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木语

2015-05-01 20:42:45

火柴

安全火柴。我认得一些字以后,在火柴盒上看到这四个字,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叫安全火柴。

十岁前我一个人不敢划火柴,怕火苗把眉毛烧掉。后来我想这大概是因为我母亲的缘故,她一定警告过我不能玩火。我现在使用打火机时,也要离面部一尺远。

我第一次花钱买的东西是一盒火柴。这事说来很不光彩,因为钱是我偷来的。那年哥哥要上小学了,母亲拿着书反复地教他“上中下,人口手”这几字。没有人理我。我一个人蹲在角落用小木棍在地上画一些横道竖道。这是我自己发明的字。哥哥真是笨蛋,我都会写了,他还不会。母亲教累了,带着哥哥去睡午觉。我假装睡,等他们睡着了,小心地翻着刚才的那本书,上面画着许多小人。这时我忽然在桌上发现一个亮闪闪的硬币。它一下把我的心攫住。我知道用这个东西,可以买糖吃。软软的高粱糖。我眼睛瞅着睡着的母亲,手指一点点靠近硬币,终于摸到上面的麦穗花纹。我把钱装进兜里,快速地跑到商店。我的个子还没有柜台高,用脚尖蹬着下面突出的柜沿,才从柜台上探出半个脑袋。里面的一个女人问我,买啥?我一只手扣着柜台边一只手里举着二分钱,却说不出话。我觉得那个女人一定知道这钱是偷来的。她很快就会告诉警察。我想逃走,可又不舍得软软的高粱糖。我趴在柜台边一直不说话,女人从我手里拿走了钱,莫名其妙地递给我一盒火柴。

我拿着一盒火柴快到家门口时,才想如果母亲问买火柴的钱哪来的,我该怎么说?肯定不能让她知道偷钱的事,我便爬上附近的一根电线杆,那里有一个藏东西的石窝。大概过了半年的时间,哥哥已经是一年级的小学生,我和小伙伴在菜市场捡到一些指头大小的红薯头,大家说要烧红薯吃,我去取寄存的火柴,不见踪影。

桦皮

桦皮也就是树皮,煤矿人生火时引火用的材料。煤矿当然长不出桦树,它们都是从很远的地方用火车运来的。在木料厂被加工成井下需要的坑木或是道木。带树皮的坑木浸水后容易腐烂,木料厂便允许矿工家属们进厂剥桦皮。

剥桦皮的活都是一些半大的男孩子,星期天约了几个伙伴,拿上特制的桦皮刀一边玩一边把营生也做了。剥桦皮也要技术,熟练的沿着树干能剥下一大张,像给树脱掉衣服。生手只能剥下一些小碎块。

和母亲看电影《画皮》,里面有个鬼掏心的动作,我蒙着眼从手缝儿偷看。一个青面獠牙的鬼伸出一尺长的指甲抓人。后来我把桦皮和画皮鬼归为一类。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桦皮是画皮鬼脱下来的皮。它上面的花纹就是一张张变幻莫测的鬼脸。而那些剥桦皮的男孩子们在我的心里成为大英雄,他们敢剥下恶鬼的皮,那是多么的厉害。

哥哥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父母便有些娇惯,不舍得让他干一些体力活。剥桦皮有危险,叠得高高的木头山随时会滚落,还有桦皮刀可能会割伤手。而哥一直想加入剥桦皮的队列,却没有成功。我家的桦皮都是爸爸剥回来的,用斧子錾成一寸大小的块。单独放在一个小筐里。

我喜欢看母亲用桦皮引火,守在旁边竖起耳朵听画皮鬼被火烧着时发出滋滋的叫声。

刨花

没有桦皮时,用刨花引火也不错。抓上一小把,划一根火柴,扑地一下便腾起一团红红的火。刨花的过火面积大,容易引着硬柴,桦皮有时候会压灭火。

刨花要去矿上的副业厂收集,刨花比桦皮方便好用,便有些短缺。普通人不能随便进厂去收,要认识里面的工人才行。而那时能在副业厂上班的人都有一定的门路。我家里很少用刨花引火,爸爸只是一个井下工人。

邻居家用刨花引火,她家有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小女孩儿。我总是讨好巴结人家,请求她带我去她家的刨花堆捡刨花。刨花白白的,软软的,卷成小团,展开上面还有好看的木头花纹。我用捡来的刨花做发箍,戴在头发上,洁白的一束,像是缎带子。短些的刨花用来做手镯和戒指也不错。银白的一圈。我把好看的刨花装在口袋里,第二天早上起来总是变成一堆扎手的木渣子。

有一年家里请了木匠做家具,推刨板子时,我一直守在木匠身边,以防别的小孩子捡走我家漂亮的刨花。我把刨花用唾沫贴在脸上当胡子,还假装长鼻子的大象。

锯沫

立夏后,矿区的流动木匠就多起来,他们挨家挨户地揽活,做衣箱,大衣柜,平柜,沙发等等。做家具的第一步就是豁板子,没啥技术活,把整根的木头绑在结实的电线杆,两个人来回地拉。锯沫面子飞起来,不一会他们的衣服白了,头发白了,眉毛梢也白了。嘻嘻,原来夏天也有雪人。

我们小孩子唱,拉大锯扯大锯,姥姥门上唱大戏。木匠群里也有一句谣,活泥拉锯宁死不去。所以拉锯是苦营生。

学校大扫除时,老师让同学找锯沫面子清洗地面。几个大个男生从木料厂弄回来几袋锯沫,铺在地上,少洒上水,地扫得特别干净。锯沫有木香气,几天后教室里还有淡淡的松香味。

很多年后我失业在家,学着用锯沫种蘑菇。我去附近的家具厂收集锯沫,在里面拌上米糠,白糖,生石灰经巴士发酵后,装入塑料袋二次灭菌,在无菌箱里接入菌丝块。静静地等一个月后,锯沫上长出一丛丛洁白漂亮的蘑菇。我挺高兴,原来自己还能学会做很多事。

教鞭

放在讲台边的教鞭损坏得最厉害,十天半月就换一根。有时竹子,有时木棍,有时是剥了皮的一段树枝。教鞭除了引导学生认读生字算题外,还有一个作用是处罚那些调皮的学生。老师们一般打屁股,也有的老师打手心。我记得三班的老师喜欢打手心,写错一个字打一下。他们班有一女生手心肿成了发面馒头。我也挨过老师的教鞭,抽在胳膊上,很疼。不过我牢牢地记住多多少用减法。晚上回家悄悄撸起袖子,看到紫红的二道伤痕。

那时的孩子在学校挨了打,绝对不敢告诉家长。讲了还要挨打。甚至比老师打得还狠。在家长眼里,只有做错事的学生,没有打错人的老师。那会儿家长常和老师说一句话,孩子不听话,给咱狠狠地打。

发考试卷时,教鞭总会失踪几天。过几天有学生送上一根新做的教鞭。那会儿叫学雷锋做好事。

有一个同学做过一根特别漂亮的教鞭。用机器车得光滑顺溜。老师表扬了学生,学生的家长便又断断续续给老师家做了面板,菜板,擀面杖等。过了不久老师选那个学生当了小组长。

板凳

我上学时有一个愿望,就是给班里的同学每人发一套新桌椅。后来又觉得这个愿望太大,实现不了,就想全部用油漆刷一下也不错。女儿听完我的话,哈哈大笑。说,你那会儿也太没有追求了。我哑然。

记忆里从来没有坐过新桌子新板凳。学校里那些缺胳膊少腿的桌椅板凳不知坐过多少学生。破旧得不成样子。学生坐三条腿的板凳上课更是常事。星期一倒换座位时,有的学生趁机把烂板凳换给别人。学校里本来有木工组,专门修板凳的,可是损坏得太快。老师不愿意求校工,便让学生带回家自己修。一个冬天的傍晚我一手拎着一条断了的凳腿,一手抱着板凳面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样子狼狈极了。

父亲不帮我修凳子,他冷冷地看着我一个人在院子里操着锤子叮叮当当地钉个不停。他是那种极爱惜物品的人,他把身边的每一件大小东西都用到极限。一件旧衣服,一只旧水桶,一段废铁丝,他都用得特别小心,生怕损坏了。在父亲眼里,故意损坏物品是最大的错误。而一个女孩子尽然坐坏了学校板凳,就应该自己动手修理。我的手脸冻得通红,我把锲子形的小木块塞进松动的卯眼,用铁钉子加固断掉的板凳腿。

下雪前,我终于修好了我的板凳。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闄堝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78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