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年
陈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783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特区文学》第三期 中篇小说《朝朝暮暮》

(2015-10-19 19:58:54)
分类: 小说

 


朝朝暮暮

 

                    陈年

1

 

火车钻进隧道后,光线陡然暗下来。周虹雨给谢宝光发了一条短信,又在QQ上留言。告诉他自己到了青瓷。周虹雨每到一个地方,都要给谢宝光发短信提前通知一声。

短暂的黑暗过后,光明重新来临,车上每个人脸上都是喜洋洋的表情。空气里迷漫着厕所的气味,人体的气味,食物的气味,还有说不清的味道。周虹雨有个习惯,坐火车时尽量不吃东西不喝水,当然也就不用上厕所。

坐在周虹雨对面的男人,从上火车起就开吃,恰恰瓜子,玉带豆,香蕉,荔枝,最后是一碗味道浓烈的泡面。她看一眼正在哧溜哧溜吃泡面的男人,大脑门,大脸盘,鼻子尖上的汗珠子细密晶亮,嘴角汪着两团亮亮的辣椒油。周虹雨挺佩服这个男人,在这样的空气下,能把一碗泡面吃得这么香甜这么忘我。

接连打了几个呵欠,烟瘾上来了,挡也不住。周虹雨拿起随身的小包,来到车箱后面的吸烟区。打火机只冒火星,不见火苗。旁边高个子男人递出来一个蓝色的一次性打火机。周虹雨动作优雅地点了烟,把打火机还回去礼貌地道谢。男人明显想和她搭话,我包里还有一个,这个送给你好啦,火车上的东西卖得贼贵。周虹雨说,谢谢,我马上就要下车了。

青瓷?

嗯,青瓷。

周虹雨临时决定留在青瓷。青瓷是个小城,只有五分钟的停站时间。就在这五分钟里,她迅速地收拾好东西,拖着旅行箱,站到车门口等着列车员把下车的踏板放好。门口有个小台阶,她用力把箱子提起来,列车员笔挺地站在门口,表情木然地看着下车的乘客。从地下通道出来,白亮的日光刺眼,周虹雨眯起眼打量着这个城市,风卷起长发,掩住她的半边脸。

她不打算再走下去,最近的这段日子差不多都是在车上渡过,汽车火车三轮车摩的多种交通工具交替。房子,村庄,山峦,树木,庄稼像一张张画布从眼前飞快地一掠而过,她的心跟着也一掠而过。轻得如一颗在风中飘浮的种子。

她想停下来休息。

刚才看着吃泡面的男人她忽然想明白一件事,生活说起来很简单,不过就是一碗热面条而已。为什么要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真是大傻瓜。过去就让它永远过去吧,日子可以重新开始,就像那些穿脏的衣服,泡在水里,倒上蓝月亮牌洗衣液揉一揉,搓一搓,就能变得干干净净,穿在身上还挺舒服。

她需要一个冬眠地方,像一只狗熊在山洞里养精蓄锐。据说冬眠可以让狗熊变得更聪明。她希望自己也能聪明起来。

临时找了一家旅店,洗澡换衣。出去吃一点东西然后去中介找房子。她打算在这里住得时间长一些,一年或是半年。手头有个小说,正好就在这里完成。长住下来——这个想法一下子蹦出来时,她自己也很惊讶,从下火车到现在她刚刚在这个小城停留了三个钟头。

 

2

 

从房屋中介公司出来,周虹雨溜达到附近的一个生活小区,二三十年前的旧楼,砖混结构,门口有个小屋做传达室,里面没有门卫。看到卖水果的小贩骑着三轮板车自由出入,周虹雨也大摇大摆地进去了。进去后四处一看,乐了,前面的报刊宣传栏上贴满了大大小小的小广告纸。租房的卖房的找人合租的,一层纸压着一层纸。周虹雨翻了翻,找到一张新点的纸片,按上面的电话号码找过去。电话响过几声通了。

你好,请问你是不是有房子要出租?

噢,你好,你好。是准备出租。接电话的是个男人,讲一口夹杂着当地口音的普通话,听声音年纪不小了。

房子现在租出去没有?

还没有。

几层呀?

四层,二室一厅,南北通透,一间阴面一间阳面住起来挺舒服的。

面积有多大?

大倒是不大,五十多点,不过这是以前的老房子,实际面积要比五十平大很多,那会儿人盖房子实诚,还不懂得讲啥建筑面积。

哦,租金大概是多少?

丑话说在前头,我这房子长租,不短租,一年一万二的房租。一次交清,我工作忙,三天二头从城南边跑到城北边收几个房租。没那闲功夫,也不值当。

我觉得有些贵,能少点吗?

如果长住,我给你抹一千,一年交一万一。采暖水电杂费另算。我这儿的地段好,学校医院商场都在跟前,房子从来不会闲下来。

带家具吗?

有,有,有一些简单家具。

床?柜子一类的?

嗯,沙发床都有。还是双人床。

家电呢?   

有一台电视,虽然旧了点,老牌子结实,收得频道挺多的,图像也清晰。这电视我几乎没怎么看过……洗衣机还能用,你平时烘个衣服什么的。

房租能不能再便宜些。我刚来,还没找到工作,手头有些紧。

你先看房吧,看完房子再聊价钱也不迟。现在说这些还不是白说。

我就在你家的小区里,现在可以看看房吗?

现在?现在不行,我还没有下班。

那我什么时候能看房?

六点吧,晚上六点以后我有空。

好,六点在小区门口见,我穿一件绿衣服。

周虹雨也佩服自己现在真是贼大胆,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和一个陌生男人一个电话就约会见面。有人说,女人活过四十,就算是买上保险了,如果还有男人会看上你,只能说是你的幸运。周虹雨离保险到期也没几年了。

房东姓王,五十多岁,人看上去挺和气。房子比周虹雨想的要好,结构也行,虽是老房子,但不是筒子楼,有客厅有厨房。墙也是刚粉刷过。王哥说,上一个房客住得太埋汰,还带着一个小孩子,住别人家的房也不懂得心疼,孩子把墙当大图画本了。王哥说话挺幽默的。周虹雨在窗台上捡起一个粉色的蝴蝶发夹。很便宜的那种,地摊上二三块就能买到。看来那个爱画画的孩子应该是个小女孩儿。周虹雨有些恍惚,当年如果她的孩子留下来,现在应该也会画小鸡小鸭了。心里不由灰落落的,除了一张结婚证,她和谢宝光之间一无所有,她甚至怀疑他们这九年的婚姻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阳面的卧室摆着一张双人床,以前那种很坚实的铁架子床。厨房还有一台小冰箱。王哥在新城区买了高层,手头不缺钱花,旧房子没有卖,留着租出去,全当是打房贷的利息。运气好赶上拆迁,还能换一套新房。王哥说,这是以前单位分的老房子,旧是旧点,里面的物业费管理费很便宜。一年才二百多块,现在的高层那个小区一年下来不得二三千的物业费。

周虹雨讨价还价,双方各让一步,一年一万成交。交了订金,两个人说好,第二天带着双方的身份证复印件签租房合同结清房租。

想不到事情办得这么顺利,没有找中介居然也租到了房子,真是天下掉馅饼的好事。周虹雨给自己买了一件藕荷色的真丝裙子,算是奖励。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