机吗?”

“说不定。”白胡子爷爷说,“我们这个地区经常会发生武装冲突,所以,孩子们,慎重起见,咱们还是一起卧倒,不要冒险。”

大家静静地卧倒在灌木丛下面。过了几分钟,飞机的轰鸣声消逝了。劳维小心地抬起头。“白胡子爷爷,”他小声说,“这里的武装冲突是不是也是始于名称之争呢?”

其他的孩子们都笑了起来,但是白胡子爷爷却像是受到了触动。“事实上,”他严肃地说,“情况就是如此。克什米尔只有一个,无论归属印度,还是归属巴基斯坦,或是一分为二。你可以改变它的名字,但克什米尔还是克什米尔。至少对于许多普通人来说,这一地区一次又一次的武装冲突都是名称之争导致的愚蠢行为。”

“愚蠢行为!”阿历尔说,“我爸爸就是被那些白痴武装分子炸死的。”

“一群蠢驴、笨蛋和呆头鹅!”基拉姆愤愤地说。

这时,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喂!你们是干什么的?谁允许你们用望远镜的?”

随着一声吼叫,警车上跳下来一名胖警察。他走向白胡子爷爷。孩子们紧紧地靠在了一起。

“带着望远镜,想让孩子和你一起搞间谍活动吗?你叫什么名字?”

“他是白胡子爷爷。”阿米德抢着说。他把胖警察当成了老师,以为越早回答他的问题,就越早摆脱麻烦。但是希拉小声对他说:“警察想知道的是他的真名字。”

白胡子爷爷对警察说:“我叫马穆欧。”

“马穆欧?一听就是巴基斯坦人的名字。我怀疑你带着一帮孩子用望远镜从事间谍活动,所以你们必须跟我去警察局!”

孩子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劳维、哈里希和阿历尔想表现出勇敢一些,但还是脸色苍白。阿米德吓得哭了起来。基拉姆显出大哥哥的样子,搂住了他。“别哭,阿米德,不会有事的。”

“我们会被关进牢里的!”阿米德眼泪汪汪地说。

“不许吵,小家伙们。”胖警察严厉地喝道,然后他掏出一个笔记本。“马穆欧,你叫马穆欧什么?”

白胡子爷爷挺直了腰板。“我是萨力姆·马穆欧博士。”

胖警察在笔记本上记了起来。“萨力姆·马穆欧……什么?你是那个大名鼎鼎的鸟类研究专家?!”

白胡子爷爷严厉地问道:“你还认为我是一个间谍吗?”

“萨力姆·马穆欧博士,”胖警察合上笔记本,热情地与白胡子爷爷握手。“失敬,失敬。我非常崇拜您,因为我也是一个鸟类爱好者。哦,对了,这里有一种鸟到处都可以见到,但我就是说不出它的名字。它这么大,嘴特别长而下弯,飞行时翼下有白色横纹。”

“它的上体是不是淡褐色,还有黑褐色纵斑?”

“哦,是的,就是这种鸟!”胖警察激动地说,“我经常会看到它,却总是无法得知它的名字……”

“它的下背及尾呈褐色,下体皮黄,腰至尾羽为白色,尾羽有黑褐色横斑?”

胖警察更加激动了,连声说:“一点不错,一点不错!”

“是红背大勺鹬,”一直不敢言语的哈里希这时开了腔,“它喜欢吃蠕虫、昆虫和小鱼。”

“是大鸲喽儿!”基拉姆说。

“是红腰勺鹬!”阿历尔说。

“是彰鸡!”希拉说。

“啊!又是名称之争!难道你们真的以为傻瓜和笨蛋有什么区别吗?”

但是,大家不听他的,还是面红耳赤地争吵不休……

 

                     若转载,请注明摘自邓笛的新浪博客

                                 联系邓笛

                                   邓笛简介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