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山反诗歌
金山反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169
  • 关注人气:5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反诗歌——我的立场和观点

(2018-08-05 21:59:37)
分类: 中国反诗歌

反诗歌——我的立场和观点

金山

中国先锋诗歌在路上。中国先锋诗歌,始终以不屈的姿态破关斩将的气势,在自己的路上。

中国现代诗歌的当代苦斗历程,筚路蓝缕,血火洗礼,历历在目,耿耿于心。仅以上世纪80年代为例,这中国当代文学的最好时期,更是先锋诗歌的黄金日子。当人们额手相庆,希望这一文学“牛市”能够健康持续,至少保持一段自我发展、自我上升的时间,枪声响了,风暴来了。

时间过去这么多年,今天我们望眼遍览今日之域中,雾霾漫天,冤狱遍地,从全民,到一个个所谓从事文学艺术的人,价值立场模糊,审美取向扭曲,作家诗人独立精神之缺失,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一块心病。价值立场模糊,使我们常常颠倒黑白,认贼作父,审美取向扭曲,使我们嗅觉味蕾尽失,闻不出香臭,觉不出甜酸苦辣。

但文学之为文学,诗歌之为诗歌,自有其自身天然的运行,我们且不去说什么“国家不幸诗家兴”。当今世道,当今情势,当颂圣颂盛世蔚为大合唱,当更多的诗写者沉入自我陶醉的玄学吟咏,我们中国先锋诗歌的一伙,浴火重生,自断退路,依然在顽强顽固顽抗地冒死前行。

在这里,我要向我的的兄弟姐妹们,致意致敬。我忝为这队伍的一员,而自信自豪。

这些年来,我个人的现代诗写作,基本以硬诗歌、反诗歌的理念和姿态,在坚持在坚守。

我在自己的一些闲聊一些访谈,以及博客微信文字里,是这样表的:

中国反诗歌。

前卫。先锋。实验。

中国当代先锋诗歌之一。特点是:

a、反抗。独立,不顺从;

b、反对。反对文学腔调,反对抒情、象征、意象;

c、反向。反向而行,回到有沙砾质感的日常生活,回到日常交谈语言。

受拉美文学大师帕拉“反诗歌”启发、影响,借鉴、摸索实验写作。

相对于人世间的柔软物质,这文字,是有硬度和反骨的。

 

A

说到反抗,我这里先给大家念一段我所敬仰的前辈作家米兰•昆德拉的话,我亲眼目睹了由刽子手和诗人联合统治的时代。我听到我所崇敬的法国诗人保尔•艾吕雅公开正式地与他的布拉格朋友脱离关系,因为这位朋友即将被斯大林的最高法院法官送上绞刑架。这个事件使我受到创伤:一个刽子手杀人,这毕竟是正常的;而一个诗人(并且是一个大诗人)用诗歌来伴唱时,我们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整个价值体系就突然崩溃了。

这里说的就是诗人价值立场的问题,诗人价值立场不对,为虎作伥,直接做了刽子手的帮凶和爪牙。

你要成为一个作家一个诗人,首要的一条是,必须有自己的独立思想,永葆热血。就是对于民主政体,我们也是斩钉截铁的三个字,不顺从,何况,众所周知,我们至今还处在黑暗的专制极权困守里。

我在今年年初写作的一首《示世》,很好地表达了我在这方面的想法:

为什么

要删去这么多

这是诗歌的棱角呀

诗人不反对世俗极权

那这诗歌

就是一副软骨一团浆糊

所以这些年来

我选择远离官人官媒官刊

沉潜地下

和煤块结伴

黑硬,抱着一团

自己的火

直面现实。良心和担当。这就是我的回答,相信也是我们先锋诗歌大家的回答。

中国当代先锋诗歌,必须回到自己的地下;中国当代先锋诗歌,已经重回了地下。中国当代先锋诗歌,就是潜行的地火,永远在不息地燃烧。

 

B

不断打破重构。变革变化。

有人说反诗歌,就是“喝了几杯超现实主义酒之后脑袋向下的传统诗歌”。在反诗歌里采用的各种表现手法,在传统诗歌里都已经有了,不是新的发明。在这里我要告诉人们,反诗歌的所谓艺术之异,重要之处首先就是摒弃了传统的抒情方式,个性特色更显突出。其次是口语化。借用日常生活中毫无装饰的语言,简洁、浅近、直白,拒绝深度意象、隐喻和象征,采用来自日常生活的俗话俚语,把诗歌语言还原成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工具,而不是设置阅读障碍的高墙和陷阱。

不管是纵的继承,还是横的移植,现代诗歌的写作自有一个探索发展的过程,风格的形成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按照某种事先设定的理念、理论写作,变化却是恒定不变的,变化永远是现代诗歌的生命之源没有变化,就是死亡。大胆地向前跨进一步,再一步,这一步也许冒着变成“非诗”的危险,但却成就了另一种诗,一种与传统形式迥然不同的诗。

我在这里,重点要反对的是,那些个“说不好话”的文字。一些伪唯美、假抒情的东西,这些东西弯弯绕,装神弄鬼,千方百计叫你读不懂,在“不懂”里面以售其奸;其在语言文字上的表现是,半文不白的、半通不通的、半生不熟的、佶屈聱牙的、洋腔洋调的,比比皆是,总之是说不好话的。说到这里,我要问一句,基于“说不好话”的文字,会是好作品好诗歌吗?

 

C

底层。黑暗。沙砾质感。痛彻骨髓。

有个域外诗歌评论家在《诗歌与反诗歌》英译本序言中说:“反诗歌,就是返回于其根子的诗歌。”“在我们时代,只有少数人懂诗,反诗人的宗旨是:诗属于那些在诗中认出他们的日常生活以及真正问题的所有人。故诗应该如电视一样普及。诗要广泛地被接受、被理解,那么,就有必要改变它含混不清的法典。”

诗人必须将自己还原为一个普通人,写诗是与人们进行的日常对话和交流;追求日常生活的沙砾质感,以及痛彻骨髓的细节呈现,在直接抨击之外去寻求对现实世界的揭露,对现实生活的描摹和升华表现,记录诗写者对于现代社会、现代人的观察和质疑,并把自己的思考传达给尽可能多的读者。在这方面,口语化,散文化,引入叙事话语等,是很好的表现手法。

好了,诗歌特别是现代诗歌,不能说,一说就错。就此打住。谢谢大家。

 

2018/07/28 广东韶关。

(在第二届中国先锋诗歌流派大会上的主题演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