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印玉象
光印玉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68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

(2019-09-17 17:16:40)
标签:

我爱我的家乡

原创

分类: 远方之翼(散文)

那一对木水桶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

老家厨房里放着一对木制水桶,几经修复,至今仍盛满水使用着。父亲常常说,这对水桶是全家的命根子。

         父亲14岁那年,爷爷生病去世了。家里的重担,不自觉地落在了这个肩膀尚嫩的长子身上。

每天天刚蒙蒙亮,奶奶就起来喂猪,同时把父亲叫醒,分派他挑水烧饭。父亲睡眼惺忪,汲着布鞋,担起水缸边的一对水桶,迈着东倒西歪的脚步,朝村口河埠头去挑水。这是一对木头制成的桶,爷爷在世的时候,这对水桶一直是爷爷的专属用具。有时,父亲屁颠屁颠地跟在爷爷身后,伴随着爷爷有节奏的脚步,看着水桶里的水花浅浅地跳跃,仿佛是一群开心的小鱼,在母亲的怀抱里撒野。这幅朴实温馨的画面,现在停留在父亲年幼的脑海,从此不在。14岁的身体,仅仅高过水桶,稚嫩的肩膀,似乎无法扛起生活的重担。但弟弟妹妹尚小,母亲病弱,家里惟一的大男子就是父亲了。

         河埠头离家有三四百米远。每天一大早,挤满了前来洗衣的村妇和挑水的村夫。父亲小心翼翼地来到河边,放下担子,两臂挽住水桶的提杠,弯腰舀起小半桶水,吃力地放在河埠头的石板上,然后又去舀另半桶水。有时碰上热心的邻居,他们会主动帮父亲舀水。毕竟,父亲力气太小,一不小心,会跌落水里。舀好水的水桶,像两只沉睡的猪,任由父亲摆布。父亲肩扛扁担,用扁担两头的铁钩子钩住水桶上的横木,两手一前一后抓住水桶,慢慢直起身子,迈上河埠头一阶阶的石板,向家的方向走去。父亲想起爷爷担水时欢快而有节奏的脚步,可他怎么也跑不起来。有时,一不小心,水桶硬硬的木板蹭到脚后跟上,打得鲜血直流;有时,脚步一滑,哗啦一下连人带水倒在路旁。水挑到家,父亲已是气喘吁吁,全身乏力。娘儿俩合力抬起水桶,把水倒入水缸。奶奶心疼儿子,总是把水缸里的水一份当成两份用。

        日子就在一担担水中慢慢流逝。

        渐渐地,父亲开始羡慕别人家里的水井。他们不用挑水,因为井里有喝不完的水。河道里的水愈发浑浊,有时还浮着翻跟斗的小虫子,回家后必须用明矾澄清后才可以烧茶做饭。而井水清澈甘甜,冬暖夏凉。父亲有时只得讨好家有水井的小伙伴,偷偷挑一担水回家。吃着用井水煮的饭,父亲的心里头甜滋滋的,又有苦涩涩的感觉。因为家境贫穷,没钱雇人挖井,所以父亲一直没敢奢望能拥有一口水井,卸除每天担水的劳苦。

        可是一旦拥有了想法,父亲反而更加痛苦不安了。每天想着水井的好处,以至于挑水成了痛苦不堪的负担。夜深人静时一个人躺在床上,梦想到一人独自挖井取水,竟忘了井水淹没了身子。第二天醒来,父亲决定在院子里亲自挖井。

        说干就干。然而井挖到一人深的时候,倒泥成了困难。两个弟弟妹妹年龄还小,提不起井下的泥筐。父亲硬是爬上爬下,直到井里出水。

第一桶井水是父亲让奶奶打的。奶奶弱小的身子,颤颤巍巍地从井里打起一小桶水,眼角有些湿润了。“老头子,我们有水喝了!”其实,爷爷去世后,能喝上水,一直是奶奶心底隐隐的痛。

         围绕着井,全家人幸福而简单地生活着。夏天,井成了“天然冰箱”和“天然空调”。井水浸泡后的西瓜清清凉凉,咬一口,一直沁润到胸腔,凉透整个身子骨。晚上,舀一桶井水放在房间,整个房间似乎不再暑气蒸腾。冬天,奶奶打一桶井水洗衣,暖暖的井水冒着烟,好似锅里烧开的水。井,在那个物资匮乏生活困苦的年代,成了全家幸福快乐的源泉。

        日子就在一桶桶井水中慢慢流逝。

        有一天,村主任跑进每家每户,跟大家讲要通自来水了。农村人一直以为城里才会有自来水,从没想过自家也会安装水龙头。不久,自来水通向了这个水乡农村的家家户户。

        通水的那天,父亲教年迈的奶奶拧水龙头放水。奶奶伸出枯瘦的手,一时颤抖竟拧反了。“大娃儿,哪有水呐?”父亲被弄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会没水?”父亲使劲一拧,一股白花花的水直泻而出,在水槽里溅起一片水花。全家都乐了!

       通了自来水,再也不用为用水而发愁。自来水越喝越健康,河水也在“五水共治”下回到了从前的清澈。由原来镇自来水厂扩容为县自来水公司后,东部水乡家家户户都喝上了来自对河口水库里的山泉水。然而奶奶年事渐高,耳聋眼花,记忆也大不如从前。她惟一没有忘记的是爷爷曾经每天挑水的那对木水桶。父亲劝奶奶把它们扔了吧,放在家里没啥用了。可奶奶死活反对。如今,那对水桶仍放在厨房的水龙头下。每天一大早,奶奶就拧开水龙头,在水桶里放满水,然后安心地自言自语道:“老头子,水挑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硬笔书法
后一篇:衡水湖的秋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硬笔书法
    后一篇 >衡水湖的秋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