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味雪轩
味雪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688
  • 关注人气:2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世俗书家群体与文人古典主义(张金梁)

(2018-12-23 21:55:56)
标签:

历史

文化

 世俗书家群体与文人古典主义(节二) 

古法无余,浊俗满纸,世俗书家群体的出现

非孟浪者,文人古典主义

丰坊书法与书论的意义 

明代中后期,市井阶层的大众文化与其经济同步发展,形成了良性循环,在这种气氛中一批“世俗化”的书家蜂拥而起。所谓“世俗化”的书家,是指不以书法大统为学习目标,带有一定的名利观念,更带有比较浓重的个性色彩的书法。丰坊在《书诀》里曾对这些书家大加讥讽,并且分两个类别进行了点名批判。首先是对世人认为比较有成就和影响者横加指责:“永宣之后,人趋时尚,于是效宋仲温、宋昌裔、解大绅、沈民则、姜伯振、张汝弼、李宾之、陈公甫、庄孔阳、李献吉、何仲默、金元玉、詹仲和、张君玉、夏公瑾、王履吉者,靡然成风,古法无余,浊俗满纸。” [1] 在这类书家中,不乏被世人认可的大书家,现将世人评论列简表如下:

 

书家

善书记载

文献

备注

 

字仲温,号南宫生,吴人。洪武中官凤翔同知,博学工诗,小楷、行、草、章草种种入神,尝补《急就章》刻石行世。宪副杨政谓其能继武于杜伯度、皇休明,殆非虚语。评者云:其用笔如篆最为高古。

《续书史会要》

特善章草。

  广

字昌裔,别号东海渔者,又号桐柏山人,南阳人。流寓华亭,嗜吟好古,草书宗张旭、怀素,章草入神,当时与仲珩、仲温称为三宋。但昌裔熟媚,尤亚于克,又毎作字相联不断,非古法耳。

《续书史会要》

草书相联不断。

 

字大绅,号春雨,江西吉水人。举进士,累官翰林学士,楷书精絶,草体微痩,笔迹精熟,从怀素《自叙帖》中流出,书法赵魏公。评者云:其正书伤媚,草书伤雅。

《续书史会要》

正书伤媚,草书伤雅。

 

字民则,号自乐,华亭人。永乐中荐翰林典籍,累升翰林学士。评者谓其楷书如“美女插花,鉴台舞笑”。并工行、草、隶、篆,太宗尝称度及弟粲,为我朝羲,献。

《续书史会要》

美女插花,鉴台舞笑。

姜伯振

字廷宪,浙江瑞安人。七岁以能书,命为翰林院秀才。天顺授中书舍人。内敕房办事,历成化弘治升至太仆少卿,并仍旧办事,卒赐祭葬,亦异数也。善楷书清劲方正,今中书科写制诰悉宗之,议者未免板刻。

《续书史会要》

姜伯振,无考。从丰坊排名上看,疑为姜立纲。

 

字汝弼,号东海,华亭人。成化进士,历官南安知府。极有时誉。周徳中称之为神仙太守,草书宗怀素,而未能脱宋广、解缙之俗习,然为时所重。

《续书史会要》

未能脱宋广、解缙之俗习。

李东阳

字宾之,号西涯,茶陵州人。博学工诗文,官至少师、大学士,谥文正。篆书有古则,行草亦清健,深得鲁公笔法。但评者云:其欲效正锋,而不知结构,体势疏懈,特入俗品。

《续书史会要》

欲效正锋,而不知结构,体势疏懈。

陈献章

好缚秃帚作擘窠大书,中亦有一二笔佳者。

《艺苑卮言》

好缚秃帚作擘窠大书。

 

字孔阳,号木斋,江浦人。草书迥然自成一家。由成化丙戌进士选庶常授检讨官至南吏部郎中。

《续书史会要》

草书迥然自成一家。

李梦阳

字献吉,号空同,庆阳人。官至江西督学。诗文力追古法,为国朝大家第一,书仿颜鲁公。

《续书史会要》

书仿颜鲁公。

何景明

字仲黙,号大复山人,信阳人。弘治进士,官至学宪。善书,评者云其欲效颜体,而未脱去怒张之势。

《续书史会要》

效颜体,而未脱去怒张之势。

 

字符玉,金陵人。书宗赵文敏公,评者云:松雪在元称独步,谓其超宋人而步骤晋唐,若元玉庶几能望其后尘耳。

《续书史会要》

书宗赵文敏。

詹仲和

四明人,生弘治时,行草法赵文敏公,一点一画必有祖述。评者云:其不喜正锋,兼乏劲气,如山林老儒,举止殊俗。使之应时处变,则不免于迂腐耳。

《续书史会要》

不喜正锋,兼乏劲气。

 

字君玉,鄞县人。弘治己未进士,除南大理评事,历寺正,升兴化知府。历福建左参政致仕。

《明诗综》

未见其有书法大名。

 

字公谨,号桂洲,嘉靖时官大学士。江西贵溪人。善书,能大字。

《续书史会要》

善书,能大字。

 

字履吉,号雅宜山人,苏州人。正徳时以诸生贡礼部,卒业太学。初寤寐大令,后脱去怒张之势,渐入圆融。楷书卓然称一时之妙。

《续书史会要》

脱去怒张之势,渐入圆融。

 

对丰坊所批评的书家进行仔细审视,在书法特色上可归纳为三种情况:一是草书家,丰坊坚持草书应该学习“二王”,特别是右军,而宋克(仲温)承章草之意,宋广(昌裔)、解缙(大绅)、张弼(汝弼)、李东阳(宾之)、陈献章(公甫)、庄昶(孔阳)等学习张旭、怀素,皆不入晋人之门,故丰氏批评之;(如图75二是“中书体”书家,如沈度(民则)、姜伯振(疑为姜立纲)等,丰氏认为他们是官书吏手,难登大雅之堂;三是杂学者,如李梦阳(献吉)、何景明(仲默)学颜,金琮(元玉)、詹僖(仲和)等学子昂,不属“二王”正路,故皆在批评之中。(如图76)从而更加明确了丰坊书法崇尚传统,敌视破法和杂用的书法现象,充分体现出了其书法大统的卫道士身份。

比较而言,丰坊对于以上这些书家的议论还比较客气,而对另外一类世俗的书家就不是批评了,而是进行了非常狠毒的攻击和谩骂:“况于反贼李士实、娼夫徐霖、陈鹤之迹,正如蓝缕乞儿,麻风遮体,久堕溷厕,薄伏通衢,臃肿蹒跚,无复人状。具鼻眼者,勇避千舍。”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为什么惹得书法卫道士们如此恼怒,有必要探讨之。《艺苑卮言》载:“李士实者为右都御史,坐宁藩事伏法,其书尤瘦险丑怪,而一时声甚著。” [2] 徐霖,字子仁,南京人。“篆登神品,余若真、行皆入精妙,碑版书师颜、柳,其题榜大书则师詹孟举,并绝海内。日本使臣得者什袭为珍。武宗南巡召见行宫,两幸其宅。子仁故长髯,武宗手翦之以为拂子,因自号髯翁。” [3] (如图77)徐氏之书当时名声颇大,史书记载亦多。陈鹤,字鸣野,山阴人。“十七袭其祖军功,官得百户,郁郁负竒疾,弃其所授官,着山人服。” [4] 《绍兴志》谓其“真书得晋人位置,法颇有韵,第太肥乏锋颖。自云出钟太傅,其径四五寸以上者,劲秀绝伦。草效狂素,亦枯硬,结构未密。” [5] 书迹流传较少。以上三人:李氏帮宸濠谋事而成反贼,徐氏则得宠幸于花花皇帝武宗以成佞民,陈氏弃官着山人服,丰坊认为他们为人如此荒谬俗陋,书法当然也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丰坊最后非常不理解地提出:“乃有师之如马一龙、方元涣等,庄生所谓‘鲫且甘带’,其此辈欤?” [6] 马一龙,字负图,号孟河,溧阳人。嘉靖时以解元登进士,仕至国子司业。《艺苑卮言》云:“一龙用笔本流迅,而乏字源,浓淡大小错综不可识,拆看亦不成章。”[7] 方元涣,山东贡士。王世贞谓其“作行草自矜以为雄伟有力,而疏野粗放,备诸恶道。”[8] 此二人一个“乏字源”之“奇怪”,一个“疏野粗放,备诸恶道”,导致社会“书法一大变”,成为当时世俗书法的重要代表。丰坊还有许多批评当时世俗书法的语言,如《丰道生评书》云:“马孟河书如盲师批命,不辨点画;沈凤峰书如老觋扶鸾,诘曲难识;王逢元书如小儿乳臭,学语未成;陈鹤书如麻风丐子,臃肿秽浊;杨珂书如胠箧偷儿,探头侧面;沈仕书如夏四倚主,妄骋骄狂,迫而视之,毕逞奴态。”[9] 除去马一龙(孟河)、陈鹤外,沈恺、沈仕“二沈不闻有临池名”,余者王逢元,字舜华,昆山人,少为诸生。“本有笔,而杂用之,遂不成家。”杨珂,字汝鸣,号秘图,余姚人。“初亦习‘二王’,而后益放逸,柔笔疏行,了无风骨。”[10] 可以明显地看出,他们或笔法不纯“杂用之”,或“柔笔疏行,了无风骨”,皆与“二王”书法之大统不相符合者。故而丰坊认为他们是“鲫且甘带”的不知正味者,这也正说明了他们的世俗化情绪所导致书法变异了。

丰坊批判了世俗书家,目的还是褒扬继承传统的正宗书家,丰坊在《书诀》中列出了明代文人古典主义书家的名单:“本朝唯宋景濂、仲珩、杨孟载、王叔明、端木孝思、陶晋生、陈文东、曾子启、先曾祖通奉府君、谢原功、陈继善、袁徳骧李贞伯、陆子渊、文徵仲、祝希哲数公而已,虽所就不一,要之皆有师法,非孟浪者。古语云: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取法乎中,斯为下矣。”[11]

 

书家

善书记载

文献

备注

 

字景,浙江金华人。官至翰林学士,仁和郎仁宝云:“公草书有龙盘凤舞之像。”

宋太史书清古有法。

《续书史会要》

 

匏翁《家藏集》

清古有法。

 

字仲珩,景之次子也。官中书舍人,工大小二篆,并精行、草。评者云:“其书法端劲温厚,秀拔雄逸,规矩‘二王’,出入旭、素,当为本朝第一。”

《续书史会要》

规矩“二王”。

 

字孟载,号眉庵,晩号海雪,其先蜀人,徙居吴中。文采秀丽,为名流所称,洪武中累官山西按察使。真书行、草俱法钟王,亦能诗。

《续书史会要》

真书行、草俱法钟王。

陶宗暹

一名文昭,字晋生,江浙儒学等处副提举。楷书学欧阳率更。

《续书史会要》

楷书学欧阳率更。

 

字叔明,号黄鹤山樵,吴兴人。赵文敏公之甥。强记力学,作诗文书画尽有家法。

《玉山草堂雅集》

赵文敏公之甥,有家法。

端木智

字孝思,溧水人。官礼部员外郎。以儒士起家,官翰林。先后使朝鲜,清节为远人所服。立双清馆,草书步骤不凡,入于妙品。

《续书史会要》

草书步骤不凡。

 

字文东,号谷阳,松江人。官至解州判官。工于诗文,真、草、隶、篆流丽遒劲,入于神妙。与“三宋”齐名。用笔俱从怀素《自叙帖》中流出,此所谓如锥画沙是也。

《续书史会要》

用笔锥画沙。

 

字子棨,吉永丰人。永乐进士第一,官至少詹。工行、草,自解、胡后,独步当时。评者谓其草书雄放,而不逾绳墨。

《续书史会要》

不逾绳墨。

 

(书法)自钟、王以来知秘者。

《书诀》

书法钟、王。

谢肃

字符功,上虞人,正草皆宗晋。

《续书史会要》

正草皆宗晋。

陈敬宗

小楷斐亹,饶晋人意,负临池名,固不虚也。

《弇州续稿》

饶晋人意。

李应祯

名甡,以字行,字贞伯,长洲人。领乡荐,授中书舍人,累官太仆少卿。真、行、草、隶皆清润端方如其为人。王元美诗云:“李甡太仆北海后,此书深得《兰亭》脉。”故评者云:其笔精墨妙,动应古法,如守礼之士,恭而能安。

《续书史会要》

动应古法,深得《兰亭》脉。

陆深

字子渊,号三汀,晩号俨山,上海人。弘治乙丑进士,入翰林。历官至詹事,谥文裕。善真、行、草书,俱法赵文敏。

《续书史会要》

善真、行、草书,俱法赵文敏。

文徴明

号衡山,文信国之后,长洲人,官翰林待诏。小楷、行、草深得智永笔法,大书仿涪翁尤佳。评者云:如风舞琼花,泉鸣竹涧。刻有大小《停云帖》行于世,盖双钩之极精者。

《续书史会要》

深得智永笔法。

祝允明

字希哲,号枝山,长洲人。徐武功甥也。弘治举乡闱,官应天府判。生而聪慧绝人,右手枝指,五岁作径尺字,读书过目成诵,以博学能文名重当时。书学自《急就章》以至羲、献、怀素,无不淹贯,而狂草为本朝第一。

《续书史会要》

书学自《急就章》以至羲、献、怀素草书。

 

从上表中不难看出,丰坊所谓“非孟浪者”的书家,其书法大都是“规矩”、“有法”、“宗晋”师法钟、王一脉的善书者,赵子昂被明人认为是直接右军法度的大师,故丰氏也将学习赵子昂成名的书家,作为正途书家对待。所以非常清楚地看出,被丰坊所褒扬的书家,基本上是以“二王”传统为主的文人古典主义书家,而丰坊本人的书法成就斐然,他的书法思想及创作,更具文人古典主义书家的典型意义。对他进行探讨,对我们理解文人古典主义书家大有裨益。

丰坊(1494—?),字存理,别号南禺外史等,浙江鄞县人。进士出身,授官礼部主事。[12] 若论书法继承,丰坊在明代是很有势力者,詹景风《詹氏小辨》曰:“道生书学极博,五体并能,诸家自魏、晋以及国朝,靡不兼通,规矩尽从手出,盖工于执笔者也。” [13] (如图78)从丰坊流传下来的众多书法作品看,不论书体之广还是水平之高,在明代书坛上都是佼佼者。丰坊的行书可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受二王、米芾、赵子昂影响较大者,用笔潇洒俊迈沉着老辣,书来意态横发心手双畅,中年以前大都如此,晚年偶尔为之。王世懋谓其“今观诸帖,虽多老年颓笔,然时出入‘二王’,兼存米颠风致” [14] ,即当指此种书也。其代表作有《陵七歌册》等;再一种是学黄庭坚者,似乎晚年醉心于此,由于其学识深广兼善数体,故所得山谷神韵尤多。 [15] 丰坊一生醉心于草书,其临池功夫非常突出。詹景凤云:“人翁临逸少帖凡六,而笔乃自运。无牵强生涩之态,无恍惚薄遽之状。虽出晚年,病后神韵稍劣,然法无一笔可讥也。吾友程孟孺得而珍之,属予诠品。孟孺书法逸少,已有名于时,而犹重人翁此札,盖以知法服其法也。” [16] 从流传的丰氏作品看,其颇得古人草书之神韵,是当时善草书家中的佼佼者。 [17] (如图79)丰坊楷书流传较少,从丰坊《各体书诀》中小楷可以看出,其对右军小楷一路研习颇精,较纯正地体现了书圣的风貌。笔画于瘦劲中求柔和,方圆兼使,正侧互用,俊媚严谨,极具风采。 [18] 丰坊深谙小学,所以亦能篆、隶书,明时篆、隶书几成图案,丰氏亦不免俗。孙鑛《书画跋跋》谓其“篆隶勉强为之”, [19] 非常确切。

丰坊书法的深厚功力,是在当时文人古典主义书风的代表。项穆《书法雅言》论明人书法云:“明初肇运,尚袭元规,丰、祝、文、姚,窃追唐躅,上宗逸少,大都畏难。”“若能以丰、祝之资,兼徵仲之学,寿承之风逸,休承之峭健,不几乎欧、孙之再见耶? [20] 可见都将其置于书法最上层。祝允明不论辈分还是资历都在丰坊之上,项穆每每把丰坊与之并称,且将丰位于祝前,用心良苦。项穆是一个在书法上特讲“正统”、“中和”的书法理论家,那么从继承的角度来说,丰坊是他最有力的人选便不难理解了。

 



[1] 本文中所有丰坊论书之语,皆引于《书诀》,见《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第504页。

[2] 王世贞《艺苑卮言》,《明清书法论文选》,上海书店出版社1994年,第176页。《明史》载,李士实为官至右都御史,武宗时宁王宸濠“以李士实、刘养正为左右丞相,王伦为兵部尚书,集兵号十万”谋反,失败皆被诛灭。王世贞谓其书“瘦险丑怪”则与其为反臣有关系。

[3] 倪涛《六艺之一录》八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802页。

[4] 徐渭《陈山人墓表》,《明文海》卷四百三十四,四库全书本。

[5] 倪涛《六艺之一录》八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838页。王世贞《艺苑卮言》云:陈鸣野鹤初习真书,略取锺法,仅成蒸饼,后作狂草,纵横如乱刍。”特多贬意。

[6] 丰坊《书诀》,《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第504页。

[7] 王世贞《艺苑卮言》,《明清书法论文选》,上海书店出版社1994年,第179页。《续书史会要》谓马一龙书法“自谓怀素以后一人。然评者谓其奇怪,为书法一大变。”“奇怪”、“大变”之评,实含否定之意。

[8] 王世贞《艺苑卮言》,《明清书法论文选》,上海书店出版社1994年,第179页。

[9] 《明丰道生评书》,《佩文斋书画谱》第一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333页。王世贞《丰存礼手札》云:“俭岁鲜食人,有以丰道生手书《杂说》鬻者,竟月无所遇。余乃以五斗米得之。其所论文,骂宋儒,前阙数行,亦不甚成语,所论诗自喜其‘江天楼独倚,风雨酒初醒’,亦恒语耳。金潞太史以为胜少陵勋业行藏之句,则亟称之。有胡瑛者,以拟赵嘏,则极骂之。其论书稍推文太史、祝京兆,次则陆詹事,而于马一龙、沈恺、王逢元、陈鹤、杨珂、沈仕,皆痛诋丑拟,不遗余力。二沈不闻有临池名,乃亦置喙,何也?其评沈仕谓‘如夏四倚主’,夏四何如人?当是一贵家仆,丰或曾见侮耳。人言此君憨,定不虚也。然行笔最遒劲,结构亦密,比之生平书,最为合作,留此以备一家。”见王世贞《弇州续稿》卷一百六十四,四库全书本。按,王氏对丰坊为人为书多加贬讽,在此对其书论之偏颇稍加批评,颇有道理。而于其书多有肯定,比较公正。

[10] 评“二沈”、王逢元、杨珂之语,皆引自王世贞《艺苑卮言》,见《明清书法论文选》,上海书店出版社1994年,第179182页。

[11] 袁德麟,无考,疑即袁应麟。李贤《古穰集》卷十五《奉直大夫尚宝司少卿袁公墓表》谓袁应麟为鄞人袁忠彻之次子,官鸿胪寺序班,此职多为“书办”誊写官员。《石渠宝笈》卷五《元赵孟頫书千文卷》尾有“四眀袁氏秘玩真迹”“袁应骧印”等印章,也说明袁氏当为善书之士。丰坊与其同乡,故将其归入有师法书家之列。

[12] 丰坊其父丰熙为翰林学士,嘉靖初因“议大礼”远遣守戍,卒于戍所。丰坊也因此受杖,改为南吏部考功主事。寻谪通州同知,又以吏议免官归。明代中期以祝允明、文徴明、王宠等吴中书家为劲旅,其基本上是以回归传统为主线。丰坊与王宠同庚,然二人在书法上的审美观点及创作意识不同,且皆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不断讥讽互相攻击,王世贞《丰存礼手札》记曰:“人翁生平不齿王履吉,以其结构疏故,履吉当亦不齿人翁。”世人皆谓吴中人士对丰坊略有偏见,当与此不无关系。

[13] 马宗霍《书林藻鉴》,文物出版社1984年,第182页。

[14] 倪涛《六艺之一录》八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820页。

[15] 如作于嘉靖二十七年的《谦斋记卷》好像只得到黄氏的用笔结体,而嘉靖四十四年72岁时创作的《孤山观梅卷》,则更重神韵,避免了学黄书者容易出现的亦步亦趋,过于表现大撇大捺和欹斜的习气。在用笔上轻重缓急收藏结合,加强了作品的节奏和韵律感。在结体上姿态多变,正斜互用,意在重心稳定。对于行气的处理,特重轴心线的作用,使一行字在轴心线的左右摆动,首尾相顾上下呼应,字字充满活力。他对字与字之间处理,也别具匠心,上有纵线穿插,下有横向维系,自然生动,落落大方。黄书以大撇大捺显精神,功力不逮者对行与行间大撇大捺的处理,或点画相犯,或左右雷同,便显得一副尴尬局面。而丰坊却运用自如,化为己有,毫无做作之气。

[16] 参见詹景凤《詹东图玄览编》,《中国书画全书》四册,上海书画出版社2000年,第57页。《续书史会要》亦云:“坊草书自晋、唐而来,无今人一笔态度,”孙鑛《书画跋跋》称:“余生平见南禺草书甚多,皆精劲有古法,临古帖尤妙,唐元卿称为我朝第一”。皆充分肯定了丰氏的草书成就。

[17] 丰坊草书章草、小草、大草俱擅:章草取法于魏、晋,实得宋克之婉转,骨力稍弱,古朴无存,无多突破;大草书,中锋用笔点画细挺全从怀素而来,然稍加规整缺少变化,人意多而自然少,不能飞动,才气不逮故也;小草书宗法“二王”而参之唐、宋,自得颇多,成就最高。从用笔上看,枯劲老辣,苍拙厚重,中锋圆转,力透纸背。结体胸有成竹法度谨严,章法布局讲究有条不紊,时而婉转飘逸如行云流水,追求魏晋风度;时而意气风发如峭壁倒松,紧步米颠精神,都充分表现出他深厚的书法功力和对古代书法的理解能力。

[18] 李日华云:“丰考功书《观世音普门品经》,笔法战掣柔韧,全学柳诚悬。考功平日雅以书道自负,余尝见其细楷,端正有率更风气。又见其临《圣教序》,备含藏宣耀一出一入之妙,乃知此公于书,功力深矣。世徒宝其晚年旭、素狂笔,岂足为知公也。”由此可知丰氏楷书学唐人之笔,功夫之深令人敬佩。参见李日华《味水轩日记》,上海远东出版社1996年,第286287页。

[19] 参见孙鑛《书画跋跋》,《历代书法论文选续编》,上海书画出版社1993年,第367页。丰坊《书诀》云:“古大家之书,必通篆籀,然后结构淳古,使转劲逸,伯喈以下皆然。”丰坊流传篆书有两种:一是结构长方整齐,生硬板滞,少乏生气,不无做作之累;二是小篆,以《说文》为本,师法“二李”、吾衍,妙于玉箸,用笔圆润婉转,遒练沉稳,功力颇深。然明之篆书,取法秦后,重图案而轻意趣,几乎成了纯装饰性的美术字,所谓善篆者,不过是懂其结构而已,丰坊也不免此嫌。明之隶书如篆书同等局面,不能超越唐宋而作茧自缚。偏侧的用笔,方框的结体,均等的布局,神意尽失,仅剩一空壳矣。

[20] 项穆《书法雅言》,《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第512521页。著名书画鉴赏家王世贞开始极力诋毁丰书,晚年见之渐多,也改变了以前的看法:“丰存礼傲睨一世,而倾倒嘉则乃尔,信乎为才服也。计其书时,当已病辟痱,无一笔不颤,而犹有山阴典刑。……昔裴成公病剧,回盼一语,犹能使夷甫心折,今得无类是乎。”评价之高,异乎寻常。参见孙鑛《书画跋跋》,《历代书法论文选续编》,上海书画出版社1993年,第398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