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山反诗歌
金山反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04
  • 关注人气:5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兴化和它的沙沟小镇

(2016-11-08 10:07:49)
分类: 颂歌散文

兴化和它的沙沟小镇


板桥老人

 

郑板桥是兴化的一个老人,在未临古城之前,我约略知道。那用乱石铺街的“板桥体”所书的“难得糊涂”大字,曾敲击过世间多少昏蒙的脑袋;当然,还有墨迹的疏影兰竹,还有“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的“道情”情怀……

兴化的朋友,庞余亮是老相识了,现客居和我们隔江相望的靖江;金倜为初遇,他供职兴化日报搞副刊,同仁相见,因此一见如故。我们到兴化的那天下午,他们提议去郑板桥墓看看。正是平原三月天气,春草萌新,油菜花香,其实我们此来,漫无目的,只想在郊外乡野随意走走而已,并没有看什么名胜古迹的念头。

我们驱车向陵园所在的城东郊去。一路车行,感觉还好,田野灿烂的菜花画面,一页一页闪过车窗,金黄的光亮,直抵眉间眼里;花香、草腥,夹杂猪羊牛粪的气息,扑面吹拂。突然,我们还闻到了菜籽榨油的芳香,“菜花正盛,菜籽还未收获,怎来菜油飘香?”——打问才知,与路同行的渠河上,榨油坊一年四季开门为村民加工,所以这芳香,从去年麦熟季节一直飘进了这个早春。

在兴化城东郊大垛镇管阮村,板桥老人正沐着这样温暖而亲切的乡野色调和气息,端坐着招呼我们。迈着轻缓的脚步,我们走在墓前的砖石小径上,招手问候,我们依次向老先生行了三鞠躬的大礼 。席地坐在墓道前面的草地上,我们想象自己就是四乡八野、不速而来的乡民,和耿直、平和的老人抵足而谈。汹涌的油菜花在四围喧哗,板桥老人的竹丛也起声应和。

第二天,跟着余亮到他家乡沙沟转悠了大半天,回城后我们就直奔城外东大街,这是板桥老人晚年茅舍栖身、遛足散步的地方。余亮、金倜他们这两天老念叨,说板桥故居不可不看,余亮还记挂着在那里觅得的《板桥道情》呢。

兴化城东门古板桥郑家巷9号——看屋老人为我们打开了上锁的大门,显现了前后二进的瓦屋院落,清水砖墙,黛瓦屋顶,院中空地间植老人喜爱的花木,古朴中透出清静雅致。睹物思人,让人想见和感受板桥老人散逸、清峻的品格和处世心态。听介绍,故居近年重修时,弃去了茅草屋顶,咀嚼之余,颇觉有些可惜。我们坐进东首老人的“小书斋”小憩,坐定四瞻,见正面墙上悬挂着一副对联:“课子小书斋聊可借观鱼鸟  连家新竹圃何须多构湖山  板桥郑燮”,引起了大家的兴趣,不觉争相诵读,品味再三。风流世业,措大生涯,远离了名利之物,拒斥着俗世俗眼,板桥老人,终是彻底安静了。

彻底安静了——只是还时不时隔帘冷眼瞅几眼外面的世界,亮几声“铁板歌喉”。

翻开刚觅得到手的《郑板桥道情十首》,看开篇“小唱”两字,歪歪斜斜,似哭似笑,耳边心头似远似近地传来板桥老人沉缓的脚步声,传来那竹板敲击、拿腔捏调的道情声——“风流家世元和老,旧曲翻新调;扯碎状元袍,脱却乌纱帽,俺唱这道情归山去了。”

合上书页,我们起身,呼你唤他,我们也该回去了。


2001426日晚。

 

沙 沟


兴化的朋友热情,领着我们去郑板桥、施耐庵两位老先生的陵园转了大半天,晚饭后又在旅社聚谈到夜半。临睡前,同行的陈兄问:明天还去不去沙沟?我未假思索,就连声回答:去,去,去——

其实我此来兴化,就是为了看看沙沟小镇,看看兴化诗人庞余亮和他的乡村中学。

我居处的城市周边的小镇,随着西风东渐的“现代化”步伐,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妆扮成了镇不镇、城不城的怪模样,惊恐之余,我仍固执地认定:在大地深处,在平原尽头,会有那么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镇,泰然自若地端坐着,不慌不忙地行走着。

沙沟,也许就是这样一个我臆想中的自然、安静的所在。

晨起匆匆洗漱,未用早餐,我们三人就跟着余亮,打车向沙沟进发。

出兴化古城西行不久,拐弯 向上北行,一条大道就映现在我们眼前。大道直通沙沟,西侧一条大水相随;两侧油菜花联翩成海,起起伏伏,浪拍天涯,菜花田由绿水分隔,又由曲桥缀连。“这么漂亮的重色水彩画!”面对我们诧异的目光,余亮介绍说:沙沟地处僻远,这道、这河都是在芦滩上开辟的,所以分外笔直;这油菜花金光灿烂的画面,还上过我们国家的《人民画报》封面呢。随着他的指点,我只是屏息静气,我只是目不转睛:油菜花闪着金光,迎面而来,水杉林、意杨林贴窗刷刷划过,偶有一只两只翠鸟,在远空划着优美的弧线……

我们终于走在了沙沟的老街上,走进了那古旧、清幽的小巷。毗连的砖墙瓦屋,木板门的店铺,以及脚下砖石的街面,都是安安静静的,擦身而过的小镇人,也都是不慌不忙的。小镇的街面说不上整洁,只是这里基本还是以农耕经济为主,间以商贩、渔业之类,就少了那份燥热和嘈杂。晨间的市面,还是在老街、桥堍和十字路口。也偶有一两辆摩托车扑扑驶过,但处在偌大的一个绿静之中,这只是间或憋出的一个屁而已;不像我们身处的城市,早已是乌烟瘴气、臭屁连天了。

我们找着了一处面饼店,余亮说是他的一个学生家长开的,我们坐下来,即让他们为我们烤一些面饼,权作早餐。孙兄还记得幼时在苏北乡间吃的淡味面饼,特告诉烤饼师傅,不要放糖放馅,我们则在一旁随声附和。我们在小街上随意行走,余亮和熟识的人不停地打着招呼,看来在苏北腹地的小镇,学校老师还是颇受人尊敬的。

老街有老街的风景,我们见到了在城市和江南乡镇几近绝迹的铁匠铺、剃头店和老式中药铺。锤声叮当,火花飞溅,我们在一家夫妻铁匠铺门口,站立了好长一会儿,盯看腰系厚布围裙的大师傅,怎样把红红的铁条夹出炉膛,怎样在铁砧上敲击出农具的形状,又怎样把物件浸入水中哧哧淬火。陈兄他们围着剃头店老式的转椅左瞧右看,看得津津有味;我则拐进对街的中药铺,面对纷飘草药香味的大抽屉,嗅着鼻子出神。

在风来雨去、四季变易的苏北大平原上,沙沟小镇只是一个未施粉黛的乡野少女,或像余亮这样的土气未脱的乡野小伙,天长日久,它就是这样微笑着,静静站立着。

不过这样的情状,在如今楼厦蜂起、商潮滚滚的昏天黑地中,到底还能抵抗坚持多久?归途上,我和余亮他们不禁聊起这些“杞人忧天”的话题。余亮闪着水亮的眼睛,很有信心地说能坚持个三五十年,我则在心里隐隐担忧,为谁为什么,真是也说不清楚。


2001429

              

乡村学校

 

一进沙沟,老远就看到了沙沟中学高高的新教学大楼,可我和同行的伙伴陈锡民、孙昕晨还是十分肯定地对庞余亮说:到你老的学校去看看吧,我们毕竟在你的文章里,多次读到它。

是的,这么多年了,这小镇在余亮抑扬交错的叙述中隐现,这乡间学校呵,散发着青草气息、豆花幽香,随带孩子们懵懂无邪的欢笑打闹声,进入我的冥想、我的梦乡以及我的潜意识之境。我常在心底低声地告诉自己:我和余亮一样,我仍是乡村学校的学生,我仍是乡间的孩子。

余亮是懂得我的心思的。落脚小镇,刚放下背包,他就带着我们直奔学校而来。这天是休息日,学校的大门上着锁,我们从旁侧的门卫室叫开门,进了校园。

教室前面的甬道上,我们慢步走着,侧目望去,教室和外走廊上虽然没有了往日孩子们追逐打闹的身影,但耳边仍响着叽叽喳喳的笑语声,让人忍不住跨上台阶,贴着窗玻璃向里面张望。

余亮早已离开了学校,但对旧日的一切,仍感特有的熟稔和亲切,话匣子也由此打开。他告诉我们说,因为中学新建了校舍,这老地方就让给了镇上的小学。所有的老师和同学们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眼前的校园,正是那群和自己的老师亲近的孩子,蹦跳着,围拢来,拉着手轻轻地转动了起来:凉棚下的黑板报,绿篱绿草坪,大操场和前面简朴的领操台……挨次贴着我们的脸颊掠过,及至我们在校园中心的几棵大榆树下站定,前后瞻看,这空阔的校园才缓缓地停止了转动,低首欠身俯伏在我们的身边。

余亮的话多了起来,并不时像孩子一样跑东跑西,我知道,余亮的心里此时不会平静。

我的耳边还是喧响着孩子们的欢闹声。是的,乡村教师庞余亮,灿烂一片,光点无数,这是少男少女的呼吸和心跳,这是在你的乡村谣曲里跳跃的音符:从田野一路响来的悠扬的荞麦哨,小女孩小男孩那像豌豆花一样眨动的大眼睛,以及晴空白云下哗哗旋转的自行车车轮……

此时,我凝视这头顶的大树,我不禁大声叫起余亮的名字;然后车转身,把自己的背,紧紧偎贴在大树宽厚的胸前。大树是照拂自己膝下儿女的老人,大树是校园的守护神。我也是在乡村学校长大的孩子,大树浓荫至今还覆盖着我童年记忆的天空。飞扬的树叶,飘荡一曲亲切、温暖的乡谣在我的心里。校园有这么几位老人端坐着,这是孩子们的福气。“叶子藏身在大树里面,人类的孩子把手递给我,递给一个背靠大树坐下的还乡人。”乡村教师庞余亮,你是幸福的;现在我也是幸福的,大树给我这个“还乡人”同样的暖意和欣喜。

余亮曾经是这乡村学校的一员,是这里的主人,如今生活的潮水把他抛到某个叫做异乡的浅滩,只是曾经照拂他、庇护他的大树,依然勃勃生长,依然浓荫蔽天,依然静静地守护在他头顶的天空里。

在一处学生食堂台阶前面,余亮指点着那一排高树,说起那几年的生活。那几年整个暑期,每个冗长的下午,外面赤日炎炎,这里却凉意吹拂。就在这绿荫下面,他一个人静静坐着,读着写着,与幻境中那些人和事交缠纠结,他强烈地感觉了树汁的汩汩流动,感觉了自己怦怦的心跳。是啊,乡村诗人庞余亮是背靠大树、吮吸大树乳汁的人,扎根乡土,他写下的那些文字就是大树们摇曳的枝条和叶片。

说着说着,我们不禁站到了校园东侧的一处高地,目光越过围墙,思接无限伸展的平原。远远近近的油菜花田波翻浪涌,前前后后的河渠湖荡闪眨着眼睛,这时候,我觉着了自己哽咽的语调,那一滴滴叫做思乡恋乡的泪水,噙在自己的眼窝里。

                                      

200153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