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年
陈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940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年03月22日

(2012-03-22 17:12:21)
标签:

杂谈

分类: 自言自语

暮色四合

 

母亲坚持把花叫做四合梅。而我总是莫名地想起暮色四合这个词条。天色暗下来,如水的黑暗把母亲包围起来,她的影子越来单薄,最后完全溶在无边无际的夜里。

记得母亲以前是不爱花的,家里的那一小块菜地,总是种着西红柿,黄瓜,豆角,倭瓜,葫芦。这些菜蔬被母亲做成可口的饭食送进我们兄妹俩饥饿的胃。家里好像也从来没有买过花盆,就是冬天不得不在家里栽些炒菜用的羊角葱也是一个废弃的漏水的脸盆。在母亲拮据的生活中,种花种草是一种浪费,而花盆更是一件奢侈品。

去看望独居的母亲,发现母亲居然买了花盆还养了花。都不是名贵的花,一盆大叶吊兰,一盆睡莲,还有一盆地雷花。其实这些都算不上花,它们开不出大红大紫的颜色,也没有馥郁的花香。大叶兰开的花只有黄豆大小,还是那种俗艳的粉。睡莲的花也是碎碎的。地雷花是用种子繁殖的,夏天里小区的花坛到处都是。我想这些花母亲都没有花钱买,大概是她和别人讨要来的,也许就是在楼下捡了一枝别人剪下丢掉的花枝。

母亲的花皮实好活,大叶吊兰婆婆娑娑从窗台上垂下暖气罩再拖到凉台的地上,绿绿的叶子满满地铺了一地。远看就像一挂绿色的瀑布。我在晾台里帮母亲做饭时要小心地避让,才不会踩到那些叶子。母亲从不剪枝,任由它们疯长。

母亲说,要是把这些花叶子洗洗炒成一盘菜,一定也好。绿绿的,嫩嫩的。我回头看一眼母亲,看她眼里老小孩的任性和天真,当年那个性子强硬的母亲在一点点变得柔和。也许是苍老无力。她已经没有精力地对一株植物动刀动剪。当然对于她的儿女更没有的当年严厉的责备和惩罚。我在好几个小说中都写到苍蝇拍,母亲年青时脾气暴,孩子犯了错喜欢动武,一生气就拿起拍子抽孩子。我家的苍蝇拍是自制的,前面是块厚厚的皮带,后面是宽宽的竹板,打人的话两头都好使。记得有一次哥哥偷着去十几里外的云冈玩,回来时还被同伴打破了头。母亲嫌他不听话又害怕被人拐走,一直用拍子抽他,抽得他头上的伤口都裂开了,血把白纱布也染红了。我眼泪汪汪在旁边看着,心想这个狠毒的女人一定不是我们的亲妈。

母亲现在在我们面前总是小心翼翼,那种小心让我揪心的难受。有时真想再让她打一巴掌,而我在她的面前的咧开大嘴不知羞耻地大哭一次。

当十六岁的女儿尖牙利嘴地顶撞我时,伤心之余我不由得想起我的十六岁,那时我的如一头倔强的小牛,挺着两只牛角,随时准备向自己的母亲发起冲锋。

我知道时光不会倒流,昔日的疼痛只能成为一种记忆。

我喜欢那盆睡莲,但母亲则说是四合梅。四合梅的叶子到了晚上闭和成一把小伞,只有见了太阳才打开,如果是阴天,叶子始终都是合起来的。四合梅的叶子很好看,像是三个桃花瓣。四合梅的花很小,紫色的。这个花的特点是边开边结花苞,一边开一边落,从春天开到夏天,休养一段时间又开。我想要一枝四合梅种在家里。母亲说,这个花有根才能活,便从花盆里挖了一块根用湿土包上。

春节时从母亲家挖回来的四合梅已经移栽活了,叶子团团地一盆。母亲打电话来说,要在哥哥家过节,但很累。我知道她不开心。

喜爱读书的母亲性格孤僻,不喜欢逛街,不喜欢人多热闹,这些性格也是她和父亲一个不能沟通的原因。有时我常常自责,当年如果我帮一帮母亲,是不是不会有今天的结局?不知道。

母亲一个人的夜晚是孤独的,是能听到一杖针落地的安静。听说古时独守的女人,晚上把铜钱洒在地上,再一杖杖捡起来攒在红线绳上。我不知母亲怎样排遣漫漫长夜。把电视一直开到雪花满天?还是重复地看一本书?

我窗台上的四合梅开始结苞开花。四合梅是一个有性格的女人,阴郁,孤独,顽强。

都说女儿是妈的小棉袄。而我却不能温暖我的母亲。

暮色四合。

 

 

 

前天听王老师讲课,一日不做不食。养成一个好习惯,随手记下一些心情文字。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2年03月12日
后一篇:2012年04月02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