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山反诗歌
金山反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770
  • 关注人气:5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山硬诗歌存(40)

(2016-03-07 09:19:13)
标签:

硬诗

大树

白菜

疗养院的鸟

不怀好意

分类: 硬屌子诗稿

金山硬诗歌存40

 

(小传)

金山  男。江苏武进人。现居江苏无锡写作。著有诗集《临河之窗》、《金山诗选》、《金音召悲歌》、《硬诗人VS硬诗歌》,散文集《三少女颂歌》,中短篇小说集《欢歌》等。诗观口语,语感;硬诗,诗趣。

 

致敬大树

——献给抗争英雄

 

锯子咬住大树

大树回过头来,咬住锯子

这是一场似乎不等量的较量

大树不慌不忙,默默接敌

我站在树旁,默默看着

不一会儿,枝枝蔓蔓尽数卸去

锯子借着电力,呼呼狂叫

猛虎一样,扑向枝干乱抓乱咬

始终无法上手,无法切入

锯齿反被大树死死咬住,无法挣脱

有人小声告诉我

说这树品种奇特,木质很密

我离开了又折返,回到树下

抬头仰脸,向这咬住锯子的大树

行久久的注目礼

 

2015-9-7

 

 

煮烂了白菜

 

白菜不是南方菜

我在家做饭,总做不好白菜

不是汤放多了,就是帮叶没煮烂

这天我一个人在家,烧小锅白菜

在汤水滚沸的时候

接了一个电话,接着又打了

两个电话,把灶上的锅子忽视了

突然尖尖香味刺激鼻子

一下惊觉,灶上锅里早煮得干干的

幸好事先放多了水,没把锅底烧穿

加水再搅拌一下,起锅尝了尝

居然味道奇好,烧煮时间拖长了

白菜煮得烂烂的,汤料把菜叶胀得肥肥的

嘿嘿,简单的一段生活经

就这样,跟着一个小疏忽

偶然必然地念叨进你我脑子里

 

2015-9-10

 

 

疗养院外面

 

疗养院房间的

大玻璃窗很大

能看得见

外面很大很远的地方

我和安健

坐在这房间里闲聊

说某个作家某件艺术品

如何积淀生成,霸占人心

说到动情处,指手画脚

我们把眼睛瞟向窗外

突然发现这片开阔地

我俩紧紧盯着

几十棵又高又大的浓荫绿树

出神了好一会儿

 

2015-9-22

 

 

疗养院的鸟

 

疗养院后面坡地的

树林里,一下聚集了

这么多鸟雀

天这么晚了

还打闹不停

是外面的水土壤

和空气都被抹黑了

疾病的雨水鞭子狠命抽打

它们才逃来这边林里

疗伤养病

 

2015-9-25

 

 

我们不知道

 

我们不知道

有车能驶近佛脚

当我们大汗淋漓爬上去

很多人已经围住大佛抱紧佛脚

见此情景,我灵机一动

赶紧把嘴巴凑近

大佛的一个脚趾

轻声说,佛祖

我不是临时的

 

2015-10-4

 

 

远足

 

我们几个

说着话,走过一条老街

穿过一块将要收获的稻田

爬上一座不高不矮的小山

几天前我们刚刚见过面

这次见了,又说了很多的话

我们走的老街叫前街

我们爬的小山叫后山

我们几个

说着话,把这平常名字记下了

走路逛街爬山,半天很快过去了

我们几个说着话

在心里,把这一趟不远不近的

游走,叫做远足

 

2015-10-9

 

 

不怀好意

 

我给一个小说家朋友

送了一本政治寓言小说《失明症漫记》

这是葡萄牙作家萨拉马戈的代表作

没过多久,我又给这个朋友

送了一本东欧异见作家哈拉兹蒂的

政论随笔集《天鹅绒监狱》

朋友喜不自胜,说你怎么老给我

送书,而且送的都是好特别的书

我呵呵笑了,读这些个书

棒子就敲上你脑袋啦,痛并清醒着

朋友一场,我想让你也跟着尝尝这滋味

记得我说这话时,故意眨巴了一下眼睛

 

2015-10-26

 

 

似乎

 

落莎在微信上说

磨剪子来镪菜刀

磨刀人又来了

马上调侃声一片

有人说,旧情人来了

有人说,剪子菜刀生锈久了

有人说,这叫声特别有味

比快女星光大道中国好声音好听

我严肃了一下神情

抢白了一句

怎么尽怀念磨刀人呀

搞得似乎“红灯记”演的日伪时期又来了

 

2015-11-6

 

 

每天早上

 

每天早上起来

不管多早多晚

我都要跑去阳台

向外面看一看

有时外面雨下得很大

有时外面风刮得很冷

我就隔着窗玻璃

望向外面很远的地方

呵呵,别以为我关心全人类

这个时候

我只想着我的

那几个说得上话的朋友

他们,都在远远的地方待着

 

2015-11-17

 

 

致嗜血者

 

时已深秋

时近午夜

一只小蚊子

嗡嗡嗡,在我枕边叫个不停

几次扑打,打的都是自己脸颊

几番纠缠,亲上一口,再亲上一口

亲走我血,亲出额头红肿

昏蒙脑袋,马上回到清醒

索性坐起身来,拧亮床灯

擤擤鼻子,对着不见影子的影子

轻轻喊上一声

亲,我亲爱的嗜血者

我明白了,明白了你的心思

这一辈子,只要我还活着

就会把你好好供着养着喂着

决不食言

 

2015-11-23

 

 

地铁即景

 

这地铁,挤了又挤

人流就是沙丁鱼群

把这车厢罐子,撑得满满当当

赖着座位,只得用压低的目光

一遍又一遍,盯看眼前这一双双鞋子

想像,就这样胡乱翻滚

长筒皮靴,尖头高跟鞋,耐克跑鞋

年青女郎,时髦风骚女,运动劲小伙

每一双生动有力的腿

都支撑起一张荷尔蒙勃发的脸

这该死的车厢呀,我无法抬头

也不敢抬头,怕这不小心的一抬头

会把那美好想像,一下鸡飞蛋打

移动视线,看看一双棕色破旧皮鞋吧

看这鞋帮上,还沾着几坨泥巴

 

2015-12-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篮球半场
后一篇:这滋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篮球半场
    后一篇 >这滋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