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年
陈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175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年04月23日

(2012-04-23 17:07:47)
标签:

杂谈

羊投崖

 

春天的某日,我又一次穿起孝衣回爱人的故乡送别亲人。灵棚,棺木,花圈,麻衣,哭声。我跪下来两手撑地,恭恭敬敬地磕头,没有滂沱的泪水,心里很安静,一个老人静静地走了,他是爹的三哥。

守灵的那夜,大风突起,先是放棺材的灵棚被风卷起,然后电也莫名其妙地停了。黑暗里一具棺木孤孤零零地留在风里,那会儿我有一个奇异的想法,如果大风忽然把棺材从人们的眼前带走,那是怎样惊天的恐惧!

手电筒射出雪亮的光,如一道道闪电,划破黑色的天幕。人们惊叫声一片,男人们在想办法重新把灵棚搭起来,可是风太了,人在自然力的面前表现的渺小无力。有人说,祷告一下,说不定是死人生气了。于是三叔的孩子们跪下来,嘴里念念有词。大风卷起漫天黄土迷了所有人的眼。

早上醒来,我做得第一件事就是跑去看灵棚,灵棚好好地立在那里,棺材前的香烛青烟袅袅。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大概只是我做的一个恶梦。

起棺,众人鱼贯而出。我跟在白花花的送葬队伍后面,低着头走在一条陌生的街道,周围是围观的乡人,她们评着我们的哭声是不是有韵有腔,死人的仪仗是不是够气派。这几年我一次次穿起孝衣,送走一个个亲人。心渐渐平静,对死亡不再是刺骨的悲伤和畏惧,生门死门,人人都要进出。人世上我们都是一个过客。所以生不是喜悦,死也不应该悲伤。

跟着灵车我又一次回到爱人童年生长过的小村。十五年前,我怀里抱着吃奶的孩子,随着爹回来给爷爷奶奶上坟。爹跪在奶奶的坟前,边烧纸边哭。儿行千里母担忧,爹大概是想告诉地下的老母亲,他儿女成群,如今也是当爷爷的人了。

羊投崖。我以前一直以为是羊头崖这几个字,一个小山村嘛,起名也不会有什么高深的意义,不过是村里有一座酷似羊头的山头。爹去世后,我有一回看浑源的地图,先是看到张庄,然后是许村,再然后是龙洼。我们把爹一个人留在龙洼。再一路看过去,找到爱人出生的小村子,羊投崖。惊讶不是“头”字,竟是一个动词“投”字。忽然就有一种哀伤溢出来,羊是最温顺的动物,就是被人宰杀时也是静悄悄的。投崖应该是自杀形为,那么是怎样紧急的情形逼得它投崖自尽。生与死一念间,也许因为它的决绝,会有了柳暗花明的新意。

村里静悄悄的,我们放起的炮声,惊起几只野鸡。住在村里的大嫂得了消息领着一只狗,等在村口。据说狗会为死人背去七担粮,这种说道起于怎样的民间传讲,不知道了。大嫂是李姓一门留在村里唯一的一户,这些年大家因为各种原因都搬离了这个偏僻的小村子。五十岁的大嫂苍老,贫穷,还有对日子的绝望。她说,大哥常常打她。边说边让我们看她头上身上伤痕。大哥年青时在矿上当过几年农协工,后来合同到期后,一直在周边的小煤窑打工,这几年小煤窑政策性关停,只能回到村里种这几亩薄地。羊投崖村处在高寒区,地里种不出什么庄稼,只能种些豆类,莜麦,山药等。穷和愚是连在一起,这样穷困的日子,他们尽然生了五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没有好好读书,只能读到初中,还没有毕业,便缀学到县里的饭店找工,到修车铺当小学徒。贫贱夫妻,百事哀,如果大哥的日子过得富裕一些,大嫂的境遇也许会好一些。大家便留一点钱给她,别的什么忙也帮不了她。大嫂的命运大哥的命运还有孩子的命运和这个小村子紧紧连在一起,不知他们会不会有羊的决心,最后努力地一跳,

命运是一张看不见的网,我们是网里挣扎的小虫。

 

 

 

只是一些记叙,我怕日子一长,我会忘了这些触动过我的人与事。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2年04月11日
后一篇:向西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