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味雪轩
味雪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688
  • 关注人气:2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明代大字书法热(张金梁)

(2019-01-28 21:51:04)
标签:

文化

历史

 明代大字书法热(节四) 

 社会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字热

明代大字发展的三阶段

大字理论与大字热同步发展

大字书家群

明代书学,随着朝代统治体制的改变,出现了一些有别于前朝的书法现象。如大字书法热的兴起,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一特殊现象,与当时社会的铨选制度、经济状况、社会习俗、文化教育等,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所谓大字书法,是指榜书、题署、署书、擘窠书、撮襟书等各种大字书法的总称。明代书法重视大字,与朝廷提倡和社会时尚有关。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崇尚俭朴,认为书古人名言于壁间,可以时刻面对体会学习,比富丽堂皇的绘画好得多,故在宫廷墙壁上以书法代替绘画。[1]南京诸多官衙建筑,也大量使用题匾楹联充饰。一时大字书家,格外活跃。永乐十八年朱棣迁都北京,各宫厅殿所都要重新书写匾额,又一次给大字书家提供了一显身手的机会。所以明初大字书家,格外受到帝王的厚爱。后之明朝帝王们出于尊奉太祖、太宗典制,一直把书法看得非常高尚,并成为取仕标准之一。大字书法,当然是其中的重要内容。

明太祖朱元璋及太宗朱棣皆能大字书法,有不少墨迹流传,后代皇帝竞相效仿,故后之洪熙帝仁宗朱高炽、宣德帝宣宗朱瞻基、成化帝宪宗朱见深、弘治帝孝宗朱佑樘、嘉靖帝世宗朱厚熜、万历帝神宗朱翊钧、泰昌帝光宗朱常洛、崇祯帝庄烈帝朱由检等,都好书法、善大字。 [2] 藩王擅书法者亦多,晋恭王、周定王橚、周宪王燉、湘献王柏、宁献王权、吉简王见浚、文城王弥钳等,皆喜题署刻石,(如图84)而辽惠王“诗律精雅,尤善大书”。不少宫中后妃也喜欢翰墨,能大字书法。 [3]

大字书法作品,字少势大,观赏省目,创作时间较短,最符合明代帝王们用以赐臣的墨戏,故得到了他们的普遍喜爱。明朝廷为表彰各种优异人才,往往通过立坊、赐匾方法宣传之。[4] 于是乎,坊表建造鳞次栉比,蔚为大观。匾署之事,可想而知。随着明代建筑格局的进一步扩大,王侯将相、名臣大宦的厅堂斋室无不竞悬匾额,以示高雅。明代中后期,资本经济迅猛发展,地主、个体资本阶层迅速崛起,也大兴土木,竭力建造楼堂馆所,厅房装饰形成了中堂配对联的格局,并重金购买名人题字装饰门面。随着春联的普及,大字书法已经冲出宫廷庙宇走向社会而“飞入寻常百姓家”,其参与人员及应用场合皆不断扩大。

朱棣靖难登基后,为了缓和朝野士人矛盾,极力表现文治,特别重视书法,善书者只要得到皇帝权臣的认可,便可授官。中书舍人及翰林待诏等重要人员,大多是皇帝亲自面试。在皇帝面前书写,为节省时间又要取得相应效果,一般都采用大字完成。如滕用亨“永乐三年召见,年几七十矣,面试篆书,亨作‘麟凤龟龙’四大字称旨”,[5] 授予翰林待诏。明代有举荐神童制度,被推荐的儿童善书者,到朝廷都要试大字书写,有时皇帝亲自命题。于是,大字书法如同经书一样,成了学人们的入仕阶梯和敲门砖,于是社会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研习大字热。

明代大字以楷书为主,篆隶次之,行草再次之。楷、隶、篆为文静书体,特受明代皇室、朝廷、官府的喜爱。在以善书授官者中,基本都善此种书体,特以善大字楷书者为多。故皇宫、朝廷、庙宇、官府、牌坊以及达官贵人的堂匾题写,大都用楷书为之,以示清穆严肃。行、草书基本活跃在民间非郑重的场合以及文人墨客的堂室书斋中,这里面有制度的制约,也有审美标准的不同。

明代大字书法热现象,贯穿于整个明代,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洪武到宣德年间。此时期是明王朝由开国初期至永、宣盛世的重要时期,有八十余年。明代典章制度的健全、经济基础的建立、文化艺术的恢复等,都是在这段时间内完成的。在此期间,几位皇帝都擅大字书法,如“太祖皇帝,神明天纵,御书‘第一山’三大字于凤阳龙兴寺,端严遒劲,妙入神品”。 [6] 朱元璋是开国之君,其好书之举对子孙有很大影响。(如图85)其后,建文帝朱允炆善大字,“(董伦)召拜礼部侍郎兼翰林学士,御书‘怡老堂’匾及髹几玉鸠杖各一赐之”。 [7] 永乐帝朱棣大字颇佳,赐于臣下墨迹颇夥。 [8] 宣德帝朱瞻基,是明代帝王中在书画方面最有成就者,有较多作品流传,(如图86)丰坊在《书诀》中将其大字列为人们学习的范本。他还组织、参与文人墨客进行书法活动,并赐书家程南云《草书歌》,推动了朝野书法热的发展。在明初这段时期内,最重要的是朝廷两次建都,除宫廷、衙门的匾额、堂署、楹联处,王公将相、名宦大臣、贵族富豪的府第、厅堂、楼台亭榭等,也需大字题署,大大拓宽了大字书写的场合,推动了大字书法的发展。在此时期内,有名的大字书家都聚集在朝廷,部分善长大字的书家特别引人注目。如詹希原、胡广、夏昶、朱孔旸、陈登、黄养正、程南云等,大都为朝廷书写大字匾额而受宠爱,成为朝野上下的知名书家。(如图87)故祝允明有“朱、夏榜署纷纭,易于驰誉” [9] 之论,非常实际。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詹希原,洪武初官铸印副使,由于善书,官拜中书舍人。[10] 永乐时对大字书家格外优待,《松江志》载:“朱孔,名寅,以字行。华亭人,永乐初以能书被选,成祖尝召书大善殿榜称旨,授中书舍人,累官顺天府丞。”[11] 可以看出,朱孔因大字授官,开了在朝廷以善书取仕之门,成为学人墨客们崇拜的偶像,对大字书法热的形成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在官员中因善大书而得宠者也大有人在,王世贞《艺苑卮言》云:“胡文穆(官文渊阁大学士),善真行草,名不及解大绅,而遇过之,北征诸镇皆其勒石。” [12] 对于书家来说,还存在着遇与不遇的问题,解缙书法在胡广之上,但胡广被朱棣所赏识而用,故其仕途大畅。永乐、宣德时期人称盛世,天下太平、经济发展、文艺盛兴,朝廷君臣颇重文艺,大字书法亦在其列。并在社会上开始重视儿童习大字,任道逊以七岁之龄,“作书径尺而有法,有司以神童荐,宣宗闻而奇之,面试其书,命为国子生”。从而开了有司以荐大字书法神童之举,为以后神童荐举之滥觞。

第二阶段从正统到正德年间。英宗朱祁镇幼年登基,宠信太监王振,明内竖乱朝自此始,经“土木之变”,国体元气大伤。至成化、弘治时期,略有起色。而武宗乱治,国体再受重创。嘉靖统治较长而无大作为,政治国力逐步下坡。此时期内,宪宗颇爱翰墨,“时御翰墨作为诗赋以赐大臣,诸司章奏手自披阅,字画差错亦蒙清问臣下,益竟业职事,莫敢或欺”。 [13] 孝宗“酷爱沈度笔迹,日临百字以自课,又令左右内侍书之” [14] ,《震泽集》赞之曰:“奋毫落纸,思入混茫,气吞颜柳,势压钟王,渊渟岳峙,玉质金相” [15] 。 在大字书法上颇有造诣的是嘉靖帝,其有礼部“视日仪”、平台山“圣迹”、“九龙池”“粹泽亭”等题字流传,并不时写大字以赐大臣。 [16] 可以看出,皇帝对于大字书法的练习还在惯性进行,并且赐予臣下的墨迹也不在少数。在朝廷权臣中,大字书法影响颇大者有李东阳、夏言、严嵩等,但由于皇权文化逐渐松弛,聚集在朝廷的大字书家有成就者较少。而在野书家崛起,大书成就亦高,群众性的习大字热在社会下层继续升温,直接影响到了对于学童的书法教育。

这个时期的大字书法特点有四:一是虽有不少善大字而被荐于朝入仕为官者,但有影响的较少,只有姜立纲名声稍重。史书记载的大字书家,大都为一方之秀,不再与前期那样众聚朝廷。这是因为朝廷多事而文化艺术活动不多,再加之朝廷大字书法所用的场合缩小,而随地主阶级、资产经济的壮大,地方牌坊、厅院、楼台亭榭等建筑扩大,社会上所用的大字量增大,大字书家逐步下移于地方;(如图88)二是此时大字书法教育颇为普及,景泰间善大字的李淳将一卷《大字结构八十四法》呈于皇帝,朝野上下莫不以得之为快,成为学习大字书法的最好教材,推动了大字书法的普及发展;三是大字书法成为人们衡量书家能力的标准之一。在善书者中,善大字书法者,比其它书家更为引人注目,名声更容易传播,大字成为书法中更高一层的技艺,祝允明曾撰《署书赞》,便能说明这个问题;四是大字书童备受重视。景泰之后,对于大字书法神童的推荐成为时髦,李东阳、洪钟、沈应奇,许廉等,有司竞相荐举,皇帝也多愿召见,或赐币物、或入国学,甚至对其封官。在帝王看来,书法神童的出现,是吉祥之事,预示着朝廷的兴盛。朝廷官员大解圣意,极力推荐以示政绩,遂成一种风气。此期正是“中书体”由盛兴走向滞板,在市井中出现了一批很有成就的大字书家,如陈献章、沈周、祝允明、唐伯虎、丰坊、王宠、陈淳、俞允文等,水平很高,影响特大,成为时代书法的最强音。

第三阶段是从万历到崇祯年间。万历帝在位四十余载,其少年便爱好大字书法,大字题署亦多。 [17] 光宗朱常洛,也喜大字书,“毛尚忠为工部主事,光宗在东宫识其才,手书‘承恩堂’额赐之” [18] 。熹宗朱由校即位,宠幸太监魏忠贤,醉心声色犬马,内乱外患接踵而来,朝廷已濒临崩溃的边缘。明末皇帝朱由检励精图治,欲挽狂澜于既倒,为时晚矣。从其“崇祯元年书‘敬天法祖’匾额悬大殿,两楹书‘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十六字”,“自题‘视民如伤,望道未见’八字于便殿” [19] 等大字书法中,确实看到了一位面临岌岌可危局势的君主,急欲求治而“望道未见”的焦躁心情。晚明时期,皇权文化处于瘫痪状态,社会市井文化继续发展,故而大字书家在朝廷为用者很少,大都分布在地方上自由发挥。(如图89) 

明末朝纲大坏,无暇顾及文艺人才,书法如同其它艺事一样,几乎完全脱离朝廷皇权文化而独立于社会,呈现出漫散在民间自由发展的趋势。书体也由楷书等静体,向行草动体方面发展。在朝廷及地方书家,少有以书取宠而供职者,书法真正成为学人士大夫们修身养性的娱乐游戏手段,使书法向纯艺术方面靠近。董其昌、邢侗、张瑞图、米万钟被称为晚明四大家,皆善大书,其中以米万钟“尤善署书,擅名四十年,书迹遍天下”。由于资本主义的萌芽,社会经济迅猛发展,商贾们想方设法觅大字高手题匾书联装点门面,因此善大书者在民间的市场进一步扩大。此时书法人才也不再热衷于以此取仕,不少书家不愿卷入朝廷、官府的急流,志于隐居山林农村,追求自适自由的生活。如林曰本,“辟为中书不就,楹边多植梅,人称为梅隐,善诗歌,亦工书,酒酣挥翰,纵意所之” [20] 。 大字书家如严衍、李彝仲、洪墨卿、程衷素等,也甘居市井。由于民间经济的活跃,他们也参与其中,家境困仄如程衷素等,亦愿“以书自给,终其身”,从而职业书家不断增多。

明代人们对大字书法理论的研究与明代大字书法热的兴起是同步进行的。代表性论著有李淳《大字结构八十四法》、费瀛《大书长语》以及丰坊《童学书程》中有关论述大字部分。明代大字书法理论的发展,使大字书法从感性走到了理性,使大字书法形成了一个独立而系统的理论体系,又反过来为人们对大字书法的学习、普及、提高提供了理论依据,为明代大字书法热潮的形成,起到了不可低估的推波助澜作用。

 

附:明代书大字书家一览表

书家

记载内容

文献

詹希原

善大书。兼欧虞颜柳,凡宫殿城门坊匾,皆希原书。

《书画记》

汪广洋

大字庄重,非时人能及。

《月山丛谭》

赵好德

字秉彝,汝阳人。幼惊敏有经济志,刻苦力学,能文章,善大书,渡江见太祖,以儒士命同知陕州事,累官吏部尚书。

《列卿记》

 

洪武四年被征,授磁州同知,升汝宁通判,善吟咏,尤喜作大书。

《东里集》

沈宗学

隐于炼墨,自号墨翁。博学善书,能作径尺大字。詹孟举评其书兼欧虞颜柳,有冠裳佩玉气象。

《吴县志》

  广

上(永乐帝)次石坡,登顶制铭刻石,命光大(胡广)书,并大书“玄石坡”。次捷胜冈,上命光大书“捷胜冈”于石,上多云母石,并书刻曰“云母山”。

金幼孜《从北征录》

 

永乐时袭封成国公,赠阳平王,善大字。

《续书史会要》

 

以工楷法得幸文皇帝,命书宫殿榜,授中书舍人,累迁太常寺卿。

王世贞《吴中往哲画像赞》

朱孔旸

永乐初以能书被选,成祖尝召书大善殿称旨,授中书舍人。

《松江志》

 

字文征,孔旸子,工署书,成化中为大理卿。

《松江志》

 

字思孝。永乐甲申诏吏部简能书者,储翰林。思孝以篆籀选,居翰林十年,授中书舍人,朝廷大匾,率出其手,求者无虚日。   

《东里集》

 

字养正,以字行,永乐中授中书舍人,宫殿坊匾碑刻,多其手。

《温州志》

 

官至刑部郎中,善楷书、行草,亦能作大书。

《续书史会要》

 

有司两以贤良荐不就,凡碑碣题署,多出其手。

《苏州志》

程南云

永乐初以能书征,授中书舍人。篆法得陈思孝之传,隶真草皆有古则,又善大字。   

《续书史会要》

任道逊

七岁能赋诗,作字径尺而有法,有司以神童荐,宣宗闻而奇之,面试其书,命为国子生,景泰初授天顺府照磨,仍以书艺供奉,累迁至太常卿。

《瓠翁家藏集》

沐  

天顺初升右军督都,好读书,长于吟咏,尤工篆隶草书大字。

李凤《云南通志》

 

英宗时置内阁,宪宗时出知兴化,字法精邃,大书尤伟。

《怀麓堂集》

 

景泰间为浙江都司经历,能真隶书大字。   

《常熟志》

姜立纲

天顺中授中书舍人,书体自成一家,宫殿碑额多出其笔,日本国门高十三丈,遣使求匾,立纲为书之,其国人每自夸曰:“此中国惠我至宝也。”

《书画记》

 

字清夫,眉州人。三岁过州治憩城下,仰见城匾“眉州”二字,因以手画地,宛然成书,自是资性朗悟,有司举贤良不就。

《怀麓堂集》

 

正统进士,成化中为国子监祭酒,作大字劲健奇古,当代珍之。

《续书史会要》

李东阳

字宾之,茶陵人。四岁能大书,景帝召见,加诸膝,赐宝镪,举天顺八年进士,入内阁,加太子太保、户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  

《珊瑚网》

张宜弘

成化进士。词翰得东海体遗法,尤长于署书,居然朱晦公体。

何三畏《云间志略》

 

字以成,钱塘人。以大书荐于朝,景泰初授中书舍人。

《怀麓堂集》

陈献章

好缚秃帚作擘窠大书。

《艺苑卮言》

朱应祥

成化丁酉以岁贡荐南畿,尤长于题壁。

《松江志》

 

四岁能作大书,宪宗召见命书圣寿无疆,钟握笔久之不动,上曰:“汝容有不识者乎?”钟叩头曰:“臣非不识,第此字不敢于地上耳。”上命内侍舁几,一挥而就。

《治世余闻》

沈应奇

字天瑞。七岁能大字,以神童荐。宪宗召试命书皇帝二字,应奇俯伏奏曰:“书皇帝字,乞赐一几。”上奇之,字复称旨,命授中书舍人,时内阁万安奏当令读书,不宜使有官,遂改送顺天府学中。正德己卯乡试与修《武宗实录》成,复授中书舍人。

张时彻《宁波志》   

吴东升

杭州十门皆东升书额,净慈寺壁书“南屏”二大字尤佳。

《杭州志》

 

蝇头蝉翼,具有寻丈势。或请宫庙墟墓碑版,庄体匀画,无异小楷,人以为得书中三昧云。

《昆山人物志》

 

字惟健,太仓人。能作大字,州初立时,题额多出其手,以荐入仁智殿。

钱肃乐《太仓州志》

 

字德斋。嗜学好古,能大书,官千户。

《江宁府志》

 

字文远,临高人。从吴琦学,豁达坦夷。善书,大笔尤遒劲。

唐胄《琼台志》   

湛若水

仿陈白沙,天然不及也,唯署书差有骨。

《艺苑卮言》

 

字文宗,岐山人。善大书,弘治丙辰进士,官至副都御史。

《陕西通志》

李梦阳

弘治六年进士,写七尺碑大有颜平原笔。

王世贞《国朝名贤遗墨跋》

王一鹏

弘治十一年应贡,授泰顺县训导。善书画,尤长于署书,郡中匾额多出其手。

张鼐《宝日堂集》

 

弘治进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善大书,在眉山豫州风骨。

《昆山人物志》

 

乐清人。以神童荐,入翰林为中书舍人,八岁能作径尺大字。      

《续书史会要》

 

以才隽居首揆。天下重其书,榜书尤可观。

《艺苑卮言》

正德中

江右李士实以大书名。

《大书长语》

方元焕

署书稍胜。

《艺苑卮言》

 

七岁能作斗大字,人称为书小史,沈周作长歌赠之。

《苏州志》

王延龄

字子永,鳌季子。鳌还山小构,其匾书未当意,延龄方髫年,操管立就,诸名家皆叹为不及,荫为中书舍人。

《吴县志》

文徴明

大书仿涪翁尤佳。   

《续书史会要》

徐子仁

九岁能作大书,操笔成体。初法朱晦翁几乱其真,后赵松雪,笔力遒劲,布构端饬,成一家之法。

《金陵琐事》

张孚一

正德丁卯领乡荐,知建阳县,善作小楷,或署书咸工。

莫如忠《崇兰馆记》

 

字宗吉,别号三川,安定人。善大书、草书。

《何大复集》

 

字惟大,闽县人。工署书,径丈逾佳。

《福建志》

 

 好吟诗,工书。大字至二尺楷法可观。

田秋思《南府志》

 

字允芳,雍子。善大书,篆隶有家法。

《常熟志》

汪文盛

嘉靖初,学宪白泉汪公(文盛)手书先师庙,暨庙门匾额,颁刻两浙学宫。笔势宏伟,风骨内含,得印泥、画沙之意,一时署书无有出其右者。

《大书长语》

莫如忠

行草书风骨朗朗,亦善署书。

《艺苑卮言》

 

善行草,尤工榜署书。

《姑苏名贤小纪》

 

字汝成,无锡人。官至按察使,善署书。

《续书史会要》

沈应元

五六岁能作径尺大书,嘉靖庚子举人   

《苏州志》

顾从义

肃皇帝诏选善书者,入殿直应试,称旨拜中书舍人。径尺大字,仿颜平原、赵承旨。

《松江志》

康学诗

举乡试,为饶州推官。好读书,工诗,能署书。   

《弇州山人稿》

沈文桢

工书,能作方丈大字。

《弇州山人稿》

道士张复

自幼学书揣古人,能运帚作大字。

《秀水志》

贫极道人

能以稻草心作笔,为署书。

《松江志》

游僧

不知何许人,嘉靖初尝于南寺化墨,年余,聚无算,一暮忽于殿壁上书五大字曰:心虚灵之觉,字径数丈,笔法遒劲,初不知墨汁贮于何器,用何物作笔也,晨起,相惊失僧所在。   

《平湖志》

释宗奎

杭州人。祝允明奎上人署书赞曰:雄颖伟墨,突如其来。云谁之为,缁师宗奎。佛有三昧,散百在观。子以其余,戏入书翰。天宫宝树,截万桢余。昆刀瑚珠,钩铖鏁锥。纵横阖辟,缔构辗转。按规抚矩,束带顶冕。千力万象,曳斫不断。平原风骨,溥光首面。耳目惊耸,谁敢亵玩。众夫瞻仰,老史作赞。

《祝氏集略》

  椿

尤工大字草书,要咸称重,可追羲献。

郑之亮《临淮县志》

 

楷书甚遒劲,大字亦雄俊有神采。

郑端《简公集》

 

能书,兼真草篆隶大字,甘贫不仕。

《续书史会要》

黄猷吉

山阴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佥事,善大字。

《山阴志》

吴撝谦

隆庆进士,官至按察佥事,善大书。

《抚州志》

 

徐寅斋(名立)先生,工铭石,尤善署书。

《大书长语》

 

大至四五寸或至尺余,皆不烦绳削而溢出。

《学古续言》

林尧俞

善书法,魏忠贤数请不与,忠贤矫诏命公题匾,公大书“畏天堂”三字,题曰:礼部尚书某奉旨书。

《续书史会要》

于若瀛

报恩寺三藏殿娑罗馆匾,济宁于若瀛书。

《江宁志》

黄辉

黄(辉)少詹,题桃花园。

《式古堂书画杂录》

朱之番

真草师赵魏公与文徵仲,日可万字,运笔如飞,小则蝇头,大则径尺,咄嗟而办。

《江宁府志》

米万钟

万历进士,官至太仆少卿,与华亭董太史齐名,时有南董北米之誉,尤善署书。

《续书史会场》

李开芳

万历进士,累迁南太仆卿,好以篆隶八分作署书,自谓得斯邈遗意,体势虽涉奇怪,袤丈之字略无怯涩,亦人所难。

《续书史会要》

傅光宅

万历进士,仕终四川学宪,善榜书,所过祠庙刹院多为题额。

《吴县宦迹记》

顾履中

工署书,篆隶诸体,以事抵法,万历初,营建皇极殿,殿成,题棹契者辄议,辟大学士张居正荐之笔法,应对称旨,擢内阁中书,赐名履中。

黄承琏《海宁县志》

卫可征

山阳人,万历十五年为高淳训导,喜古文词,工大小书法。 

《高淳县志》

李世屿

二岁不言,善书大字,如白沙先生体,四岁时贵阳马御史文卿按广东,召之见抱膝上,令写,手甚小,握甚固,作字如碗口大,挥洒甚疾,盖神童也。

《涌潼小品》

 

嘉定诸生,善楷书、行、草,尤工大字。

《续书史会要》

 

八岁能书径丈大字,董其昌目之为神童,举于乡,知云和县,调黄岩。

《苏州志》

沈叔淳

更名自新,字曼倩。擘窠字学眉州,并又能篆籀。

《恬致堂集》

李彝仲

尤长寻丈大字,美标格,有玉树临风之概。

《西州合谱》

 

好奇隐居,教授书法,作擘窠大字更奇伟。

《嘉定县志》

 

官山东参议,行草遒劲,尤喜榜额,晚年写各体臻妙。

《续书史会要》

洪墨卿

休宁人,善书径丈大字,以尺量壁,涂抹而成,极飞舞生动之致。

《徽州志》

程衷素

尤善大字,自负直于钟、王把臂。无生人产业,以书自给,终其身。

金声《正希集》

 

无锡人。工草书,大字负豪气。

《五石瓠》

按,为了节约篇幅,在不影响原文义及语句连贯性的情况下,对于其中与讨论关系不大者进行了删略。

 



[1] 明人余继登云:“太祖新建宫殿成,命儒士熊鼎编类古人行事可为鉴戒者书于壁间,又命侍臣书《大学衍义》于西庑壁间,曰:‘前代宫室多施绘画,予用此以备朝夕观览,岂不愈于丹青乎?’”参见《典故纪闻》,中华书局1997年,第14页。

[2] 明人汪砢玉曰:“国初当天兵下徽时,朱升请留宸翰以光后圃书屋,上亲书‘梅花初月楼’赐之,自后则代擅奎藻。万历间,玉应试留都,见圣母御笔于瓦官寺之青莲花阁。天启间,在燕京见神庙御书于李戚畹之清华园。今获睹章皇帝御笔,足可压阁帖帝王书也。”“代擅奎藻”是明帝们的一大特点,这与朱元璋、朱棣的表率作用分不开。参见汪砢玉《珊瑚网》,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198页。

[3] 《佩文斋书画谱》卷二十载:李太后(神宗生母)“尝书‘谦谨持家’四字以贻其父李公。”“慈寿寺神宗为慈圣皇太后建也,‘宝藏阁’系圣母御笔题。”“李武清园方十里,中正挹海堂,堂北亭署‘清雅’二字,明肃太后手书也。”武宗王妃亦擅大书,“侍幸蓟州温泉,题诗自书刻石,今刻石尚存。”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闰集》谓藩王娄妃书学詹孟举极佳,“江省永和门并龙兴、普贤寺额,其笔也。后人以其贤,不忍更之。”后宫后妃的参与,可以证明当时大字书法在朝野上下形成了一定的时尚风气。

[4] 明人费瀛《大书长语》云:“国朝凡名勋硕望,忠孝节义,皆建立坊石,以树风声,示激劝。乡举及进士亦例得给坊表厥宅里,盖冀其为麟为凤,羽仪天朝,康济海宇,昭科目得人之盛也。所以耸瞻视,播遐迩,存乎匾署。”形成了“十室之邑必有华堂,”而“堂不设匾,犹人无面目然,故题署匾额曰‘颜其堂’”[4] 的局面。使朝野上下对榜书大字书家大加青睐。参见《明清书法论文选》,上海书店出版社1994年,第195-198页。

[5] 朱谋垔《续书史会要》,《中国书画全书》第四册,上海书画出版社2000年,第478页。

[6] 参见明朱谋垔《续书史会要》,《中国书画全书》第四册,上海书画出版社2000年,第473页。另,宋濂《学士集》载:“义乌黄昶,引见于西苑,上爱昶有俊才,挥毫赋一诗赠之,字大如斝。”朱元璋时常写大字赐大臣,以此来笼络大臣之心。

[7] 倪涛《六艺之一录》七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629页。

[8] 罗洪先《念庵集》云:“何源初为燕府奉祠,受知成祖皇帝,爱礼出诸臣上,尝亲御书‘忠恕’二字以赐之。”“成祖好文喜书,书甚奇崛,凡有宠眷出,特恩必赐亲御书,故一时诸臣起幽潜附光景,莫不多所蒙幸。”朱棣曾经到常熟余庆书院,“御书有‘余庆’二字,留此永镇山门。”参见《佩文斋书画谱》卷二十、六十八。

[9] 《明清书法论文选》,上海书店出版社1994年,第74页。

[10] 关于詹希原善大字,记载者颇多,王世贞《艺苑卮言》载:“詹希原善方丈署书,诸宫殿额皆出其手也。”《詹氏小辨》评曰:“希原署书于端重严整中寓苍劲雅秀之趣,是为难能耳。”詹氏亦因书事惹出麻烦,李文凤《月山丛谭》云:“詹孟举尝作太学集贤门,字画遒劲,第用趯,太祖见而怒曰:‘安得梗吾贤路。’遂削其趯。”善书者尽管受到朝廷的重视,但最终还是朝廷的工具,有时所题不符合主子的意愿,得罪也在所难免。参见《佩文斋书画谱》卷四十。

[11] 参见《佩文斋书画谱》第二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590页。杨士奇《东里续稿》曰:“永乐初,诏求四方善书士写外制,又诏简其尤善者于翰林写内制,且出秘府古名人法书,俾有暇益进所能。于时,孔旸兼工署书,骎骎詹希原,矩度风韵伟然杰出也。一日,上御右顺门,召孔旸书大善殿匾,举笔立就,深荷嘉奖,即日授中书舍人,……盖善书授官自孔旸始。后北京宫殿成,禁匾皆孔旸书,遂升编修,孔旸历事四朝,皆以书法被知遇,升春坊中允。”杨氏与朱、夏等同朝为官,后为内阁首辅,所记之事真实可信。

[12] 《明清书法论文选》,上海书店出版社1994年,第175页。

[13] 《六艺之一录》第七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633页。

[14] 朱谋垔《续书史会要》,《中国书画全书》第四册,上海书画出版社2000年,第473页。王鏊《震泽集》赞孝宗之书曰:“奋毫落纸,思入混茫,气吞颜柳,势压钟王,渊渟岳峙,玉质金相。”虽不无溢美之辞,谓其善书则不虚也。

[15] 《六艺之一录》第七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633页。

[16] 倪涛《六艺之一录》第七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634页。张居正《太岳集》记云:“伏蒙皇上亲洒宸翰,赐臣居正元辅大字一幅,臣调阳辅政大字一幅。臣等恭捧天章,不胜钦戴。仰惟皇上天纵睿姿,日勤圣学,至于操觚染翰,虽作圣之余功,亦莫不究精微穷其墨妙。一点一画,动以古人为法。臣等每侍帷幄,欣仰钦服不能自已。兹者所赐,大至盈尺,运笔尤难,乃裁自圣心,不由摹拟,比之常日所书,更为佳妙,且笔意遒劲飞动,有鸾翔凤翥之形。信所谓云汉之章,翰墨之宝也。顾臣等浅薄谬蒙,眷奖恭睹之余,欣愧交至,谨各摹临入梓,悬匾居第,晨夕瞻仰,如对天颜,其御书真迹,当什袭珍藏,永为世宝。”

[17] 明人于慎行《榖山笔麈》载曰:“上初即位,好为大书,内使环立求书者常数十纸,而外廷臣僚得受赐者,惟内阁、讲臣数人而已,所赐江陵如‘弼予一人’、‘永保天命’‘尔维鞠蘖’、‘汝作盐梅’‘宅揆保衡’及‘捧日精忠’。堂阁之匾,不可数计。字画遒劲,鸾回凤舞,濡毫挥洒,顷刻而成。时圣龄十余岁矣。一日,谓相君曰:‘朕欲为先生书太岳二字。’相君曰:‘主臣不敢。’上乃已。”“甲戌四月,内赐辅臣江陵张公居正‘宅揆保衡’四字,桂林吕公调阳‘同心夹辅’四字,六卿‘正己率属’各一,讲臣六人‘责难陈善’各一。时行尚未与讲。六人者,学士丁公士美,宫坊何公洛文、陈公经邦、许公国,学士申公时行及翰撰王公家屏也。丙子,殿读张公位及行补于讲幄。一日,上顾相君曰:‘新讲官二人尚未赐于大字。’相君曰:‘惟上乘暇挥洒。’一日,内使濡墨以俟,上遂大书二幅赐位及臣行。字画比赐诸公者稍大,而老成庄劲又若胜前岁者。盖御龄已十五矣。”《历代笔记书论汇编》,江苏教育出版社1996年,第207208页。

[18] 倪涛《六艺之一录》第七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635页。

[19] 倪涛《六艺之一录》第七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636页。

[20] 倪涛《六艺之一录》第八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888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