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天
水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把“神圣”的大学辩论赛拉下神坛

(2007-09-26 07:12:46)
标签:

时事评论

    看了张泽群的文章《莫把神圣当儿戏》,文内充满了对2007国际大学群英辩论会辩手的失望,字里行间在呼唤着昔日“神圣”的辩论赛的回归,于是想说些话了

 

  这个年头,写东西骂人很容易。在骂人的同时,很多精英们自然不会忘记勇敢地对着现实和现实中沉睡的人群,呐喊“空前的失望”,表达“深沉的忧虑”,提倡“深刻的反思”,希冀“愚者的醒悟”。他们习惯于回忆起当年,自豪地讲述着那些让人们记忆犹新和激情澎湃的情节。

  可是我想问问,先生真的了解当年的辩论赛吗?未必吧。

    我离开辩论赛已经五年了,突然想跳出来写个东西,一是回应一下精英的言论,二是希望能够替大家阐释一下这种言论产生的原因,三来,也希望能够帮助我的前辈,把2007年的辩论之火撩得更明亮一点。当然,这年头写东西想不被人骂真的很难,我也是时刻准备着。

 

  当年的辩论赛其实更像是一场话剧,创作本子,分段落、分角色背词,导演,舞美,排练,演出……,样样都有。由于职业习惯,我从不随便说对不对、好不好或者应不应该,只是说说情况。有人将这种辩论称为“辩论八股”,我倒是觉得,大可不必那么刻薄。
  当年,大大小小的辩论赛场上都是属于“姜丰”们、“蒋昌健”们和“路一鸣”们的天下,我之所以要把他们的名字用引号引起来,
是因为他们本来都只有一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很多辩论赛中你都感觉他们好像又回来了,只不过是换了张脸,且水平有所下降罢了。

  那个时候,一辩往往是美丽而聪慧的,二辩大多是机智而犀利的,三辩常常是幽默甚至稍微带点玩世不恭的,而四辩,那肯定是大气而仪表堂堂的。脸长得像赵本山或者身高和潘长江一样的男性,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四辩,再有才也至多是个三辩。女生们在发言的时候需要将左手的四个手指合并起来,在胸部以下5公分左右的地方,轻轻地扣到同样合并着的右手的四个手指上,这样,不仅能够显得端庄大方,而且在说到“第一”、“第二”、“第三”的时候,还可以顺势将左手往前,自然地做出合乎礼节的手势。

  辩手们在准备的时候的确非常辛苦。他们首先需要云里雾里地听几个甚至十几个教授对辩题进行理论阐释,很多话题将会从哲学、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文学甚至美学和文化人类学的角度去剖析。其中,古典理论和现代理论是必须的,但后现代理论是不可或缺的,主流观点是必须的,但非主流观点也是很重要的。

  接下来,他们要和所有的教授、教练和陪练们一起,在集思广益、如琢如磨的基础上,将那一段段“精彩的”、“铿锵的”、“睿智的”、“随机应变的”和“肯定能够赢得掌声的”辩词形成文字,写到数十张甚至上百张卡片上,背诵,熟记。

  最后,主力队员和陪练会在每天固定的时段,由教练组织开展例行的正反双方模拟比赛,目标是要做到像巴普洛夫的狗一样,一旦听到对方说“啥啥啥”,就能够合乎时宜地将相应的段子或包袱甩出来,且往往使用这样的句式:“对方辩友说啥啥啥,那好,我方也就来说啥啥啥”,从而充分地展示了本方深刻、全面、机智、犀利等等一些优秀辩者应该具有的素质。

  再补充一点,正方四辩是全场最后一个发言的人,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个“终结者”情节。于是,大多数四辩会在发言的最后一刻设计这样一段台词:他们会稍作停顿,然后忧郁地用自己充满磁性的声音,深沉地说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镜,但我要用它去寻找光明”之类的话语。实践证明,效果也往往是不错的。至于精彩绝伦的比赛以及评委鞭辟入里的点评,那也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

 

  所以说,精彩的辩论赛都是精彩地准备出来的,而难看的辩论赛则大多是因为双方准备得不够充分,这和演戏其实是一个道理。那些观众们耳熟能详,觉得十分经典、十分深刻的段子,大多也都是课下功夫深,而非辩场上的所谓灵感,精心策划得一个绝妙段子的确能够产生很好的效果。

  比如,当年辅仁大学的林正疆在“知易行难还是知难行易”的比赛中,就拿一个烟盒来回说了无数次,他说:“烟盒上分明写着‘吸烟有害健康’,任何一个抽烟的人只要拿到香烟就会知道,可是他还是要抽,这不是‘知易行难’又是什么呢?”。雷鸣般的掌声一如既往地响起。

  很显然,南大的四位才女并没有准备到对方会有这样的一个段子,我们自然也不能要求她们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对这样的打击做出有力的回击,林正疆同学在这个地方自然做足了秀。不过,假设这个段子被南大的教练和姑娘们一个不小心准备到了呢,那么该回合以至于整场比赛肯定会更加精彩,演出自然也就会更为成功了。

  辩论赛的精彩程度,取决于演出前的充分准备,而更进一步,当话剧一般的辩论赛配合上崇高的辩题,那就将具有史诗般的气魄了。

  很多时候,那些精彩的、大段落的陈词都会让你不禁想到《伊利亚特》和《希尔德布兰特之歌》。知与行、钱与万恶、成败与英雄、温饱与道德、性善与性恶,让象牙塔里的大学生们过足了嘴瘾。康德、歌德、黑格尔,咱什么深奥咱就拽什么,岳飞、雷锋、文天祥,咱谁崇高就顶谁。辩词仿佛The Phantom of the Opera里的台词,不仅暗藏着真知灼见,而且还平仄工整,韵律和谐。于是乎,这些什么都懂而且出口成歌的年轻人,除了让人崇拜,别无选择。

 

  因此,在今天,那些习惯于欣赏高雅艺术的精英们,会在看了一场由个别对于辩论赛的话剧本质认识得不够深刻的、甚至是企图改变这一本质的青年朋友们,在准备得不够充分的情况下,演出的一场难看的辩论赛之后,会惊呼空前的失望,并拒绝给予评价,继而对80后的大学生和辩者们产生深深的忧虑。我个人给予充分的理解。

  但是,在经过了上述一长段直白的叙述之后,我也想代表那些和我一样肤浅的、以往辩论赛的非冠军退役选手表个态:向那些正在企图改变辩论赛话剧本质和史诗风格的组织者、参与者和辩者致敬!你们的企图和企图的过程是痛苦的,是伴随着错误的,是受到嘲笑的,但是,如果你们真的企图这样去做,那么再被拒绝打分几次又如何呢?至于精英们,请不要动不动就把“神圣”挂在嘴上,周星星说,“老佛爷是要放在心上供起来的,那才是真正的景仰哦。”神圣也是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