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荒原人box
荒原人box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467
  • 关注人气:3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梦里清醒翻云覆雨记

(2008-05-07 15:18:45)
标签:

王朔

心理

随感

韩寒

段誉

凌波微步

文化

分类: 【原创】置于云端的讨伐

梦里清醒翻云覆雨记

 

数月之前,某人建议我去作心理治疗或催眠术,以此调节思想与心灵状况。

然,事情并不如想象的那样简单。

这个时代真实存在一些心理需要开导和医治的个体。

如王朔曾携母作客央视《心理访谈》,网上流传着王与媒体记者发生口舌之战的视频,事实真相不得而知,但也不排除媒体炒作的可能。

王牌作家一面攻击媒体肆无忌惮不符事实的放大和宣传,一面还得白忙里应邀在更知名的媒体作新书发布——我们都是双面亚当?

对于王朔前辈的心理隐患,后辈是不便也无资格说长道短的,这也不符合我的一贯沉默。

只是,我发自内心的羡慕王前辈如此隐藏而并不外露的“心理隐疾”,这或许酿造了王氏文风嬉笑怒骂人间大话的基本色调。

我读他的书不多。早期的《无知者无畏》大部分时间都是借以消除失眠带来的困扰。这个书名就已经够张狂的了。

痴迷于此极尽狂傲的文风只是验证了青春期正在发育的一贯反叛。

韩某人的《零下一度》或许也属此类。

可能从那时开始,我的心理就已经种下了祸根。

毒!毒?毒!

其实最毒的还有一招。那就是海子。

从前读他的诗——是因为诗句本身的宏阔和张力;很漫长的时间难以忘却海子本身——是因为他的死。

海子死后有些专家开始絮絮叨叨,硬要将一场生命的悲剧演绎成波澜壮阔的讴歌。这实在太肤浅。我完全理解一位母亲难以承担的丧子之痛。

以前在X医院,我在梦中碰见了海子,和其他几位非正常性死亡的大腕儿。

 

我问:“查哥,你怎么就这么傻卧轨了呢?”

他答:“我的火车票都买好了。”

我再问:“那你想坐着火车去哪里?”

他再答:“我想去弥赛亚的王国。那里有幸福,才配得上诗的境界。”

我问:“那你怎么就走了呢?”

他答:“我的诗!我的诗!”

然后我就醒了。

 

我发现某些文人怪癖不是老掉牙的风花雪月,便是愤青时代的刀光剑影。

皆企图以各自的才情、理性、知性……将最本真的“我”深深的埋藏起来,从此不见天日,从此与世隔绝。以为如此便国泰民安万事大吉了。

他们不敢面对真实的人性,也不曾具有对生命来龙去脉的追寻。

活在此时此刻,反而不断产生悲剧或酿造苦难。

天晓得!原来众生都如鱼儿一般在同一张破网里挣扎。

我们的个体基因导致了各自不同的思想风貌和体态表征,

我们的民族基因在历史的积淀下逐渐形成了国民性的优劣和复杂云云。

据说最近去世的柏杨的临终遗言很简单:

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

一部《丑陋的中国人》不看也罢,看了会更失望,自己怎么就是中国人了呢?

众生皆然吧!谁让我们的第一代先辈硬着性子叛逆呢?

 

有了这一切,也是活该。

大众都要活的应该,就要堂堂正正的活着,有勇气面对宣判,就不要再叛逆。这是对我的忠告。

 

我必须要学会遗忘,正如我忘却我本身。

我不清楚往什么地方去,正如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

于是我开始:

 

寻寻觅觅

来来去去

凌波微步时候

最难将息。

 

了。。。。。。

 

一个梦里,我喊着“安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