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山反诗歌
金山反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835
  • 关注人气:5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金山诗歌24首

(2016-03-01 09:30:09)
标签:

转载

分类: 硬屌子诗稿
原文地址:金山诗歌24首作者:现代诗选粹
[转载]金山诗歌24首

金山诗歌24

 

金山 ,江苏武进人,现居无锡写作,硬诗歌倡导者,即:a、独立,不顺从;b、反对文学腔调,反对抒情、象征、意象;c、反向而行,回到有沙砾质感的日常生活回到日常交谈语言。金山受拉美文学大师帕拉“反诗歌”启发、影响,借鉴、摸索实验写作,他坚信相对于人世间的柔软物质,这文字,是有硬度的。著有诗集《临河之窗》、《金山诗选》、《金音召悲歌》、《硬诗人VS硬诗歌》,散文集《三少女颂歌》,中短篇小说集《欢歌》等。

 

 

雪下了

 

雪下了

下得很小

一丝一丝,十分小心

从我站着的高楼第七层看出去

这么多的屋顶,把这雪一下分割了

看不见白茫茫的一片

转去大楼后面看看,不久前

拆去一座房子的不大的空地上

这雪铺得斑斑点点

好似某人头上难看的癞疤

雪下着,下得很小

这时我看见一个老人,背着身

走在雪地,走得很慢很慢

这雪,应该这么下

应该这么小小地下

这多年不见雪花的土地

已经承受不起一场突然降临的大雪

 

乱诗

 

把歌唱得不像歌

把诗写得不像诗

把文字涂得不像文字

这年月,你必须坚持着往回走

一夜好眠,一夜乱梦

在一个听不见

火车吼叫的冬日早晨

我跑上阳台,看了一会儿远处

学着火车大声吼叫了几声

然后回到昨夜的房间

趴在睡了一夜的

键盘上,接续着敲打

敲打出这么一个乱诗来

2016-1-19

 

咳嗽患者

 

得了感冒,咳嗽几个月

喝过萝卜水喝过梨子水喝过

枇杷叶水,又喝了桔梗川贝混合水

终不见好转,老婆见了也着急

急着交待一句,每天起身

着力使劲咳,要把宿痰咳出来

照着做了一个礼拜

每天咳出痰块

颜色慢慢由赤橙转为淡黄

一天早上起来,喉咙通畅浑身轻松

我不由得喊了一声,我的病好了

这一声,滑润脆嫩如梨子如萝卜如枇杷叶

余下还有什么感觉,说话利索的

喉咙反而卡住了,真是的

2016-1-10

 

蚂蚁

 

摸上我的脸

抓了一下嘴巴鼻子

迈着小步,直上额头

好像跺了几回脚,折回来

穿过眉毛这片灌木丛

才停了步子,感觉这东西

小山一样压在了我凸起的眼皮上

我抬手抹了一下,又抹了一下

睁眼看,这比芝麻还小的

是什么东西?它粘在我指尖

一动不动,眨巴眼睛使劲看

嘿嘿,它动了腿脚,又抖了抖

自己的触须,这下我看清楚了

原来是一只蚂蚁,蚂蚁站立在

我的指尖,占领一座小山一样

踩着脚下的一切

一副占有天下的骄傲的神气

嗨,我还蜷缩在自己沙发里

打着盹,似睡未睡

2015-12-24

 

陌生

 

我在这个村子

参加一个亲戚的葬礼

坐着喝茶,说着话

我忽然想起最近发生的

一些事情,顺嘴说了民主自由

同坐的几个亲戚一下闭了口

只有一个干部模样的亲戚

白了我一眼,说谁让我们

现在有了饭吃,日子过得很顺溜

你们读书人就是一张嘴,喜欢瞎逗

我欲辩又止,悲哀的目光

扫过这一张张木然的脸

他们呆呆望着我

好像我来自别一个星球 

2015-12-15

 

 地铁即景

 

这地铁,挤了又挤

人流就是沙丁鱼群

把这车厢罐子,撑得满满当当

赖着座位,只得用压低的目光

一遍又一遍,盯看眼前这一双双鞋子

想像,就这样胡乱翻滚

长筒皮靴,尖头高跟鞋,耐克跑鞋

年青女郎,时髦风骚女,运动劲小伙

每一双生动有力的腿

都支撑起一张荷尔蒙勃发的脸

这该死的车厢呀,我无法抬头

也不敢抬头,怕这不小心的一抬头

会把那美好想像,一下鸡飞蛋打

移动视线,看看一双棕色破旧皮鞋吧

看这鞋帮上,还沾着几坨泥巴

2015-12-7

 


傍晚在本地某酒店

 

傍晚在本地某酒店

聚会,听朝鲜美女即席

唱歌跳舞,又知道了她们的

生活境况,顿时心生悲凉

我想起了我的二姐

一个在文革时被扼住歌喉的

歌者,热爱艺术又无法自由歌唱

最后在流放地死于非命

在她们唱得似乎很动情的

时候,我伸出颤抖的手掌

遮住了自己

无可奈何的脸

2016-2-12

 

叫几声妈妈

 

午间在沙发

打盹,不慎睡着了

突然感觉浑身发冷

下意识叫了一声妈妈

我的妈妈已经离去多年

这时叫起她,太多幻觉

想到这里,自己摇头失笑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那些个

留守的无家可归的候鸟一样迁徙的

孩子,一下挺身而起

紧紧抱住身上薄薄的被子

又大叫了几声妈妈

为他们叫几声妈妈

眼前的一切,一下真实起来

2016-2-16

 

隐约从心底

 

隐约从心底

荡起一段旋律

我赶忙接续了这熟悉的

曲调,轻轻哼了起来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

旧时光和老朋友

又不约而同

来到我身边


说话喝酒

 

喜欢和

分别多年的同学

小学的中学的同学

说说话,喝点酒

我不

多问他们什么

他们也不多说什么

彼此握着抱着过去的

简单和干净

喝点酒

说说话

2015-11-19凌晨。

 

人间把戏

 

过去拆了一些

这次又拆了一些

在拆了房子的废墟上

开始仓促火速造出一些

这古镇,就是这样搞起来的

前些日子,有人邀我胡诌几句

唱一唱这样搞起来的古镇

我拒绝了

我对这样的古镇,没有什么兴趣

我对这假古董背靠的大山

自然山水,倒是十分喜欢

一有空,就爬上山去

在高高的山顶

看人间的把戏

2015-4-15

 

每天早上

 

每天早上起来

不管多早多晚

我都要跑去阳台

向外面看一看

有时外面雨下得很大

有时外面风刮得很冷

我就隔着窗玻璃

望向外面很远的地方

呵呵,别以为我关心全人类

这个时候

我只想着我的

那几个说得上话的朋友

他们,都在远远的地方待着

2015-11-17

 

带你回家

 

是一个孩子在跑

露水下滴,穿过夜的清寂

他童真的声音和气息

原野的花草,和身边的

运河、古街一样新鲜亲切

 

吴歌叶绿,锡剧花红

泥人开脸撑起天空的星子

水墨一地淋漓

你是否闻到了野花野草的气息

运河水古朴的气息

 

充满你的呼吸盘旋在你的鼻尖

晃荡你的血液萦回在你的心里

游子游子

合上眼睛摸到了它,河水和泥土

带你回家,这气息

 

煮烂了白菜

 

白菜不是南方菜

我在家做饭,总做不好白菜

不是汤放多了,就是帮叶没煮烂

这天我一个人在家,烧小锅白菜

在汤水滚沸的时候

接了一个电话,接着又打了

两个电话,把灶上的锅子忽视了

突然尖尖香味刺激鼻子

一下惊觉,灶上锅里早煮得干干的

幸好事先放多了水,没把锅底烧穿

加水再搅拌一下,起锅尝了尝

居然味道奇好,烧煮时间拖长了

白菜煮得烂烂的,汤料把菜叶胀得肥肥的

嘿嘿,简单的一段生活经

就这样,跟着一个小疏忽

偶然必然地念叨进你我脑子里

2015-9-10

 

不怀好意

 

我给一个小说家朋友

送了一本政治寓言小说《失明症漫记》

这是葡萄牙作家萨拉马戈的代表作

没过多久,我又给这个朋友

送了一本东欧异见作家哈拉兹蒂的

政论随笔集《天鹅绒监狱》

朋友喜不自胜,说你怎么老给我

送书,而且送的都是好特别的书

我呵呵笑了,读这些个书

棒子就敲上你脑袋啦,痛并清醒着

朋友一场,我想让你也跟着尝尝这滋味

记得我说这话时,故意眨巴了一下眼睛

2015-10-26

 

脸盆翻身

 

一个脸盆不小心

打翻下来,水泼了一地

我惊叫一声,脸盆翻身

这一事件,惊动了一旁

正在做作业的西西

她赶忙跑过来

看着一地狼藉出神

我又说了一声,脸盆翻身

她一下对翻身一词

发生了兴趣,翻身翻身翻身

脸盆翻身椅子翻身台子翻身房子翻身

街道翻身广场翻身宫殿翻身天空翻身

西西一连串说了无数个翻身

每说一个翻身,就大笑一次

受此感染,我也大笑了N

大笑之余,我写下这些文字

孩子就是孩子

纯是对这个动词发生兴趣

翻身,就是打翻在地的意思

没有别的意思

2015-10-16

 

远足

 

我们几个

说着话,走过一条老街

穿过一块将要收获的稻田

爬上一座不高不矮的小山

几天前我们刚刚见过面

这次见了,又说了很多的话

我们走的老街叫前街

我们爬的小山叫后山

我们几个

说着话,把这平常名字记下了

走路逛街爬山,半天很快过去了

我们几个说着话

在心里,把这一趟不远不近的

游走,叫做远足

2015-10-9

 

对话:关于头发

 

从苏北

来了一个诗人朋友

晚上叫了一起喝酒

陈傻子和他二次见面

见了就表扬,你头发还是这么密

诗人朋友呵呵笑了一下

杨勋和他是初识

接着表扬,你头发真的很黑

诗人朋友又呵呵笑了

我和他是多年老友

拍拍肩膀,赞同了上面二位的赞叹

诗人朋友这才接了口

说这头发,加了工的

就像某些诗人的假唱抒情

听了这话,我们几个不约而同

都呵呵笑了

2015-9-30

 

落叶现场

 

没有想到

夏天还会有这么多落叶

一阵微风吹过,哗哗啦啦

摔落一地。上午九十点钟的

河边,破败一片

我听见响声,赶忙停下脚步

掏出手机,想拍下这惨烈一幕

已经来不及了。在这树下

我等了好一会儿,没有看见这情景再来

吸溜一下鼻子,把手机塞回口袋

刚把手抽出,头顶又是哗哗啦啦一阵

身边既没有风至,又不见风去

这叶子怎这么惊慌失措抱头逃窜

抬头细瞧,原来这风在我头顶

打了个旋子,一个得意蹿天空里去了。

谁在追打着这些即将埋下泥土的衰老叶子,谁?

我这样大声问着叫着,贴着树身

坐了下来,又一次掏出手机

在这里守株待兔

2015-7-30

 

致嗜血者

 

时已深秋

时近午夜

一只小蚊子

嗡嗡嗡,在我枕边叫个不停

几次扑打,打的都是自己脸颊

几番纠缠,亲上一口,再亲上一口

亲走我血,亲出额头红肿

昏蒙脑袋,马上回到清醒

索性坐起身来,拧亮床灯

擤擤鼻子,对着不见影子的影子

轻轻喊上一声

亲,我亲爱的嗜血者

我明白了,明白了你的心思

这一辈子,只要我还活着

就会把你好好供着养着喂着

决不食言

 2015-11-23

 

这鸟们

 

每天早上大约

五点钟的时候

我都会小醒一会儿

听见窗外

有鸟在说话

说得叽叽喳喳

不像是拌嘴

也不像是过分亲热

我猜测,大概是一天劳作

将要开始,出门前的交待吧

这鸟,这鸟们

也活得蛮辛苦的

为了找到丁点儿食物

每天都得起一个大早

我这样想着,又头一歪

舒舒服服迷糊了好一会儿

在自己也得起个大早之前

2015-7-16

 

 

在这脚趾

在这第三第四根脚趾

在这第四第五根脚趾之间的

缝隙里,湿气邪气在闹着情绪

我不想直接说出

直接说出这个词

浑身会难受无比

说出这词,马上又咽了回去

我把手伸向这脚趾

这第三第四根脚趾

这第四第五根脚趾之间的

缝隙里,狠狠地直接抓上一把

再抓上一把,抓出鲜血淋漓

这实在比

狠狠说出那个词

舒服,解气 

2015-7-22

 

这草腥

 

一架割草机

在草场呼啸

数不清的人头一样的草头

纷纷落地

我远远看见了割草机

我逆风向草场走去

我闻到了草腥

这草腥,刺鼻的草腥

和我很多年前闻到的

广场的那个味道

一个样的

2015-7-17

 

边跳边唱

 

这里有支蜡烛照你上床

这里有把斧头砍你脑壳

孩子们手拉着手

一边跳舞一边唱歌

在紧紧拉着的手下面

有人自由快活地钻来钻去

当唱到“砍你脑壳”那一句

这些手突然放了下来

把手下的人,一个个抓住

蜡烛照你上床,上床

斧头砍你脑壳,脑壳

这游戏真逗,我扑哧一笑

这笑还没有完全放开

身边几个围观的大人蹲下身来

一下捧住了自己的脑壳

2015-6-8

 

金山博客:http://blog.sina.com.cn/jssboc

 

阿依古丽选稿

0

前一篇:我靠
后一篇:篮球半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靠
    后一篇 >篮球半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