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崔学法
崔学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615
  • 关注人气:3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华第一鸡

(2017-03-07 21:52:01)

             中华第一鸡           

中华民族的鸡年已经到来。鸡,已经成为人民的生活文化密不可分,它向人类提供丰富的肉类食品、制作成各种吊人口味的美味佳肴。成千上万种名目繁多烧鸡、烤鸡、熏鸡、扒鸡、酱鸡、肴鸡、叫化鸡、盐焗鸡、干爆鸡、风干鸡、卤煮鸡、卤烧鸡、桶子鸡、葫芦鸡、油包鸡、荷叶鸡、荣华鸡、肯德鸡、奥尔良鸡品牌,琳琅满目的展现在人们眼前,使人眼花缭乱的。无疑,这个古老的家禽,制作出的食品是丰富多彩的、无与伦比的。

鸡,从旧石器时代起,始终伴随人类,并渗透到人类的生活的每一部分。更成为人类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文化的重要部分。我们现代使用的汉语成语,含有“鸡”字的成语高达有129条之多。鸡,早已登入古老的中华文化的殿堂。传说起源于黄帝时代的远古中国人发明的最古老的干支计时法,(用十个天干十二个地支配伍,计六十循环计算年月日时法,)现在还在使用。这套计时法仅仅十二种动物入选,鸡(酉)就名列其中。

鸡,起自何时,来自何方?先有蛋还是先有鸡?既是一个有趣话题,又是一个千古之谜!

近代世界科学理论界,主流生物理论是达尔文的《进化论》。达尔文1868年在一部名叫《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的著作中写道:“印度鸡的被家养,是在《玛奴法典》完成的时候,大概在公元前1200年,不过也有人认为只在公元前800年。”在这本书的另一个地方,达尔文又称:“鸡是西方的动物,是在公元前1400年的一个王朝时代引进到东方(指中国)的。”由于达尔文在生物学理论界的名气,一时中国鸡是西来成为定论,其实达尔文的说法本身就杂乱无章。

中国一些古代典籍也称鸡是西方(四川等地)之物。如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出版的王圻、王思懿父子编辑的《三才图会》称:“鸡有蜀鲁荆越诸种。越鸡小,蜀鸡大,鲁鸡又其大者,旧说日中有鸡。鸡西方之物,大明生于东,故鸡入之。”认为鸡生于西方,南北朝时宋孝武帝刘骏“大明”年代(公元457464年)才引至中国东部。

新中国成立以来,各地发现大量的鸡骨遗迹,彻底推翻了中国鸡“西来”的论调。在陕西西安半坡、陕西北首岭文化遗址甘肃兰州西坡哑、甘肃东乡林家文化遗址、云南元谟大墩子文化遗址、河南安阳大司空村文化遗址江苏句容文化遗址、河北石家庄市庄村、湖南长沙马王堆三号墓、一号墓、江苏徐州奎山文化遗址、在广东象岗南越王墓发现了均鸡骨、鸡蛋、蛋壳等。但是早期的鸡骨头无法确定是原鸡还是家鸡。2014年,中国、德国、英国对黄河流域39块鸡骨提取的线粒体DNA进行了测序,确认最古老的家鸡骨头距今大约4千年。中国的鸡远远早于达尔文认为的印度鸡。

而早在最古老的鸡骨头出现两千余年前,邳州大墩子遗址就出现鸡陶。在邳州博物馆,成千上万件文物中,一只陶鸡引人注目;这只陶鸡正蹲在窝里下蛋。鸡窝模型是长宽约30厘米、深6厘米左右的方形筐。鸡的形体大小与今鸡相似,蹲伏形态也与今鸡生蛋时形态一致。于此同时,还出现三个鸡型乐器“泥响瓿”,它出土于邳州大墩子古文化遗址的最下层。也就是距今6500年左右,属于青莲岗文化层的早期人类活动遗存。

大墩子陶鸡,是远在6000年前青莲岗文化时代,是屹今为止发现的当时全球独一无二的鸡艺术品。二千年以后,湖北省天门市石家河邓家湾才出现非常简单的泥鸡。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出现青铜铸鸡。大约3500后,商代后期甲骨文中才出现“鸡”字。周朝后期宫中专门设立“鸡人”打更报时。汉代韩婴所作《韩诗外传》中称:“鸡有五德:首戴冠,文也;足搏距,武也;敌敢斗,勇也;见食相呼,仁也;守夜不失,信也。”随着汉画像石的出现,鸡作为文化艺术逐渐普及、发展、壮大起来,成为中华文化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当世界各地先民在用鸡作为报时、作为食品时。大墩子先民由于长期对鸡的驯养、利用,熟悉的鸡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密不可分的一部分,让鸡进入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陶鸡不仅仅是一件艺术品,更是史前文明发展的里程碑。一声雄鸡啼鸣,吹响了人类自原始社会、氏族社会等史前文化、史前文明。一唱雄鸡天下白,邳州大墩子陶鸡应该是人类文明第一鸡。

我们在从中国古典寻找鸡的起源。成书于春秋时期的《尔雅》,是中国第一部词书,其中第十七章为《释鸟》。第一条就介绍一种禽类:“隹其,鳺鴀”。 “鳺鴀”是什么?汉武帝时郭舍人说“鵻,一名夫不”。《春秋》注云:祝鸠氏司徒。祝鸠,即夫不,孝,故为司徒也。毛(毛苌)传云:鵻鸠,夫不也。一宿之鸟。郑(郑玄)笺云:“一宿者,一意於所宿之木。”又云:“鸟之谨悫者,人皆爱之。则此是谨悫孝顺之鸟也”。陆机云:“今小鸠也。一名鹁鸠,幽州人或谓之且鷱瞗,梁宋之间谓之隹,杨州人亦然。”《尔雅·释畜》:“鸡大者蜀。蜀子雓,未成鸡僆,绝有力奋。”《疏》“此别鸡属也”。《春秋·说题辞》曰:“鸡为积阳,南方之象,火阳精物炎上,故阳出鸡鸣,以类感也。”《易·说卦》“巽为鸡”。《书·泰誓》“牝鸡无晨。”《周礼·春官·大宗伯》“六挚,工商执鸡。”《礼·曲礼》“鸡曰翰音。”又《尔雅·释鸟》“鶾,天鸡《注》鶾鸡赤羽。”《逸周书》“文鶾若彩鸡,成王时蜀人献之。”又《尔雅·释虫》“螒,天鸡。”《注》“小虫,黑身赤头,一名莎鸡,又曰樗鸡。”《诗·豳风》“六月莎鸡振羽。”《尔雅翼》“一名梭鸡。一名酸鸡。又鸡人,官名。”《周礼·春官·鸡人》“掌共鸡牲,辨其物,大祭祀夜嘑旦,以嘂百官。”

上述中对鸡的论述,有的归鸟类,有的归畜类,更有的归虫类。名称更是五花八门。人们驯养鸡的年代,正是中国语言文字形成阶段。诺大的古中华,人们绝不可能对语言文字及名称有共同规范,各地鸡的叫法在语言文字上必然五花八门。即使秦始皇实行“书同文”,不可能实物名称统一,更不可能语言同音。《尔雅》中称“隹其,鳺鴀”,以后各种古籍如郭舍人、毛苌又称“鳺鴀”为“夫不”。

“夫不”按字形这个“不”字在古代可是个多音字。除了“不bu”外,也读做“不pei”即古“邳”字。1954年山东省在枣庄(古为上邳)征集到“邳伯罍”。其铭文曰:()月初吉,丁亥,不白()夏子自乍()  文物“邳伯罍”与“邳”、“薛”之渊源 [喜上眉梢/2013 10 19] - 喜上眉梢 - .()罍,用蕲 文物“邳伯罍”与“邳”、“薛”之渊源 [喜上眉梢/2013 10 19] - 喜上眉梢 - .()寿无强,子= = 永宝用之不”字在古代与“丕”字是同一个字,地名,读pei,后来形成村邑才成为邳字。这个“不白”就是“邳伯”。同样“鴀”为不(邳)地的鸟。

《尔雅》中“隹其,”也应该是一个古“鸡”字,那时书写没有标准化,我认为古代人们书写是从右向左写的,“隹其”的顺序应该是“其隹”一个字, 古人把他看成从右向左读的“隹其”两个字了。其实是“其”字加一个断尾鸟“隹”旁,“隹”为短尾鸟统称,“其”音读ji,与鸡同音。古代鸡字应该是“其”加上“隹”字旁。为什么人们要弃置这个字呢。原来奚仲被大禹封在薛后迁至邳,邳地在此两千年前就出现陶鸡,养鸡工作必定十分发达。人们更认同鸡在奚仲封地,“奚”“其”音近,邳地的鸟变成奚仲封地的鸟了,“雞”“鷄”就产生了。

从古代文字变化中,“鸡”字的演变多多少少都与“邳”有一定关系。确实大墩子及其周围固然没有鸡骨头发现,当时鲁南苏北居住的是东夷部落。古代中国三大部落,炎帝是农耕部落,黄帝是游牧部落,而东夷是渔猎部落。渔猎部落是最早驯养动物的部落,渔猎中需要狗作为助手,大墩子遗迹中发现大量狗的骨头和以狗随葬主人的墓葬。这样,大量鸡的骨头都被狗伺候了,鸡骨头去处这个谜就解开了。大墩子陶鸡产生于距今6500年左右的青莲岗文化层,他后面鸡的艺术品竟然是两千多年的空白期。由此可以大墩子养鸡是全球最早的鸡,大墩子陶鸡堪称环球第一鸡

中华第一鸡

邳州大墩子出土的陶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